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嫁给前夫他爹肉宠:在办公室捡到老师的遥控器

2021-12-17 09:24: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木质大门,一个看起来很穷的破烂而干净的院子,在中央的一棵大苹果树下,站着一个姑娘,她就是九月。 她出生那年是正值九月,她父母就给心爱的女儿取名九月。 九月身材瘦小,

 木质大门,一个看起来很穷的破烂而干净的院子,在中央的一棵大苹果树下,站着一个姑娘,她就是九月。

 

    她出生那年是正值九月,她父母就给心爱的女儿取名九月。

 

    九月身材瘦小,玲珑别致,夏天总是光着脚丫子跑来跑去,两颗淘气的黑眼珠子乌溜溜的,像秋晨最亮的星星。

 

    九月的头发又黑又长,有时编成麻花辫,有时扎根马尾巴,随她的跳动荡来荡去。

 

    而杨梦环的童年梦幻就由此滋生了翅膀。

 

    杨梦环和九月是青梅竹马,玩着过家家长大的,情深意浓。

 

    九月读完初中就被迫辍学,都是父辈们重男轻女的旧观念惹的祸根。

 

    那时的九月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而杨梦环依然坚持着考大学的梦。

 

    终于杨梦环等来的是高考落榜,情绪低落的他,就想起了九月。

 

    他和九月传递的信件里,集合在一起的都是沉甸甸的爱,九月在期待着某一天杨梦环风风光光的来迎娶她。

 

    就在九月万分焦灼的等待中,

 

    真是祸不单行,父亲将九月许给了豪门富二代,已收了丰厚的彩礼,并定在一周后就要举行婚礼。

 

    九月害怕起来,并托朋友告知杨梦环。父亲将她锁在屋里不让出门。

 

    杨梦环得知后,眉毛立即像匕首一样竖起,紧握着拳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而他除了沮丧和祝福,还能怎么办啊!

 

    他冥思苦想了一夜,实在是有心无力,毕竟还是一个未成年的萌动少年。

 

    九月你别哭,今天你要嫁人了,美丽的花朵盛开了……

 

    你有了闪闪发亮的金首饰,将会有属于自己的新房子……

 

    你的眉毛是黑的,头发是长的,开始你的幸福生活吧…

 

    七辆豪华名车排成长龙进行着,路两旁柳树成荫,

 

    经过稻田地,路过清清小河,还有尘土飞扬的颠簸土路,经过密集的村庄,变成了一条狭窄的街道。

 

    听到远处的唢呐声,知道迎亲的人回来了,几个小孩跑到有两扇大门的院子里,欢呼:

 

    “来了,来了!”

 

    还没等院子里准备迎接他们的人出发,一辆辆汽车就在大门口停了下来。

 

    郑崆的父母挣扎着下了车,站在一旁,等着新娘下车。

 

    这时,新娘坐的黑色宝马正对着大门口停了下来,两边的男女都下车了。

 

    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今天与新娘结婚的32岁的新郎郑崆。

 

    新娘披着盖头,慢慢地走着,咬着嘴唇,低着头。

 

 文学

    一群小孩从大人面前经过,准备往院子里跑,当时在院子里等着的几个年轻女人,

 

    把盘子里端着的糖果、核桃、红枣等东西撒在孩子们身上。

 

    淘气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叫着,蹲下或弯下身子,纷纷争抢着捡糖果、核桃、红枣。

 

    大人羡慕地看着孩子们可爱的样子,一边笑,一边绕着他们,向院子走去。

 

    跟进来的姑娘们和几个高龄的妇女们纷纷过来搀扶着新娘,长长的婚纱和披在头上的红盖头,使新娘行动不便。

 

    就在旁边的姑娘们忙着帮她收拾头巾的时候,离郑崆家很近的一位远房妇女走过来,把新娘送进一间房,让她坐了下来。

 

    可新娘坐在那里却坐立不安,她心里绞痛着,渴望着她要等的人能够快快出现…

 

    在场的男女老少都在喜庆中笑着,只有九月没有笑,反而面色苍白,嘴唇含着怒气。

 

    婚礼结束了,来参加婚礼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散了。

 

    新娘在那位远房亲戚的催促下,又在新郎从自己那边来的嫂子黄晓娟的陪同下,被领进了新装修的房间。

 

    在红色烛光的照射下,房间里的光线很暗,所有的东西整整齐齐地布置得井井有条。

 

    都是被褥,靠墙放的碗橱,柜上放的茶壶,托盘上放的茶碗,下边放的洗手盆,里屋门上放的天蓝色的纱帘,好像都是为了结婚新买的。

 

    远房亲戚把新娘和黄晓娟领进屋里,端着碗橱上的茶壶走了出去,刚进来坐坐,新郎也进来了。

 

    黄晓娟不满地看了看新娘该教的话还没教完,却不吭声。远房亲戚把茶壶装满茶水,就出去了。

 

    新郎郑崆说:“九月,妈妈要回家了,要跟你说再见,就在大门口了。”

 

    新郎把手中的茶壶放在柜子上,又犹豫了一会儿,说:

 

    “九月,别生气了,等我送走嫂子,我再来陪你。”

 

    他和黄晓娟一同走出,关上了门。九月一句话也没说,浑身起着鸡皮疙瘩,冷飕飕的。

 

    新郎拉着嫂子进了隔屋,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带栅栏的锁,哗啦哗啦地锁上门,把钥匙放进怀里的口袋里。

 

    黄晓娟:“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呀?我得去上厕所,麻烦你帮我开门,让我出去一下。”

 

    黄晓娟面无血色地看着郑崆。

 

    她涂着淡淡的粉色的脸庞、洁白的脖子,笑着站在床前,脱下外套,扔到一旁。

 

    郑崆:“你把工作干到底,铺好床,我们就睡吧。”

 

    黄晓娟:“这个……我……今天我不能呆在这个房间里。我给你铺床,可是···请您帮我开门,我得走了。”

 

    黄晓娟面红耳赤,惊慌失措。

 

    虽说是隔着墙,但郑崆和黄晓娟两人谈话,九月是听的一清二楚。

 

    听了两人的对话九月感到吃惊,但她心里只等着杨梦环,而新郎的举动对她而言毫无意义。

 

    郑崆:“不用着急,你会出去的,但不是现在……”

 

    当黄晓娟被郑崆说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就趁机把烛灯吹灭了。

 

    屋子里顿时被黑暗笼罩着……

 

    不料,安静的夜里,九月耳边传来细细的声音,是黄晓娟和郑崆…

 

    黄晓娟:“别这样,弟弟……不好意思,你的新娘在婚房里,我是嫂子……”

 

    更重要的是,今天跨过婚礼的门槛,在整个村子父老乡亲们的见证下,成为郑崆妻子的九月,她的情感被深深地震撼了……

 

    突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从黑暗笼罩的房间里传来的动静越来越高。

 

    这时,九月的微妙感觉一下子苏醒过来,坐立不安。

 

    九月心中的疙瘩、羞耻和莫名其妙的仇恨依然在燃烧。

 

    九月:“梦环……梦环,杨梦环。你在哪儿?”

 

    原本新婚之夜,今天却令一个年轻的姑娘蒙受了委屈、羞伤了一颗微妙的心。

 

    从来没有人跟她讲过洞房花烛夜会遇到这样的事。

 

    九月此前从朋友,年龄较大的女性亲戚们听说新婚之夜,新娘和新郎会在精神和肉体上结合,

 

    爱情的结合是一体的,但未曾听说新郎会抛开新娘,缠着做嫂子的女人。

 

    这本来就是这样才对呢,还是发生了什么事?九月觉得不可思议,头昏昏沉沉的。

 

    这对九月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事,辛好是这样,不然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郑崆和大嫂呼呼地沉睡了。

本文标签:在办公室捡到老师的遥控器

上一篇:2022拼搏努力正能量的句子:你必须经历过它,才能谈论生活和理想

下一篇: 偷玩山村粗壮肥妇女*引诱亲女乱小说录目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