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家族内乱爸爸妈妈加油:性奴被催乳调教小说

2021-12-22 16:34: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等数学老师宣布下课后,

易卫东收拾一下,从后门出了教室。

微笑着的冉秋叶正站在门外,

见易卫东出来后说道:

“易卫东同学,老师请你出去吃午饭吧,谢谢

  等数学老师宣布下课后,

    易卫东收拾一下,从后门出了教室。

    微笑着的冉秋叶正站在门外,

    见易卫东出来后说道:

    “易卫东同学,老师请你出去吃午饭吧,谢谢你帮了我的忙。”

    冉老师果然做人很敞亮,

    易卫东还是推辞道:

    “只是一点小事,也没有帮什么,我还是回家吃吧。”

    冉秋叶拉着易卫东的手,说道:

    “和老师客气什么,等学期末老师还要你帮忙呢!”

    不由分说,拉着易卫东就走。

    易卫东跟着冉秋叶来到离学校不远的国营饭店,

    点了一荤一素两道菜,三个大馒头后,

    冉秋叶问道:

    “卫东,你吃两个够吗?不够我再加?”

    “够了,我吃两个正好。”

    易卫东想抢先付款,可惜收款的店员和冉老师认识,

    越过易卫东的手还是接了冉秋叶的钱和粮票,

    冉秋叶埋怨道:

    “易卫东,我都耽误您两天的上班时间了,怎么还能让你请我呢?”

    易卫东笑了笑,说道:“冉老师客气了,要不是你找我,我明年也拿不到毕业证,还是个文盲呢。”

    阎埠贵昨天已经说过了,

    到明年只要期中和期末都来学校考试,

    到毕业的时候易卫东能拿到小学的毕业证,

    前世就没有见过小学有毕业证发,

    没有想到在这还能领到小学毕业证。

    等厨房师傅炒好,

    两人把菜和馒头从柜台上自己端到桌上,

    有美女请客陪着聊天,

    易卫东愉快地用过午餐。

    下午一节语文一节数学,然后再自习一节课,

    易卫东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

    放学后阎解娣或许是自己走了,

    并没有来找易卫东,

    易卫东只能自己慢步走回去。

    顺着来的时候的小路,

    易卫东回到中院,

    小当和槐花在院中踢着鸡毛毯子,

    见到易卫东回来,分别喊了“卫东叔叔。”

    奖励过水果糖后,小当问道:

    “今天你怎么会去我们学校上课了?不上班了吗?”

    “还上班的,领工资好给你买糖吃啊!”易卫东说道。

    槐花把糖吃到嘴里,说道:

    “叔叔不要去学校,还是去上班吧,我要天天都吃糖。”

    易卫东半蹲下来,刮了一下槐花的鼻梁说道:

    “小馋猫,少不了你的糖。”

    槐花说道:“叔叔去上班能攒钱,以后可以娶媳妇,要是上学就没有钱了,娶不到媳妇了。”

    易卫东被逗笑了,

    小槐花都知道劝易卫东攒钱娶媳妇了,

    顺着槐花说道:

    “那叔叔要是没有钱,娶不到媳妇咋办?”

    槐花眼睛转了两圈,想一想道:

    “那要是天天有糖吃,槐花就嫁给叔叔。”

 文学


    易卫东直接笑的岔过气了,

    小当连忙拉着槐花说道:

    “槐花,不要瞎说,什么嫁不嫁的,跟我回家。”

    槐花还想说什么,

    就被小当拉走了。

    易卫东等顺过起来,

    开门进屋准备做饭,

    这时候阎解娣拿着一本笔记进来道:

    “易卫东,这是我做的语文笔记,你看一下,明天争取多考几分。”

    遇到接过来,放在一侧的书桌上,说道:

    “谢谢你啊解娣。”

    阎解娣这才看到书桌上几十本的,惊喜道:

    “你有这么多的啊!能借一本给我看看吗?”

    易卫东后来又买了几次,

    已经超过50多本了,

    这时候出版的都是一些名家的著作,

    想找一些消遣的反而找不到。

    “今天不行啊!明天要考试了。”易卫东说道。

    今天易卫东要是敢把借给阎解娣,

    一会儿老阎还不杀过来,

    易卫东还不被喷死。

    阎解娣嘟哝着说道:“真小气,我还借笔记给您看呢!”

    易卫东笑了笑说道:

    “我不是说今天不行的吗?明天考完试后可以借给你看。”

    阎解娣瞬间多云转晴,笑着问道:

    “真的吗?太好了,家里的几本我都翻了好几遍了。”

    接着问道:“要不要我给你辅导一下功课?”

    “不用了,我考多少分都不重要,你还是回去多看看,争取考一百分。”

    阎埠贵天天夸老四阎解娣成绩好,

    易卫东可不会耽误阎解娣的时间,

    阎解娣也想起自己明天就要考试,说道:

    “那说好了,明天我来借书,你可不能拒绝了啊!”

    “放心吧,会借给你的。”

    阎解娣得到保证,才开心地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阎解娣又来找易卫东一起上学,

    一路上阎解娣明显比昨天热情多了,

    进了学校的时候还不忘叮嘱道:

    “下午我找你借书哦,不要忘记了。”

    这小妮子临考试了,

    还没有忘记借的事情,

    也不知道成绩为什么还那么好。

    易卫东进了教室,

    没有多久冉秋叶就进来分走一半的人带到五年级,

    然后领来一些五年级的小学生,

    混坐后,进行考试。

    接到语文试卷,易卫东乐了,

    没有想到试卷很简单,

    半个小时就做完了,

    再写一篇600字的小作文,

    剩下的时间就是发呆了。

    下一场的数学考试更是简单,

    都是简单的四则运算。

    做完后易卫东洋洋得意了许久,

    突然想到,自己前世好歹也是一名大学生,

    这做一张六年级的数学试卷有什么可得意的,

    不能考到满分才是丢人呢!

    考完试,易卫东抱着课本送到办公室,

    整个学校乱糟糟的,

    到处都是考试后兴奋的小学生。

    易卫东也不做停留,

    自己先走着回家。

    进了老北京的胡同,

    两边都是青砖小瓦的四合院,

    谁也不会想到再过几十年,

    一个小院都可以卖到数亿的价格,

    易卫东想着自己到时候买上几十座四合院,

    自己的后代也就吃喝不愁了,

    转过弯有两个小学生在一侧聊天,

    易卫东也不以为意,

    越过两人处没有几步路,

    其中一人突然向着易卫东的方向小跑起来,

    易卫东心中一动,

    这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展开自己的意念,

    留意身后的动静,

    后面的跟着跑,口中还嚷嚷着什么话,

    易卫东也没有听清,

    松了一口气,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前头的加快了两步窜到易卫东的身后,

    瞬间跳起,一脚揣向易卫东的后背。

    眼看着这一脚就要揣个瓷实,

    易卫东忽然身子向侧方转了一圈,

    躲过了这一脚的急揣,

    顺势用手肘砸在其后背上,

    使其哎呀大喊一声,扑倒在地上。

    跟进的学生见第一个没有成功,

    还被干净利落地打翻在地,

    心中忽然有一些慌乱,

    只是临到关头,容不得多想,

    还是硬着头皮,挥拳向易卫东脸部打来,

    易卫东等拳头来到面前,

    快速地蹲下,一拳打中对方的肚子,

    易卫东最近天天吃肉,

    在加上每日的锻炼,

    力气涨了老多,

    一拳下去,顿时变成猪肝脸,

    易卫东又用膝盖再给来一下,

    顿时抱着肚子歪倒在一侧嚎叫不止,

    这时候棒梗和另外一个学生迎面快速跑来,

    看到易卫东又踢了另一个学生两脚,

    棒梗一块过来的同学停了脚步,喊道:

    “贾梗,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事,我要回家了。”

    说完转身快速地跑掉了。

    棒梗又向前冲了几步,

    有些迟疑,自己喊三个好哥们想一起堵易卫东,

    痛打一顿,好报之前的仇恨,

    谁曾想两个人在后面偷袭,反被易卫东打倒在地,

    这最后的一个没有义气,

    临时说家里有事,转脸就跑,

    就剩自己一个面对易卫东,

    自己能打的过易卫东吗?

    还是自己也没有义气地先跑掉再说?

    易卫东可不会给棒梗思索的时间,

    越过地上正在哼哼的学生,

    疾步跑向棒梗,吓得棒梗也不再想了,

    转身就跑喊道:“你不要过来,我只是路过,不关我的事。”

    地上的两人听到后气的要命,

    其中一个喊道:

    “棒梗你个狗东西,你喊我们三个堵他,怎么转眼就把我们卖了?”

    另一位也喊道:“给我打死棒梗这个没有义气的。”

    易卫东都要乐疯了,

    这哥几个真够义气,

    瞬间就要窝里斗了。

    话音未落,易卫东就一把拽住棒梗的手臂,

    用力一扯,就把棒梗扯到在地,

    棒梗连忙喊道:“我错了,不要打我啊,我错了,别打了。”

    易卫东才不管棒梗的求饶,

    这么长时间,终于抓住这个机会,

    一顿拳打脚踢,棒梗的叫声更加的大了,

    易卫东都避过棒梗的头部,

    这样不会落下口实,

    连揍了多下,易卫东问道:

    “棒梗,以后还敢堵我不?”

    棒梗哭着喊道:“不敢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易卫东道:“再堵我也没事,我还能再揍你一顿。”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易卫东站起来看到身后不远处站着的阎解娣,

    一副想过又不敢过来的样子,

    易卫东喊道:“解娣过来,别怕没事的。”

    阎解娣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

    近了才看到被易卫东打的还是棒梗,说道:

    “棒梗,这下被揍了吧,叫你天天在学校欺负人。”

    棒梗见是天天不对付的阎解娣,依然嘴硬道:

    “四妮,关你什么事,少管闲事。”

    阎解娣气的哼了一声,道:

    “你挨揍也是活该。”

    易卫东又踢了棒梗一脚,道:

    “都这时候还不老实。”

    转身对阎解娣说道:

    “我们回家吧,我给你拿去。”

    “好啊,我能都借一遍吗?我保证爱惜每一本书,不会弄坏的。”

    阎解娣高兴地说道。

    先前的两人等易卫东走远后,

    又把棒梗揍了一顿,直骂棒梗不讲义气,还想跑。

    易卫东回到家,

    阎解娣随后就过来,借走一本红楼梦,

    果然女孩子都喜欢看这样的。

    棒梗被两位小伙伴打了一顿后,

    等出了气,又成了好兄弟,

    棒梗在外面磨磨蹭蹭地直到要吃午饭了,

    才进了四合院,

    看着易卫东住的房子,

    棒梗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上次挨打后,想堵易卫东多次,

    一直都没有堵到,

    昨天看到易卫东来上学,

    心中高兴不已,还以为是自己报仇的大好机会,

    喊自己的三个好兄弟一起在半道上堵住揍一顿出出气,

    没有想到易卫东这么能打,

    放到了三个,吓走了一个,

    易卫东一点事情都没有。

    最后自己还被同伙打了几下,

    这找谁去说理啊!

    这以后再遇到易卫东落单,

    自己还要不要去堵他呢?

    被贾张氏打发出来找棒梗的小当一脸不情愿地掀开帘子,

    看到棒梗站在院子里露出狰狞的面孔看着何雨水的屋子,

    不安地问道:

    “哥,你这是怎么了?你的样子好吓人。”

    棒梗这才恢复了正常,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好好的啊,回家吃饭吧。”

    小当狐疑地看着何雨水屋子做饭的易卫东,

    转脸问道:“你看卫东叔叔干什么?还恨他啊!”

    棒梗气哼哼地说道:“回家吃饭。”

    进了屋子,槐花已经把筷子摆好了,

    棒梗屁股刚一沾板凳,瞬间又站了起来,

    贾张氏说道:“怎么了棒梗?椅子上有针扎你了?”

    棒梗轻轻地揉了下屁股说道:

    “没什么,我今天站着吃饭吧!”

    说完抓起唯一的一个白面馒头吃了起来,

    小当和槐花只能吃窝窝头了,

    贾张氏等吃过饭,把棒梗叫到身边问道:

    “说吧,是不是在学校打架了?谁打的?奶奶帮你讨了说法。”

    棒梗为难地说道:“我没有在学校打架。”

    贾张氏掀起棒梗的内衣,身前有多处的淤青,

    又转到后面,后背上也都是,

    贾张氏心疼地喊道:

    “我的乖孙子,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孙子打成这样?奶奶帮你教训他。”

    棒梗心虚地说道:“是易卫东半路上打的。”

    贾张氏一听是易卫东打的,

    又问了一遍:“是对面的易卫东打的?”

    棒梗道:“是的,奶奶,不过你听我说......”

    “还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我这就去找他,反了天了,敢把我孙子打成这样。”贾张氏也不等棒梗说什么,怒气冲冲地出门找易卫东了。

    小当走到棒梗身边问道:“你这真的是卫东叔叔打的?”

    槐花跟着说了一句:“叔叔那么好,怎么会打你,是不是你不听话了?”

    棒梗白了自己妹妹一眼,

    这天天吃糖都吃习惯了,

    背后都还喊易卫东是叔叔,

    槐花这更不行,竟然都站自己对面了,

    这两个妹妹还是自己的妹妹吗?

    棒梗没有好气道:“难道我自己打自己,诬赖易卫东不成?”

本文标签:性奴被催乳调教小说

上一篇:3个小时要了我3次*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c

下一篇:你们都在什么地方搞过:睡熟迷奷少妇h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