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爸爸吃着我的小核桃

2021-12-21 08:56: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她又看向另外两人,其中一个五十上下的年龄,带着一副黑色眼镜框,正审视地看着她。而另外一人,之前见过。   “夏先生。”她微微唤道,闫老爷子诧异,“志清,你认识

 她又看向另外两人,其中一个五十上下的年龄,带着一副黑色眼镜框,正审视地看着她。而另外一人,之前见过。

 

  “夏先生。”她微微唤道,闫老爷子诧异,“志清,你认识她?”

 

  夏志清笑着颔首,“闫叔,我与凌兮在A市见过面。她就是复灵液的研发者。”

 

  闫老爷子自然知道这件事,见凌兮并没有反驳,不禁对她能治好小宸多了一丝信任。

 

  而陈汝培,面上着实震惊,但此时确实不是详细询问的好时机,他笑着道:“凌小姐天赋过人,有机会一起探讨。”

 

  凌兮眨眨眼,不知如何称呼他,只听对方自我介绍:“陈汝培,凌小姐如果不介意,可以唤我陈叔。”

 

  夏志清惊讶于陈汝培对凌兮的亲近态度,要知道这位大佬,在医学界,可是有着黑脸阎罗的称号。

 

  不管是学生还是医院的人,对他恭敬之余还带着害怕。

 

  “陈叔叔。”凌兮唤道,声音温和,陈汝培对她笑了笑,应道:“诶。”

 

  闫宸安静地躺在床上,冷白肤色让他看起来更加苍白虚弱,而时不时皱起的眉头,提醒着众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平和。

 

  凌兮打开自己的小布包,银针排列地整整齐齐,闪烁着寒光。

 

  闫老爷子提醒道:“凌小姐,你可要小心一点啊。”把小宸交到对方手里,也不知道是对是错,闫老爷子心里纠结的难受。

 

  凌兮摆摆手,“我知道的。闫爷爷您不要出声了哦,不然出错了……”

 

  闫老爷子立刻闭嘴,他眼神示意陈汝培和夏志清,让他们二人看好了,一旦察觉不对,立刻制止。

 

  时间缓缓过去,闫老爷子擦擦脑门的汗,想问问情况,又不敢开口。

 

  陈汝培作为脑科专家,但更为精通西医。

 

  夏志清却对中医了解颇深,他看着小姑娘一根根银针扎进去,那颗心就一直提着。

 

  直到,凌兮将那根最细最长的软针拿出来,轻轻一弹,还像弹簧似的动了动。

 

  他忙说道:“等等。”

 

  凌兮歪了歪脑袋,“怎么啦?”

 

  夏志清咽了咽口水,问道:“这针的硬度不足,能扎进去吗。”

 

 文学

  闫老爷子和陈汝培也好奇的看着她,只见小姑娘轻轻点头,笑眯眯的在闫宸脑袋上摸了一下,然后——

 

  那根银针就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进入了那颗脑袋。

 

  就在此时,闫宸手指轻轻一动。

 

  凌兮察觉到了,她再次输入本源之力,通过银针传入闫宸的大脑。

 

  之前,她都是在闫先生并未发病时,给予对方治疗。而这次,她便感觉了,闫先生的神识,有些破损。

 

  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记忆有损。

 

  闫宸的眼睫微微一动,缓缓睁开,耀眼的眼光照射进来,他又立刻闭上,好一会儿才再次睁开。

 

  “小宸。”闫老爷子激动地上前,轻声问道:“你怎么样了?”

 

  闫宸嘴角轻轻一扯,刚要说话,就被凌兮拍了下肩膀:“别动。”

 

  她一根根银针拔出来,才道:“好了,可以说话了。”

 

  闫宸刚醒来时,看见小姑娘的身影,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她真的来京市了。

 

  清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温缓,声音也不像往日那般冷淡,嘴角含笑:“谢谢你。”

 

  闫老爷子一看到孙子这副模样,眉梢一挑,只看了凌兮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闫宸又看向闫老爷子,道:“爷爷,让你担心了。”

 

  “你醒了就好,真是多亏小兮了。”闫老爷子亲热的看着凌兮,目光热情,又对孙子悄咪咪道,“知道你昏迷,她可是半夜就赶来了,你可要好好报答她。”

 

  闫宸一看自家爷爷的态度,就知道他又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转头看向陈汝培和夏志清,道谢:“也麻烦陈老和夏先生了。”

 

  凌兮从卧室离开,准备吃个早饭,再去给闫先生熬药。

 

  “凌兮,等等。”

 

  夏志清走到凌兮身边,犹豫再三还是问道:“如果凌小姐方便的话,能不能告知你刚才所用的针法是?”

 

  虽然他生在中医世家,夏家的中医传承也居于顶尖行列。

 

  但总有未涉及的地方。

 

  例如今天这套针法,他就从没见过。

 

  凌兮当着他们的面使出这套针法,就知道会引来询问。

 

  但这套针法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要辅以灵气或她的本源之力。

 

  毕竟,药宗的千针经,普通人学习了,也难以达到今日这般快速的治疗效果。

 

  陈汝培对中医不大了解,但也追了出来。

 

  毕竟小姑娘年纪不大,能有这般能力,可见不凡。

 

  凌兮被两位医学界大佬盯着,想了想道:“如果你们想学习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夏志清惊喜:“真的?”

 

  陈汝培对中医倒是没什么感觉,但小姑娘今日露的这一手,却大大引起了他的兴趣。

 

  于是,凌兮自今日起,还有了两个非正式的大徒弟。

 

  *

 

  闫宸倚靠在床上处理工作,敲门声响起。

 

  他微微抬头,和脑袋探进来的凌兮对视一眼。

 

  后者轻声询问:“闫先生,我进来啦?”

 

  闫宸缓缓一笑,嗓音透着关怀之意:“吃过早饭了吗?”

 

  凌兮端着一碗药,慢慢走过来:“吃过了。闫先生,你该喝药了。”

 

  药汁黑漆漆的,但却闻不到丝毫苦涩味道,反而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清甜气息。

 

  就像小姑娘身上独有的药草清香。

 

  闫宸接过,一饮而尽。

 

  见他又要处理工作,凌兮微微挑眉,“伸出手来。”

 

  “嗯?”闫宸凝神看过来,不知道小姑娘想做什么,但还是按照她的意思,伸手左手。

 

  凌兮手指覆上他的脉搏,触觉温暖,乍一接触,让闫宸禁不住心口一跳。

 

  浅浅淡淡的温度,但却有种灼热的感觉。

 

  凌兮抬起脑袋,眨眨眼,“闫先生,你还好吧?”心跳这么快,之前也没检查出来啊。

 

本文标签:爸爸吃着我的小核桃

上一篇: 抽的时候会有粘稠的水声:做错一道题学长就插一支笔

下一篇:把车停没人的地方搞我:傻子变聪明了的又大又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