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说要给我填的满满的*和美妇在厨房里摩擦

2021-12-24 17:21: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事实上最主要的原因是,瓜瓜跟沈斯越、杜晚晚很亲,因此沈斯昂决心一定要在这件事上扳回一城。
  而他确实也挺喜欢森森这只胖嘟嘟的奶娃娃。
  
  杜潇非常满意这种模式

事实上最主要的原因是,瓜瓜跟沈斯越、杜晚晚很亲,因此沈斯昂决心一定要在这件事上扳回一城。
  而他确实也挺喜欢森森这只胖嘟嘟的奶娃娃。
  
  杜潇非常满意这种模式,“本来还在考虑生二胎的问题,现在有了森森,我就不生了。我们只需要花一半的养娃时间就能拥有两个娃,太棒了。”
  沈斯昂抱着森森,咧嘴笑:“我也觉得你还是不要生二胎了,多辛苦呀。不单单你辛苦,我也好辛苦。”
  杜潇不瞒地用脚尖踢他,质问道:“你辛苦什么?”
  沈斯昂:“就……忍得辛苦,要不我改天去结扎吧?”
  杜潇“呵”了一声,说:“你就算结扎,也得老老实实给我戴套。”
  “那……好吧。”沈斯昂颓丧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捏着森森的脸颊与短手指玩,越玩越起劲,直到森森“pia”给了他一拳。
  沈斯昂佯怒,凶巴巴地盯着小奶团子:“好啊你!你爸爸欺压我就算了,你也打我?今天不给你奶喝了,饿着吧你!”这话当然只是口头爽爽,沈斯昂与杜潇还是照常给娃娃喂奶瓶。
  但是很不幸,瓜瓜转头就把他的老父亲给卖了。
  
  于是,护崽的杜晚晚差点提刀把沈斯昂给削了,沈斯昂解释了半天她才终于消下怒气。
  但至此之后,沈斯昂总觉得自己跟亲儿子离了心,偏偏亲儿子还对沈斯越崇拜得要死——就跟他小时候那样,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
  渐渐的,沈斯昂就与森森越来越亲近。

 文学

  
  后来有一天,兄弟姐妹四人聚在杜潇家吃晚饭。吃饭前,杜晚晚上完洗手间路过儿童房房,不期然听见沈斯昂与森森正在聊天。
  沈斯昂:“……就很正常了嘛。”
  森森奶声奶气地问道:“可是为什么你的鸡鸡那么大,我的鸡鸡那么小呢?”
  听到这里,杜晚晚眼皮一跳,感觉偷听小叔子和儿子的这个话题似乎不太好。但她又纠结要不要进去把儿子给揪出来,可是万一他们正在进行实物对比怎么办……
  
  杜晚晚纠结的工夫,里面继续着聊天内容。
  沈斯昂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那你要把你的鸡鸡经常拿出来晒晒太阳,这样它才能够长大。”
  森森好奇地问道:“那它长大了有什么用吗?”
  沈斯昂“嘿嘿”笑了几声,说:“等你长大后就知道了。”
  
  杜晚晚扶了扶额头,默默走开。
  次日上午,她没想到森森竟然真的脱了裤子趴在阳台上晒太阳。
  杜晚晚赶紧将儿子提溜起来,帮他穿好裤子,耳提面命地嘱咐:“以后不能随随便便脱裤子,知道了吗?”
  森森眨了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可是鸡鸡长不大。”
  
  杜晚晚耐心道:“等你长大了,它也会跟着慢慢长大。嗯……鸡鸡这个词不文雅,妈妈是怎么教你说的?”
  “小弟弟。”
  “嗯,以后只能说小弟弟喔。”
  “可是叔叔说鸡鸡就是小弟弟。”
  杜晚晚没办法,只好威胁道:“你不听妈妈的话,妈妈就喊爸爸来凶你喔。”
  森森撅了撅嘴巴,说:“那我以后就不给小弟弟晒太阳啦!”
  
  为了防止沈斯昂把森森带偏,杜晚晚严阵以待。最后还是沈斯越忍不住笑话她:“斯昂虽然不算靠谱,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森森和他亲近没什么不好,晚晚,你太紧张了。”
  “我有一个预感,他会把我儿子带成一个小流氓。”
  沈斯越浅笑:“放心,我警告过他了。森森和斯昂投缘,就跟我和瓜瓜投缘一样,没事的。”
  
  杜晚晚观察了两个月,确定森森没有成为小流氓的潜质之后,才终于允许沈斯昂在不受她监督的情况下继续与森森待一块儿。
  与沈斯昂喜欢森森一样,森森也很喜欢沈斯昂,经常跟在他身后当小尾巴。而瓜瓜,则是喜欢当沈斯越的小尾巴。
  
  杜潇私底下开玩笑时与杜晚晚说起:“我们应该去做个亲子鉴定,说不定会掀开一起豪门狗血故事。”
  杜晚晚故意沉下脸,做出狐疑的模样打量她:“杜潇,你不会是还对我家阿越抱有想法吧!”
  杜潇被她一噎,脱口道:“我对斯越哥再有想法就真成豪门狗血剧了,好马不吃回头草懂不懂?”
  
  “说得你好像吃过似的。”
  “……”
  “明明只有我吃过。”
  “……”
  “如果你敢吃我的,我就……”
  “杜晚晚你有完没完!”杜潇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对斯越哥只是不懂事时候的迷恋好吗?看来看去还是沈斯昂好,虽然幼稚了点,但比你家那位不知有趣到哪里去了。”
  “哇,你这就过分了喔!沈斯越明明也很有趣的。”
  “切。”
  
  正好,森森与瓜瓜开着小汽车路过。
  杜潇喊住森森,放软语气笑眯眯地问道:“森森,是爸爸有趣还是叔叔有趣呀?”
  森森不假思索:“叔叔!”
  杜晚晚不甘示弱,笑眯眯地问瓜瓜:“瓜瓜,你喜欢爸爸还是伯伯呀?”
  瓜瓜毫不犹豫:“伯伯!”
  一比一,平。
  **
  有了孩子的生活确实多了些兵荒马乱,但也不乏童真与趣味。转眼又是一年,杜晚晚农历生日这天,喊了沈斯昂一家三口来家里吃饭。
  都说兄弟姐妹之间会随着长大成人而渐行渐远,但他们好像是个例外,反倒越来越亲近了。
  
  沈斯昂来之前,杜晚晚刚打开了一罐可乐来喝。森森闹腾着也要喝,杜晚晚让周阿姨把他抱开了。
  杜晚晚道:“小孩子不能喝可乐,会长不高的。”
  森森大喊:“妈妈骗人!妈妈讨厌!叔叔会给我喝,妈妈不给我喝!”
  杜晚晚蹙眉,她就说森森怎么突然看上她手中的可乐了。“叔叔什么时候给你喝的?”
  森森安静下来,骨溜溜转着黑亮的眼珠。
  
  “不说今晚就不给你看动画片。”
  森森垂下小脑袋,“叔叔说不能说,我不能说。”
  “那今晚就别看动画片了喔。”
  森森捏紧小拳头,几番挣扎后,还是没有开口。
  
  杜晚晚不再追问,拉开易拉罐。周阿姨把森森放到沙发上,就转身回厨房做饭去了。
  森森眼巴巴地看着杜晚晚,杜晚晚被他看得久了,心下不忍。“那只能喝一点点喔。”
  森森一听,圆溜溜的眼睛登时清亮,“我就喝……”他伸出胖嘟嘟的小手,竖起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四五根一起伸,“……五口!”
  
  母子俩喝完可乐,一大一小都十分满足地靠进沙发里。
  不一会儿,沈斯昂就来了。
  
  “叔叔!”
  森森蹦蹦跳跳地扑进沈斯昂怀里,借着他的手臂爬到他身上。
  沈斯昂吧唧亲了一口小侄子的脸颊,笑道:“这几天森森乖不乖哪?有没有偷偷尿床?”
  森森立马摇头,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哥哥尿床,森森不尿床!”
  “对,尿床的肯定是瓜瓜,森森才不会尿床呢。”沈斯昂摸了摸森森的小脑袋,温声安抚。
  杜晚晚笑吟吟地说:“斯昂,我待会儿要跟瓜瓜告状,说你冤枉他尿床。”
  沈斯昂卖儿子卖得十分彻底,“他前两天还尿了,我没冤枉他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抱起树袋熊一般挂在他身上的森森,坐进沙发里。
  杜晚晚笑道:“有你这样做人父亲的吗?我都要替瓜瓜生你气了。”
  
  周阿姨切了果盘端出来,杜晚晚起身去接。杜晚晚将果盘放到茶几上,“吃水果吧,潇潇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
  沈斯昂叉了块小片哈密瓜喂森森吃,答道:“临时有事,她小姐妹找她帮忙看婚纱去了。”
  “说起婚纱,穆冉姐和朱嘉炜是不是也快结婚了?”
  森森咀嚼着哈密瓜,含混不清地插嘴:“我也要结婚!我想要结婚!”
  
  杜晚晚走过去,弯腰捏了捏儿子的腮帮子,笑问:“那你想和谁结婚呀?”
  森森脸上的表情空白了几秒,仿佛认真思索着,然后郑重道:“我要和哥哥结婚!”
  沈斯昂与杜晚晚都笑了。
  杜晚晚笑道:“不行,你不能和瓜瓜结婚喔,不可以。”
  
  “怎么不可以?”沈斯昂揉了揉森森的黑发,十分开明地对杜晚晚说:“森森和瓜瓜不管喜欢同性还是异性,我们都理应支持才对。”他顿了一顿,笑出声:“但兄弟骨科确实不行,太刺激了。”
  森森敏锐地抓住关键字,复述道:“瓜瓜,骨科。”
  
  杜晚晚忙轻斥沈斯昂,“你别在小孩子面前胡说呀,成天没个正形儿。”她笑眯眯地问森森:“森森有没有其他想要一起结婚的人呀?”
  森森毫不犹豫:“妈妈!”
  杜晚晚浅笑:“这个可以,你打败爸爸,妈妈就考虑和你结婚喔。”
  沈斯昂狡黠一笑,说:“我要去跟我哥告状,你挑拨他和森森的父子感情。”
  
  然而出乎沈斯昂与杜晚晚意料的是,晚上的餐桌上,森森扑腾着小手要沈斯越抱。沈斯越刚将森森抱起来,就听见儿子奶声奶气地向自己这个老父亲提出大逆不道的要求:“爸爸,你能不能把妈妈嫁给叔叔呀?”
  沈斯昂手一抖,筷子差点从虎口掉落。
  杜潇斜眼睨他:“你又在森森面前瞎说什么鬼了?”
  
  沈斯昂大呼冤枉,一边跟杜潇解释,一边求杜晚晚:“晚晚,你倒是替我说句话啊!”
  杜晚晚还未来得及开口,森森已经抱着沈斯越的脖子一脸认真地说:“爸爸,我想和妈妈结婚,但是我不能做让你不开心的事。你就让叔叔和妈妈结婚吧,求求你了。”
  沈斯昂:“……”
  
  杜晚晚失笑,柔声问道:“森森,那你为什么希望妈妈和叔叔结婚呀?”
  森森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在沈斯越胁迫式的目光中,心虚地咽了咽口水。他瞬间倒戈,怒冲冲地瞪着沈斯昂:“叔叔!你不可以和我抢妈妈!”
  沈斯昂一脸懵逼:“我什么时候要抢了??”
  
  杜晚晚捂嘴笑,心想,被他父亲一盯就怂,果然是她杜晚晚的亲儿子。
  她转过头看了看母子情深的杜潇与瓜瓜。
  杜潇正从瓜瓜碗里抢排骨吃……
  
  瓜瓜紧紧抱住饭碗,“妈妈,你不能吃我的排骨。我要把排骨给晚晚吃,我要嫁给晚晚。”
  沈斯越幽幽看了眼笑得花枝乱颤的杜晚晚,“没想到你还挺吃香。”

本文标签:男朋友说要给我填的满满的

上一篇:成年女人粗暴毛片免费观看:老师真湿夹得我真爽

下一篇:我嫂子跟我是什么关系*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