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刺激的多人运动短文: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2021-12-22 08:38: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吧。鬼医门的名声在江湖上可不太好,我不想给村子带来麻烦。”

“的确如陆纯所说,需要整日拿活人来做实验的鬼医门,无论在古医领域还是在玄学领域都不太招人待见

吧。鬼医门的名声在江湖上可不太好,我不想给村子带来麻烦。”

    “的确如陆纯所说,需要整日拿活人来做实验的鬼医门,无论在古医领域还是在玄学领域都不太招人待见。”

    “毕竟人多多少少都有点良知。”

    “陆纯应该也是害怕老翁这样会给村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且不提江湖上其他的古医门派,就算是因为失踪人口或由于鬼医门人需要拿活人来做实验,因为这两件事来抓鬼医门人的警察找上门,也会让陆纯头疼死的。”

    “老翁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对陆纯说道:陆村长稍安勿躁,死人是会保守秘密的,所以我的身份,不会泄露出去。”

    “我心头一惊!怎的,这死老头子这意思,是打算杀我灭口?”

    “只见这鬼医门老翁从怀中摸出一把笛子,当着我的面开始吹笛。”

    “笛声诡异非常!当那笛声响起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感觉旋律有点让人头昏脑涨,四肢无力,走不动路。”

    “看陆纯村长的样子,也是极其难受的,不过他反应比我更快,在鬼医门老翁摸出笛子的一瞬间,立刻就用双手堵住了耳朵。”

    “我原以为,这个笛声就是能取我性命的关键武器,却不曾想,鬼医门老头真正厉害的地方,根本就不在这笛声声上。”

    “四面八方的泥土里,有东西一起破壳而出。”

    “只见无数尸体从泥土里爬起来,而这些尸体,有的已经被剥尸人剥去了血肉,只剩下骨头,像是我师父家那具变成了白骨精的尸体似的。”

    “这一刻,所有记忆涌上心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我那晚剥尸的时候,那具尸体也是莫名其妙变成了白骨精!”

    “想来,当时村子里,是否也有鬼医门人,或者说,这个鬼医门的老翁,当时就在我们的村子里,那具尸体就是受到了他的影响才变成了白骨精。”

    “如此一来,就连师父也很有可能是这个鬼医门老翁害死的……”

    “我一咬牙,虽然眼前艰险,此行却是不虚,至少让我距离真相,更接近了一些。”

    “面对四面八方不断朝我涌来的各种丧尸,我伸手摸出怀中唯一的护身武器,剔骨刀。”

    “我朝那鬼医门老头和陆纯村长摊牌道:陆纯!鬼医老儿!你们两个糟老头子,什么宗家祠堂,这些全是骗人的,是不是?你们让我剥那两具尸体的目的,也是为了能控制白骨对不对?”

    “我当时就知道,一定是这鬼医门老头修炼了什么秘法,可以让他控制被剥去了血肉筋皮的白骨。”

    “鬼医门老翁大喝一声:小子,既然事已至此,老子就让你死个明明白白!”

    “‘不错!正如你所说,那两具尸体,根本就不会被送去宗家祠堂,但是,血肉将会拿去天葬是真的,剩下的白骨,老夫将以鬼医门秘术将其炼制为白骨傀儡,你懂什么?这才能让它们不老不死!为我所用!’”

    “我咬牙问道:半个月前,在北边鹿角村害死我师父的人,是不是也是你?!”

    “鬼医门老翁眯眼问道:你师父是谁?不过,我的确此前曾去过一趟鹿角村,还利用了一个剥尸人,瞧你手里的剔骨刀,有些眼熟,莫不是,你这小娃娃便是那老剥尸人的徒弟?!”

    “此刻我已经大彻大悟,心知此人必然就是毒害我师父的罪魁祸首,而我之所以会背井离乡也全都是因为他。”

    “身边两具白骨傀儡已经冲到我面前,我一咬牙,用剔骨刀削向它们的头骨。”

    “剔骨刀已经卷刃,没有之前锋利,但因为对巧劲的极致把握以及对角度的精准拿捏,我一刀下去还是劈开了一具白骨傀儡的头骨。”

    “第二刀下手的时候,便已经砍断了另一具白骨傀儡的小腿。”

    “双拳始终难敌四手,我冷眼瞪了那鬼医门老翁一眼,转身朝院子外面逃去。”

    “先前的女娃子不见了,身后的一群白骨傀儡却始终在追杀我。”

    “我匆忙逃窜之时,看见山水村村子里的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甚至有的人还站到院子里来冷眼望着我。”

    “陆纯村长追出院子门,朝村民们大声喊道:快抓住他,他知道了我们的秘密,绝不能放走这个家伙!”

    “此言一出,这群跟我素不相识的村民就像是与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发疯一样朝我冲来。”

    “有的村民拿着锄头,有的拿着棍棒、菜刀,活人也好,死人也罢,都开始加入到包围我的大部队中来。”

    “我拼命向前跑着,途中甚至犹豫要躲避一个大汉的扑腾,将随身携带了十年的剔骨刀当做飞刀扔了出去,那一下子应该精准命中了他的小腹,但我没有回头看。”

    “我的余力,不足以支撑我回头,我眼睛一直注视着前方,打算往来时的方向跑,往镇上逃!”

    “不论怎么说,章维小镇,至少还有警局什么的,治安比山里好太多。”

 文学



    “那些村民恶狠狠的眼神, 让我想起了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不难想象,一旦我落入他们的手里,会是怎样一个下场。”

    “多半,我也会变成被老鬼医门老翁吹笛子从泥土里面叫起来的一具白骨傀儡吧。”

    “我一口气跑出去几公里,一路跑跑停停,身后倒是没人追了,都被我甩的远远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天黑了,山里一般都有野兽出没,我甚至没吃东西,还不敢生火,生怕因为火光和烟雾暴露了我的位置。”

    “这时候,我爬到一颗桃树上去,伸手摘了几颗桃子下来吃。”

    “渴是解了,但压根儿不顶饱,而且,其中有两颗桃子好像还没成熟,吃到肚子里,酸了我一嘴。”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陡然从我身后响起:早就告诉了你,让你不要去剥尸,你不听吧?”

    “我转身望去,只见树底下还有另一个小女孩儿,正是我在山水村槐树下见到的那个。”

    “她手里握着铁丝圈,水汪汪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我,可爱极了。”

    “可我脑子里,始终挥之不去,地窖里面从尸体小腹中钻出来的那个女鬼,与眼前的小女孩儿长得也太像了!”

    “我很难将眼前的可爱女孩儿跟那个恐怖女鬼割裂开来。”

    “我问道:你究竟是人是鬼啊,小姑娘,你都快吓坏我了你知道吗,还有,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如果去剥尸就会出事?”

    “也许是我的问题实在太多了,让这个小姑娘不知道如何答起,她歪着脑袋对我说道:这些问题重要吗?对你来说,只要能活下去不就行了,还管那么多干嘛?”

    “我摇头道:不,这些问题对我来说同样重要,我师父是被山水村那个鬼医门老头害死的,我也是被他害的背井离乡,颠沛流离,今天他还想杀我灭口,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

    “小女娃子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咯咯咯笑了几声,又对我数道:你太可爱了,你一个剥尸人, 想跟鬼医门人斗?凭什么?”

    “我沉默了,的确如她所说,虽然我承认自己是有几分使刀子的功夫,可当真跟人拳脚拼打起来,我也就是个菜鸡。况且,我才十六岁,更不是那些成年壮汉的对手,更别提鬼医门老头还能操纵白骨傀儡了!”

    “虽然一具两具白骨傀儡,我能靠剔骨刀搞的定,但几十具上百具白骨傀儡一起围杀我,就是再多给我一双手,我也累死了。”

    “更何况,此时此刻,我的剔骨刀已经不在身上了。”

    “如今的我,的确是走到了穷途末路,还剩下2500块钱,能干嘛呢?”

    “小女娃子见我不说话,问道:喂,闷葫芦,你叫什么名字?”

    “我如实说道:我身边的人都叫我刚子。”

    “小女娃点头道:那好,那从现在起,我也叫你刚子好了。”

    “我问她:那你呢,你叫什么?”

    “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朝我笑道:我叫茉莉。”

    “‘茉莉,真是个好名字啊。’我想了想说道。”

    “我又问她:那,茉莉,咱们现在互相认识了,你总该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人是鬼了吧?”

    “茉莉抓了抓腮帮子,点头道:跟你说,也不是不行,可是,说来可就话长了。”

    “我点头道:没事,那就长话短说。”

    “她翻了个白眼,‘刚子,你真是个闷葫芦啊,我的事我不想说,还是说说你吧。’”

    “我便将自己从小跟着师父当剥尸人,又如何亲眼目睹尸体成精,再到如何逃出来,与陆纯相遇,见到鬼医门老翁等等一系列事情讲给了茉莉听。”

    “她听完后道:诶,那你这跟我也差不多惨了。等等,你说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鹿角村?”

    “我点头道:对啊,北边。”

    “茉莉说道:刚子,咱们有办法报仇了!”

    “我眼睛一亮:什么办法,你快说!”

本文标签: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上一篇: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皇帝夹玉势上朝嗯啊摩擦

下一篇:每月15次2个房东轮流*高楼落地玻璃play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