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男车车* 回娘家让爹玩个够

2021-12-21 09:26: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不管是联英社的人,还是和合图的人,都选择了加盟神话保安公司!   即使刀仔豪,黑脚鸡等人再怎么不愿意,也阻挡不了属下疯狂的跳槽!   再说了,他们势单力薄,又怎么敢和石志坚对抗

 不管是联英社的人,还是和合图的人,都选择了加盟神话保安公司!

 

  即使刀仔豪,黑脚鸡等人再怎么不愿意,也阻挡不了属下疯狂的跳槽!

 

  再说了,他们势单力薄,又怎么敢和石志坚对抗?何况,他们其实也有些心动!

 

  一顿饱,还是顿顿饱?他们还分得清!

 

  眼看大局已定,石志坚招呼人开始上菜,既然他应承了大家要请大家食鲍鱼,那么这次的和头酒,鲍鱼宴,就要办得漂漂亮亮!

 

  至于之前石志坚对徐三少,还有霍大少讲这是一次“庆功宴”---

 

  一次降服两家社团,并拿下九龙仓码头,这难道还不值得庆贺?!

 

  ……

 

  就在太白海鲜舫从剑拔弩张变成喜气洋洋时---

 

  避风塘,岸边。

 

  一个撑舢板的老汉正蹲在船头食烟,一边打量着夜幕下灯火辉煌的食舫,嘴里唠叨着:“同人不同命啊!人家在船上有吃有喝,我却只能在这里风餐露宿!丢你老母!下次投胎一定要找个好人家!”

 

  就在撑船老汉满肚子怨气大声嘀咕时,一个人忽然从岸上跳到他船上。

 

  老汉见有生意上门,顾不得继续食烟,忙用手指把香烟头掐灭掉,把剩下的半截香烟重新装入烟盒,同时起身望向那人道:“先生,要去边度?”

 

  话音落地,老汉就吓了一跳,眼神更是缩了缩,只见眼前这位客人提着一把武士长刀,刀上沾染着血迹,没擦拭干净!

 

  他脸上有淤伤,赤着上半身,腰间用厚厚的医用绷带缠绕着,裹得紧紧!

 

  整个人看起来气色很差,脸色苍白如纸。

 

  只是让人感到诧异,此人的发型却很是有型,被梳理的一丝不苟,在夜风的吹拂下,也不见凌乱!

 

  “去太白海鲜舫!”靓仔坤把长刀驻在船板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伤口失血太多,即使做了仔细包扎,却依旧气虚体弱。

 

  撑船老汉怔了怔,上下打量了靓仔坤一眼,似乎在猜测他是不是什么歹人,到了目的地又会不会给钱?!

 

  靓仔坤见老汉打量自己,就咧嘴笑了笑,露出金灿灿的两颗大金牙:“怎么,怕我付不起钱?没事儿的!要是真的没钱,到时我就把这两颗金牙掰下来送你!”

 

  “呵呵,先生真会讲笑!”老汉讪笑了两下,他也见过不少江湖人,之前就往太白海鲜舫运送了一批,搞不好他们是一伙儿的。

 

  想到这里,老汉就稳定住心神,抄起撑杆道:“是去那艘食舫吗?坐稳了!我要开动了!”

 

  船舫慢慢地划动起来。

 

  夜风凛凛!

 

  时不时有贪吃的鱼儿从水面上跳跃出来。

 

  靓仔坤握紧驻在船板上的长刀,被夜风一吹,只觉伤口隐隐作痛,忍不住咳嗽几声!

 

  老汉扭头看他一眼,打开话匣子道:“看先生模样也是江湖人,却不知上那艘食舫做乜?”

 

  靓仔坤嘴角微微一翘:“要账!”

 

  撑船老汉本来还有一肚子话要说,闻言立马闭嘴,望着一言不发的靓仔坤,只觉阴气森森!

 

  ……

 

  “好了!以后大家就都是好兄弟!来来来!大家一起食鲍鱼!”大声雄和胡须勇当然明白石志坚要拿下联英社与和合图的心思,此时充当酒场大佬,招呼那帮江湖人道。

 

  江湖人最讲究身份地位!

 

  大声雄和胡须勇又都不是一般人,就算在江湖上碰到他们也要尊称一声“雄哥”和“勇哥”。

 

  可就是这样牛气冲天的大人物,现在却给他们敬酒,不管是面子还是里子,全都有了!让联英社与和合图众人感觉受到了尊重和重视!

 

  就算先前还有那么一点不爽,此刻也荡然无存!

 

  “唔好意思啊,黑脚鸡,之前还和你干架来着!来,我自罚一杯!”独眼东举起酒杯朝着对面席位说道。

 

  “呐,现在大家都是好朋友,以后还要在一家公司搵食,就不要再客套!来,干杯!”黑脚鸡端起酒杯与独眼东碰杯。

 

  “狂人辉!这杯酒我敬你!”刀仔豪也举起酒杯朝和合图那边的人马说道。

 

  狂人辉忙站起来,也端起酒杯裂开大嘴道:“好兄弟,干杯!”

 

  这些之前还打打杀杀的江湖人,此刻全都称兄道弟。

 

  他们之前手中拿着刀枪棍棒,此刻全都端着酒杯。

 

  他们之前张嘴叫骂,此刻嘴里啃着肘子,吞着鲍鱼!一派和气!

 

  石志坚坐在颜雄他们那一桌,没有拿起筷子食饭,而是翘着腿食烟。

 

 文学

  颜雄,还有马骝王等人见石志坚没筷子,也不敢先行动筷子,只能忍着肚子咕咕叫,看石志坚还有什么“指示”。

 

  石志坚斜靠在椅子上,一边食烟一边走神。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颜雄等人都在望着他。

 

  石志坚躬身弹弹烟灰,笑道:“大家也别愣着了,食饭先!”

 

  颜雄就朝马骝王等人挥挥手:“听到冇?别愣着了,大家食饭咯!蒲你阿母!今天好忙的,肚子也好饿!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先行抄起筷子对着自己最钟意的“荷叶鸡”就下了手!

 

  马骝王等人见颜雄带头开动,也就不再犹豫,也分别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荷叶鸡,大龙虾,鲍鱼翅肚等菜肴,瞬间一扫而空!

 

  太白海鲜舫本就菜肴精美,味道更是一级棒,何况这次徐三少和霍大少帮石志坚预定的盛宴,船舫老板就不敢偷懒,材料用足不说,还让船舫最好的大厨亲自掌勺,控制好火候!

 

  石志坚刚才在想事情,对于联英社,他是利用了他们,也把靓仔坤当成了弃卒来使!

 

  要不是之前鬼脚潘看穿他的计划,与他达成协议,这次靓仔坤等人根本就成了替死鬼,别想那么轻易从警局出来!

 

  毕竟抢码头死伤那么多人,一定要给新闻媒体一个交代,给警局上峰一个交代!

 

  就在石志坚食着烟,慢慢思索的时候,聚了老长的烟灰突然抖落!

 

  与此同时,一个鬼厉般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石志坚!你在边度?我来找你了!”

 

  那是靓仔坤的声音!

 

  瞬间,原本热热闹闹的餐饮大厅鸦雀无声!

 

  之前和睦的氛围直接被这一嗓子打破!

 

  “边个在哪里鬼叫?!”陈辉敏和大傻赶忙守护在石志坚身边。

 

  “哈哈!那人就是我咯!联英社,靓仔坤!”

 

  说话间,就见靓仔坤倒提着一把带血武士刀,从大厅外面脚步蹒跚地走了进来!

 

  刺啦啦!

 

  声音刺耳!

 

  大厅地上是大理石地面,长长的武士刀拖在地上,刀尖与大理石摩擦发出一串火花!

 

  此刻的靓仔坤犹如从地狱钻出来的恶鬼,面容狰狞,一脸恶笑!

 

  他一步步朝石志坚走去!嘴里喊道:“石志坚,你在边度?我要找你收账!”

 

  陈辉敏和大傻紧张起来。

 

  就连大声雄和胡须勇也从作为上站起来,随时准备出手!

 

  颜雄见到此幕,心中竟然泛起一股莫名兴奋,“有好戏看了!”

 

  马骝王,袁陀陀和驼背华三人也被靓仔坤这一幕惊呆,暗赞是个血性汉子!

 

  刀仔豪等联英社众人则一脸的尴尬和无奈。不知搞如何是好!

 

  和合图众人静默不动,不知道都在想着什么。

 

  面对这种场景,石志坚弹弹夹着的香烟,慢吞吞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香烟灭掉在烟缸内,又整理了一下西装,这才望向拖刀而来的靓仔坤,语气平淡:“我在这里!”

 

  ……

 

  “这靓仔坤来这里做乜?”

 

  “能做乜?当然是报仇咯!”

 

  “听说石志坚把他师傅鬼脚潘关了起来!”

 

  “是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靓仔坤好忠义的!当然要为师傅报仇咯!”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此时靓仔坤早已拖着长刀走到了石志坚面前。

 

  “靓仔坤,你要干什么?”陈辉敏和大傻站出来挡在石志坚前面。

 

  颜雄也从座位上站起,右手摸住枪托,他决不允许靓仔坤破坏自己投资卡拉OK的好事儿!

 

  大声雄和胡须勇等人也从周边围拢过来,把靓仔坤团团围住!

 

  “怎么,石志坚,你怕了吗?做了那么多亏心事,是不是害怕了?”靓仔坤停住脚步,望着被众人护着的石志坚,发出一阵狞笑。

 

  石志坚挥挥手,意思让众人闪到一边。

 

  “石先生,这----”陈辉敏刚要开口,石志坚盯他一眼,陈辉敏只好乖乖把嘴闭上,退到一边。

 

  大傻忠心耿耿,也怕石志坚出事儿,不过他见陈辉敏都退下了,自己也就老老实实闪开。

 

  石志坚直接面对提刀而来的靓仔坤!

 

  靓仔坤猛地一抬手!

 

  拖在地上的长刀直指石志坚胸膛!

 

  “石志坚,你当真不怕死?”靓仔坤怒吼。

 

  石志坚望着锋利的长刀,面不改色,甚至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问靓仔坤:“我为乜要怕?!”

 

  靓仔坤冷笑一下,拿眼扫视四周道:“假仁假义!还在这里请人食鲍鱼!我请你食刀咯!”

 

  石志坚笑了,“你怎知我假仁假义?”

 

  “难道不是?”靓仔坤讥笑,“你欺骗我们联英社,把我们当枪使!使完之后就丢掉!这还不够虚伪?”

 

  “还有,你让我帮你做事,最后却算计我,要不是我恩师鬼脚潘出手,我们这些人现在还待在牢房里!这就是你所谓的仁义?!骗鬼吧!”

 

  靓仔坤越说越怒,挥刀就想要斩向石志坚。

 

  石志坚却道:“在你斩我之前,我有句话想要问你,何为忠义?”

 

  靓仔坤本不想再和石志坚磨嘴皮子,他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忠义?就是对大佬忠心,对兄弟讲义气!”

 

  “错!”石志坚一句话否决,“忠义不是这样讲的!”

 

  石志坚死死盯着靓仔坤,不但不惧反倒气势如虹!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才叫忠义!”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才叫忠义!”

 

  “国破山河在,男儿当自强!这才叫忠义!”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才叫忠义!”

 

  “怎么,我讲这么多大道理你听不懂?那我就讲一些简单的!”石志坚越说越激动。

 

  “你们联英社在陀地做些什么?敲诈勒索,索要保护费!你们抢占码头又要做什么?欺压码头工人,克扣他们佣金!你们这些叫作忠义吗?错!叫伤天害理!”

 

  “你知不知之前为乜那些码头工人要罢工?真是谢永华那帮煽动的吗?错!是因为他们薪水实在太低,低得快要活不下去!”

 

  “他们薪水为什么会那么低,知道吗?就因为有你们这帮人存在!”石志坚姿态不屑地指了指靓仔坤,还有周围其他帮派的人!

 

  “为了给你们这些帮派社团交足保护费,九龙仓公司不得不把一大部分钱克扣下来,交给你们!所以只能给那些工人发最少的钱!”

 

  石志坚语气变得愤怒,周围那些人被他指责的脸皮发烫,连灵魂都受到震颤!这些,他们从未想过!

 

  石志坚继续:“你们要搵食!你们要活命!那么他们呢?身为蝼蚁,他们连抗争的权力都没有!他们要是稍有反抗,就会被你们这些恶人,被你们这些帮派份子镇压!现在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到底够忠,还是够义?!”

 

  面对石志坚一连串质问,靓仔坤哑口无言,直接说不出话来!

 

  石志坚讲的那些大道理他不懂,但那些小道理他却是清楚的!

 

  因为他就是靠敲诈勒索生活!

 

  “现在,我让你们让出码头,加盟神话有错吗?让你们堂堂正正做人,正大光明做事,有错吗?”石志坚怒斥靓仔坤,“你要杀我,可以!等我把事情做完!九龙仓码头只是第一步,以后我要让全香港的码头都没有社团,没有帮派!只有我们神话保安公司!你们想要继续欺压那些工人,那些良民,那么你们看不起的蝼蚁,问过我石志坚先!”

 

  石志坚的这声怒吼---

 

  震耳发聩!

 

  使得周围一片死寂!

 

本文标签: 回娘家让爹玩个够

上一篇: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学生老师办公室肉车

下一篇:高质量的车文:将军与公主各种做高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