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黑人巨茎大战中国美女:撞着hhh

2021-12-16 14:40: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看你怎么还!”   “哎呦...这又不是金也不是银,能有多贵重?儿子那么有钱,我还有退休工资,怎么就还不起?”   “想要你自己不能去买?参与太多,当心好事必变

看你怎么还!”

 

  “哎呦...这又不是金也不是银,能有多贵重?儿子那么有钱,我还有退休工资,怎么就还不起?”

 

  “想要你自己不能去买?参与太多,当心好事必变坏事!文儿交女朋友我能不高兴吗?但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又是另外回事。再说,我只听说男方往女方家送礼,哪有姑娘天天送这送那的?”

 

  “当年你给我家送啥了?”

 

  “那时候不都穷吗?后来工资、退休金不上交了吗?”

 

  “人姑娘送那么多,盛情难却我才挑了串不不值钱的绿石头,至于一天跟我过不去吗?”

 

  “不在多少,这是贪腐!拿了人家的东西,自然就想多言多语。我可告诉你,在儿子面前不许做任何评价,以免影响方文判断,就让他们自己处!”

 

  “真会扣帽子,还贪腐?行了,我知道了!”

 

  “拜!”挂掉电话,方文满脸疑惑。“神神秘秘,讨论什么呢?”

 

  “儿子...”

 

  “你妈就是闲的!”方庆林站起来打断妻子的话,瞥了眼儿子,在他胸口使劲一锤。“天天忙得没时间锻炼吧?还追不追得上老爸?”

 

  赤裸裸的挑衅,方文可是不服,他活动双膝,解开衬衫纽扣。

 

  “别嚣张,比比才知道!”

 

  “老方,都几点了?儿子累一天,还折腾他!”郭美玉指着表。

 

  “你懂什么?运动才是宣泄压力的健康方式!”

 

  父子俩换了轻便的衣裳,来场酣畅淋漓夜跑。超越自己的父亲带着胜利的喜悦回头,方文微微一笑有节奏地跟随。

 

  小时,跟在父亲身后满脸泪痕,他咬牙坚持。当与父亲的并肩,他暗自骄傲。后来的超越,他反而放慢步伐等待。趁父亲依然矫健,是不是该送个小朋友给他训练?想想那副画面,似乎很不错!

 

  洗完澡,方文爬上舒适的大床。拿起手机倚在床头,翻看手机满脸失望,指尖轻移打出几字。‘为什么不回?’

 

  望着等待发送的短信,紧锁眉头像似陷入回忆。

 

  ...

 

  换了舒适的睡裙,毛小优半躺在小阳台躺椅上,任徐徐凉风,撩动裙角拨乱秀发。望着对面楼未眠的灯光,灌了口啤酒。不喜电视不喜音乐,进了家门,所有喧闹与她无关,更不愿向谁敞开心扉,因为理解的同情,不理解的嘲笑,没人能感同身受。在这方天地,做真正的自己,享受着孤寂。

 

 文学

  拿起震动的手机,点开于钦发来的视频,封面的他穿着羽绒服,笑容依旧灿烂。

 

  ‘哈喽小优!猜猜我在哪?当当当...遥远的北国!看到没?满地大雪,风景美极了!”

 

  因为天黑风景没看清,只看到一簇簇篝火燃的正旺。镜头摇晃着向火堆旁的三个人影走去,一只大手拍拍老者的肩膀,回头间是满脸慈祥。

 

  ‘爷爷,跟我朋友小优打个招呼!’

 

  ‘哦,你好啊小优!我是臭小子的爷爷,期待能与你见面!’

 

  ‘还有帅气的绅士和美丽的夫人,给我朋友打个招呼!’

 

  “嗨!小优是吧?我是于钦妈妈。”

 

  ‘我是爸爸!这小子很皮又贪玩...’

 

  ‘于先生,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镜头转到于钦。‘别听我爸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就不一一介绍了,这次是陪爷爷回乡,要两三天才能回去。希望下次可以带你来,除了冷,真的很美!小优,回个短信好不好?求你了!’

 

  ‘睡了!’

 

  ‘好高兴!好梦,优优!’

 

  微微一笑她放下手机,继续吹风喝酒观灯火...

 

  ...

 

  杰通商务隶属张氏企业子公司,主营业务是为企业提供第三方托管服务。头几年,其客服部的业务能力在业界有口皆碑。就在张如菁进公司之后,惯喜溜须拍马无能之辈,搞得一派乌烟瘴气。

 

  被打压的副总带着一班人马被对手奇创所猎,唯命是从的高行健升任副总职务,现在的杰通可谓是从上至下,把心思全部放在了怎样讨张家二小姐欢心上。

 

  自从张运平下了死命令,张如菁眼巴眼望在办公室坐满八小时,乖一点才可尽快换回金卡血拼。电脑页面浏览着中意的奢侈品牌新款,连声叹息间敲门声起。

 

  “进来!”

 

  满脸谄媚的副总高行健,进门就对部门经理点头哈腰,偷瞄她的面色,好像不大舒心。

 

  “张经理,是不是工作不顺心,还是累着了?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行了!”

 

  “老头子真是偏心!瞧给我安排的职务,带着一帮人整天跟人赔不是,一点油水都没有!”

 

  “谁说不是呢?咱们干的可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就像这次翔宇机器狗漏电问题,明明是工厂的责任,最后全怨在了客服部的头上!”

 

  此次事件高行健可是如数背下黑锅,被总公司一顿臭骂记下大过,提起来便向张如菁大吐苦水。

 

  “出了事谁不想推的一干二净?大姐也真是的!坐着张总的职务,拿着高薪把着公司财务,却把自己把控不严的过错,通通甩到了杰通!害我被老头子借题发挥,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姐妹约去逛街都不敢去!”张如菁满是抱怨。

 

  “张经理要是觉得闷,让丽丽陪你逛逛?”

 

  “哎呦,你那女儿我可叫不动,电话都不接!”

 

  “有这事?兴许这两天工作比较忙,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她过来!”

 

  “找我什么事啊?”张如菁有气无力问。

 

  听话听音间,张行健知道她是为钱烦闷,开始想法发挥解忧能力。

 

  “总公司那边拨了一笔款项,让我聘请国外专家和顾问,趁全越售后在,给客服部做一场系统培训,也算是给全越摆明态度!客服部可是张经理管辖,这不来问问你的意思。”

 

  “接电话的有什么好培训的?拨了多少?”

 

  眼珠一转的高行健,伸出的五指点亮了张如菁的双眼。从办公椅上站起,清清嗓子悠悠建议。

 

  “培训这种事,国外与国内的专家没什么两样,纯属忽悠!不过是做给全越看,高副总,知道该怎么做吗?”

 

  “明白明白!张经理尽管去和姐妹们好好玩玩儿,培训的事绝对安排到位!”

 

  “那点钱还不够寒酸的呢?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张如菁示意高行健退下,拿起手机拨通号码。“喂,陶晴,今晚老地方!”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后,高行健找来财务。“小李,国外专家已经定下行程,这是合同,没问题就把款项拨到这个账户!”

 

  “是,高总!”

 

  ...

 

  下班时间,高丽丽在高行健一遍遍催促下来到杰通,被父亲好顿教育后,心不甘情不愿地等待。经理办公室门开了,张如菁打着手机出来,习惯性地把包丢给她后又一遍遍拨打。

 

  “不接电话不回信息,死于钦!高丽丽,手机给我。”

 

  “啊?”

 

  “你的手机,听不懂吗?笨!”

 

  委屈巴巴的高丽丽递上手机,张如菁熟悉地按下一串数字,屏幕赫然跳出‘于钦’两个字。她转头瞪着身旁的女人,几声嘟响后,传来男人洪亮的声音。

 

  “丽丽!喂?喂?”

 

  “你怎么会有于钦的电话?”

 

  按掉通话,张如菁气吼吼盘问,高丽丽低垂着头,心虚地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应对。

 

  “我...那天...。”

 

  “哪天?好啊高丽丽,比那个狐狸精隐藏还深!你也要勾引于钦吗?”

 

  “不是的菁菁姐,我怎么会呢?”

 

  “那你说啊怎么会有于钦的号码?还叫你丽丽?”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说是吧?现在去找你爸!”

 

  “不要啊菁菁姐,我说...是在餐厅碰上的!”拉住转身的张如菁。

 

  “什么?你还跟他去吃饭?”

 

  “不是的,是于钦去左优,我碰巧遇上。”

 

  “你是说于钦还去了狐狸精的餐厅?”

 

  听着不敢置信的低吼,怕给毛小优惹麻烦,高丽丽急切解释:“是于钦找上门的!小优姐赶都赶不走,我可以作证!哦...你姐姐和方文也看见了,是他死缠烂打!”

 

  “胡说!”张如菁甩掉她的手满脸嫉恨。“于钦怎么会纠缠婊子?女人死光了?肯定是她耍手段勾引!警告你高丽丽,敢帮着狐狸精,我就让你爸卷铺盖走路!听见没有?”

 

  “嗯...”

 

  “把于钦的电话给我删了!”

本文标签:黑人巨茎大战中国美女

上一篇: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狠狠的撞击她h

下一篇:同桌罚我夹震蛋器憋尿:我早就想在公司电梯要你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