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我拉到公交最后一排开车:女婴乱H

2021-12-23 17:24: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鬼手也不怕孟尚宇会耍无赖什么的,笑吟吟的声音萦绕在四周,无形的束缚力将孟尚宇困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

孟尚宇深深看着正打哈欠的许茹芸,沉默地将少女轻轻放了下来。

   鬼手也不怕孟尚宇会耍无赖什么的,笑吟吟的声音萦绕在四周,无形的束缚力将孟尚宇困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

    孟尚宇深深看着正打哈欠的许茹芸,沉默地将少女轻轻放了下来。

    站在阴冥的地面上,许茹芸揉着眼睛道:“阿宇~到哪了~”

    她有些睡懵了,眼睛都来不及睁开看一眼四周,下一刻却听见孟尚宇的声音回荡在脑海之中。

    “芸芸,接下来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你向南继续走,现在已经到了甲地,你就重新去壬地寻找那座雪心庙,在冰雪中你的修行速度会事半功倍,好好修行,我会回来找你的,路上要小心穿着黑风衣的人,尽量避开他们。”

    这是孟尚宇用神识传音到许茹芸的脑海中,以免雪姑传承暴露,鬼手十有八九会意图不轨。

    这笑吟吟的老女人可不是什么好货色,杀人越货绝对是不眨眼就能干出来的。

    听着声音的许茹芸顿时一愣,旋即猛然睁开双眼,却发现四周鸟语花香,正是平原辽阔的甲地地带。

    阵域内,孟尚宇看着笑吟吟的鬼手,明刀已是重新被收入眉心,他沉声道:“走吧,去里世界。”

    ……

    天空蔚蓝,白云如碎。

 文学



    站在辽阔的草地上,许茹芸身边似乎还萦绕着少年的叮嘱,句句入耳,婉转如歌。

    此处已是在甲地郊外,再向南走大约五公里便能抵达最近的城市——临华城。

    作为东木省地域的老大哥,甲地的面积几乎占了东木省的三分之一,各大知名建筑群都是坐落在最繁华的地域里,来往之人络绎不绝。

    即便是在郊外,也经常会碰见有人踏青野餐。

    就在许茹芸不远处,一颗巨大的草树下,男男女女七八人在那铺着硬垫搁这野餐,垫子上摆满了各种食物,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吃喝玩乐,好不悠闲。

    不过就在此时,一名短发女孩眼尖,看见了突兀出现的许茹芸,还以为她是从丛林那边过来的,于是招呼其他人:“咦,那边怎么有个人?”

    “有吗,”其他人纷纷回头。

    旋即便是齐齐愣住了。

    只见远处的人影忽然下蹲,捂着脸呜呜哭叫起来。

    “阿宇啊!呜呼呼!”

    看见这一幕,那名发现许茹芸的红发女孩率先起身,快步跑向许茹芸。

    其余人相视一眼,也没心思继续吃了,将手中食物轻轻放下,也是跟着跑了过去。

    离近了才看清那是一名比他们还小的少女,也就是刚成年的样子,服装略显稚嫩,身上也没有大学生普遍的香水味。

    “小姑娘你怎么了?怎么在这哭啊?”短发女孩兰溪轻声道。

    许茹芸自然知晓有人靠近,毕竟自己现在也算是个小小修士了,五感较普通人高了不知多少,在他们刚走入三十米处便察觉到了声音。

    但她没当回事,自顾自的继续哭着,心中呐喊着某个家伙又把她丢下了,阿芸好伤心呐!

    兰溪听着毫不停息的哭声也是急了,“小姑娘你别哭了,你是不是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你跟我们说,我们可以帮你的!”

    其余人也纷纷安慰:“是啊是啊,小姑娘别哭了。”

    就在此时却有一道声音格外刺耳:“兰溪,你别多管闲事。”

    兰溪回头看向出声的人,那是个面色有点阴郁的男孩,兰溪不满道:“庆图,你怎么能这样,遇见需要帮助的人怎么能袖手旁观!”

    另外几个人也纷纷表达对男孩的不满,那被称作庆图的男孩哼了一声:“你们看她衣服干干净净的,根本就不像什么迷路的人,小心被骗了同情!”

    “怎么会!”兰溪眼神示意庆图别乱讲话,这让人家小姑娘听见多不好。

    庆图无视了她的眼神,抱着手冷冷看着许茹芸:“小丫头,你是哪的人,怎么出现在这的?”

    “小姑娘别怕,他平常也是这么臭嘴巴的。”兰溪无奈,只好向许茹芸多解释了一句。

    只可惜好意并没有得到回应,呜呜的哭声回响在四周,显然许茹芸将他们全部当空气了。

    庆图眼里有一丝戾气闪过,他冷哼了一声,撂下一句就是回身:“这小丫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劝你们少管闲事了。”

    这句话几乎就是在抹黑了,毫无凭据可言,兰溪想开口拦住他,但终究只是叹了口气,就任他去吧。

    庆图各顾各的走回软垫上吃东西,一口一个小汉堡,一口一个大樱桃,独自发泄着内心的烦躁。

    “什么……一看就……他们真的……”他一边吃一边嘀咕着,差点噎到自己。

    他赶紧灌下一大口水,喝得太急竟是被水呛到了。

    “咳咳!”

    他低骂一声倒霉,这几天运气真是有毛病,怎么事事都不顺心!

    忽然感觉到身体有点冷,微风拂过,庆图不禁抱着胳膊,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鼻涕泡都被打出来了,满脸都是难受。

    “这鬼天气……大热天怎么就感冒了!”

    他摸了摸额头,竟是凉得冻人,绝对是发低烧了!

    “真特么倒霉透了!”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兰溪她们还在傻愣着安慰那个小丫头,还在多管着闲事,真是愚蠢。

    庆图皱着鼻子,鼻间实在是痒得不行,忍不住了,他又是连打了两个喷嚏,旋即就是径直向南走去,那里有他们来时骑的车,自己就先走一步,待会回去时发个信息通知一下就好了。

    这倒霉催的!

    不知过了多久,许茹芸终于停下哭泣,张着通红的眼眶看着眼前几人,哼唧开口:“你们怎么还不走?”

    自己发泄一下情绪没必要围观吧?

    兰溪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小姑娘,你好点了吗,你家在哪,我带你回去吧,你家里人一定很担心你的。”

    “对啊对啊。”其余人皆是点头。

    许茹芸心想自己爸妈还不知道去哪私奔了,怎么可能会担心。

    她两岁时父母就离婚了,跟着母亲生活了十几年,一年前父亲忽然回来,又用花言巧语将母亲骗走,两人就此远走高飞,除了每月给自己定期汇些生活费外,彼此联系都很少了。

    就连去年过年他们都没有回来……

    不过兰溪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孟尚宇叮嘱了要去壬地修行,然后等他来找自己的。

    自己不能再这里浪费时间了!

    许茹芸斗志盎然道:“我现在就要去壬地!”

    兰溪看着眼前忽然气势如虹的少女不禁愣了片刻,这情绪转变的太快,她来不及做出反应……

    不过也好,至少小姑娘将要去的地方说出来了,有了目标就好办多了。

    她露出和颜悦色的笑容,哄道:“小姑娘,姐姐带你去好不好?姐姐用共享单车载你喔!”

    话音刚落,许茹芸就瞥了她一眼,红红的眼眶中流露出鄙夷之色,要知道甲地离壬地还隔了个癸地呢,合起来将近东木省一半的面积,是个共享单车能载到的?

    而且她是谁,她是雪姑传承许大大啊,单凭她的速度都不比共享单车慢多少了,哪需要劳什子共享单车载啊!

    许茹芸无视了好心的兰溪,继而径直向南走去,前往壬地刻不容缓。

    说不定阿宇过几天就回来找自己了,在此之前自己至少也要好好修炼一番,到时候必须让阿宇大吃一惊哇哈哈哈!

    当时处于昏睡状态的许茹芸以为孟尚宇又像是前几次去捞云楼那般短暂离开几天,此时还琢磨着要不要早点睡一觉,好看一看孟尚宇在干嘛。

    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许茹芸这样想着,前往壬地的心陡然急促了许多。

    小白鞋踩在草地上,平原的风吹动倒落的绿根,发出“簌簌”的声音。

    黑发随风飘扬,这一阵风突兀而清爽,许茹芸俏脸一红,莫名想起之前孟尚宇轻轻为她拭去红树脂的画面。

    她哼着小调啦啦啦的跑了,只留兰溪几个人在原地吃屁。

    几人:“……”

    他们有些沉默,除却兰溪的几个人都是牙疼了起来,这小姑娘丝毫不领情啊!

    算了算了,看她挺有活力的也就不再管了。

    一名女孩忽然叫了声:“兰溪,别看啦,人家都已经走了!”

    兰溪没有回答她,女孩也不觉得恼,大家都明白兰溪是个很有爱心的人,平常遇见可怜的人都会伸出援手,只是这次的小姑娘比较特殊,人家压根就不接受……

    忽然兜里一阵震动,女孩掏出来一看,愤然出声:“庆图那家伙居然自己先回去了!”

    她将手机上的内容拿给其他人看:“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吧。(抠鼻)”

    其余人顿时愤慨,一个男孩忽然喝道:“那小子真不讲义气!”

    “算了算了,随他去吧。”

    “咱们回去继续吃。”

    一行人纷纷扭头,重新向草树那边走去。

    “兰溪,走啦!”女孩招呼了一声。

    “喔……”兰溪脸色复杂的收回目光,转身跟着其他人一起走向草树处。

    只是在她心中蓦然闪过一丝伤感,为自己没能帮上小姑娘而感到愧疚。

    “要是还能遇见,一定要帮帮她!”

本文标签:把我拉到公交最后一排开车

上一篇:公公和儿媳妇*医生随时调教惩罚我性奴

下一篇: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插着不能掉,等我回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