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您的好长呀*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2021-12-21 16:42: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一行人在门前下车,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都没想到他们今天会来,都是喜出望外。前院的刘三娘听到消息,也带着囡囡一起迎了出来。   往院子里走的时候,淑媛就朝西边看了一眼。

  一行人在门前下车,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都没想到他们今天会来,都是喜出望外。前院的刘三娘听到消息,也带着囡囡一起迎了出来。

 

  往院子里走的时候,淑媛就朝西边看了一眼。

 

  老栾家大门紧闭,门前的积雪还没有清扫,却有人踩出一条小道来。

 

  宋家的院子里打扫的更是干净。

 

  众人一起到上房东屋坐了。一进屋,淑媛就被让到炕上,宋老太太依旧拿出小褥子给她铺了。

 

  “炕热不热,不热我再烧一点去。”宋老太太还关切地问。

 

  一年年的上了年岁,宋老太太待她是越来越平和、慈祥了。

 

  “挺热的,不用再烧了。”淑媛就忙说。

 

  宋家有柴禾,还有许多的煤,除了早晚烧炕之外,还有一日三餐,那烧煤的炉子也是一天都不熄火,屋子暖和,炕上更热乎。

 

  淑媛就挺满意的。

 

  “往后就照这样烧,可别省那柴禾和煤。”淑媛就对宋老太太说,“你和我爷上岁数了,可不能冻着。”

 

  因为淑娴端了瓜子过来,淑媛就嘱咐了她一句:“以后要是咱奶和我三娘舍不得烧,你就自己烧,别让大家伙冻着。缺啥就让人给我捎个信儿。”

 

  淑娴低低的声音答应了。

 

  淑媛之所以不把这话嘱咐给吴氏,是因为知道吴氏一点家都当不起来。而且,跟吴氏说这些话,在宋老太太看来,就是抬举了吴氏。宋老太太会不高兴,等大家伙走了,她就会找吴氏的茬儿。

 

  淑媛在炕上,淑云在地下,就将带来的东西一一跟宋老太太盘点清楚了。他们每次带来的,吃穿用度什么都有,也就不用一一细说了。

 

  宋老太太就还是那一句,让他们下次不用买这么多东西来。

 

  “家里啥也不缺。你们上次给买来的东西,到现在还有呢。”

 

  “用不了就放着,要不然就送人。”淑媛笑着说,一面喝了吴氏端过来的热茶。其实也不是茶,而是一碗用红糖水冲的鸡蛋。

 

  冬天,在庄户人家,这是待客的最高规格。

 

  宋老太太一边收拾东西,还一边问宋德山:“你媳妇咋样了?”

 

 文学

  “还行。”宋德山就说陈家老娘一直照看着陈倩倩。“今天还想一块来看看你们二老,我说啥都没让她来。”

 

  宋老太太就说没来的对:“我们也不缺她看。老实在家里待着,谁知道啥时候就临盆了。”

 

  因为怕宋老太太嫌弃陈倩倩娇气,他们之前将陈倩倩的情况说的还挺严重。

 

  宋老爷子在炕头,拉着小存孝在自己身边坐着。寒暄了这么一会,就发现没看到夏氏。

 

  “你娘咋没来?”宋老爷子就问。

 

  “我娘在家,有事。”小存孝就说,一面看淑媛和宋逸山。

 

  淑慧的事情,还真是有点难以对宋老爷子和宋老太太开口。

 

  “在家看着淑慧。”宋逸山闷声说。

 

  原本宋老太太是有些多心的,但是听宋逸山这么说,顿时就释然了。“淑慧是有啥不舒坦了?”

 

  “爷,奶,这件事瞒不了你们。我就说了,你们二老别着急,也别上火。”淑媛干脆就开口道。

 

  “出啥事了?”宋老爷子赶紧问。

 

  “是你小慧姐出啥事儿了?”宋老太太也跟着问。

 

  夏氏能出什么事呢!即便是出了事,那也应该不要紧。这肯定是淑慧出事了呀。

 

  宋老太太就显出紧张来。

 

  刘三娘也关切地追问:“是怎么了?”

 

  “小慧姐没摊着好男人。”淑媛就说。

 

  然后,她就将大体的情况说了。

 

  “……也没给我们信儿,早上过去给送饭,人家前后门都锁了,就猜是回柳树坎儿了。 啥时候回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也没给我们信儿。肯定天都黑了。后半夜,那个李大郎才来给我们信儿。要是再晚点儿, 我小慧姐恐怕连命都没了。”

 

  “孩子,就这么没了?”宋老太太的声音有些抖。

 

  淑媛没说话。

 

  宋逸山低头:“嗯。”

 

  “我们到的时候,就没了。”淑媛又告诉宋老太太,“多亏请郎中请的快,家里还正好有老山参,不然的话,我小慧姐也没了。”

 

  “哎呦……”宋老太太叫了一声。

 

  “现在我小慧姐在我们那儿, 我娘和我五婶照看着。爷、奶,你们放心,不管花多少银子,我们也得把我小慧姐给将养好了。”

 

  “这是遭了啥孽了。”宋老太太缓过来一点,毕竟知道淑慧性命无碍。“咋就小产了?”

 

  淑媛就将夏氏发现淑慧的手脚都冻坏了的事说了。

 

  “之前没有,应该是去柳树坎儿给冻的。我们问李大郎,李大郎啥也不说。”

 

  宋老太太就认定,淑慧是在柳树坎儿受了什么难了。她虽然不待见夏氏,但却相信,这些日子,淑慧在庆丰,是被快雪堂抚养的很好的。

 

  “我就说,那一家子没有一个好东西。”宋老太太就骂了起来,“就淑慧那病秧子短命鬼的婆婆,我一看就知道不好斗。她一点都看不上淑慧。还有她那个小姑子,柔奸心,也看不上淑慧。”

 

  然后,又说李大郎和李二郎不好,就是李家老爹,那也不是个东西。

 

  “李大郎呢?”宋老爷子就问。

 

  “我小慧姐在我们那儿,他一个人,也没人伺候他。就先让他回柳树坎儿了。”淑媛就说。

 

  宋德山见听她这样说,就飞快地看了她一眼。

 

  宋老爷子琢磨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但是淑媛毕竟没说啥,他有些话,就也不好说出口。

 

  宋老太太却是知道淑媛之前的打算的,如今正好心痛,还在气头上,就立刻说了:“让他回去挺好。不是就跟他爹亲吗,这大雪泡天的,还非得带媳妇回去。别说在他家啥样,就是来回,也得冻个好歹的。 淑慧不跟他过了。跟个啥人,都比跟着他强。”

 

  宋老爷子微微皱眉,正要说宋老太太,就见门帘挑起,老栾穿着一套埋汰的看不出本色的棉袄棉裤,笑嘻嘻地进来了。

 

  “哎呀,都回来啦。这是有啥大喜的事情了!”

 

  众人立刻都住了嘴。

本文标签: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上一篇:一篇关于2022早安的正能量句子分享*霸气超拽女人经典语录

下一篇:醉花阴PO1V2阅读:和老师在办公室bd肉动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