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家族内乱换刘家全部*珍珠奶茶的珍珠塞进菊花里

2021-12-24 09:46: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难为萧总亲自跑一趟,醉过!”两人来到沙发处,对位而坐,方翠山率先开口。

萧云不啰嗦,取出两份资料交给了他。一份是之前料场和设备的信息汇总,一份是关于蓉生建

  “难为萧总亲自跑一趟,醉过!”两人来到沙发处,对位而坐,方翠山率先开口。

    萧云不啰嗦,取出两份资料交给了他。一份是之前料场和设备的信息汇总,一份是关于蓉生建筑材料的。

    方翠山看了看,其中关于料场的还是他提供的最初信息。

    不到一刻钟,方翠山将材料还给了萧云。

    “我是否是可以认为,萧总代表绿光同意了我们此次五环项目的合作!”方翠山抿了一口茶,说道。

    萧云放下手中的茶杯:“是的,这也是董事长和郝总的意见。但我想说一点,我希望的是不仅是此次五环项目的合作,以后也有机会在其他方面合作。”

    “那就感谢萧总的看重了!”方翠山以茶代酒,礼敬萧云。

    萧云还礼说道:“现在虽然我们双方还没有签署合作协议,没有确定具体方案,但我已经当方董是绿光的朋友,我想听听方董目前的想法。”

    方翠山没有想到萧云如此直接:“我的想法是我们要不要双方在一起谈谈再说。不知萧总觉得如何?”

    “我的想法是,方董肯定不是第一次与人合作了,要不你出一个合作方案,我们根据你的方案来谈?”萧云不想拖的太久,因为有太多事情要未雨绸缪。

    方翠山站起身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到时候萧总如果觉得方案有什么问题,还希望不吝赐教!”

    萧云笑道:“不必客气,以后大家论公事是伙伴,论私事是朋友,方董大可不必如此见外。”

    方翠山点点头,坐了下去。

    “另外,方董,可能这几天我要去蓉生建筑材料一趟,到时候你也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萧云微笑着说道。

    “难得萧总开口,随时皆可!”方翠山也很干脆。

    虽然方翠山诚心相邀,萧云没有留下吃午饭,一方面时间还早,另外一方面他还得去天达一趟。

    萧云没有想到他到天达的时候,郑安父子皆在。

    “萧总,这次犬子受益匪浅,在我面前对你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郑安上来就握住了萧云的胳膊。

    萧云知道,郑安一直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护的要命。这次要不是他自己拉不下脸,还是不会让郑可为出来独自面对。

    “可为兄做事稳重,干练。我是经常听赵丽芳赞扬他啊!”萧云笑道。

    郑可为有些脸红,还有一丝开心。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郑主管倒是谬赞了可为!”郑安哈哈大笑,看去自己儿子的脸色,更是一整暗喜。

    “我不必拿此时做笑话,郑部长虽然她父亲因为我而失去了部长职位,但心胸豁达,对我是向来开诚布公、直来直往。就是本公司的王梦他也没有这样夸过!”萧云说道。

    郑可为一阵脸红,郑安这过来人哪有不明白的。

    “能够得到萧总的人的认可,这小子看来还是学了些东西。以后还劳烦萧总多多照应!”

    萧云笑道:“可为兄资质过人,将来必然不孚郑董所望。”

    几人稍微寒暄便在沙发边坐了下来。

    “萧总有事可直说,你我不必见外!”郑安毕竟年长一辈,一年也算对萧云关照,因此开门见山。

    “既然郑董开口,其他没有什么,就是现在我们确定要和蓝水展开合作了。这次我也看了看方翠山,觉得是个可以共事的人。关键是我们蓉城本地的势力如果过度分散,遇到外面大的资本和势力就会很难团结一致。”萧云也不拐弯抹角。

    郑安想到方大同,两人10多年来,基本是商业上的死对头。自从自己跟了赵人杰之后,方大同对自己的意见是越来越大,因为在很多竞争中自己都因为有绿光的支持而占有优势。

    “赵董说过,我们一切都是帝国给的,没有帝国也就没有了我们。这些年我虽然和方大同有些纠葛,但也仅仅是正当的商业竞争。这点萧总尽可放心。”

    萧云虽然内心知道郑安一定会同意,但他更想让郑安内心真正的接受和赞同这件事。

    由于之前萧云已经将不明势力掌控料场和设备的事情讲给了郑安,郑安也有自己的渠道,肯定也能去核实和挖掘。萧云没有过度担心他对如今局面的判断。

    “郑董放心,无论和其他任何势力合作,都不会影响天达和绿光的特殊关系。而且这次郑董借此机会,将可为兄推出来,更是高瞻远瞩。”萧云说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啊。要说格局我和方大同不如两个后辈。但真正要说大格局,我还是佩服萧总你啊!办公室不好谈的事情硬是让你搬到酒桌上,最后不仅事情谈成了,还皆大欢喜,都有面子。我是自愧不如啊!”郑安一方面感慨,一方面是真的高兴。

    虽然自己并不惧怕方大同,方大同一样也不惧怕自己。但是关起门大家都是帝国子民,现在外部势力搅局,如果没有一个萧云这样的人统筹规划,最终可能大家共同受损。

    此时郑可为来到郑安的面前:“父亲你放心,我不会丢我天达的脸。方翠山也有我值得学习的地方,所以这次合作对我也是一番历练和提升。”

    郑安点点头,确实这次自己儿子是大大的让自己骄傲和舒心。

    萧云和郑安父子继续交谈了片刻,一个电话打来,萧云离开了天达集团。

 文学

电话正是王子铭打来的,萧云打了个电话,和方翠山约定直接到蓉生建筑材料汇合。

    萧云到达的时候方翠山已经在料场里面等候,应该是王子铭提前做了沟通,周博直接将车开进了料场。

    王子铭带着萧云、方翠山二人直接上了旁边一栋二层小楼,里面一间办公室正坐着一个半百中年人。

    “萧总,这位是李道然,李总。”王子铭面向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扫了一眼萧云,又扫了一眼方翠山。

    “谁说他认识郑德浩?”话语中不咸不淡,眼神中淡漠不已。

    萧云看向他,点点头。

    “其他人都出去把!我们单独聊就好!”李道然说道。

    萧云转身对着方翠山、王子铭点点头,两人先走了出去。

    “你是郑德浩什么人,找我想怎么样?”李道然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我认识郑董,郑董也认识我。彼此认识而已,我看到贵公司的情况,想单独和李总聊聊,似乎李总不怎么有兴趣。”萧云面不改色,平静的说道。

    “我不感兴趣的事情太多,如果是郑德浩想做什么,让他来就是,不要找一个狗腿子来打搅我。别人怕他,我不怕!”李道然似乎有些讨厌萧云对郑德浩的称呼。

    萧云没有生气,将手中两份资料交给了李道然。

    李道然漫不经心的接过去,一边看,一边脸色越来越难堪,越来越难堪。最后豆子般的汗水从他额角掉落下来,哪怕外面已经是秋风习习,似乎也止不住他的汗水。

    “你是郑董派下来的人?”李道然问道,对郑德浩的称呼也变成了郑董。

    萧云也不知道怎么给他解释,他最初就没有想过将两份资料都拿给对方,但对方油盐不进,他只有狠下决心。

    “我不是他的下属,刚刚最先小伙子是我的下属。我是绿光集团的常务副总经理。”萧云没有想到这李道然消息如此闭塞,他哪里知道这老头除了捞钱,现在已经都想跑路了。

    “你是赵人杰的人?”李道然显然是知道赵人杰的。

    萧云点点头。

    “你是他们组织的人?”李道然问道。

    萧云没有回答他,对于自己是不是组织的人,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告诉对方。

    “今天我来,是想和李总商量有没有什么方案,一方面可以帮助李总解决你手中材料的麻烦。一方面也是想李总帮我一个忙,帮我也一起解决一下我的麻烦。”萧云直接说道。

    “你威胁我?”李道然虽然知道即使对方威胁自己,他也无话可说。虽然自己有些背景,但是如今的陛下依法治国,就是自己亲儿子犯法也会让内务府处罚,何况是他。

    萧云内心有些嫌弃这个老头,不过对事不对人,他还是从包里取出一份崭新的文件递给了对方。

    李道然拿着协议,越看越认真,越看越严肃。

    “你们可以帮我盘活公司?”李道然显然对协议内容有些诧异。

    “现在贵公司是资不抵债,我们刚好想找一个料场,所以才会找你。我对你之前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对你之后的事情也不想过问。我现在就关心你愿不愿意合作。”萧云没有啰嗦。

    “你为什么帮我隐瞒?你交给郑德浩那老头,他肯定会好好地赏赐你!”李道然有些怀疑。

    “我不是他的下属,也不需要谁的赏赐。我现在就想知道你愿不愿意。至于以后郑董问我,我自有解答,不会提及你半个字。”萧云说道。

    “我凭什么现在相信你?”李道然有些心动。

    “你可以赌!因为你不赌是必输,甚至是牢底坐穿,家人受牵连。你赌赢了自然利大于弊,赌输了最多还是回到原点。”萧云笑着说道。

    李道然思考片刻:“可不可以我思考两天?”

    萧云笑道:“我今天亲自来了,对我自己来说,要么就是成事,要么就是败兴而归。没有等的选项。你如果觉得不合适,一句话告诉我就好,我转身就走!另外,我不会将这份信息交给郑董的,即使你不和我合作,我也可以给你一个保证。但其他人我管不了!我这边没有人会去揭你。”

    李道然望着萧云看了一小会,这个年轻人,他看不出深浅也看不出真假。但他知道,只要他说出去的每句话,似乎都不会撒谎。

    “我答应你,但我要先给上面的领导先报备一下。”

    萧云点点头,走出了房间。

    不过5分钟,李道然打开门:“你可以进来了。”

    萧云点点头,忽然说道:“我的两个人可以进来了吗?”

    李道然沉吟半晌,点了点头。萧云走到阳台,招呼两人上了二楼。

    由于萧云早就准备好了协议,双方只是签字盖章就可以。而萧云临行嘱咐过方翠山,方翠山自然带着公章。

    “为什么不转给绿光,用别人公司的名字?”李道然有些诧异。

    “这是我们的事情,这不会影响我们合同的内容和履行。”萧云说道。

    方翠山没有想到,只是2个亿萧云就将料场拿了过来。但他只管签字、盖章;他相信接下来自己会知道情况。

    “我一会儿交接完毕,就要离开蓉城回帝都了。萧总,我希望你说道做到。”李道然最后收起一份合同,对着萧云说道。

    萧云没有嫌弃他的啰嗦:“我说到做到。”

    不大一会儿,王子铭和方翠山就和李道然完成了交接,萧云让王子铭暂时就驻扎这里,等候下一步安排。王子铭自然万分高兴,现在谁不知道跟着萧云就是跟着绿光的大势。

    萧云上了方翠山的车,沈四自然和周博开了一辆。

    “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这么便宜?”萧云笑道。

    方翠山一边开车,一边点头。

    “我们还要帮他们偿还银行的8亿贷款,收购过来,更新生产线,改善布局等至少10个亿,所以我们还是需要20个亿左右。”萧云说道。

    “这老头那么拽,他怎么会同意?”方翠山不理解。

    “他在不离开,他可能就要享受牢狱之灾的待遇了。”萧云继续说道:“你也知道这公司是上市的,还是皇家投资集团全资子公司,他前面一届已经挖空了公司,现在他自己也没有少挖。这个坑他是填不了的了。”

    方翠山没有想到萧云掌握了这些信息,不仅感叹萧云的信息渠道和精心布局。

本文标签:珍珠奶茶的珍珠塞进菊花里

上一篇: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一女多夫同时上H共妻

下一篇:客户的东西比老公的大:女友同学真湿夹得我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