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女儿就是给父亲享受的)全目录阅读

2021-12-21 15:52: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钟念担心的跟着说道:“染染,你现在都六个月了,婚礼那天会不会太辛苦?”   “哪有这么娇弱?”江染染先是拍了拍钟念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随后继续说道,&ld

  钟念担心的跟着说道:“染染,你现在都六个月了,婚礼那天会不会太辛苦?”

 

  “哪有这么娇弱?”江染染先是拍了拍钟念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随后继续说道,“我有个邻居,她也是六个月左右的时候办的婚礼,没事儿,不怎么累。其实对我来说什么时候办婚礼都无所谓啦,毕竟上次在厦门,我已经有一个终身难忘的婚礼啦,这一次,也是为了圆长辈的心愿。”

 

  其实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这样,办婚礼大多是考虑到长辈要热闹要面子的心理。

 

  顿了顿,她又挑眉对着陆轻澜说:“澜澜你知道么?我提前这么早办婚礼还是因为你公公?”

 

  “我公公?”陆轻澜更加好奇了,怎么又和叶老爷子扯上关系了?

 

  江染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公公和你公公从认识开始到现在,这么多年两人就跟孩子是的什么都要比来比去,我公公一听说叶老爷子给你们定下了婚期,急的不得了,说是顾家不仅要比你们叶家先生下小宝宝,婚礼也要比你们先。这不,挑了好几个日子,但除了这月末的,其他的都要等到明年,他又不想和叶老爷子同一天。”

 

  “原来是这样。”陆轻澜听罢,和钟念对视了一眼,皆无奈的笑了起来,这倒的确是顾老爷子的性子。

 

  江染染跟着笑:“请帖呢这两天就会送到你们手上,我就等着收你们的大红包啦。”

 

  陆轻澜伸手轻点她的额头:“必须给你一个大红包呀!那伴娘伴郎选好了么?”

 

  “伴娘当然是念念啦,一早都跟她说好了!”江染染得意一笑,挽住钟念的手臂顺势又靠在了她的肩膀上,“不过伴郎嘛,是顾凌修那边的人,应该不是苏远,念念,你不会介意吧?”

 

  “说什么呢?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钟念瞥开了眼,似乎在说气话,“如果伴郎真是苏远,那我才要介意呢!”

 

  一看她娇羞又带着赌气的样子,陆轻澜忍不住笑了起来:“吵架啦?”

 

  “什么吵架?”钟念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僵硬的转了话题,“不说他了,菜上来了,吃饭吃饭!”

 

  “行吧!”江染染眼珠一转,故意说道,“我听顾凌修说伴郎是他一高中同学,可帅了,人又好,很适合你哦,念念,到时好好把握!”

 

  她只是开玩笑,没想到钟念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闻言,陆轻澜和江染染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

 

  这两人不会真吵架了吧?

 

  陆轻澜微微摇头,表示不清楚,晚上回去好好问问。

 

  一顿饭,三人说说笑笑吃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又去商场逛了逛,到了傍晚才各自回家。

 

  晚上,陆轻澜跟叶庭深说了江染染结婚的事儿,叶庭深说今天顾凌修也通知他了,两人说起两家老爷子的性子,都无奈的笑了起来。

 

  “轻澜……”叶庭深搂着她叫道。

 

  陆轻澜抬头:“恩?怎么了?”

 

  叶庭深凑过去在她耳边落下几枚炙热的吻后深情说道:“一个月后,我们也要办婚礼了。”

 

 文学

  “都办过一次啦。”陆轻澜翻身,细长的手指戳戳他的胸膛,“不过,我还是很期待,你呢?”

 

  “我也很期待。”额头抵着额头,叶庭深低声说道,“我的轻澜在那一天会是最漂亮的新娘。”

 

  “每个女人在做新娘的那一天都是最漂亮的。”尽管这么说,但听到被这么夸,她心里还是跟吃了蜜似的甜,“好啦,快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谁曾想,叶庭深委屈的说了句:“老婆,我睡不着。”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不是。”他摇头。

 

  陆轻澜急了:“那到底是怎么了?”

 

  “老婆在怀里,只能抱着,所以睡不着。”叶庭深说的一本正经,可偏偏话语里暗藏的暧昧却迅速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陆轻澜瞬间红了脸,不好意思的准备翻个身。

 

  谁料——

 

  “老婆,别动了……”他的声音低沉黯哑,像是极力在隐忍什么,再加上黑暗的光线,一下子就把暧昧的因子推到了至高点,就连空气里都是……

 

  陆轻澜再也不敢动,僵着身体,甚至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起来,深怕一个不小心把这个男的火挑了起来。

 

  许久,她小脸涨着通红,声音细小到几乎听不见:“过了月底应该就可以了,你再忍一忍?”

 

  “恩。”黑暗中,叶庭深的嘴角上扬,笑意不断溢出,但他没有让怀中的小女人看到,而是拍了拍她的后背,“睡吧。”

 

  “好。”

 

  日子过的极快,一转眼就到了八天假期的最后一天。

 

  陆轻澜很早就跟苏卿还有林成打了电话,说了自己考虑的结果,虽然觉得有些可惜还有小小失望,但两人还是很理解她,充分尊重她的决定。

 

  也就是这一天,陆轻澜知道了另外一个消息,蓝天和师小蕊并没有答应正式留在世界时尚周刊,而是选择了先前说好的进修三个月,据说他们也有自己的规划,周刊也表示充分理解。

 

  日子一天天过,就在江染染婚礼前两天的早上,一通电话漫游电话吵醒了陆轻澜。

 

  自从怀孕后,她有些微的起床气,最讨厌在自己在睡觉的时候被吵醒,撅着小嘴儿嘟囔了下,她不想接,于是推了推身旁的男人:“庭深,帮我接电话。”

 

  叶庭深无奈捏捏她的鼻子,拿过手机,看到显示是法国的号码,还以为是她当时的同事:“你好,找陆轻澜么?”

 

  “……”对方没有说话。

 

  叶庭深狐疑看了一眼,又说:“喂,你好?”

 

  终于,那头有了响动,却也是满满的疑惑和质问:“你是谁?怎么会接小澜澜的电话?”

 

  一口不算流利的中文,听的叶庭深微微蹙起了眉。他很快想起秦新跟自己说过,周刊有个外国小伙当众说要追求轻澜的事儿,就是这个人?

 

  想到这,叶庭深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慵懒又绝对令人生畏的声音响起,宣布着主权:“我是她丈夫,她还在睡觉,请问有什么事么?”

 

  似乎是被他的声音和身份惊到,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动静,除了因为惊讶而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叶庭深也不催他,也不挂电话,耐心的等着。

 

  最后,那人沉不住气了,气呼呼的扔下一句:“麻烦你转告小澜澜,我是莱斯利,我在机场,想要见她,等下我会发见面的地址给她!”

 

  伴随话音落下的,还有急促的嘟嘟声。

 

  真是个急躁的家伙。

 

  叶庭深挑了挑眉,压根就不把莱斯利放心上,看到他短信传来后,随便瞧了一眼就把手机扔回了原来的地方,然后躺下继续抱着老婆睡觉了。

 

  直到快中午的时候,陆轻澜才悠悠转醒。

 

  而可怜的莱斯利,彼时已可怜兮兮的等了她好几个小时!

 

  穿衣服的时候,陆轻澜才想起早上的电话,便问:“老公,早上是谁打电话来的?”

 

  叶庭深故意臭着张脸,没有说话。

 

  陆轻澜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他的回答,不禁疑惑转身,这才发现他的脸色不对:“怎么啦,老公?”

 

  叶庭深决心逗逗她,忍着笑没有说话,而是用手指了指手指,示意她自己看。

 

  “谁的电话啊?”陆轻澜一边小声嘀咕一边翻手机。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莱斯利不着调的短信:嗨!亲爱的小澜澜,我在蕊拉大厦旁的一家咖啡厅等你哦!一定要来哦!我想你!

 

  最后,甚至还附上了一颗爱心。

 

  时间显示是早上七点不到。

 

  陆轻澜额头上当即冒了三条黑线,心里忍不住哀叹:莱斯利想干什么?不是说清楚了么?怎么还追到A市来了?

 

  不过,她知道此时首先要解决的不是莱斯利,而是身旁某个貌似生气的男人。

 

  “老公?”丢了手机,陆轻澜谄媚着笑走到他身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又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吻了吻,然后才试探的问道,“吃醋了?”

 

  叶庭深不答反问,任由她在自己身上不安分的动来动去:“你觉得呢?”

 

  陆轻澜一瞥头,孩子气十足,讨好的说道:“要我说啊,我老公当然不会吃这种无聊的醋,对不对?关于莱斯利的事儿我们不是说过了么?你会把所谓的情敌放眼里?”

 

  “你倒是了解我。”叶庭深挑眉,一副对她的答案很不满意的样子。

 

  陆轻澜忍不住了,戳戳他的脸蛋,差点笑的不能自持:“小叔叔你够了啊,还装?你装的一点都不像难道你不知道?好啦,不许拉着脸了,会吓着宝宝的。”

 

本文标签:女儿就是给父亲享受的

上一篇:2021最好看(男生说你是不是欠日了)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嫩 粗大 哭 紧窄(睡过最小的女孩子感觉是什么)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