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轻拢慢捻抹复挑开车什么意思:翁熄粗大进出36章

2021-12-14 11:36: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叶晨闪电般的出手,一拳打在克烈的身上,然而结果出乎意料。   克烈压根没什么反应。   “真是孱弱到极致的力量,我以为这具身体已经够弱了,没想到你的实力更差。&rdqu

 叶晨闪电般的出手,一拳打在克烈的身上,然而结果出乎意料。

 

  克烈压根没什么反应。

 

  “真是孱弱到极致的力量,我以为这具身体已经够弱了,没想到你的实力更差。”克烈摇了摇头。

 

  “你到底是谁?”叶晨询问道。

 

  “我啊,你们叫我魔武大帝。”克烈淡淡的说道。

 

  “大帝?”月溪和叶晨张大了嘴巴。

 

  这竟然出现了一尊大帝?

 

  “这只是我在大帝境界的称呼而已,后来到了天帝境界,我也没有改名字。”

 

  这让叶晨和月溪的脸色更难看了。

 

  以两人的实力,面对一个这样的存在,该如何抵抗?

 

  “怎么会。”月溪呆呆的说道,她的传承记忆可没提到这回事。

 

  克烈不在废话,直接伸出了大手,瞬间出现在了两人的头顶。

 

  而这时,一个声音出现了。

 

  “呵呵,魔武,你这个家伙还真是没死透啊。”一个白发老者出现。

 

  “怎么可能,你没死?”克烈很吃惊。

 

  “你们魔族的生命力真是顽强,你刚进入天帝,就可以对付我们三个人,还好,我们当年就算到了你不会死。”白发老者继续说道:“如今我也被你唤醒,他们两个也差不多了。”

 

  “当初你活了下来失去了身体,现在该让你彻底死去了。”

 

  “别做梦了,我要是想走,谁能留下我。”克烈咆哮一声,竟然直接撕裂了空间。

 

  接着克烈消失了。

 

  而白发老者松了一口气说道:“这家伙,还是那么好骗。”

 

  “您是先祖吗?”月溪问道。

 

  “精灵皇者血脉,如此纯净,真是不错。”白发老者扭头看向月溪:“也只有你来才能唤醒我了,其他人来,血脉力量也不够。”

 

 文学

  “您说的是另外两位先祖也能苏醒吗?”月溪继续问道,接着单腿跪地:“请先祖出手拯救我们精灵族。”

 

  她把精灵族的事情告诉了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却是摇了摇头。

 

  “如今我的力量十不存一,如何帮忙?”

 

  他解释了一下。

 

  他只是一个精神印记而已,如果魔武大帝留下来,结果如何真不确定。

 

  可是他却用本源撕裂了空间,原本他就是夺舍,这一下可以让他短时间没办法动用实力了。

 

  “不过我们三个在死去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精灵族,没有传承势必没落,就在前面,你要加油。”白发老者说道:“你是皇者血脉,应该可以成功的。”

 

  “小伙子,你也要多帮忙。”

 

  接着白发老者就消失了。

 

  “魔族很强大吗?”叶晨询问道。

 

  “如今的仙域不完整。”月溪解释道:“因为还有魔族居住的区域被封印了,但那是很久远之前被封印的。”

 

  “如今魔族的实力,没人知道。”

 

  叶晨点点头。

 

  其实他也能感觉到魔族的实力很恐怖。

 

  刚刚突破就可以拼死三个精灵族天帝,自己还没死,这种手段,当真可怕。

 

  另外一边,克烈的身影出现。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下又要花费一些时间弥补本源了,该死的老家伙。”克烈骂骂咧咧地说道。

 

  没有了克烈,剩下的兽人族也没有了人指挥,最终竟然内斗了起来。

 

  而且还死去了几人,最后留下来的只有两个重伤的了。

 

  “看他们这个样子,已经没用了,杀了吧。”月溪说道。

 

  她是很善良的一个人,不然之前也不会救叶晨了。

 

  可是看到这些兽人,她就想起来自己的同伴被杀了,因此压抑不住心里的杀意。

 

  叶晨动手解决了他们。

 

  “我现在担心的是那个家伙。”

 

  克烈离开了,他被夺舍了,可这样就更加危险了。

 

  “我也担心。”月溪说道。

 

  如今精灵族比较弱小,才一直被压迫,魔武大帝可是知道这里的一切。

 

  她要是安全出去,对方很有可能说出来,兽人族肯定不会放过精灵族的。

 

  毕竟他不能给精灵族崛起的机会。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一路上边收取好处,边前进,很快就来到了考验之处。

 

  在这里有三座雕像。

 

  月溪看的心里一阵难受,这可是精灵族的先祖,结果在这里死去这么多年了。

 

  她想过去祭拜一下。

 

  “怎么了?”

 

  她扭头看着叶晨,叶晨为什么拉着她不让她过去?

 

  “他们应该不会给自己立雕像。”叶晨说道,随手拿起一个东西丢了过去。

 

  瞬间,眼前场景变化,三座雕像消失了。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台阶。

 

  “现在能走了吗?”月溪看向叶晨,俨然已经把叶晨当成了主心骨。

 

  叶晨点点头,这一次倒是没发现什么意外。

 

  而月溪走了几步后,竟然主动回来拉起了叶晨的手。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可刚才没有牵手的时候,她有些心慌,压根不敢走路。

 

  “我是怕咱们两个出现意外,这样可以避免意外的发生。”月溪解释道。

 

  叶晨也没有继续询问。

 

  两个人在台阶上走了一会,压力倍增。

 

  “跪下。”

 

  冥冥中仿佛有声音出现,并且一股股威压压迫过来,让两个人的步伐越来越慢,身体也已经摇摇欲坠。

 

  “别放弃。”月溪脚下一软,被叶晨给拉了起来。

 

  “我真的没有力气了。”月溪说道。

 

  叶晨犹豫了一下,就把月溪放在了背上。

 

  “你要干什么?”月溪问道。

 

  “背你上去啊,这可是属于你的传承,你不能让我去接受吧,先不说人家给不给我,就算给,我也不会啊。”叶晨耸耸肩说道。

 

  月溪有些感动。

 

  他迈出了一步,顿时周围无穷无尽的压力袭来,他的膝盖已经有些弯曲了。

 

  要不是他意志力顽强,刚才真的要坚持不住了。

 

  月溪现在没有任何的压力,相对应的,她的压力就给了叶晨。

 

  这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他现在的压力很大。

 

  上了三个台阶,就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本文标签:轻拢慢捻抹复挑开车什么意思

上一篇: 寝室里的高潮(H):啊爸爸你的怎么又变大了

下一篇:影帝床戏真进去了H*见面大叔就要了我两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