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在厨房添我下面*好紧张,,放松

2021-12-14 16:09: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能性不大。”   “露西亚……”   露西亚笑着打断她,眼睛一闪一闪的:“陆轻澜,你先听我说完。其实我是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一个优

可能性不大。”

 

  “露西亚……”

 

  露西亚笑着打断她,眼睛一闪一闪的:“陆轻澜,你先听我说完。其实我是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一个优秀的人才,不一定非要离开原本的地方才能开阔眼界,在周刊的这近两个月,其实你也学到了很多,不是么?世界时尚周刊固然好,可以说是这个圈儿里最好最有发展前景的杂志社,但是,它不会是你一辈子都会呆的地方。人想要的东西,都会慢慢改变,不变的,或许是对梦想的渴望。”

 

  “其实……”顿了顿,露西亚耸了耸肩,一副看穿了她的表情,“你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了,只是在犹豫,对吧?”

 

  陆轻澜露出无奈的表情:“露西亚,你不去做心理医生真是太可惜了。”

 

  “你这是损我?”露西亚挑眉,一副你要是敢点头我就跟你没完的表情。

 

  “不是啦,我哪敢?”陆轻澜笑着挽住她的手臂,“我是在夸你了解我,还有,谢谢你的这番话,对我很有帮助。”

 

  露西亚洋洋得意,显然很受用:“不客气,只要你记得请我吃饭就好,我要吃正宗的中国菜,你要是敢忘,我就敢跟你绝交!”

 

  陆轻澜连连点头,就差没写保证书了:“忘了谁都不能忘了你喜欢的东西啊!”

 

  苏远看了看时间,哪怕两人聊得再欢,都不得不打断:“小澜,时间差不多了。”

 

  “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露西亚率先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拥抱她,“陆轻澜,一路顺风,有了决定,一定要告诉我,无论是什么样的,我都支持你,很高兴,我能和你相识相知。”

 

  “我也是。”陆轻澜用力回抱住她,不想被离别的气氛感染,努力扬起一个笑容,“露西亚,那我走了,记住我跟你说的话,现在怀孕初期,一切小心,知道么?”

 

  “放心!你也是。”

 

  “恩,再见。”

 

  “拜拜。”

 

  当陆轻澜登上飞机的时候,她忍不住朝窗外望去。

 

  外面,是她生活了近两个月的城市,虽然喜欢,虽然舍不得,但她清楚知道,A市才是自己的家,那里,有一个值得自己用一辈子用心去爱的男人在等着她回去。

 

  十三个小时后,飞机缓缓降落。

 

  A市刚好过了凌晨十二点。

 

  苏远的助理已经在机场外面等候多时,接到他们后便直接开去了苏家。

 

  车子在高架上疾驰,窗外,在黑夜中若隐若现景物飞快后退,闻着熟悉的空气,陆轻澜觉得心中一片宁静。

 

  苏远给她拿了条薄毛毯,车里开着空调,怕她感冒了:“累么?先睡会儿?到家我再叫你。”

 

  “哪里还睡得着?”陆轻澜轻轻笑了起来,“飞机上都睡了那么久了。”

 

  苏远嗤笑,毫不留情的戳穿她的谎言:“陆轻澜,其实你要是跟我说,你想见叶庭深想的也太激动睡不着,我是不会笑你的,真的。”

 

  “哥!”陆轻澜瞪他,小脸蹭的一下就变红了。

 

  “哈哈!”低沉的笑声传开,苏远胸膛一震一震的,显然憋坏了。

 

  陆轻澜恨不得凑上去捂住他的嘴,然而眼珠一转,她贼贼一笑,学着他的口吻反击:“苏远,其实你要是跟我说你到现在还没追到念念,我也是不会笑你的,真的!”

 

  笑声瞬间停止,苏远咬牙切齿的盯着她。

 

 文学

  “哼。”陆轻澜得意极了。

 

  小样儿,让你嘲笑我?

 

  车子很快到达苏家小区楼下,陆敏华正巧醒来,又瞧见苏之江居然站在了家门口,激动的不行:“之江!”

 

  “敏华!”苏之江小跑着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确定一切安好后,笑了,“欢迎回家。”

 

  “谢谢爸!”陆轻澜凑过去挽住他的手,一副小女儿姿态,“爸,我们进去吧?”

 

  “好,回家!”

 

  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一晚,陆轻澜睡的十分踏实。

 

  翌日。

 

  她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想到还要回家给叶庭深布置惊喜,不禁怪自己又贪睡了。

 

  洗漱完毕,她匆匆走了出去:“爸,妈,我先回去啦?”

 

  知道她迫不及待的回去是为了做什么,陆敏华和苏之江相视一笑,并没有阻止,不过陆敏华坚持要亲自送她回去才放心,陆轻澜只能答应。

 

  半小时后,陆轻澜回到了她和叶庭深的家。

 

  打开门,家的感觉扑面而来,一切都没有变,还是走之前的样子。

 

  “真好,我回来了。”陆轻澜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了笑。

 

  回来的时候,她去了小区外的超市买了几样叶庭深爱吃的菜,她打算给他做顿简单的午饭送过去。其实她本来是想把家里布置一下,晚上再给他惊喜的,但考虑到晚上要回去吃饭,自己又是等不及,回来的时候变换了个惊喜。不过,她还是把晚上的那个神秘惊喜保留了。

 

  想象着他可能出现的表情,陆轻澜的心情愈发的好了起来,幸福像是要溢出来一样。

 

  陆敏华不放心,坚持留下来给她做指导。

 

  一小时不到,简单的两菜一汤完成!

 

  陆轻澜看了看时间,现在打车到市政府应该正好,把饭菜装到保温盒里,她开心的拎着出门。

 

  正是中午堵车的时候,她比预计的晚了十五分钟。

 

  下车,拿手机,她打给叶庭深。

 

  一遍,两遍,三遍,都没有人接。

 

  “怎么回事?”陆轻澜不禁疑惑了起来,难道还在忙?想到这个可能性,她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保温盒,又看了眼市政府大楼,决定先去阴凉的地方等一等。

 

  十五分钟后,她再次拨通了电话。

 

  而此刻,医院。

 

  徐承刚把叶市长的手机充电回来送进去。

 

  “嗡……嗡……嗡……”震动响起,叶庭深本不想接,但看到是他的小女人来电,立刻让房间里的其他人噤了声。

 

  “喂,轻澜?”

 

  他的声音温柔,瞬间惊到了其他人。

 

  电话终于接通,陆轻澜开心的不得了,又看了看市政府大楼,她小心翼翼的问:“庭深,你是不是还在忙啊?”

 

  叶庭深莞尔一笑:“是有点,怎么了?”

 

  听到他的回答,陆轻澜抿唇,想了想,到嘴边的话换了换:“没有啦,就是打个电话给你,那你先忙,忙完了跟我说下好么?”

 

  叶庭深本想说没关系,但考虑到还在谈论的重要事,只能抱歉:“那好,等下我给你回电话?好么?”

 

  “好。”

 

  电话挂完,陆轻澜托着腮帮,百无聊赖的坐在凉亭里。

 

  突然,她想到了徐承!

 

  对了!她可以拜托徐承带她进去嘛,这样庭深一忙完就能见到自己吃到饭了!或者,让他帮忙把饭带给庭深,她回去准备晚上的惊喜也是可以的啊。

 

  想到这,她又找出了徐承的电话拨了出去。

 

  接到陆轻澜电话的时候,徐承正准备出去问医生情况。

 

  回头看了一眼病房,他快速走到走廊尽头:“叶太太,你好。”

 

  “徐秘书,”想到要麻烦人家,陆轻澜其实挺不好意思的,她隔了好几秒才说话,“那什么,庭深在忙是么?”

 

  徐承想,确实在忙,于是点点头:“是的,叶太太,是有什么需要我帮您转达么?”

 

  没想到徐承这么聪明,一说话就解除了自己不知如何开口的尴尬,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恩,是有件事情想要麻烦徐秘书。”

 

  “叶太太您说?”

 

  “是这样的,徐秘书,能出来一下么?我现在就在市政府外面,我想麻烦你把我给庭深做的饭菜带给他。”

 

  她的话音才落,徐承心里咯噔一下,脱口而出:“叶太太,您回来了?您不是在巴黎么?”

 

  陆轻澜没察觉到他语气上的变化,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是啊,昨晚回来的,不过还麻烦徐秘书暂时不要跟庭深说,我想给他个惊喜。”顿了顿,她又问,“徐秘书,那你现在方便出来么?”

 

  “叶太太,我……”徐承没想到她会突然回来,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但秘书的身份让他很快镇定了下来,他面不改色的撒谎,“可能要抱歉了叶太太,我现在在外面,所以……”

 

  “你在外面?”陆轻澜显然很失望,但想到人家工作繁忙,反倒是自己还要麻烦人家,顿时又不好意思起来,“那没关系,我再……”

 

  然而,她还没说完,忽然听到了徐承那边清晰的声音。

 

  “白医生,我觉得叶市长蛮辛苦的,都累到住院了。”

 

  “可不是么?都两天了还不见起色,不过,叶市长就算生病了也没耽误工作……”

 

  徐承一惊,想要转身让他们不要说话了,可是却来不及了!

 

  电话那头,叶太太着急的声音快他一步响了起来:“徐秘书,庭深生病住院了?怎么回事?”

本文标签:翁公在厨房添我下面

上一篇: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撞的我站不住了

下一篇:征服双收岳女两:粗大从后面狠狠贯穿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