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卫粗大的满足了我*小东西这才一颗珠子而已

2021-12-25 16:37: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来了,还长得高大健壮,看以后还有谁敢再瞧不起他们家?

  其实北辰仙君的体格只能说是匀称,跟健壮半点不搭边。只不过那时的生活条件太艰苦,大家都是勉强填饱肚子,一个个干瘪黄瘦

来了,还长得高大健壮,看以后还有谁敢再瞧不起他们家?

  其实北辰仙君的体格只能说是匀称,跟健壮半点不搭边。只不过那时的生活条件太艰苦,大家都是勉强填饱肚子,一个个干瘪黄瘦的,对比一下子出来了。

  余有富夫妻乍见儿子流干了最后的泪,这会儿早就不哭了,一人拉着儿子的一只手不舍得松开。

  北辰很不适应,想甩开几次却被拉得更紧了。

  他有些烦躁,回头去找林爱华,见她并没有离开,这才心安地不再挣扎。

  破界而入的冲击太强,封印了他的所有法力和记忆,幸好有那一丝灵魂牵引指引着他一路寻到这里。

  终于见到人了,虽然外貌不同,但灵魂的共鸣仍在。就是她,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他就算忘记了一切,也忘不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余小红顾不上招呼来看热闹的乡亲,扶着父母在树荫下坐好,就连忙钻进厨房劈柴烧水,准备给失散多年的哥哥洗洗干净,再让他吃顿饱饭。

  这姑娘掀开米缸的盖子,愁得直皱眉。稻子还在地里长着,新粮没有,去年的粮早吃完了,家里只剩下最后一点玉米面,只够大家垫个肚子。

  父母不能上工,爷奶叔婶全都不管,这些年全靠着她一个人操持,把这堪堪才十八岁的大姑娘操劳得仿佛老了十岁。这会儿看着最后的口粮,再看看笑得满脸皱纹都舒展开的父母,余小红狠狠心,把剩下的那点玉米面都舀了出来。

  这几天就有新的玉米下来,先顾了眼前再说吧。哥哥第一天回家,得让他吃顿饱饭。

  几个看热闹的不好意思干站着,有的帮着余小红烧火,有的就指着北辰说道:“余老四,现在可不兴唱戏,还是赶紧帮你儿子收拾收拾把衣服换了吧。”

  余有富看看“儿子”身上的长袍,连忙应了一声,回屋去找自己的衣服。余妈妈也从屋里拿出把生锈的剪刀,想把北辰那头烧卷的长发剪短。

  北辰看看林爱华,见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也就坐着不动,随便那老两口折腾。

  只不过,他的仙体何其强韧,那头发虽然烧得打了卷,又岂是区区凡铁可以剪断的?

  余妈妈使出吃奶的劲也没剪断一根,着急地说道:“剪刀怎么钝成这样了?”

  看到林爱华,她陪着笑求助道:“爱华,你家有剪子吗?回去帮婶子拿来用用,婶子谢谢你。”

  林爱华无奈地站出来,说道:“不用拿了,剪刀没问题,大概是你不会剪,还是我来吧。”

  余妈妈让出位子,林爱华接过那把断了几根齿的木梳来胡乱梳了几下,就运转灵力加持在剪刀上。
 

 文学

  两人灵力同根同源,北辰又对她毫无抗拒,原本坚韧的头发随着她的咔嚓几剪缓缓落下。

  仙君的头发,可不能落到凡人手里。

  林爱华把长发挽个结,塞进徒弟手里,叮嘱道:“收好。”北辰就听话地抓在手里再不松开。

  臭小子,到了人间倒变得听话了。早这么乖,师父我至于经常对你进行爱的教育吗?林爱华默默吐个槽。

  余小红烧好水,把浴桶搬进东边正屋,把洗澡水兑好,走过来说道:“哥,洗澡水打好了,你快去洗洗吧。”

  北辰随便那家人怎么叫,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只一个劲看着林爱华,她只得装模作样地说道:“余叔,你们忙,那我就先回去了。”

  见她要走,北辰也站起来想要跟着,林爱华只好停下,假笑着说道:“小鱼你快洗澡吃饭吧,好好听你爸妈的话,我有空了再来看你。”

  一个威胁的眼神丢过去,蠢徒弟立刻消停了,眼里虽然带着不解跟不舍,却没再继续跟着她走,只呐呐地说道:“再来……”

  林爱华暗暗得意,感觉这样听话的徒弟实在是轻易不得一见。不过嘛,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可没空跟他在这儿耽误。

  午饭时间到了,她得回去填饱肚子。

  至于徒弟,本老祖又没有叫他来,一切后果他自己受着吧。等他吃了苦受了罪,知道不该任性妄为,自然自己就回去了。

  惦记着家里的午饭,林爱华的步子不觉加快了几分。

  林妈妈早就做好了饭,专等下地干活儿的几个跟她的宝贝女儿回来。

  想起女儿早上的馋样,她特意多拿了半斤米,又多放了两块山芋。

  屋檐下的丝瓜结得多,再不吃就老了。她拿竹竿勾下来几条烧了一大锅汤,又去路边扯了几把豆子,用咸菜炒了一大盆。

  每家都有自留地,随便大家种点什么。只要不拿去卖,队里也不会干涉。林家就种了不少当季的蔬菜,自家吃足够了,只是没钱去打肉,有点馋得慌。

  没办法,家家都一样,日子还不是照样过?

  林爸林妈都是苦过的人,十年前的饥荒都扛过来了,还怕吃这么点苦?其实他们也不觉得苦,现在的日子可比从前好多了,只是怕亏待了孩子。

  林爱华一回家就往厨房里钻,林妈妈连忙放下手里的豆角,说道:“你爸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你先回屋歇歇,妈再炒个豆角。”

  炒豆角?林爱华表示很期待。只不过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干脆退回院子里。

  肥仔去村里巡视它的领地还没回来,锁儿躺在树荫下,露出小肚子睡得正香,两只鸡在院子里东刨刨西啄啄的找食吃。

  想起这鸡早上曾替她挨了嘴损大嫂一顿骂,老祖好心地从青冥境里揪出一把青草扔到它们面前。

  “吃吧,吃吧,老祖我恩仇必报,这把野草足够抵消咱们之间的因果了。”

  对她来说是野草,对鸡来说可是鸡生从未见过的美味。那两只鸡顿时被吸引,你争我夺地抢食起来。

  林爱华笑眯眯地看着鸡,仿佛看到一只只的煎蛋,茶叶蛋,糖水蛋正在面前飞舞。

本文标签:小东西这才一颗珠子而已

上一篇:上楼梯也要连在一起:英语课代表你的水好多

下一篇:宝贝你看这上面全都是你的水:灌满玉势堵着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