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尼姑庵的男保安* 右手游走到胸前

2021-12-21 17:26: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如果是致病快的细菌呢,比如象海洋创伤弧菌那种的。”

矮医生的嗤笑一滞。

海洋创伤弧菌致病很快,而且稍有拖延,轻则截肢,重则无治身死。

如果真

   “如果是致病快的细菌呢,比如象海洋创伤弧菌那种的。”

    矮医生的嗤笑一滞。

    海洋创伤弧菌致病很快,而且稍有拖延,轻则截肢,重则无治身死。

    如果真是这一类的细菌,很快发生感染性休克并不奇怪。

    但这种细菌致病比较少见,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医生会往这上面想。

    “你怎么知道是海洋创伤弧菌?”

    “打个比方而已。但从临床表现看,确实更象感染性休克,腹部体征也象大肠破裂。”

    理论上来说,水平高的医生能光凭手跟眼睛鉴别出不同休克,也能查出肠破裂。

    但实际上难度很大,极易误诊。

    听他这么说,二院众人都露出不信的神色。

    他们实在是没办法信。

    第一,王磊刚才在血管吻合术上的装杯太可笑,让他们无法相信。

    第二,在这种问题上,哪怕是一等一的专家,也不敢象王磊这么自信。

    矮医生是这个伤员的主刀,不耐烦地说道:“让开。”

    谁知几米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等一下,我觉得要重视王磊的话。”

    大伙转头看去,赫然是本院血管外科的方主任。

    “老方,你想说什么?”

    司马主任诧异地看向方主任。

    老方虽然说在血管外科上的造诣不错,但现代医学分科太细了,他的专业跟感染性休克、肠破裂脾破裂隔得有点远。

    平时他也一门心思专攻动静脉疾病,从来不跟其他科室瞎掺和。

    怎么今天会跳出来给一院的小年轻站台?

    “休克什么的我不太懂。但我觉得王磊水平很高,他既然郑重提醒,我们要重视。”

    “我不懂”这种话,100个医生99.9个不肯说。

    但方主任就这么说了,理直气壮,同时力挺王磊这小年轻。

    血管外科是一个新生的学科,全国玩这个的都不多。

    江南省内,寥寥几个玩血管的全是后辈,水平差得远。

    平时方主任想找个同行交流切磋都不容易,憋得难受了,要么去魔都,要么只得捏起鼻子,跟二院显微外科老雷这种混蛋交流。

    老雷是个抢病人出风头阴阳语的大混蛋,但这混蛋有个好处:不撒谎。

    所以刚才老雷说王磊创造了新术式,效果还非常好,方主任嘴上骂人,心中立刻就信了。

    既然王磊在血管上的造诣这么高,那就是妥妥的自家人。

    在方主任心里,老雷的主业是显微,不是血管。

    他那水平,最多算“假冒伪劣血管专家”。

    王磊这种令他都看不透想不明白的,才是真专家,真自己人。

    听到方主任的话,大伙都有点无语。

    不过王磊可以随便嘲讽,可以不理睬,方主任却是自己人,在血管外科上还是省内数一数二权威,不能随便踩。

    最主要的,方主任他平时装得文质彬彬,但若谁惹了他,这厮马上一跳八丈高,化身混混+泼妇。

    基本上,除了院长,没人敢惹他。

    司马主任正要想办法搞定老方,一个年轻医生急匆匆地跑过来。

    “司马老师,CT室那边出报告了,胸颅联合伤——硬膜外血肿合并多发性肋骨骨折、气胸——跟王医生说的一模一样。”

    众皆愕然,随即无语。

    硬膜外血肿跟休克的鉴别一样,理论上是可以仅凭经验诊断的。

    比如特征性的中间清醒期,比如帽状筋膜下血肿等。

    但同样的道理,那仅仅是理论,实际上很难很难。

    所以王磊能准确诊断硬膜外血肿,这眼力、这水平,绝对很高。

    但他们又本能地不愿意相信。

    要是我们家孩子看出来的,信就信了,但王磊是别人家的孩子。

    这小家伙处处跟我们唱反调,脸又这么年轻稚嫩,谁愿意信他呢。

    再说也才一个诊断正确,说不定是蒙对了。

    “老师,B超报告出来了,腹腔积液,高度怀疑肾实质破裂。”
 

 文学

    又一个年轻医生急匆匆地跑来,老远就高声汇报。

    这是王磊诊断的第五个伤员,由于适合B超检查,所以第一个被送去B超室。

    王磊做血管吻合太快,以致于B超结果比他手术还慢。

    听到又一个准确诊断,众人再也绷不住了。

    司马主任沉吟道:“硬膜外血肿、肾实质破裂,这都是很难诊断的病。”

    “是啊,”方主任得意地一扬脑袋,那架势,仿佛是他自己诊断出来的一样:“那两个都对了,这个怎么会错?”

    众人再次无语。

    您这逻辑水平,跟您的脾气一样,真是一言难尽。

    不过道理还是有的,连对两次,至少蒙的可能性很低了。

    如果不是靠蒙的话,那王磊的诊断水平是真高。

    矮医生纠结道:“那这个伤员怎么办,先去做检查确诊?”

    “老师,CT排着长队。”

    “B超也是。”

    司马主任艰难道:“检查是不可能了,还是直接上手术台,先做下腹……”

    “第二个CT出来了,多根多处肋骨骨折,创伤性血胸,跟王磊诊断一样。”

    不远处,一个一院的年轻医生快步跑来,向所有人宣告结果。

    司马主任语气陡然变得沉稳而肯定:“先作下腹切口,按大肠破裂准备。”

    “好。”

    “对了,万一真是海洋弧菌……让手术室多准备温盐水,大量冲洗;预先做好皮试,腹腔内置入抗生素;做组织坏死准备。”

    “主任,海洋弧菌很少见,王磊他就是个比方。”

    “我知道,医疗原则,宁可有备无患,不可有患无备。”

    “好。”

    意见统一,矮医生对配给自己的助手挥挥手,几个人推起金属推车,在县医院护士的带领下,轰隆隆地直奔手术室。

    “铛!”

    “王磊成功挽救一位必死伤员,减少2.5%死亡率。”

    “再挽救两位必死伤员,即可获得一次神级手术固化机会。”

    王磊立刻明白过来,虽然自己没动手,但给出了正确诊断,避免了错误的抢救方式。

    如果没有自己的参与,那矮医生必然会先切开左上腹,准备做脾破裂手术。

    进腹后发现不是脾破裂,立刻就会陷入窘境。

    他完全不知道根源在下腹部的大肠,只能从左上腹切口入手,慢慢探查。

    海洋创伤弧菌繁殖快、毒力强,就算最终那矮医生能找到根本问题,腹腔脏器也早已大片坏死,失去抢救机会。

    所以说,我的诊断至关重要!

    那还等什么?

    王磊斗志满满地走向下一位伤员。

    身后忽然传来司马主任的叫声:“王磊,等一下。

本文标签: 右手游走到胸前

上一篇:色少妇基地AV:早就想在公司里跟你做一次

下一篇:在办公室挺进市长美妇雪臀:贵妇耸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