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夫妻多人运动: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2021-12-23 16:04: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陈永福等人一听,顿时又愣住了!

比山文甲还要坚固,但是又更轻便的盔甲,竟然价格还要便宜,这有点违背他们的常识了!

可是,这话是孙督师所

 “……”陈永福等人一听,顿时又愣住了!

    比山文甲还要坚固,但是又更轻便的盔甲,竟然价格还要便宜,这有点违背他们的常识了!

    可是,这话是孙督师所说,他没理由骗他们。而且,孙督师在话中也说明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陛下发明科学一道。不知道这科学一道到底是什么道,竟然如此厉害?

    如果孙传庭在讲这科学一道的时候,是说让天启皇帝的木匠活更出色,做出各种更为精湛的物件,恐怕在场这些人就不会那么震惊了,甚至还会觉得,皇帝是不务正业!

    然而,如今孙传庭是说崇祯皇帝的这个科学之道,能让精钢冶炼成本答复降低,这个说法,却能让在场的人呢都非常震惊的。

    为什么?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精钢冶炼能大副降低成本的话,会给朝廷,也就是给大明带来多大的变化。

    别的不说,乱世之中,光是军队战力提升这一块,就会有助于朝廷官军剿灭流贼,甚至光复辽东的。

    更不用说,生活中还有许多器物,改用精钢所制,一样能极大地改善百姓生活所需。

    钢铁这个,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

 文学


    高名衡首先回过神来,顿时喜出望外道:“陛下英明神武,如此大明有救,天下太平亦不远矣!”

    天下大乱,不但百姓苦,同样是影响到了官吏,特别是基层官吏。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像高名衡这样异地为官的,当然也是因为这个乱世,无时无刻不挂念家人的。

    因此,可以说人人都怀念天下太平的日子!

    听到他的这番话,所有人都非常地高兴,一个个称颂起当今皇帝有多英明神武!

    与此同时,孙传庭也可以确认,流贼之所以比皇上当初所说要更早撤军,最大的可能性,是因为受到了白杆军的威胁。

    因为在之前皇上所说的事情中,是没有白杆军的事情的。如今,拥有几千付新式盔甲的白杆军杀过来,就更加让流贼认为,再留在开封已经没有半点好处,不走还能干什么?

    不过虽然孙传庭是这么想着,但是他还是非常地谨慎。当即吩咐陈永福道:“派出夜不收,远远尾随流贼大军,看他们去了哪里?”

    “末将遵命!”陈永福一听,立刻抱拳领命。

    至于开封城,则随着消息的传开,流贼消失在开封城头的视野内,一个个都是欢天喜地的,就仿佛过年了一样。

    第二天之后,城中百姓纷纷拥到衙门口,以当地乡绅为代表,向孙传庭请愿,要求派人接回黄河北岸的老弱家人。

    开封之战结束,他们自然是最牵挂那些家人的!

    而再次之前,夜不收也已经有回报,说流贼大军一路烧杀,往归德府而去了。

    于是,孙传庭便答复开封百姓,会先派人去黄河北岸了解情况,然后在做决定。

    孙传庭守住了开封,威信很高,他这么说,虽然开封百姓非常思念他们的亲人,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这么的,很快,开封城这边和白杆军联系上了,知道流贼俘虏所说乃是真的,开封这边,一个个自然都非常高兴:他们的家人没事,被白杆军给救了!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理顺成章地开始安排接白杆军和开封老弱到开封的事情。

    不过孙传庭还是很谨慎,一直等到流贼大军进入了归德府那边,开封城外开始出现难民了,他才同意了开封恢复正常的要求。

    顿时,开封百姓一个个都非常地高兴,因为开封守住了,他们的家人也没事,朝廷还答应了,事后免赋税,如此一来,接下来的日子,可以预料,会好过起来的。

    不过,在这高兴和谐的气氛中,却也有一点扫兴的事。

    这不,高名衡在向孙传庭禀告道:“城外那些难民多达上千人之多,多是周边被流贼祸害的。可否让周王殿下再出些钱,助这些难民重建家园?”

    这个要求,孙传庭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同意。

    高名衡见他答应了,也很是高兴,便接着说道:“这些难民皆是青壮,要是不妥善安置了他们,回头走投无路为贼的话,也是个麻烦事!”

    一听这话,孙传庭顿时一愣,随后便皱了眉头问道:“皆是青壮?”

    “是青壮,怎么了?”高名衡听孙传庭的语气感觉有点不对,便不解地问道,“流贼肆虐,也只有青壮才可能逃脱流贼的祸害。”

    老弱行动不变,更容易被流贼抓住!

    他觉得孙传庭有点杞人忧天,便又解释道:“下官已经核实过了,他们确实就是开封周边的百姓而已,城中有人是认识他们的。”

    按理来说,这样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孙传庭和李自成打过多年的交道,深知李自成的韧性。加上这一次,李自成又比皇上给他所说的时间,更早撤离开封,而不是掘开黄河淹了开封才离开。

    哪怕确实多了白杆军这个因素在,可这几个事情一联想起来,孙传庭就比高名衡更为谨慎了。

    高名衡看孙传庭的表情,见他好像还是有疑虑的样子,便又开口说道:“流贼大军都进入了归德府了,离开封远了,还能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孙传庭没理他,只是转头问陈永福道:“周边地区,可有何处可藏兵?”

    开封地处平原,一望无垠,压根就没藏兵的地方。

    高名衡听到孙传庭的话,心中便立刻有点嘀咕:孙督师被关了几年,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小了?

    而陈永福和高名衡却不一样,毕竟他是带兵打仗的。

    听到孙传庭的话之后,他略微一想,便立刻严肃地回答孙传庭道:“如若是步军的话,周边并无藏兵之地。但若是骑兵,一日之内的路程,在开封南边朱仙镇附近,便有牛头山,可暂时躲藏。”

    那牛头山,就是当年岳飞和金兀术大战的地方。

    孙传庭一听,立刻严肃地交代道:“传令,白杆军先行过河,开封老弱,一律在黄河北岸,未得本官允许,不许过河!另外,速派夜不收,查探牛头山,还有其他类似牛头山,以骑军一日,不两日之日可达之范围!”

    “末将遵命!”陈永福一听,也是表情严肃,立刻抱拳大声领命。

    而后,他转身正准备出去时,就听到了孙传庭又在吩咐高名衡做事道:“再派人核实,城外那些难民究竟出自那些村寨,再去核实那些村寨情况,看他们的家人是否都被流贼杀了,尸首都要核对!”

    按照之前所说,那些难民是来自开封周边,那就受开封管辖,只要不是隐户,那府衙中就有资料,是可以核对人口的。

    高名衡听得大惊,连忙向孙传庭确认道:“大人的意思,是怀疑这些难民会被流贼用他们的家人胁迫,做出危害开封之事?”

    “如果你们的家人都在流贼的手中,你们会不会听流贼之命行事?”孙传庭不答,却反问了一句。

    听到这话,高名衡就说不出话了。

    要是面对不熟悉的上官,他肯定会说一些大义凛然的话,说不会听命于流贼的。

    但是,他和孙传庭共事这么久了,已经知道孙传庭说这话的意思,没有丝毫要他表明态度,只是以此说明,那些难民很可能会这么做。

    这么慢想着,他最终便答应下来,立刻派人去核实城外那些难民的家人信息。

    不过这个事情和去周边搜查流贼踪迹一样,需要几天时间才可以。

    为确保无误,孙传庭又再次传令,让白杆军那边暂缓渡河。

    因为他已经了解到,之前流贼已经渡河,是想着去抓开封那些老弱来威胁开封守军。虽然这个事情,他之前就已经想到过,为此,他曾有严令给黄澍,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保证这个事情不能发生的。

    可是,如果有可能,他当然也想着开封老弱无事。

    因此,如果流贼并不是真得撤走,而是会杀回马枪的话,就算白杆军全部渡河,不怕半渡而击,可黄河北岸那边,就失去了白杆军的保护,卫辉府那边就会危险的。

    而一万五千多的白杆军,哪怕有六千左右的新式盔甲,也还不足以去野战流贼。

    因为开封这边是平原,而白杆军基本上全是步军,加上流贼有几十万大军,如果只是领着白杆军去追击流贼的话,很可能会被重兵围困,又孤军无援,最终反而会失去白杆军。

    基于如此种种,孙传庭一定要确认,流贼是真得走了,他才会放开开封这边的管控。

本文标签: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上一篇:爷爷你太大了我好难爱*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下一篇:一个男孩子顶哭另一个男孩*娇妻旅游排卵被强迫受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