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温情难染POPO*人妻在夫面前被公侵犯中出

2021-12-14 13:46: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黑话,如果他们是冲着酆家镖局来的,定会回我们一句,可他们并未回应,显然不是冲着酆家镖局来的,而是冲着你们来的。”   费大参惊呼:“原来你这两天一直念经似的朝四周

黑话,如果他们是冲着酆家镖局来的,定会回我们一句,可他们并未回应,显然不是冲着酆家镖局来的,而是冲着你们来的。”

 

  费大参惊呼:“原来你这两天一直念经似的朝四周说些听不懂的话,是在跟人喊黑话?我们还以为你是怕走镖不顺,在拜神求保佑呢。”

 

  小酆师傅脸黑了。

 

  费大参又道:“这也不能证明他们不是冲着你们酆家镖局来的,人要是想暗算你们,能因为你们喊了几句话就不动你们了?真这么讲道理就不会跟踪咱们两天了。”

 

  说完,给了小酆师傅一个‘就是冲着你们来的,你们别想冤枉我们老费家’的眼神!

 

  小酆师傅听罢,差点气死。

 

  可这事儿必须解决,他只能继续问道:“无论如何,也极有可能是冲着你们来的,为了你们的安危,你们老实说,自己来西北的的路上有没有得罪人?”

 

  费大参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有得罪厉害的人,我们聪明着呢,就算占便宜也是专挑那些良善人家下手,不会去惹厉害的人!”

 

  这就是在路上欺负过人了?

 

  小酆师傅头疼,压着脾气道:“费家表舅老爷,事情已经找上门,咱们必须小心应对,不能玩笑置之,你们要老实告诉我们,在路上都欺负了些什么人家,说清楚,不然怕是要有大危险。”

 

  又道:“你们以为的良善无害人家,没准有厉害的亲戚,人家亲戚来帮忙出头也不一定。”

 

  说完,解下佩刀,砰一声拍在桌子上。

 

  费家人见他动真格的,吓得要死,赶忙把自己一路上欺负过人跟事全都说了。

 

 文学

  可都是些占小便宜、吃饭不给钱、偷打别人水跟菜的小事儿。

 

  这点事儿,顶多被人臭骂一顿,惹不来这么大的麻烦。

 

  小酆师傅见问不出什么来,只能交代他们:“你们好好在房间里待着,要是想出来,也不能离开车马店,即使在车马店里走动,也要有镖师跟着,否则你们被人绑了去,我们可救不了你们。”

 

  “这么严重?”费家人做出惊恐害怕的模样,费大参还拽着小酆师傅道:“小酆镖爷,你可得护好我们啊,我们是你的镖,要是丢了镖,你们镖局的名声可是会坏透的!”

 

  小酆师傅被他烦死了,保证道:“放心,即使为了酆雷秦三家的交情,我们也会拼死保护你们,但你们要听话,不能自己作死。”

 

  费大参笑道:“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可是最最老实的人,哪里会去作死?放心放心。”

 

  小酆师傅听罢,让三个镖师留下守着他们,自己离开车马店,到车马店后巷喊黑话……那些跟踪的人如果要潜伏躲藏,第一选择会是后巷。

 

  可他喊了半天,是一个回应也没有。

 

  小酆师傅心下一沉,来者不善,看来是不能善了了,肯定要出事儿。

 

  酆家镖局不是吃素的,小酆师傅还是酆大镖头的徒弟,很有些本事,没有坐以待毙,立刻转身回车马店,一面让人守住车马店,一面开始传令喊人,要以柏县县城为点,把跟踪他们的人揪出来,把事情给解决了!

 

  鹰食帮的人见小酆师傅开始布局了,不敢耽搁,赶忙派人回去禀告骆英。

 

  骆英听得笑了:“有点本事,可惜他想围我骆英,这点本事还不够!”

 

  又下令:“不用等了,直接去把费家人抓了。”

 

  “抓了?”鹰食帮的人惊了:“鹰爷,当真要抓?这岂不是要打草惊蛇?”

 

  骆英:“要的就是打草惊蛇……要是费家人真是细作,那他们就是极其能装能藏的,得破了他们的防备,让他们以为三郎对他们的查探彻底结束了,咱们才好继续跟着他们回东北,摸他们的老底。”

 

  这?

 

  “怕是要费一两年的工夫。”鹰食帮的人提醒着。

 

  骆英道:“一两年算什么,有的人能藏十几二十年的,别啰嗦了,去办。”

 

  巫军在北仓府里的细作就是藏了几代人的,且他答应过秦二,要是穆哥儿还活着,会照顾他一辈子,如今不过是帮穆哥儿盯一批人几年,有什么大不了的?

 

  骆英是亲自带人去绑费家人。

 

  柏县位于大梁府,还属于西北的地盘,鹰食帮在这里是有人手的,骆英等人又在柏县待了几天,已经把这里摸清楚,因此是不费什么力气,大白天的就把费家四人给绑了。

 

  小酆师傅惊了,怒骂车马店的人:“我就出去一趟,你们就把人给丢了,还被人端了自家的车马店,让酆家丢了大脸,这脸面是酆家几代积攒起来的,就这么没了,以后谁还敢让咱们走镖?!”

 

  车马店里的人被骂得抬不起头,可是:“那批人实在太厉害了,还很野蛮,像土匪进家似的,根本不讲道理,翻墙进来后就撒毒药,把咱们都给毒晕后,直接绑人。”

 

  他们还是被回来的小酆师傅给用药救醒的。

 

  小酆师傅听罢,更气了,可如今不是气的时候,是吩咐他们:“搜,把整座车马店搜一遍,尤其是费家人的住处,还有他们被绑的地方,仔细搜一遍,要是对方不想把事情闹大,定会留下信件。”

 

  “是。”酆家镖局的人立马去搜。

 

  还真让他们搜到几个歪七扭八的字:私怨,打一顿,会送回。

 

  这?

 

  酆家镖局的人看着这张故意隐去字迹的信,脸色青黑交加……私人恩怨你也等我们送完镖再动手啊,这时候抓人,不是故意坏我们酆家镖局的名声吗!

 

  然而,费家是秦顾两家的亲戚,他们不能不救。

 

  小酆师傅道:“即刻去前后两个县喊人。”

 

  他自己则是拿着酆家令牌去柏县司兵所借兵,总之必须把费家人救出来!

 

  而他们的举动,全部落在鹰食帮眼里,回去告诉骆英。

 

  骆英笑了:“借兵?这东家做过将军的就是不一样,镖丢了还能去借兵帮忙的。”

 

  不过他是一点不怕,手一挥,啪啪两声,手里铁鞭抽打在费家人身上:“说,你们是哪里的细作,大戎的还是东庆的?!

本文标签:老师的小兔子好软视频

上一篇:2022描写友谊的古风唯美句子:表达珍惜友情的句子说说心情

下一篇: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小东西我想和你在车里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