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真空挤地铁有反应了*在人多的地方露出调教

2021-12-25 15:59: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地头蛇胡疤据说之前做的许多龌龊事爆发,被锒铛下狱,下场罪有应得,因为罪孽深重,民怨积忿,这辈子是没希望重见天日了。

  北城几乎所有被欺凌压迫过的人都暗中兴奋不已,胆大

  地头蛇胡疤据说之前做的许多龌龊事爆发,被锒铛下狱,下场罪有应得,因为罪孽深重,民怨积忿,这辈子是没希望重见天日了。

  北城几乎所有被欺凌压迫过的人都暗中兴奋不已,胆大点的甚至放鞭炮摆宴席庆祝。

  据说还发生了一件风流韵事,苏氏集团的大公子苏坤裘是个极为风雅的人,酒后携美半夜去湖边赏月吹笛,忘情之处,不小心双双坠湖殉命,真是做鬼也风流,可叹可叹。

  苏氏集团也因此受到重创,公司名誉和业务跌到谷底,苏氏老爷子一病不起,紧急把苏二公子苏钦守召回身边。

  宿舍里大家一边啃着鸡爪和猪蹄,一边听陈豪满嘴流油的吹牛逼,这些消息估计是从他开公司做生意的老爸那里听来的。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曲折波澜,听众全神贯注,每到情节高.潮部分,均是哎呀哎呀的惊叹不已,若是编成剧本一定大卖。

  听故事也能听傻的人注定要被鄙视一下,看着陆游手里抱着猪蹄,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样子,陈豪鄙夷的丢了个眼神过去,摇摇头,真没见识,这算啥。

  韩斌咽了口唾沫问:“那苏二这学还念不念了?”

  韩斌对于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对苏二的感情比较复杂,和多数被欺负过的同学一样,又恨又怕,听到苏家也有今日,内心那个小小人就雀跃起来了,有着复仇般的快感。

  墨羽啃了两个猪蹄后,终于满足的站起来去洗手,光顾着啃猪蹄吹牛逼,手机里有好几条短信没来得及看。

  花诗雨:快来帮忙,江湖救急。

  杜晓晓:装修方案看一下,有啥修改意见提。

  王小刚:哥们,东西已经安全送到你爸妈手里,记得请我吃砂锅(表情表情)

  一个个回复后,墨羽召集吃的满手满嘴流油的兄弟们去给花诗雨帮忙,一行人来到广播室,里面摆设乱糟糟的,只有花诗雨和萧芷晴两人在。

  看着手里拿着笤帚,头上戴着报纸折叠帽子的两人,一蹦一跳地够高处的蜘蛛网,四个大男生站在门口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身后突然站满这么多男生,萧芷晴俊美俏丽的素颜上悄然飞起两朵红云,嗔怪得瞪了大伙一眼。

  花诗雨欢呼一声,赶紧把手里的笤帚塞到陆游手里,然后开始指挥韩斌和陈豪擦桌子、凳子、书橱。

  墨羽走到萧芷晴身边,从她手里接过笤帚。

  萧芷晴也不看他,默默走到一边,拿起抹布在水桶里清洗拧干后去擦窗户玻璃。

  花诗雨看着两人间诡异的气氛,走到墨羽身边,轻轻碰了他一下:“你俩咋回事?怎么感觉怪怪的。”
 

 文学

  墨羽无奈的笑笑,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

  花诗雨翻了个白眼,轻声说:“机会我可是帮你创造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了。”

  墨羽对她点点头,低声笑着说:“谢谢。”

  看到萧芷晴踩上凳子要擦高处,墨羽赶紧走过去站在旁边嘱咐:“小心点,你擦下面的,上面的我来吧。”

  说完,拿起一张报纸揉吧一下,把萧芷晴刚才用抹布擦过的玻璃又擦了一遍,萧芷晴楞了一下,然后从凳子上小心跳下来,站到后面看了一眼,发现墨羽擦过的玻璃确实比自己刚才擦得亮多了,不禁在鼻子里轻轻冷哼一声。

  “你爸爸身体最近怎样了?”墨羽看着她,温和的问。

  萧芷晴瞥了他一眼,装作没听见,没理他。

  墨羽看看身后同学们哂笑的怪样,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

  花诗雨悄悄对他竖起鼓励的手势。

  “下午一起去吃砂锅吧,听说四海的旁边又开了一家味道特别好的小吃店,一起去尝尝吧?”墨羽看着萧芷晴好看的侧颜,又舔着脸邀请。

  萧芷晴依旧抿着唇,不言不语,这次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了。

  “噗——”陆游和陈豪很不够意气的轻笑出声,惹来墨羽一记狠狠的怒视。

  韩斌一头雾水,似乎还没搞清状况。

  花诗雨强忍住笑意,赶紧过来救场,拉着萧芷晴的胳膊摇晃着撒娇说:“芷晴,我们都好久没有吃砂锅了,下午一起去吧,好不好嘛?”

  陆游赶紧凑过来:“吃砂锅?好啊好啊,听说赤京四海的砂锅味道特别好,大家一起去嘛。”

  花诗雨白了他一眼:“去去去,你凑啥热闹。”

  陆游看看他三人,立马恍然大悟,只好灰溜溜的走到陈豪身边,怂恿陈豪,希望这个富二代能带着自己去市区逛逛,打打牙祭。

  “嗯,那你俩去吧。”萧芷晴淡淡的回应。

  自己的好闺蜜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花诗雨看看墨羽,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对于萧芷晴最近一段时间的态度,墨羽也有点想不明白,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正一筹莫展,花诗雨的短信过来了,问他怎么回事,萧芷晴对他态度的转变,她也看出来了。

  墨羽走到一边,对她无奈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花诗雨的短信又来了:“笨蛋。要不要我帮你搞清楚?”

  这种江湖救急雪中送炭的好事,墨羽求之不得,答应事成后请她俩吃饭看电影。

  人多干活就是快,在几个男生的帮助下,卫生很快打扫完。

  先给陆游转了一百炎币,这是请他仨吃砂锅的钱,让他仨先去逛,然后自己回宿舍等花诗雨的消息。

  躺在床上等了好久没有信息,墨羽心想下午可能又没戏了,拿起手机正要联系陆游问问他们到哪里了,叮咚,有消息来了。

  花诗雨:“陪芷晴在医院,砂锅电影取消。”

  墨羽:“她哪里不舒服?”

  花诗雨:“不是她。她奶奶病重,一大家子几乎都到了,可能要不行了。”

  墨羽急切追问:“哪家医院?”

  花诗雨:“市一院。”

  墨羽:“我马上过去。”

  她奶奶病重?足足比前世提前了两年。

  墨羽没记错的话,前世就是因为她奶奶病重,最后无医可治而去世,家产都落到了三叔萧建民的手里,一个大家族没有了老太太的统筹和支撑,最后四分五裂,慢慢衰败。苏钦守也借着萧芷晴奶奶病重,虚情假意,以帮忙寻医百般接近她。

  这次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墨羽想了一下,翻出刚买没多久的银针带上,以防万一。

  一路疾奔,刚到校门口,就被一团火焰叫住:“羽羽,火急火燎的干嘛呢?”

  杜晓晓?她怎么在这?

  墨羽不及细想,着急的对她说:“开车了吗?送我去市一院。”

  见他非常着急的样子,杜晓晓也不敢多问,赶紧和他一起跑向停车场。

  市一院特护病房。

  看着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目,已失去意识昏迷不醒的白发老人,副院长祁远山和几个主治医生摇摇头,表示已经尽力了。

  萧芷晴的父亲萧建成满脸焦虑的说:“祁院长,求求您再想想法子好吗?”

  “求求您了,救救我奶奶吧。”萧芷晴满脸哀伤,眼睛红红的祈求。

  花诗雨陪着落泪,病房里一片压抑悲痛的气氛。

  萧家三子萧建民扶扶鼻梁上的眼镜,一直注视着病床上的老人,表情极为复杂。

  祁远山:“萧先生,我们真的尽力了,尽早准备后事吧。”

  “你胡说什么呢!?我奶奶还没咽气呢。”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突然冲进来对祁远山怒吼。

  “放肆!萧风不得无礼!”萧建成怒斥自己的儿子。

  祁远山是医院的副院长、高级医师,何时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呼小叫过,平时都是别人求着他看病,说尽好话,虽然萧家是赤京的三大家族,但是在这么多同僚下属面前被一个小辈如此大声呵斥责怪,让祁远山觉得很没面子。

  “医院已尽全力,实在无能为力,若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另请高明。”祁远山不悦的说。

  “你这什么态度?救死扶伤本来就是你们的职责,今天必须给我救人。”萧风悲伤的大吼。

  “哥哥,冷静点,好好说话。”萧芷晴拉着萧风,温言相劝。

  萧建民叹口气:“医院也尽力了,就不要强人所难,闹哄哄的!”

  “医院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突然门口传来一句问话,众人纷纷向门口望去。

  “墨羽?你怎么来了?”萧芷晴看清门口站的人,疑惑的目光投向花诗雨。

  花诗雨期期艾艾的说:“芷晴,是我告诉他的,你千万别生气哦。”

  萧建民和祁远山几乎同时问道:“你又是谁?”

  墨羽看看病床上的老人,走到祁远山身边:“你好,请问贵院真的束手无策了吗?”

  站在一边的苏钦守阴恻恻,不怀好意道:“你在质疑祁院长的医术吗?你懂什么!祁院长可是医院有名的高级医师,他若说不能治疗的病人,全炎国上下也没几个人能治得了。”

  祁远山就是苏钦守为了笼络萧家推荐的医师,苏家和一院有业务往来,祁远山作为副院长没少得苏家的好处。

  苏氏集团遭遇这次重创后,现在更急于结交萧家这样的世家,虽然萧家近些年发展势头已经不如往昔辉煌,但仍然不是苏氏这样的小家族可以比拟的。

  萧家本来想请院长董光耀为老太太主治的,可惜董院长在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研讨会议,一直脱不了身,更何况董院长和萧家本来也没什么交情,因此便由副院长祁远山来负责治疗。

  董光耀作为赤京一院的院长,不仅医术高明,为人正派,更是炎国境内为数不多已迈入大师门槛的著名医药师,学生弟子众多,甚至不少学生弟子都已在医药界闯出名声。

  别说一个萧家,就是炎国行政院和军部的重要人员想要看病,也要提前预约,甚至看老家伙的心情和脸色。

  墨羽没有搭理苏钦守这只惹人生厌的疯狗,看来他哥哥的下场并没有引起他足够的警惕和重视。

  见人就乱咬,总有天会被打狗棍教训的。

本文标签:在人多的地方露出调教

上一篇:爷爷你太大了我好难:卫生间引诱邻居已婚男h

下一篇:二婚晚上叫的厉害:扶着美妇的臀从后沉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