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 主人用乳夹调教奶头走绳)全目录阅读

2021-12-22 08:57: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自从上次得那个叫郑万程的老乡学长提醒后,墨羽一直记在心里,因此抽空请他和几个比较熟络的老乡们一起吃饭。

席间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大家都非常尽兴,谈到苏钦守一伙欺凌同

 自从上次得那个叫郑万程的老乡学长提醒后,墨羽一直记在心里,因此抽空请他和几个比较熟络的老乡们一起吃饭。

    席间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大家都非常尽兴,谈到苏钦守一伙欺凌同学,也是咬牙切齿,极为愤怒。

    看得出来,个个都是嫉恶如仇,热血有理想的年轻人。

    酒酣耳热之际,在学长的带动和酒精的刺激下,大家互相调笑,诉说着将来的远大抱负:数不完的金钱,泡不尽的妞,喝不完的美酒。

    墨羽心想,多么可爱的一群人,多么接地气又质朴的愿望啊!好男儿必当如此,先赚钱养家,再谈更高尚的理想。

    务实点,不好高骛远,可能会比夸夸其谈更容易接近目标。

    墨羽起身端起酒杯对郑万程说:“学长,谢谢你上次的提醒,以后若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

    说完滋溜一口闷掉杯中酒。

    郑万程也是个爽快的人,照他的原话,齐县出来的就没孬种,千百年来便是如此,祖先们没有软蛋,现在也没有,将来更不会有。

    出门在外不易,互相照拂本就是应当的,老乡们只要团结一致,没有破不了的局、攻不破的垒。

    这是一个说话非常带有感染力的人,看着在座的一张张青春的面孔,他们注视郑万程的目光充满了激动和热血,仿佛眼前的这位学长和老乡可以给自己带来美好的前程。

    墨羽直觉他将来毕业后的发展不会差,这样的人一旦走入社会,要么是实干家,要么是阴谋家。

    郑万程目前利用课余时间在一家建筑公司兼职,负责给项目经理画图纸,帮忙跑跑工地,额外还接点私活赚点外快。

    自从宏仁堂辞职后,拒绝了杜晓晓的邀请,墨羽一直闲着,郑万程便把他介绍给经理,凭借着上世的专业技能和经验,自然很容易博取经理的好感,这个经理不住的感叹赤大出来的学生就是不一样,让出了公司大门老远的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俩人自从合作后,不管谁接的活,大家一起做,利益五五分,这样不仅进度快,效率高,也不耽误学业和休息。

    工程图按平方收费,效果图按张收费,两人玩似的,一月轻轻松松也能赚个几千块炎币。

    生活费和零花钱都有了,墨羽就把心思着重放在药典医术和修炼上。

    杜晓晓送的梳子,抽空也给老爸快递回去了,听老爸说,老妈非常喜欢这份礼物,拿着梳子是看了又看,就像看到大儿子站在她面前一样,热泪止不住的流,抽抽搭搭的。

    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老妈的表现不是应该非常惊喜,然后热烈的拥抱老爸,最后得知价格后再是一通数落吗?

    老爸和老妈就没谈过恋爱,那个年代多数人都是先结婚后恋爱,和现在相反,但是情感似乎显得更加淳朴和珍贵。

    老人们常说那个年代资源匮乏,什么都靠补,袜子、鞋子、裤子、褂子,没有不补的,缝缝补补就是一辈子,包括感情。

    现在生活好了,好像啥都不缺了,坏了就丢掉,最后回头看看,好像发现又什么都缺。

    墨羽对一些老物件总有着莫名的情怀,火柴盒、小人书、磁带、陶瓷、陶罐等,从小就爱收藏这些玩意,家里足足装了两大箱子。

    甚至姥姥腌菜的土罐和村民喂猪丢掉的石槽,最后也被墨羽搬了回家,洗刷干净,放在墙根墙角,里面养上几株睡莲和小金鱼,看得是一个自在。

    惠娘每每看到这些东西,就巴不得帮儿子卖掉,都是些破烂玩意放在家里尽占地方,墨禄也数落说儿子玩物丧志不学好。

    但是,不经儿子同意,惠娘也不会真的处理掉这些破烂,对比那些偷鸡摸狗,吃喝嫖赌的败家子,自己儿子的这点小毛病算不得啥。

    想起家人,心里就升起一股暖意,像冬天的太阳,幸福的由里往外冒泡泡。

    王小刚昨晚说他妈妈过些天要来看他,墨羽寻思着姥姥的老寒腿,老妈的脊椎痛,还有老爸的头痛,都不能再拖了,趁此天气晴好,去药店买点药材,配点药让她帮忙带回去。

    买好了药材和相关器皿工具,却没有了合适的地方,宿舍是不成的,草药味道大,会影响到同学。

    去酒店好像也不是很方便,正一筹莫展,杜晓晓打了电话过来。

    杜晓晓:“哪呢?”

    墨羽:“刚从药店出来。”

    杜晓晓:“又去宏仁堂上班了?咱有点骨气行吗?”

    墨羽:“咋可能呢,辞都辞了,犯不着再去了。我在另一个堂口药店买药呢。”

    电话那端停顿了两秒,就听杜晓晓着急的问:“你病了?”

    墨羽:“我没病,给我姥姥,还有爸妈买的药材。”

    杜晓晓:“地址给我,站那别动,我去找你。”

    说完,不等墨羽回话,就挂了电话。

    瞅着没了声音的手机,墨羽只好提着药材和器具,站在路口等她。

    二十分钟后。

    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停在了墨羽身边,杜晓晓摘下墨镜,对墨羽妩媚的一笑:“上车。”

    墨羽苦笑道:“上啥车啊,我得找个地方干活去。”说着把手里的药材举到她面前。

    “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地方。”杜晓晓看看墨羽手里提着的两大袋东西,想了下说。

    看她像是有事的样子,墨羽只好提着东西坐上车。

    “找我有事?咱们现在去哪?”

    杜晓晓神秘一笑,戴上墨镜,一踩油门车嗖一下窜了出去,墨羽赶紧套上安全带,这丫的开车跟疯子似的。

    车子在赤京医科大学门口停了下来,杜晓晓指指对面的三间关着卷帘门的门面对墨羽说:“这位置怎样?”

    这位置怎样?

 文学



    当然好啊!交通便利,商业繁华,视野敞亮。

    对面是医科大学,附近有超级商场,高档写字楼,还有好几个生活小区。沿着这条马路一直往前走,三站路就是市中心“石街口”,墨羽之前兼职的宏仁堂就在那里开了一个堂口,那生意是火啊,当然也有宏仁堂千百年的名声在外的原因。

    “打算把牙科诊所分店开在你的学校门口?”墨羽疑惑的问。

    “噗,是准备开个店,不过不是牙科。”杜晓晓忍不住笑出声,一踩油门进了附近商场的地下车库。

    “走吧,我们一起上去看看。”

    哎呀,这女人卖啥关子呢,墨羽只好装了满肚子的疑惑跟着她走。

    看着卷帘门缓缓上移,掉落一阵灰尘下来,杜晓晓抖抖灰尘带头走了进去。空间够大够宽敞,楼上还有一层,站在二楼的窗口往远处看,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都说明了这是块好地方,找好项目,经营好了,绝对是日进斗金。

    “想好做啥了吗?这地方租金可不便宜。”墨羽开口。

    “当然,医馆,名字我都想好了。”杜晓晓笑眯眯的,看似心情非常好。

    “医馆?”这女人不会是拿上星期说的话当真了吧?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过的话可不能反悔。”杜晓晓像是墨羽肚子里的蛔虫,看下墨羽的表情,一下就猜出了墨羽心思。

    墨羽心思被看穿,有刹那间的尴尬,唯有嘿嘿嘿笑两声缓解。

    “租金我已经付过一年的,装修公司也找好了,下个星期他们会把施工方案和报价给我。到时候咱俩一起看看再决定,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最好提前说。”杜晓晓快人快语,做事真的是雷厉风行。

    “咱俩相识不过短短时日,接触不过两三次,你为何如此相信我?这个位置开医馆,你知道每年要花多少钱吗?”墨羽说出自己的疑惑,也有试探杜晓晓的心思。

    “房租和装修,包括雇员和器具药材等费用,这些零碎的小事都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安心备考,等着新年的时候开业大吉吧。”

    “公司今后的收益分成我二你八,具体的合约里都会详细列出来,当然了我三你七也行,只要你高兴。医馆的名字就叫墨医堂如何?”杜晓晓眨眨眼,满脸期待的问。

    墨羽摸摸下巴,确定这女人说的是真的,不是玩笑。

    “好。既然你如此说,我有几点事先得和你先说明,省的以后麻烦。”

    “好,你说嘛,别说几点,十点二十点都可以。”杜晓晓扬扬眉,无畏的样子。

    看样只要墨羽答应合作,杜晓晓仿佛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完全不担心墨羽会利用她似的。

    真不知道该夸她胆子大, 还是没心没肺。

    “一、墨医堂的老板只有一个;二、如何经营,怎样经营,我要看下你的报告;三、你可以参与管理经营,但墨医堂的管理经营最终决策权在我。这三点你若无异议,我便答应你。”说完,墨羽定定看着杜晓晓,嘴角似笑非笑,很想让她知难而退。

    “噗。好,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让律师起草文件,咱俩早点签了。”杜晓晓毫不犹豫的说,那急迫的样子生怕墨羽会后悔似的。

    “你就不再考虑考虑?万一赔钱了我可不管哈。”墨羽故意大声说道。

    “哈哈哈,赔钱?我杜晓晓从不做赔钱的买卖。我对你有信心,对咱墨医堂有信心,对我自己的眼光更有信心。”说完率先下楼,身后留下一长串的银铃笑声。

    这么多信心,这女人得失心疯了吧?

    墨羽无奈的笑笑,也跟着走下楼。

    不过,杜晓晓对自己如此盲目的自信,到此从何而来呢?墨羽暗忖。

本文标签: 主人用乳夹调教奶头走绳

上一篇:景甜真紧夹得好爽(爸爸你裤子里的是棒棒糖吗)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最好看(大学宿舍里的娇喘呻吟)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