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坐公交车日了两个小朋友:娇妻舞厅沉沦肉欲

2021-12-22 15:46: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去年同珠珠一道偶遇尤烨后,她蹚目结舌得对满脸泪痕的我说:终于知道有什么能让你皱眉了。

此时此刻,我在心里暗想:这个人,岂止是能让我皱眉。

只觉得头脑发懵、手


    去年同珠珠一道偶遇尤烨后,她蹚目结舌得对满脸泪痕的我说:终于知道有什么能让你皱眉了。

    此时此刻,我在心里暗想:这个人,岂止是能让我皱眉。

    只觉得头脑发懵、手脚发麻、心跳声震耳欲聋,双手冷得好像握满了冰雪,眼泪珠子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哭、会发抖、会慌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要发抖。

    我不断地告诉自己,着急是自然的,如果换成韩宇龙、方洛,我也一样会这样紧张着急。更何况尤烨终究是个我爱过的人,现在紧张很正常,但这什么都不代表……

    我又翻了翻聊天记录,得知尤烨已经做完了手术,现在已经回到病房里了。受伤的原因是他昨天去公司加班,一台设备突然砸了下来,他下意识地抬手阻挡时,手肘被设备的铜梁砸了个结结实实。

    我在群里问:“你是在骨科医院吗?”

    尤烨回答:“是。”

    我问:“你是几人病房?”

    尤烨回答:“八人,不过只住了四个人。都是老头”

    我问:“那你只能躺着吗?”

    尤烨回答:“反正胳膊不能动。”

    我问:“你住院有抱枕吗?”

    尤烨回答:“没有,医院不让带外面的东西。”

    从我问问题开始,整个群就安静了。仿佛是我和尤烨的私聊窗口。

    四年多来,我与尤烨最近的接触是去年此时在自助餐厅的偶遇。这般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从未有过。

    一刹那,我忘记了我们早已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一刹那,我们仿佛还是以前的我们。

    “让我任性一次吧!”我呼出一口气,在心里想。

    我颤抖着双手,打出来一行“我能去看你吗?”紧接着摁下了发送键,生怕自己再一犹豫,就会删掉这一行字,就会继续呆在这里。

    很快,收到了尤烨的回复:“我没洗澡,只被喷了消毒粉,很邋遢。”

    我想,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可以”。

    我问:“我给你带个电子书过去吧,你一只手也能翻看。”

    尤烨回答:“不用。”

    我说:“我今天下午过去的话,你那病房让进吧。”

    尤烨回答:“你别来了,医院不是好地方。”
 

 文学

    不等我再有反馈,韩宇龙的电话追了过来。

    “你能放过自己吗?”

    如果说我之前还在犹豫尤烨字里行间的意思究竟是不是同意我去,韩宇龙这句话算是给我吃了定心丸,看来他理解的尤烨话里的意思也是同意我去探病。

    “我就是在放过自己。我就是怕自己后悔才要去的。我就是想去看他。我就是想……”听到韩宇龙的声音,听到自己的声音,想到尤烨受伤住院,我居然连去看他一下都被视为是需要劝阻的事情,我禁不住呜咽起来,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委屈,还是不甘。

    他受伤了,我去看他,这本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啊!高中时他打篮球脚踝脱臼,尽管男女生避嫌,我也依然固执地留在了医务室门口,看着他满头虚汗,咬着牙,不发出一丝声音。他也看着我,仿佛其他人都不存在,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靠在门框上的我,等着医生帮他脚踝复位的刹那。我多想自己可以在他怀里,让他搂紧我,哪怕将我的骨头也捏碎都不要紧,这样我就能和他一起分担痛苦了。

    但那时的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不能靠近……而现在的我还有什么不能呢?现在还有什么能阻止我靠近他?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去靠近,为什么不在他痛苦的时候陪伴他?

    “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说不定面对了,我的执念就放下了。”

    “行吧,那你别开车了,医院不好停。”韩宇龙嘱咐着我。

    “嗯。”

    我拿出我的电子书,仔细擦拭了一遍,然后琢磨着尤烨的喜好,下载了几部新的小说。然后我换好衣服,自然地出门了。

    我没有把妆化得更仔细些,也没有专门挑一身衣服。要去见他,竟然是那么自然的事情,没有任何特殊。

    我将尤烨发来的照片给咨询处的护士看过,对方凭着手环的颜色和尤烨的伤势,护士告诉了我尤烨所住的病区,但具体那间病房,需要我去病区护士站咨询。

    “823房间,靠窗的床位。”小护士和蔼的说。

    走到门口,我没有看见他的全身,只看到了在半拉着的隔帘后露出的他低着的头。

    我站住了,我突然醒了过来,这不是一次探望,这是五年来第一次面对他。

    我像高中时那样,站在医务室门口,看着他。

    但他没有像高中时那样,也看着我。

    原来想要拥抱却拥抱不到的记忆,是最美好的,比后来肆无忌惮地相拥更加深刻。

    瞬间的美好散去,接踵而来的是恐惧。我害怕看到他,我害怕看到他的眼睛里没有我。

    我不知道我该怎样面对他,我是放下电子书就走?还是站着跟他寒暄两句?还是坐下聊一聊?可以我该聊什么?我该说什么?我该怎么跟他打招呼?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离开?为什么又要离开?为什么我不能就留在他身边?

    各种各样的疑问充斥着我的大脑,我无所适从。

    一直拿在手里的电子书怕是快要被我捏碎了。我在电梯口一会儿向病区走,一会儿又退回来,一会儿又朝护士站过去,一会儿又想还是回家吧……

    幸好医院里焦虑的人很多,我这副模样看起来也算不得太另类。若是换个地方,估计保安就该来把我带走了……

    正犹豫时,以为看起来像主任医师的大夫带着三五个实习生模样的年轻医生来查房,他们不紧不慢地看着病例,说话间就走到了我身边。

    我灵光乍现,下意识地轻声叫住他们。

本文标签:坐公交车日了两个小朋友

上一篇:农村家庭关系大乱炖*葡萄不能夹烂也不能掉出来

下一篇:三对夫妻一间房:引诱亲女乱小说录目伦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