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姐姐在上我在下mp3:玩遍了优雅美妇的娇躯

2021-12-24 14:49: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而且你是不是忘了,大家都背着一身的贷款呢,本来几十万的贷款就够吓人的了,你再让你姨、你叔你大爷他们背上几百万的贷款,还不吓死他们?”

这倒是大实话,这年头,私人


    而且你是不是忘了,大家都背着一身的贷款呢,本来几十万的贷款就够吓人的了,你再让你姨、你叔你大爷他们背上几百万的贷款,还不吓死他们?”

    这倒是大实话,这年头,私人从事客运的不少,但那种跑乡镇路线的也就罢了,可那种跑区县乃至跑省内路线的客车,每年的挂靠费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再加上家里的亲戚们之前都听了张启航的建议,在华腾工业集团附近盖了一栋集住宿、餐饮、购物等多功能于一体的楼房,大家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本就已经很大了,如果这个时候再让他们做客运生意,家里的亲戚们是真的会被吓到。

    张启航点头道:“妈,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这种事情,咱们不做也就罢了,如果咱们做了却不跟大家打招呼,您就不怕将来落埋怨啊?您招呼打到了,他们做不做就是他们的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话说回来,如果确实有谁胆子大,准备跟着咱们一起做呢?”

    倒也是这个道理!

    李金梅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现在听张启航这么说,立刻就觉得还真是如同儿子说的这样:先不管大家有没有这么大的魄力来做这个生意,但对于自己来说,肯定还是要先把招呼打到了才成。

    招呼打到了,他们下不了那么大的决心,那是他们的事;但如果自己不跟他们打招呼,那就是自己这边的不是了。

    “那……我把你姨、你舅、你叔伯大爷都叫过来商量一下?”说到这,李金梅不是很确定的道:“你确定银行那边真的没问题?”

    “银行那边我去跟他们沟通,”张启航毫不犹豫的道:“就看大家有没有胆子背上这么大一笔贷款了。”

    “成吧,”既然二儿子都这么说了,李金梅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应道:“我先跟大家商量,等商量出个结果再通知你。”

    从她的本心来讲,她当然也希望自己家的这些亲戚们的日子过的更好一些。
 

 文学

    ……………………

    从家里回来,第二天一大早,张启航直接就去了S委,说有一个重要的想法向领导们汇报。

    现在的张启航是市里的大红人,听说张启航有重要的想法向领导们汇报,没人敢怠慢,连领导都好奇,张启航这家伙又有了什么新主意。

    知道领导时间宝贵,张启航没有绕圈子,几句寒暄之后立刻就表明了自己的来意:“老局长,是这么回事,我想要搞一个汽车金融公司,如果做好了,一年几个亿的利润不在话下。”

    周安明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汽车金融公司,但张启航的“一年几个亿的利润”这话顿时就把他吸引了:琅琊市可是正儿八经的革命老区,革命老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穷啊!

    穷,自然也就对钱也就格外的敏感,尤其是市里还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持有黄腾工业集团60%的股份,这种不属于上级管辖拨款的钱最好了。

    “拉着大家一起?”

    李金梅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这个……一辆车就要240万,这要是买完保险、交完挂靠费管理费,到了上路那会儿最少也得两百七八十万吧?这么大的投入,咱们家哪个亲戚能拿的出这么大一笔钱?

    而且你是不是忘了,大家都背着一身的贷款呢,本来几十万的贷款就够吓人的了,你再让你姨、你叔你大爷他们背上几百万的贷款,还不吓死他们?”

    这倒是大实话,这年头,私人从事客运的不少,但那种跑乡镇路线的也就罢了,可那种跑区县乃至跑省内路线的客车,每年的挂靠费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再加上家里的亲戚们之前都听了张启航的建议,在华腾工业集团附近盖了一栋集住宿、餐饮、购物等多功能于一体的楼房,大家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本就已经很大了,如果这个时候再让他们做客运生意,家里的亲戚们是真的会被吓到。

    张启航点头道:“妈,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这种事情,咱们不做也就罢了,如果咱们做了却不跟大家打招呼,您就不怕将来落埋怨啊?您招呼打到了,他们做不做就是他们的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话说回来,如果确实有谁胆子大,准备跟着咱们一起做呢?”

    倒也是这个道理!

    李金梅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现在听张启航这么说,立刻就觉得还真是如同儿子说的这样:先不管大家有没有这么大的魄力来做这个生意,但对于自己来说,肯定还是要先把招呼打到了才成。

    招呼打到了,他们下不了那么大的决心,那是他们的事;但如果自己不跟他们打招呼,那就是自己这边的不是了。

    “那……我把你姨、你舅、你叔伯大爷都叫过来商量一下?”说到这,李金梅不是很确定的道:“你确定银行那边真的没问题?”

    “银行那边我去跟他们沟通,”张启航毫不犹豫的道:“就看大家有没有胆子背上这么大一笔贷款了。”

    “成吧,”既然二儿子都这么说了,李金梅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应道:“我先跟大家商量,等商量出个结果再通知你。”

    从她的本心来讲,她当然也希望自己家的这些亲戚们的日子过的更好一些。

    ……………………

    从家里回来,第二天一大早,张启航直接就去了S委,说有一个重要的想法向领导们汇报。

    现在的张启航是市里的大红人,听说张启航有重要的想法向领导们汇报,没人敢怠慢,连领导都好奇,张启航这家伙又有了什么新主意。

    知道领导时间宝贵,张启航没有绕圈子,几句寒暄之后立刻就表明了自己的来意:“老局长,是这么回事,我想要搞一个汽车金融公司,如果做好了,一年几个亿的利润不在话下。”

    周安明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汽车金融公司,但张启航的“一年几个亿的利润”这话顿时就把他吸引了:琅琊市可是正儿八经的革命老区,革命老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穷啊!

    穷,自然也就对钱也就格外的敏感,尤其是市里还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持有黄腾工业集团60%的股份,这种不属于上级管辖拨款的钱最好了。

    ————————————

    “拉着大家一起?”

    李金梅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这个……一辆车就要240万,这要是买完保险、交完挂靠费管理费,到了上路那会儿最少也得两百七八十万吧?这么大的投入,咱们家哪个亲戚能拿的出这么大一笔钱?

    而且你是不是忘了,大家都背着一身的贷款呢,本来几十万的贷款就够吓人的了,你再让你姨、你叔你大爷他们背上几百万的贷款,还不吓死他们?”

    这倒是大实话,这年头,私人从事客运的不少,但那种跑乡镇路线的也就罢了,可那种跑区县乃至跑省内路线的客车,每年的挂靠费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再加上家里的亲戚们之前都听了张启航的建议,在华腾工业集团附近盖了一栋集住宿、餐饮、购物等多功能于一体的楼房,大家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本就已经很大了,如果这个时候再让他们做客运生意,家里的亲戚们是真的会被吓到。

    张启航点头道:“妈,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这种事情,咱们不做也就罢了,如果咱们做了却不跟大家打招呼,您就不怕将来落埋怨啊?您招呼打到了,他们做不做就是他们的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话说回来,如果确实有谁胆子大,准备跟着咱们一起做呢?”

    倒也是这个道理!

    李金梅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现在听张启航这么说,立刻就觉得还真是如同儿子说的这样:先不管大家有没有这么大的魄力来做这个生意,但对于自己来说,肯定还是要先把招呼打到了才成。

    招呼打到了,他们下不了那么大的决心,那是他们的事;但如果自己不跟他们打招呼,那就是自己这边的不是了。

    “那……我把你姨、你舅、你叔伯大爷都叫过来商量一下?”说到这,李金梅不是很确定的道:“你确定银行那边真的没问题?”

    “银行那边我去跟他们沟通,”张启航毫不犹豫的道:“就看大家有没有胆子背上这么大一笔贷款了。”

    “成吧,”既然二儿子都这么说了,李金梅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应道:“我先跟大家商量,等商量出个结果再通知你。”

    从她的本心来讲,她当然也希望自己家的这些亲戚们的日子过的更好一些。

    ……………………

    从家里回来,第二天一大早,张启航直接就去了S委,说有一个重要的想法向领导们汇报。

    现在的张启航是市里的大红人,听说张启航有重要的想法向领导们汇报,没人敢怠慢,连领导都好奇,张启航这家伙又有了什么新主意。

    知道领导时间宝贵,张启航没有绕圈子,几句寒暄之后立刻就表明了自己的来意:“老局长,是这么回事,我想要搞一个汽车金融公司,如果做好了,一年几个亿的利润不在话下。”

    周安明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汽车金融公司,但张启航的“一年几个亿的利润”这话顿时就把他吸引了:琅琊市可是正儿八经的革命老区,革命老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穷啊!

    穷,自然也就对钱也就格外的敏感,尤其是市里还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持有黄腾工业集团60%的股份,这种不属于上级管辖拨款的钱最好了。

    ————————————

    “拉着大家一起?”

    李金梅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这个……一辆车就要240万,这要是买完保险、交完挂靠费管理费,到了上路那会儿最少也得两百七八十万吧?这么大的投入,咱们家哪个亲戚能拿的出这么大一笔钱?

    而且你是不是忘了,大家都背着一身的贷款呢,本来几十万的贷款就够吓人的了,你再让你姨、你叔你大爷他们背上几百万的贷款,还不吓死他们?”

    这倒是大实话,这年头,私人从事客运的不少,但那种跑乡镇路线的也就罢了,可那种跑区县乃至跑省内路线的客车,每年的挂靠费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再加上家里的亲戚们之前都听了张启航的建议,在华腾工业集团附近盖了一栋集住宿、餐饮、购物等多功能于一体的楼房,大家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本就已经很大了,如果这个时候再让他们做客运生意,家里的亲戚们是真的会被吓到。

    张启航点头道:“妈,您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这种事情,咱们不做也就罢了,如果咱们做了却不跟大家打招呼,您就不怕将来落埋怨啊?您招呼打到了,他们做不做就是他们的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话说回来,如果确实有谁胆子大,准备跟着咱们一起做呢?”

    倒也是这个道理!

    李金梅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现在听张启航这么说,立刻就觉得还真是如同儿子说的这样:先不管大家有没有这么大的魄力来做这个生意,但对于自己来说,肯定还是要先把招呼打到了才成。

    招呼打到了,他们下不了那么大的决心,那是他们的事;但如果自己不跟他们打招呼,那就是自己这边的不是了。

    “那……我把你姨、你舅、你叔伯大爷都叫过来商量一下?”说到这,李金梅不是很确定的道:“你确定银行那边真的没问题?”

    “那……我把你姨、你舅、你叔伯大爷都叫过来商量一下?”说到这,李金梅不是很确定的道:“你确定银行那边真的没问题?”

本文标签:玩遍了优雅美妇的娇躯

上一篇:征服高雅少妇老师:皇上揉捏皇后粉嫩的乳

下一篇: 他坚定而又缓慢地进入*小妖精的浪水真多真甜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