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地铁强迫高潮h

2021-12-22 15:20: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楚七月跟安然成为朋友,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其实张合欢从不认为她们两人是真正的朋友。就算她们的心胸再宽广,也容不下爱人被另外一个人分享。

楚七月的确有钱,可是她再有

楚七月跟安然成为朋友,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其实张合欢从不认为她们两人是真正的朋友。就算她们的心胸再宽广,也容不下爱人被另外一个人分享。

    楚七月的确有钱,可是她再有钱也不至于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拿出两个亿帮助情敌解除债务危机,张合欢稍一琢磨就明白了楚七月的深意,她不仅仅是为了安然,更是为了自己,楚七月的介入从某种意义上也代表着她不愿放弃自己。

    张合欢心中默默感动着,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自己的确太贪心了,双目深情地望着楚七月。

    楚七月樱唇嗫嚅了一下,没说话。

    张合欢道:“你真好。”

    楚七月小声道:“感谢我的成人之美吗?”

    张合欢道:“感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我何德何能啊。”

    “你无德无能,但是安然出了事情,我做不到袖手旁观,千代集团的负债虽然不少,可我找专人评估了一下他们现在的状况,千代的品牌价值还是很高的,而且在国内开有接近一百家门店,只要挺过这段危机,翻盘甚至盈利的可能性很大。”楚七月虽然诚心帮助安然,但是也不会意气用事,在决定出手之前已经委托专家进行了全面调研。

    张合欢道:“七月,山水集团的岳开山也准备承接千代的债务,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是不要正面跟他发生冲突。”

    楚七月道:“在商言商,价高者得,我让人了解过,山水集团也就是表面风光,其实背后债台高筑,这种房地产企业,大都是依靠贷款运营,高负债一旦中间某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会大厦崩塌,他不可能为了千代集团去冒险。”

    张合欢点了点头,他并不想让楚七月介入,可眼前的现实是,如果楚七月不出手,千代集团的危机很难化解。楚七月的这番话也提醒了他,他要对山水集团的运营状况做彻彻底底的调查,挖掘山水集团相关的负面新闻。

    安然面临得并不仅仅是债务危机,还有新画跟她签订的霸王合同。虽然千代集团和新画影业如今和岳开山已经没有关系,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岳开山在背后操纵。

    张合欢开始考虑岳开山在骆清扬死后仍然对安然步步紧逼的原因,岳开山一定认为骆清扬给安然留下了什么,这样东西非常重要,说不定就是可以让岳开山伏法的证据,岳开山的这一招就叫逼虎跳墙,如果安然手中有证据,那么现在也是拿出的时候了,如果她没有拿出证据并反击,就证明她没有,换句话来说,岳开山就能安心下来。

    想要彻底解除安然的危机,就必须从根上下手,扳倒岳开山,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骆清扬的死跟他有关,可是从最近一系列发生的事情来看,这个人做事不择手段,就算自己不出手,他也要出手对付自己。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岳开山可以称得上是张合欢人生回档之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敌。

    警察办案是要讲究证据的,张合欢不是警察,他不需要讲究证据也不需要考虑手段,他要击倒岳开山,让他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也只有如此,才能更好的保护身边人。

    省卫视进修两个月并不是放逐,而是台长孙树立对张合欢的一种保护,老孙提前打了招呼,白樱又是《真相直击》的当家主持人,张合欢的进修手续办理得非常顺利,周一就前往省卫视新闻频道报到。

    张合欢来到栏目组的时候白樱已经去录影了,栏目组几个人张合欢都是认识的,最初他和白樱的相识就在汉县小商河,张合欢以一人之力大战二十多名保安,摄影记者佟光明对他记忆尤为深刻,乐呵呵迎了上来:“欢迎欢迎。”

    张合欢跟他握了握手,笑道:“我这次是专程过来学习的,各位同行,各位老师以后多多关照。”

    说话的时候,看到远处一个人站了起来,是他的前女友林冉,林冉现在就在《真相直击》栏目组,当初她还是通过张合欢的关系来到了这里,自从元旦同学聚会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联系过,现在见面林冉感到已经释然了。

    她新的感情已经稳定,虽然心中无法做到彻底忘掉张合欢,可现在的张合欢和过去完全不同了,在他的身上,她真切感受到蜕变二字的真正意义,过去他们相处的时候,林冉对张合欢始终抱着怒其不争的想法,甚至一度有些看不起他,可现在张合欢的提升巨大,让她在内心深处产生了高攀不起的想法。

    过去的就过去了,没有回头的可能,何不彻底放下?

    张合欢向林冉笑着打了个招呼:“老同学,多多指教。”

    林冉笑道:“我可指教不了你,你现在是媒体界的一颗新星。”

    几个人正聊着的时候,白樱回来了,她现在不仅仅是《真相直击》的第一主持,还是栏目组的负责人,看到张合欢也没特别的表示,只是招呼了一声来了,她先安排工作,刚刚接到新闻线索,山水集团位于青淮区的售楼中心出现了纠纷,有人打热线举报,反映楼盘的质量问题。

    因为不是什么焦点新闻,白樱打算交给林冉去跟进。

    张合欢初来乍到毕竟是个外人,一旁多听少说。人家也没避讳他什么,听着听着听到了山水集团四个字,马上提起了精神,原来出事的工地是山水集团旗下的。

    张合欢主动提出要跟外采组一起去现场,但凡是跟山水集团有关的他都有兴趣。

    栏目组来到了山水集团位于青淮区的雍荣府,售楼中心,看到门前聚集了几十口子人打着黑白条幅维权,几十名保安严阵以待,有业主代表站在门口慷慨陈词,其实这种场面并不鲜见,基本上哪家房企都出过这方面的事情,国内黑心开发商实在是太多了。

    这次业主抗议的原因是雍荣府的房屋质量问题,栏目组进行拍摄的时候,有保安发现,过来对他们进行干涉。

    一名保安负责人非常嚣张,指着他们道:“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拍,就算你们拍了也播不出去。”

    张合欢一听就乐了,走过去道:“你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是在干涉新闻采访自由吗?”

    “小子,你少跟我扣大帽子,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你们这些媒体记者唯恐天下不乱,我们请你们来了?这是我们和业主间的内部矛盾,轮不到你们干涉。”

    周围业主听说省台真相栏目组来了,一个个都过来,林冉采访的一人情绪激动,大声道:“山水集团黑心房企,毫无人性,我们一辈子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就被他们骗走了,当时说得天花乱坠,可上房后发现,跟他们当初的承诺相去甚远,非但配套设施天差地别,而且房屋质量问题层出不穷。”

    这边售楼处的经理出来了:“大家不要激动,任何问题都可以协商解决。”

    “协商个屁,跟你们协商多少次了,哪次不是来回推诿,把我们这些老百姓当成皮球踢来踢去。”

    “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对,必须要给个说法,不然让电视台的记者同志帮忙曝光。”

    一时间群情激昂,张合欢回头看看林冉他们,已经不拍了,走过去问佟光明:“佟老师,怎么不拍了?多好的素材啊。”

    佟光明笑着摇了摇头道:“还以为什么大新闻,这种新闻到处都是,没什么价值。”真相栏目是省卫视新闻频道的王牌栏目,内部有几个组,并不是所有采访都能最终播出的,事先会进行一轮内投,以佟光明的经验来看,这种新闻是根本没可能入选的,所以也不想做无用功。

    张合欢道:“没价值?怎么会没价值?黑心房企坑害消费者,一下掏空六个钱包,这种新闻非常具有代表性。”

    佟光明低声道:“比这事情大得多了,通常这种状况都是协商解决,消费者不满意,继续上告,去信访,信访协调,然后再协商解决,来来回回,扯皮不停,直到开发商把老百姓给拖得疲沓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张合欢道:“咱们身为媒体总得帮老百姓做点什么吧?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帮黑心房企坑人家的血汗钱?”

    佟光明苦笑道:“那就拍,不过拍了也很难播。”

    他们拍摄了现场的情况,又前往雍荣府实地采访。

    林冉对张合欢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看他在这件事上如此关注,隐约觉得张合欢的目的不限于此,瞅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悄悄问他:“张合欢,你是不是也买了山水集团的房子?怎么看着你跟他们有仇?”

    张合欢道:“我这是为了人民的正义,保护人民的财产,一个媒体从业者起码的良心。”

    林冉翻了个白眼:“拉倒吧你,我可听说了,你在南江电视台犯了错误,被人给一撸到底。”

    张合欢反问道:“你听谁说的?我来你们台是深造,不是放逐。”

    林冉道:“你啊,别忘了……”本想说别忘了咱们谈了多少年,话到唇边又改口道:“咱们多少年同学,对你我还是了解的,你肯定想搞事儿,看你今天到处挖山水集团的黑料,这仇不是一般的大。”

    张合欢不想跟她说太多,免得她又说自己公报私仇,这时候他的手机传来了推送音,打开一看,百夫长商城有新道具上架了,要说这段时间百夫长商城实在是不给力,比起刚开始的时候,层出不穷的道具,现在的商城简直是乏善可陈,过去是想什么有什么,危险到来之前还经常推送示警,可现在十天半个月都不见有一次动静,就算有动静也是诸如黑玉断续膏之类的古怪道具。

    现在回头想想文咏诗那件事,就算没有黑玉断续膏好像也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合约,无非是伤好的慢一点,无非是他们两人之间少了些暧昧的机会。

    打开百夫长APP,看到商城里新上架了几件道具,一是初级声带控制术,这件道具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在给《上海滩》配音的时候,他因为声音方面控制力不足,多次被同台主持人李超碾压,刚好得到了初级声带控制术,使用之后,他增强了对声带的控制能力,轻松逆转。

    只是他已经拥有了初级声带控制术,意味着这道具对他没用了,需要用一百万声誉值来兑换。

    一件道具是蛛丝马迹卡,点开看了一下说明,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强使用者的记忆,增强剖析问题的能力。张合欢顿时想到了安然,自从骆清扬死后,她备受打击,精神上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警方几次试图跟她沟通,她都想不起什么,也许这东西对她有用,这卡也不贵,两万声誉值轻松搞定。

    第三件道具是加速卡,这次加速卡一次给了三张,也是两万声誉值一张。

    张合欢最想要的就是真话卡,现在如果真话卡在手就能让岳开山将真相说出来,不过现在看来无望。

    安然在楚七月的邀请下去了她的别墅暂住,张合欢的工作室已经恢复了正常运营,工作室最近的主要工作就是文咏诗的单曲《暧昧》,国粤语两个版本都已经制作完成,下周就会正式推出,后续宣发推广事宜主要是飞雪唱片负责。

    因为张合欢被举报,罗培红也悄悄将股份退了出去,在她的运作下,将新星域工作室的法人变更为秦虹,张合欢也在表面上和公司划清了界限,不过实控人仍然是他。

    对张合欢而言这段时间过得并不顺心,如果说还有好事,那么任纯的加入算是其中一件吧。

 文学



    任纯和公司签约可谓是一波三折,她错过了一首本可以大火的歌曲《不见不散》,因为这件事她对父亲任当行很是埋怨。

    任当行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和调研,发现张合欢的音乐工作室的确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而且这小子也的确很有能力,他私下里跟潘凯又交流了一下,潘凯虽然已经离开了南江音像出版社,可仍然还在南江广电集团,他一直对张合欢的能力推崇备至,也听说了新星域工作室和飞雪唱片进行深度合作的事情。

    作为多年的老友,潘凯建议任当行不要对女儿的选择做过多干涉,任当行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放手。

    张合欢提供给任纯的合约有两份,一份是七年合约,还有一份是十五年合约,也就是说如果任纯选择了十五年合约几乎将她演艺生涯的黄金期全部和新星域进行了绑定。

    两份合约时间不同,以后给出的资源和推广力度也不同。

    将签约权抓在自己手中的任纯这次没有任何的犹豫,她直接选择了签约十五年。

    张合欢最近诸事繁忙,签约的事情全都委托给了秦虹,任纯签约的时候看到张合欢都不在场,难免有些失望。

    “张老师不来吗?”任纯眨着一双明澈的大眼睛道。

    秦虹笑道:“他最近刚去省卫视进修,工作非常繁忙,所以今天就不过来了,这两份合同他都事先过目了,全权委托我来代理。”

    任纯点了点头,两份合同她都已经看过了,迅速在那份十五年的长约上签了字,这就意味着从现在起她就是新星域工作室的签约艺人了。

    秦虹确认了一下合同签署无误,笑着将合同收起。

    任纯道:“虹姐,我想知道公司对我以后有什么安排?”她接触新星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谨慎拖到现在签约,眼前的秦虹,作为新星域最早签约的歌手,虽然没有大红大紫,可已经推出了三首热歌,后来加入的文咏诗听说第一首单曲也已经制作完成。

    任纯很想在歌坛上有所建树,她家境优越,并不是为了要赚钱,主要是喜欢站在舞台中心被万众瞩目,听到歌迷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对她而言那样才意味着成就。

    秦虹将一个信封递给了她,任纯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是一张中华好声音的入围直通卡,任纯愣了一下:“这是什么?”

    “这是今年夏天即将举办得一个全球华语歌手选秀节目,由蓝台、有酷和我们工作室联合制作,你这张直通卡意味着你不用参加好声音的海选,直接入围决赛阶段的比赛,这是张总给你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福利,比赛采用录播方式,卫视上星直播,如果你能够最终取得优秀的名次,就会在华语歌坛一举成名。”

    任纯听到这里心中已经热血澎湃了,这机会的确难得,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演唱水平,她的唱功和技巧在同龄歌手中并不是特别突出,别的不说,就说同工作室那个神秘的韩宝儿,唱功要秒杀自己,她听过韩宝儿和秦虹合唱的《说散就散》,虽然心中惋惜,可不得不承认韩宝儿比她的天赋强大太多,更适合演绎这首歌。

    任纯怯生生道:“我……我行吗?”

    秦虹笑了起来:“怎么不行?张总既然看好你就证明你的实力一定行,而且他的目的是保三争一。”

    在强手如林的华语歌坛杀入前三,甚至夺得总冠军,任纯想都没有想过,她知道自己的音质甜美可人,但是唱功方面还是有不少短板的,比如高音,歌唱比赛通常拼得就是高音,谁的音高,音域更广,谁在比赛中就更占据优势。

    当然这种歌唱比赛还要看歌手的背景,任纯想到了黑幕,这张直通卡就证明张合欢已经疏通了关系。

    秦虹道:“距离正式比赛录播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会接受强化训练,可能需要你和校方协调一下时间,我们公司和韓国JYP签署了深度合作协议,张总的意思是,让你抽出一个月的时间前往首尔,接受JYP方面的造型和舞蹈训练,好声音的舞台绝不是单纯的声音赛场,而是对艺人能力的全方位展示。”

    听到这里,任纯越发坚信自己选择签长约是正确的,JYP她非常清楚,拥有着强大的造星能力。

    此时她的父亲任当行打来了电话,询问签约的进展,虽然任当行说过尊重女儿的选择,可终究还是不放心。

    任当行听说女儿选择签了十五年的长约,顿时就沉不住气了,他有些懊悔对女儿放手,原本不是说好了七年,十五年长约,这等于将女儿最好的年华全都给搭进去了,任当行认为女儿涉世不深,在签约的过程中,肯定受到了诱导和欺骗。

    任当行没有对女儿发作,满腔愤怒地想打电话给张合欢,电话拨出之前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认为还是应该先征求一下老友潘凯的意见。

    潘凯听说签了十五年也颇为意外,听任当行悔不当初的一通牢骚,他奉劝任当行冷静一下,有个事实必须要让他认清,正式合同已经签了,现在想毁约,那就要承担赔偿损失。

    任当行也不是不想女儿签约,只是关于签约年限的问题上是不是能改回七年,他认为潘凯身为张合欢同集团的领导应该有这个面子。

    潘凯碍于情面不得不答应老友的这个要求,他联系了一下张合欢,约定当晚一起喝点小酒,地点就定在天空之城酒吧。

    秦虹一度有过转让酒吧的想法,可是她后来又觉得不知去向何方的傅浩一定在某个地方默默关注着这里,现在这座酒吧就算是联系他们唯一的纽带了。

    秦虹虽然留下了酒吧,但是管理基本上都委托给了其他人,通常她都是在月底盘账的时候过来。

    张合欢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这里了,接到潘凯的邀请就猜到是为了任纯的事情,张合欢让潘凯叫上任纯父女俩一起。

    张合欢来到酒吧的时候,任纯父女已经到了,潘凯还没来,据说是开会耽搁了。

    任当行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此前也听女儿解释了一下签约的过程,明白是女儿从两份合约中选择了十五年的长约,但是任当行仍然认为女儿不懂事,十五年的长约实在是太长了,她不明白真正的意义。

    任当行叫了一瓶川崎,给女儿叫了一杯无酒精的莫吉托,张合欢笑道:“任总百忙之中组局,是不是对任纯的合约不满意?”

    任当行看了女儿一眼,叹了口气道:“张总,这是我们父女的问题,当初我们在家里说得好好的,让她签约七年,可她今天不知怎么就糊涂了,选择签了十五年,你看能不能重新变更一下签约时间,当然,我会做出一些补偿。”

    张合欢微笑道:“任总,大家都是朋友,没什么不能变更的,也不需要你补偿,只是有件事我还是需要说明,我们公司根据艺人合约的级别给予不同力度的资源推广,任纯有没有跟你说过中华好声音的事情?”

    “什么好声音?”任当行诧异地望着女儿,父女两人在这件事上意见不同,所以欠缺交流。

    张合欢简单解释了一下,任当行这才明白了张合欢的意思,如果任纯选择七年合约,张合欢是不会把这个直通机会给任纯的,在商言商,人家不会白白给你资源。

    潘凯晚了二十分钟才到,原本以为双方谈得不会愉快,可抵达之后发现,任当行已经消了气跟张合欢相谈甚欢,问过才知道任当行已经打消了改动合同的念头。

    “你的意思是,这档综艺会大火?”

    张合欢道:“肯定大火啊,如果有酷和蓝台不看好,人家会集合这么强的制作班底,投入那么多来做这档综艺?我们公司虽然小,可也是制作方之一,任先生应该明白这里面的游戏规则吧?”

    任当行又看了看女儿,总觉得当着她的面聊这些事情不好。

    张合欢让任纯去点一首歌唱给他们听,听听她最近的歌艺有无进步,其实真正的用意是将她支开。

    任纯离开之后,任当行就放开了许多,低声道:“张总,你能保证任纯可以进入前三名吗?”

    张合欢微笑道:“不说十拿九稳,希望也大过五成,不过这事儿还得需要您的配合。”

    任当行连连点头道:“没问题,出多少钱,您开个价。”

    潘凯一旁坐着已经忍俊不禁,这个任当行总认为钱能解决一切,可在现实中,多得是有钱没门路花。

    张合欢道:“钱应该花不太多,你是任纯的父亲,你对她应该是了解的对不对?”

    任当行道:“那是当然,知女莫若父,我的女儿我当然了解。”

本文标签:一进一出一上一下是什么运动

上一篇:翁熄 半推半就: 令人销魂的尤物贵妇

下一篇: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