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公司里跟你做一次*公交车内被强高H

2021-12-22 08:10: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光是吻合口塑形用的直剪,就必须是特殊材料特殊工艺制成,锋利异常,远非普通剪刀能比。

而且每台手术只用几次,仅用于吻合口修剪,绝对不用于别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宝贝?

 光是吻合口塑形用的直剪,就必须是特殊材料特殊工艺制成,锋利异常,远非普通剪刀能比。

    而且每台手术只用几次,仅用于吻合口修剪,绝对不用于别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宝贝?

    为了保持锋利度。

    只有足够锋利,才能把吻合口修得光滑平整,这是手术成功的保证。

    普通剪刀,表面看来同样锋利,实际上一刀下去,血管口就成了锯齿状。

    肉眼看不出来,显微镜下清清楚楚。

    他在摇头的时候,护士已经拖了吸引器过来,用无菌吸引头吸掉了腹腔积血,术野变得越发清晰。

    刚刚吸好,随车医生跑了回来,呈上一柄无菌手术刀,还有一片未开封的无菌刀片。

    王磊将崭新刀片安装在手术刀刀柄上,让助手拉开两侧腹壁,自己用无齿镊夹住肝左动脉断端,右手的手术刀伸了下去。

    他是想用手术刀代替剪刀!

    电光石火间,雷主任和方主任同时明白过来。

    这法子看起来很不错。

    使用多次的剪刀,和崭新的手术刀刀片,锋利度天壤之别。

    但两人同时微微摇头。

    手术刀片又锋利又便宜,为什么我们都不用它做吻合口修剪?

    太难了!

    修剪血管不是屠夫剁肉,不能把血管按在某个硬物上面硬切,只能无依托修剪。

    剪刀在无依托的血管吻合口剪一圈,就像在凌空的吸管上剪一圈一样,很容易就剪得整整齐齐。

    但是你用刀子去给凌空的吸管切一圈试试?

    ……不对。

    王磊又不是傻子,他为什么敢这么做?

    难道,他有把握做到?

    不可能!

    我倒要看看,他拿着手术刀究竟想干什么。

    为了减少感染的几率,所有围观者都离着一定距离。但两人想到这点后,都忍不住朝前挤了挤,脖子伸得老长,想要看清楚王磊的操作。

    刚刚伸长脖子,就看到王磊刀尖一挑,往一边的空托盘内轻轻一点,象是将什么东西从腹腔内带出,又放到了托盘内一样。

    那东西很是微小,能从动作上猜测,却看不清。

    其他人完全不解其意,两位专业玩血管的主任却猜到了。

    这应该是完成了一侧断端的修剪,将修下来的血管放到了托盘内。

    不过,这么快的速度,这可能吗?

    吻合口修剪可不是咔嚓一刀那么简单,我们做的时候,从准备到下手再到收尾,每一侧都至少要花分把钟的。

    而且切下的血管还要用刀尖挑出,这要什么样的手法才能做到?

    王磊手上丝毫不停,刀尖从托盘上一掠而过,下一秒,又回到了腹腔内。

    这次两位主任将眼睛瞪得溜圆,一眨不眨地盯着腹腔。

    然而眼前一花,随即刀尖一挑,手术刀再次离开腹腔,往一边的托盘内轻轻一点。

    这么快!

    他究竟做了啥?

    不会是啥也没做吧?

    但是王磊已经抓起持针器,快速而稳健地探入腹腔。

    雷主任一动不动,眼睛瞪得越发滚圆,死死盯着那根针。

    方主任则跑到托盘边,低下头仔细寻找。

    找到了,真是两粒极小的环状物,看起来很像血管。

    所以说,就这几秒钟时间,他真的把吻合口给修好了?

    方主任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死死盯着王磊。

    那副模样,就像是十六岁时看到了初恋女神。

    其他人只是惊讶于王磊的快,方主任是专业玩血管的,深知这里面的难。

    “准备解除肝蒂捆扎,无齿镊准备。”

    导尿管捆扎肝蒂止血效果虽然好,却不能使用太长时间,血管修复后必须第一时间解绑。

    用任何其他方法也一样,因为肝脏血供是不能长时间阻断的,否则会导致肝坏死。

    所以王磊才要在第一时间完成血管修补吻合,甚至不惜冒着巨大风险就地吻合。

    为的就是从根本上解决出血问题,为后续手术争取足够的准备时间。

    否则的话,这么多重伤员需要紧急手术,弄不好还没轮到这位消防员,肝脏就坏死了。

    听到王磊的声音,还在深情凝望的方主任一个激灵。

    解除肝蒂捆扎?

    这就缝好了?

    不可能!

    他赶紧挤回最佳角度,探头往腹腔看去。

    然而看了个寂寞。

    王磊说话是提醒助手准备无齿镊,万一撤掉导尿管后又出血,就需要助手夹闭血管。

    但这只是习惯性的常规提醒——

    对于其他医生来说,这是必须做的补救准备。
 

 文学

    对于拥有神级水平的王磊来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手术的效果,确定不会出血。

    所以说第一个字的时候,王磊已经一刀剪断导尿管。

    霎时间,所有目光紧盯着肝蒂和整个术野。

    一秒。

    两秒。

    三秒。

    除了腹壁切口的些微渗血外,腹腔内部一切如常,没有冒出活动出血点。

    如果血管依旧破裂,出血速度是很快的,根本不需要三秒钟。

    三秒钟不出血,不等于绝对没问题,但至少能肯定没有大问题,足以支撑到后续手术开始。

    此刻,王磊的心思已经转到了其他39位必死伤员身上,三秒一到,直接就把打开的腹腔一合,无菌纱布一盖。

    助手默契地粘上无菌胶布。

    刚刚转回来的方主任连切口都没看见。

    下一秒,王磊拎起弹力绷带,围观的医生们顿时明白,立刻上来两个,将伤员背部抬起。

    弹力绷带从背下穿过,将腹壁切口扎紧。

    这是战时急救止血的常用方法,腹壁血管受到压迫后闭合,渗血戛然而止。

    “送手术室、输血、即刻手术。”

    这次再没有人质疑,护士赶紧去拿担架。

    李一山兴奋地说道:“漂亮!王磊,让他们做术前准备,你继续去诊断其他病人。”

    “你诊断的第一个病人已经做过CT了,确实是胸颅联合伤——硬膜外血肿合并多发性肋骨骨折、气胸——你的诊断水平当真了得!”

    他欣赏地拍拍王磊肩膀,摩拳擦掌道:“好好干!我要让司马那帮人知道,我李一山慧眼识人,咱一院才是江南市老大。”

本文标签: 早就想在公司里跟你做一次

上一篇:在办公室挺进市长美妇雪臀:贵妇耸动

下一篇:儿子提出那方面要求怎么办:纯肉浪受高H室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