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超级H荡的辣文小说:一下下的撞着公主

2021-12-16 11:36: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温想盯着他的胳膊。   有些失神,下意识回答他的问题,“过两天要期末考试,我在家复习还有写论文。你早上出门前给我留了午饭,我没吃完,晚上也吃了那些。”   顾夜西

温想盯着他的胳膊。

 

  有些失神,下意识回答他的问题,“过两天要期末考试,我在家复习还有写论文。你早上出门前给我留了午饭,我没吃完,晚上也吃了那些。”

 

  顾夜西安静听着。

 

  温想靠在他肩头,神色慵懒,手指顺着他的喉结往下,一直滑到他的锁骨上,打转,“那你呢?只是去见了你爷爷吗?”

 

  “还有冯大。”顾夜西没瞒她。

 

  温想沉默片刻,抬头看他,“你嘴角这伤,是不是他打的?”

 

  顾夜西稍稍愣住。

 

  看他的表情,温想心里已有定论。

 

  生气。

 

  但还是好脾气地说,“路灯坏了,然后看不见路?好,就算如此,就算你说都是真的,可什么标牌才能撞出这种形状的伤?你真当我傻呀?”

 

  “……”

 

  温想没跟他计较。

 

  手指继续打转,顺带问,“那个冯大怎么打人啊?”又心疼,还掺杂着一股很深的怨念。

 

  顾夜西把她的手握住,“你帮我涂药。”

 

  “还没涂吗?”

 

  “洗了个澡,洗掉了。”

 

  温想下楼去拿消肿药。

 

  涂完后,温想从他身上爬起来。

 

  顾夜西抱住她的背,往自己这边压,等靠近了,他仰头轻吻她的脖颈,闭上眼睛闻她头发的味道,神经放松了一点。

 

  “想想,我有点累。”

 

  累?

 

  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很不可思议。

 

  也很奇怪。

 

  温想摸了摸他的鬓角,没注意他此刻的表情,“以前我拍戏的时候,你晚上都会帮我按摩,礼尚往来,要试试吗?”

 

  “按摩?”

 

  “嗯。”

 

  “可以啊。”顾夜西松手,让她坐起来。

 

  温想把两个枕头叠起来。

 

  调整好高度,让他趴着,她抓住被子的被角往下拉,让他的后背露在外面,灯光下他的皮肤白到反光。

 

  他偏瘦,但身材很好。

 

  她不好意思看得太过分。

 

  回想了一下之前看过视频里的步骤,不太确定似的上手。

 

  开始的力度很轻。

 

  “这样可以吗?”

 

  “重一点。”

 

  “哦。”温想很顺从地照做。

 

  他身上都是肌肉。

 

  哪哪儿都是硬的,按一会儿手就酸了。

 

  她索性两只手换着来。

 

  “现在呢?”

 

  “很舒服。”他扭头往后看去,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的侧脸,橘黄色的光线渡在轮廓边缘,淡淡的一圈。

 

  很漂亮。

 

  顾夜西看了她一会儿。

 

  身上有些热,他说话的时候喉结会轻微地滚,“想想,你别按了。”盯着她,他眼神变得危险,像一匹看到猎物主动送上门来的狼。

 

  “过来,躺我这儿。”他循循善诱。

 

  温想动作停下。

 

  他慢腾腾地说,“过来。”

 

 文学

  温想瞬间色令志昏了。

 

  动作停下,她躺到他指定的地方去,下一秒,眼底的灯光就被他的影子遮去了,他把被子往上提,缓缓盖住自己和她。

 

  事后,她枕在他胳膊上小憩。

 

  肩膀露在外面。

 

  又细又白,上面还有玫色的痕迹。

 

  “要不要去洗澡?”

 

  “要。”

 

  顾夜西把灯打开,去拿裤子。

 

  温想不想动,“你帮我洗。”

 

  “啊?”顾夜西愣住。

 

  她说,“我没力气。”

 

  “……”顾夜西舔了舔嘴唇,再一遍确认她这句话的意思,“这么放心我啊?就不怕我不听话?”

 

  温想寻思:我也没见你听话过。

 

  顾夜西盯着她看。

 

  “反正就怪你,你帮我洗,我身上不舒服。”她真的是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了,气鼓鼓地瞅他。

 

  她在发脾气。

 

  但不是很多,她不是气性大的人。

 

  “温想,你呢天生就是要人伺候的主。”顾夜西笑着把她从被子里捞出来,觉得她这个模样好笑,“而我,只乐意伺候过你。”

 

  “嗯?”

 

  他又说,“这辈子也会伺候你一个。”

 

  他抱她进了浴室。

 

  关上门。

 

  他拿了条毛巾铺在洗脸台上,抱她坐上去,然后把水龙头打开接了盆温水,试了试水温后把她的毛巾丢进去,打湿后拧干,拿在手里帮她擦拭。

 

  弄完后用浴巾裹住她。

 

  把她抱回了床上。

 

  顾夜西把枕头放下来,掖好被子后抱住她,“快一点了,睡吧。”

 

  “本来就要睡了,都怪你。”

 

  温想小声嘟囔。

 

  顾夜西轻笑,倒是全部认下,“嗯,怪我怪我。”

 

  “过几天《苏幕遮》要开始跑宣传了,到时候我不会一直在帝都哦。”温想现在迷迷糊糊的,随口提了一嘴。

 

  顾夜西还很清醒。

 

  他体力是真的好,哪儿有点生病的样子,“除了帝都还要去哪儿?”

 

  “全国各地吧。”

 

  “时间?”

 

  “保守一个月。”

 

  “那我呢?”

 

  “你的学业比较重要。”

 

  “我觉得你比较重要。”

 

  温想嗯了一声,半梦半醒的嗓音很软,“乖,别闹了。耽搁了学习不好,你可以考完试再来找我嘛。”

 

  顾夜西提醒她,“帝理的期末考还有一个月。”

 

  一个月。

 

  她都宣传完回来了。

 

  “那就好,你有很多时间复习。”

 

  “我——”

 

  温想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顾夜西挠头。

 

  还想和她再商量商量。

 

  但低头看了眼。

 

  实在不忍心打扰。

 

  算了,明天再说吧。

 

  顾夜西关了灯躺下去,从后面给她翻了个身,抱着她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了句,“不是比较。你最重要了,我最爱你。”

 

  不管温想有没有听到。

 

  这句话都不会改变。

 

  因为是事实。

 

  时间进入七月,温想四、五号考完试,六号就坐上了飞往西城的飞机,剧组财大气粗直接包机。

 

  温想身边坐着萧默。

 

  座位中间有隔板。

 

  方便保护乘客的私人空间。

 

  温想昨晚没睡好。

 

  她带了蒸汽眼罩,戴好后准备补觉。

 

  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梦里有顾夜西。

 

  他站在家门口,眼巴巴地看着坐在车里的她,她让他回去,他不肯。这会儿车还没开,他忽然蹲了下去。

 

  她吓一跳。

 

  他抱着膝盖蹲在地上。

 

  她坐在车里。

 

  听见他低着头,气愤的控诉,“你不带我,温想你居然不带我。”

 

本文标签:一下下的撞着公主

上一篇:一家四口换着做*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

下一篇: 小雨的放荡日记高H:直接贯穿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