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型大巴车最后一排被轮:把下面能看湿的句子

2021-12-15 09:13: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夏慧雅这才收回目光,对着江老太太继续道:“我今天突然想到说这些,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突然有点惋惜,你那个倒霉的大儿子和大儿媳……要是他们还活着的话,

  夏慧雅这才收回目光,对着江老太太继续道:“我今天突然想到说这些,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突然有点惋惜,你那个倒霉的大儿子和大儿媳……要是他们还活着的话,恐怕江家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只可惜呀,他们都死了,而且……”

 

  夏慧雅停顿了一瞬,语气突然变得阴狠,咬牙切齿道:“而且死的活该!”

 

  “夏慧雅!你再瞎说什么!”

 

  江老太太听着她胡言乱语,瞬间气的眼前发昏,胸口不停的起伏。

 

  大儿子和大儿媳的事,一直都是她心头的痛楚。

 

  夏慧雅见她生气,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直接站了起来,快步朝着江老太太眼前逼近。

 

  “怎么?我说错了吗?他们就是死的活该!你最疼爱的两个儿子,一死一伤,你以为现在靠着江宝宝那个贱丫头,就能翻身了?我告诉你,她不可能斗得过我!”

 

  “妈!”

 

  陆清儿听她说这些,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夏慧雅却懒得理她,仔细的观察着江老太太的状态。

 

  江老太太手掌颤抖,额头渗出虚汗,嘴唇的颜色也变得有些不对。

 

  “夏慧雅……你……”她不停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伸手指着夏慧雅,多余的,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夏慧雅轻哼一声,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老太太,既然你已经找到这里了,不管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恐怕你都没办法出去了……”

 

  夏慧雅语气阴沉的说着,把在场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陆清儿更是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妈这是打算做什么……杀人灭口吗?

 

  江老太太表情僵硬,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却又不敢相信。

 

  紧接着就听到夏慧雅突然笑着继续说道:“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就再告诉你一点有意思的事情好了,你知道当年……雪柔他们为什么会出车祸吗?”

 

  “车……车祸……”

 

  江老太太表情痛苦,手紧捂着胸口,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什么。

 

  难道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

 

  是夏慧雅……

 

 文学

  “没错,就是我。”

 

  夏慧雅一眼看穿了江老太太在想些什么,十分干脆的开口承认。

 

  说完,便张狂的笑了出来。

 

  “你知道当我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尸体的时候,有多开心吗?”

 

  夏慧雅的神色疯狂,说起这件事,满眼都是快意。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那可是你的亲姐妹……”

 

  江老太太脸色惨白,不可置信。

 

  当年夏雪柔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姐妹两人的感情分明就很好,她怎么会……

 

  “亲姐妹?”

 

  夏慧雅脸上笑意骤减,语气陡然变得阴冷:“好一个亲姐妹!她什么时候考虑过我的想法?从小,我就样样都比不过她,就连我喜欢的男人,喜欢的人也是她!我那时候不甘心,想着更要嫁个比江家强的人家,可没想到,江家的生意竟然步步高升,我不想再被她比下去了,所以……不如让他们两个人一起消失!”

 

  “夏慧雅!你……你……”

 

  江老太太被她的狠毒,惊得说不出话来,呼吸愈发的急促混乱,一时间身形不稳,狼狈的撞在了柜子上,跌倒在地。

 

  陆清儿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江宝宝的父母……竟然是妈妈她……

 

  夏慧雅冷漠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江老太太,缓缓的蹲了下来。

 

  见江老太太脸色隐约有些发青,她满意的笑了出来,继续往下说道:“其实车祸刚发生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死……”

 

  江老太太捂着胸口的手猛的一紧。

 

  夏慧雅如同恶魔般低语道:“那会儿,车头已经被挤压的变形了,你那个好儿子,努力的从车里爬出来,想要寻找救援,只可惜半夜黑灯瞎火的……根本就没人能帮他,我也不会允许有人去帮他,所以他什么帮助都没找到,就那样趴在马路上咽了气,至于夏雪柔……她伤的太重,在车里等了没多久,也死了……啧啧啧……还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你……你……”

 

  江老太太满头虚汗,已经极其虚弱。

 

  她瞪着夏慧雅,只能不断的重复一个字,整个心脏像是被拧在了一起,疼的浑身发抖。

 

  “我什么?”

 

  夏慧雅神色锋利:“我好心把真相告诉你,你应该感激我才是,至于江成昊,你应该也清楚,都是我干的……”

 

  她的话音刚落,江老太太突然浑身猛的一抖!

 

  “砰”的一声闷响!

 

  陆清儿算是被这一声惊得回过了神,急忙上前,看到的便是浑身抽搐的江老太太。

 

  “妈,她……她这是……”

 

  陆清儿下意识的想要上前。

 

  “别动她!”

 

  夏慧雅厉声喝止,神色冷漠的看着江老太太。

 

  她成功了。

 

  这老太婆不可能接受的了当初真相的刺激!

 

  江老太太倒在地上,心脏疼痛难忍,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瓶药物。

 

  她的手抖的厉害,连抓紧药瓶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可还不等她把盖子打开……

 

  一只脚直接猛的踢在了她的手背上!

 

  “铛”的一下!

 

  药瓶瞬间掉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向了墙角!

 

  江老太太猛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夏慧雅,眼底只剩下震惊,愤怒,不甘。

 

  夏慧雅面无表情,只有拳头紧紧的攥着,不敢错过一丝一毫江老太太的表情。

 

  “呼……呼……”

 

  江老太太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睛越瞪越大,带着一丝浑浊血丝的眼珠,几乎要夺眶而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捂在胸口的手终于猛地一僵。

 

  随即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只剩眼睛还瞪着夏慧雅的方向。

 

  她死不瞑目。

 

  书房里重新恢复了安静。

 

  陆清儿面色惨白,哆哆嗦嗦的开口:“妈……她……她……”

 

  她第一次见到死人,紧张到直接开始干呕了起来。

 

  夏慧雅却是松了口气,一把拽着陆清儿走向门口,语气阴沉道:“清儿,江家老太太是来书房里偷东西,被我们抓了个现行,才会心脏病发的,记住了吗?”

本文标签:把下面能看湿的句子

上一篇:2022突然心情很低落的说说:如果逃不了脸,请送我一双冰鞋,让我跑得更快

下一篇:裸体拍床戏真进去了的小说H:被公牛日到了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