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玩弄我的美艳搜子:修仙奴役仙子性奴小说

2021-12-24 08:33: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杨伟听了怒道:“你是怎么搞的,不知道你爸妈多担心你吗?回来几天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叶凡被他一顿数落,竟无力辩驳。

&l

杨伟听了怒道:“你是怎么搞的,不知道你爸妈多担心你吗?回来几天了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叶凡被他一顿数落,竟无力辩驳。

    “行啦,”杨伟语气稍缓,紧接着说道,“我现在就打电话回去,你来接。”

    事已到此,叶凡知道再推脱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

    于是微微点头道:“好吧。”

    杨伟这才转怒为喜,语重心长地说道:“欸,这才对嘛。无论碰到什么困难,都不是逃避父母的理由,更何况现在不是还有我的嘛,我肯定会帮你的。”

    说完话,就掏出一部米国产的香蕉手机。
 

 文学

    一看那块头儿,应该价格不菲。

    杨伟拨完号后,又将电话放在耳边。

    很快,应该是电话接通了。

    杨伟对着电话里说了一句:“叔,您稍等,小凡在这儿呢,他要跟您说话。”

    说完,便将手机递给叶凡。

    叶凡连忙起身,双手接过。

    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而且这款香蕉手机显然比一般手机尺寸大不了。

    所以,握在手里,觉得很不适应,远没有自己曾经那部早就退市的诺基亚手机手感好。

    当然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只要一上手,还是会使用的。

    “喂。”叶凡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说了一声。

    “喂!是凡儿吗?”母亲的声音带着哭腔。

    叶凡原以为是父亲接的电话,结果这时已经换成母亲了。

    受到母亲情绪的感染,叶凡也哽咽道:“是……是的,我是凡儿。”

    “你个死孩子,这几个月都干嘛去了,连个电话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一个!”母亲一边哭泣,一边责备道。

    叶凡定了定心神,说道:“我给家里写的信中说过的,这几个月我去了许州打工,前几天刚回的江州。”

    “我们知道你去了许州,你就那么忙吗?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也不是,主要是刚到许州火车站,手机就被偷了。”叶凡解释道。

    “哦……是这样。”母亲似乎明白了,不过,很快,又接着道:“不对呀,就算自己没手机,也可以到公共电话亭打的嘛。”

    “那边是大城市,早就没有公用电话亭了。”

    “那你就不会找别人借一下?”

    “唉,不是不好意思嘛。后来想打的时候,又不能打电话了。”叶凡半真假地解释道。

    “什么地方?竟然连电话都不给打?”母亲好奇地问道。

    “是……就是……”叶凡当然不能把在吴府当下人的经历告诉母亲,于是支支吾吾道,“反正就是一个特别的地方,您就别问了。”

    “啊?”母亲突然尖叫一声,猜测道,“你该不是犯事了,被抓进牢里去了吧?”

    叶凡听了,觉得母亲还挺有想象力的,倒是歪打正着,还挺接近事实情况的。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也不难理解。

    毕竟,作为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知道不能随便打电话的地方,除了牢房限制人身自由外,似乎也没有其它地方了。

    想到这里,叶凡连忙否认道:“当然不是,我是什么人您还不清楚吗?违法犯罪的事情怎么会干。”

    “那是去哪儿了?”母亲追问道。

    “其实,我是遇见一位脾气古怪,但是医术高超的老中医。然后就拜他为师,跟着他一起到深山里学习了两三个月,那个时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当然打不了电话。而且他也根本没有电话。”

    “后来,老中医师父说我已经学出师了,不再教我医术,我便离开了深山,然后想着还是回到江州来发展吧。”叶凡仍是半真半假地述说道。

    “真的吗?”母亲显得很激动,“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学到真本事了,明天我又要回到市中医院上班了,而且直接当科室副主任。”

    为了让父母放宽心,叶凡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将此事和盘托出。

    不过,说过之后,又有点后悔。

    毕竟,还有伟哥在场呢。

    “好好好,那太好了!”母亲在电话那头喜极而泣。

    很快,又对着叶凡道:“你等等啦,你爸要跟你说几句话。”

    “嗯。”叶凡应道。

    很快,电话那头便传来父亲的声音。

    “凡……凡儿呀,是……是你吗?”可能是太激动了,父亲一开口就颤声道。

    “是的,是我,我是凡儿。爸爸,你的身体还好吧?”

    “好,好。听说,你明天又要回到中医院上班了,还要当副主任?没骗我们吧?”父亲激动地问道。

    “没骗你们,是院长亲自邀请我回去上班的。回头安顿好后,你们过来江州玩玩吧。”

    “好,好!”父亲又连说了两个好字。

    接下去,就是一阵沉默。

    叶凡知道,父亲一直都是如此,每次通话加起来都说不上几句话,然后就会着急地将话筒交给母亲。

    “行啦,我就不跟你们多说了,这还是拿伟哥的手机找的呢。回头,我自己买了手机再给你们打电话。”

    叶凡觉得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是时候该挂电话了。

    “好,好!”父亲又是这两个字。

    接着,就听见电话挂断的声音。

    叶凡将手机递还给杨伟,同时说了句:“谢谢伟哥!”

    “咳!跟我还这么客气。”杨伟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即话锋一转:“刚刚听你说,明天要去市中医院报到了?还直接当上副主任了?不会是哄他们的吧?”

    “怎么会呢,是真的。”叶凡一本正经道。

    “不错嘛,看来你真是长进了!是院长通知你回江州的吧?”杨伟赞许道。

    “不是的,我也是刚刚才得到通知,还院长让以前的老主任转达的。”叶凡如实说道。

    “转达?”杨伟一愣,接着皱着眉头说道,“也就是说并不是院长正式通知你的,该不会是他故意逗你玩的吧?”

    “这不可能。”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杨伟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有点咄咄逼人的气势。

    “这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伟哥吧。”

    “那也行。”杨伟道。

    叶凡这时突然想到,万一师父传达的信息有误,可不能把话说得太满,否则到时就尴尬了。

    于是又补充说道:“不过,伟哥你说的也对,毕竟还没有去正式报到,任何可能性都是有的。”

    “行啦,时间也不早了,等会儿一起吃晚饭吧,去我家或是到外面饭店都行。”杨伟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突然说道。

    “吃饭就不用了吧,改天好了。我现在要着急赶回去准备明天报到的资料。”

    叶凡实在不想欠他人情,于是婉言谢绝道。

    杨伟一听也有道理,于是不再强留,说道:“那也行,随便有事找我电话。”

    叶凡客套地回了句:“谢谢伟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胡敏凤也跟着站起身来,恭敬地说道:“杨局长,再见!

本文标签:修仙奴役仙子性奴小说

上一篇:说说你最刺激的一次在哪:粉嫩小嘴胯下羞涩吞含

下一篇:私教在没人的时候要了我短文:办公桌下跪含深喉总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