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偷看农村妇女牲交*翁公我紧不紧

2021-12-14 14:58: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们刚刚也听见符慕白和康冰洋之间的谈话了,所以他们现在还挺担心符慕白的。   担心她没办法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把邰勉给控制好,那岂不是就毁了她现在做出来的这一番成果了吗?

他们刚刚也听见符慕白和康冰洋之间的谈话了,所以他们现在还挺担心符慕白的。

 

  担心她没办法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把邰勉给控制好,那岂不是就毁了她现在做出来的这一番成果了吗?

 

  符慕白盯着邰勉看了一会儿,突然转过身,问齐秉禹道:“齐天师,你对蛊师这一行,了解多少啊?”

 

  齐秉禹没想到符慕白会突然问到他头上来,他慌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道:“我了解得不算多,但从前的时候,我也跟蛊师打过交道。而且在我们天一派里,也有一些关于蛊师的资料记载。”

 

  相比起天师这一行来说,蛊师传承至今的人数,其实还要比天师少一些,算是一个“小众”职业。

 

  而且蛊师中也有从未刻意用蛊虫害人的存在。

 

  像邰勉这样的,其实才是比较少见的。

 

  不过,蛊师的人数虽然是比不上天师,但是蛊师的传承相对来说还更完整一些,中间断层的时候比较少,不像天师这个行业,曾经遭受过不少打击,后来才又慢慢的兴盛了起来。

 

  符慕白兴致勃勃的问道:“那齐天师你可知道,蛊师用来控制蛊虫的关键,是什么啊?”

 

  齐秉禹苦笑道:“蛊师那一身本领,大多数靠的就是是自己培育出来的蛊虫。如此一来,控制蛊虫,自然也成了蛊师的必修课。符天师你问的这个问题,简直就是蛊师的立身之本,是不传之密,我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是啊!

 

  符慕白有些惋惜的道:“我年纪轻,见识过的世面毕竟还是太少了。原本我以为齐天师你可能知道一些蛊师行业的小秘密了,倒是我太过强求了。”

 

  齐秉禹:“……”

 

  他这虚长了几十岁,见过的世面也没比符慕白多到哪儿去啊?!

 

  甚至,他倒是在符慕白这儿,又见识了许多从来从未见识过的世面!

 

  不过,难得符慕白也有向他请教的时候,齐秉禹也不想就这么放过了这个难得的讨人情的机会。

 

  他忙道:“符天师你要是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打电话问问我认识的蛊师朋友,或是让掌门师兄翻翻门派里的典籍记录,或许能有所收获也不定。”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符慕白就颇有兴趣的同意了齐秉禹的这个提议。

 

  齐秉禹立刻走出门去,开始打电话联系人。

 

  龙气知道符慕白这是想干什么,他要悄悄的钻了出来,毛遂自荐的道:“老符你有事儿要找人帮忙,怎么不找我啊?你等着,我也给你翻黄金书去。说不定啊,我能比那个齐老头先一步找到你想要的答案呢!”

 

 文学

  对哦!

 

  她怎么忘了还有龙族的黄金书在呢?!

 

  符慕白笑吟吟的道:“那龙气你可得抓紧点儿了,别让齐天师赶在了你前头。”

 

  “只要黄金书里有,那个齐老头就绝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龙气不敢再耽搁下去,滋溜一下就钻进了玉扳指里头。

 

  不一会儿的功夫,齐秉禹就回来了。

 

  他很是歉意对符慕白道:“不好意思符天师,我认识的蛊师朋友说,这是只有他们蛊师才能知道的东西,概不外传。我掌门师兄倒是已经在翻阅门派里关于蛊师的典籍记载了,不过这个需要一点时间,暂时也提供不了信息给我们。而且,很可能到最后,我师兄也翻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来……”

 

  符慕白对此早有所料,倒也不是很失望。

 

  她笑着安慰齐秉禹道:“劳烦齐天师费心了。你的心意我领了,能不能找到答案那都是次要的。”

 

  齐秉禹这上上下下的联系,等的不就是符慕白这句话吗?

 

  他立刻笑道:“符天师放心,我师兄已经在电话里应承了,他也会托人帮我们打听这个消息的。我掌门师兄在业内认识的人比我更多,而且跟他有往来的都是业内前辈。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师兄那边儿应该就会有好消息传来的。”

 

  这就是有门派传承的好处。

 

  传承下来的典籍多、结交的人脉也广。

 

  想当年,青山崖还在的时候,符慕白又何尝需要为了打听这么一个小消息,而大费周章呢?

 

  不管她想知道什么,问师兄师姐就行了!

 

  要是师兄师姐也不知道的话,她就问师父,或是直接去藏经阁里翻古籍!

 

  青山崖藏经阁里包罗万象,就没有她找不出来的东西!

 

  符慕白点点头:“也是辛苦贵派掌门了。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我必定登门拜访,还请齐天师到时候不要嫌弃才是。”

 

  齐秉禹没想到符慕白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大喜过望:“如若符天师真愿意到我们天一派做客的话,那我们天一派必定倒履相迎,绝不怠慢!”

 

  符慕白:“……齐天师太客气了,我着实有些当不起啊!”

 

  她是看齐秉禹这人还算不错,打算和他身后的天一派结成长期友好合作的关系。

 

  不过齐秉禹这对她太过尊重,反倒是让她有些不太适应了。

 

  两人正说着话呢,齐秉禹的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

 

  是他的掌门师兄弟打过来的。

 

  齐秉禹精神一振,立刻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传出来一个声音:“……师弟,我找到你刚刚问的那个问题答案了……”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龙气也骤然从玉扳指里窜了出来,特别兴奋的喊道:“老符,我找到蛊师控制蛊虫的方法记载啦!”

 

  符慕白:“……”

 

  这么巧?!

 

  符慕白悄悄朝龙气使了个眼色。

 

  龙气立刻叽叽喳喳的道:“黄金书里都写了,蛊师控制蛊虫的方法有很多。不过最有效的一种呢,还是用蛊师本身的鲜血来饲养蛊虫,与蛊虫心灵相通,再达到控制蛊虫的目的!”

 

  符慕白微微点了头:然后呢?

 

  龙气诧异的看着她:“还有什么然后啊?方法我都已经告诉你啦!就是这样的啊。”

 

本文标签:翁公我紧不紧

上一篇:我只想做一只狗:老公问我想不想试试别人的

下一篇:梁医生不可以!(限)小说*虎子大炕性启蒙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