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练车被教练摸出奶水了

2021-12-20 16:56: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即便这三四年,谢温林都没有再近距离接触过赵佳蕊,但对于她生气的模样,仿佛是印刻在了脑子里。   他抿了下唇,声音放缓,“你舅舅喝多了,在睡觉。你妈咪呢,这么晚打电话给

  即便这三四年,谢温林都没有再近距离接触过赵佳蕊,但对于她生气的模样,仿佛是印刻在了脑子里。

 

  他抿了下唇,声音放缓,“你舅舅喝多了,在睡觉。你妈咪呢,这么晚打电话给舅舅有什么事情?”

 

  “我妈咪在浴室里洗澡,要舅舅哄我睡觉。”小家伙一边说话,镜头还往浴室的方向扫了一下。

 

  谢温林心跳了下,担心会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镜头已经划过了。

 

  他扯了扯嘴角,看了眼旁边烂醉的周恒航,“你舅舅现在可能没办法给你讲故事,你自己数羊睡觉吧。”

 

  “属羊?我不属羊,我属虎,嗷呜的大老虎!”

 

  “……”谢温林嘴角扯了扯,冷静道:“会数数吗,从一数到一百?”

 

  小家伙眉头拧起来,“我为什么要数数,我要我舅舅给我讲故事。”

 

  “你舅舅现在睡着了,讲不了。”

 

  “那你跟我讲,我妈咪在洗澡,我要听睡前故事。”

 

  “我不会讲故事。”

 

  “可是我睡不着怎么办?”小家伙奶声奶气地,让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谢温林愣了愣,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快十一点了。

 

  他虽然没养孩子,但偶尔跟喻夏聊天,差不多八九点小孩就该睡觉了。

 

  他眉头也渐渐拧了拧,赵佳蕊终究是个孩子,孩子怎么知道如何照顾小孩,“你妈咪经常让你这么晚睡觉吗?”

 

  “这么晚是多晚?”

 

  “就是十一点钟。”

 

  “没有啊,在家的时候经常八点半就要我睡觉了,但是今天妈咪跟叔叔们去了迪士尼玩,我们晚上看了烟花,所以才这么晚没有睡。”

 

  “叔叔们?”谢温林抓住了关键词,这会儿他才发现,视频的背景像是宾馆。

 

 文学

  “对啊,有两个很帅很帅的叔叔,妈咪很喜欢他们,我们还一起拍了照片,很温馨呢。”

 

  “你还知道温馨?”谢温林有些好笑,心里却不知名有些烦闷,“你该睡觉了。”

 

  “可我睡不着,你给我讲故事。”

 

  “我不会讲故事。”

 

  一大一小两人便如此对峙着。

 

  最后谢温林败下挣来,属羊给他听。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他不允许小家伙插嘴,虽然小家伙有十万个为什么要问,不然他就要挂视频。

 

  赵佳蕊洗完澡出来时,见小家伙还抱着手机没有睡着,她便擦头发便过去,“轩轩,妈咪不是让舅舅哄你睡觉吗,怎么还没有睡着?”

 

  “妈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羊?羊羊都是白色的吗?有没有斑点羊,就像斑马一样的羊,会咩咩叫吗?”

 

  “……”赵佳蕊一头雾水,她拿起手机一看,眼睛顿时怔住。

 

  谢温林也没想到会看到如此的她,一时也愣住了。

 

  他的眼睛却很失礼。

 

  看着她湿润的小脸,发丝上的水珠顺着脸型轮廓缓缓流淌下来,她眼睛湿漉漉的,即震惊又蒙圈,鼻尖和脸颊透着红润,水润的嘴巴微张。

 

  几秒钟后,他咳了声,语气平和地解释,“你哥喝醉了。”

 

  已经有很久,他们两个不再存在对话。

 

  赵佳蕊突然嗓音微哑,问道:“我哥还好吗?”

 

  “喝得太多了,今晚应该醒不了酒。”

 

  “那麻烦你照顾他了,谢谢,打扰到你了,抱歉。”

 

  她快速地挂断了通话。

 

  “妈咪,你怎么这么快就挂断了电话?”

 

  小家伙疑惑地看着母亲,“这个叔叔好奇怪,我让他给我讲睡前故事,她就一直给我属羊,还不允许我问问题,也不告诉我是绵羊还是山羊,是白色的还是黑色的。”

 

  赵佳蕊看着儿子,将她抱进被窝里,“等妈咪吹干头发就给你讲故事,你先自己躺好,舅舅今天工作忙,喝多了所以不能给你讲故事,妈咪等会儿给你讲,哄你睡觉。”

 

  “哦。”小家伙乖乖地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活泼地眼睛看着母亲吹头发。

 

  赵佳蕊稍稍吹了几下,头发半干便收起了吹风机,上床将儿子抱在怀里,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轻轻哄着:“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神奇的图形王国……”

 

  在赵佳蕊温柔地声音中,小家伙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哄睡完儿子,赵佳蕊自己倒没有任何睡意。

 

  往事种种,如今再回头看,她好像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当时的自己不够成熟而已。

 

  她低头看着儿子安稳的睡颜,她轻轻笑了笑,在小家伙额头上印下一吻。

 

  -

 

  夜色越渐浓,钟耀房间里真心话大冒险亦接近尾声。

 

  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真心话也玩了,大冒险也参加了,闹得很尽兴。

 

  钟妩潇娇气地打了个哈欠,“最后一局吧,我困了。”

 

  “那就最后一局吧,看看是谁收尾。”钟耀笑道,他脸上有三个口红印,全是沈芝芝亲的。

 

  今晚也是撞鬼了,沈芝芝总共就输了三回,三回大冒险都抽到同一张牌。

 

  最后一句,沈芝芝摇出一个六,她松了口气,“终于不是我了。”

 

  钟耀看了她眼,接过骰子随意摇了两下,是3。

 

  有点悬,但不算很小。

 

  白嘉雯和白嘉扬依次摇了四和六,赵白粟摇了摇骰子,她想着应该不会比钟耀的小,一打开杯子,居然是1。

 

  钟妩潇笑道:“我只要不摇出1,最后一句便是粟粟了,最后一把就直接大冒险,刺激收个尾。”

 

  赵白粟其实晚上喝了不少酒,精神儿有点飘,看着1好久会不过神来。

 

  “我是6!这一句就是粟粟了。”

 

  钟妩潇看到骰子的数字,眼神亮了亮,将大冒险地纸牌洗乱平铺好,“选一张吧。”

 

  赵白粟犹豫不决抽哪张,沈芝芝随手指了一张,“要不粟粟就这样吧,做完我们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行啊,那就这样吧。”赵白粟无所谓,抽出沈芝芝代选的那张游戏牌,掀开。

 

  “选择任意一名异性玩家亲一口。”

 

  “沈芝芝,你是不是在这张牌上做了记号?”钟妩潇一脸不可思地看着沈芝芝。

 

  沈芝芝自己也蒙了蒙,心虚又尴尬地小声说,“粟粟,我也是不知道的哈,你选吧,是亲钟耀还是白嘉扬。”

 

本文标签: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淦我

上一篇: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美艳人妻沦为他人胯下奴

下一篇:一抽一出bgm免费60有声音*被c得走不动是种什么体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