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上班的时候突然想要了: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

2021-12-25 17:18: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碰到人多的时候,一个月估计有两三百文的收入。人少他也不担心,毕竟还有固定工资在。

  如此,车夫这行也成为了一个吃香的职业。

  每日张虎蹬着车,除开接送来往城内的客人

碰到人多的时候,一个月估计有两三百文的收入。人少他也不担心,毕竟还有固定工资在。

  如此,车夫这行也成为了一个吃香的职业。

  每日张虎蹬着车,除开接送来往城内的客人外。

  某些店铺里需要人来帮忙运东西,他便蹬着板车过去。把那一箱箱的东西搬运在自己车上,再按照规定的地方给人送过去。

  有卖炒货的老板有时会给他分上一捧炒货,虽是些豆子花生之类不太值钱的玩意,但他吃的开心。

  今日张虎帮忙搬运的,是县主名下的香膏铺子。

  运送的过程中有个瓷盒子被店活计摔到了地上,把瓷器给摔碎了,里面的香膏有一部分沾了灰,不能卖给贵客了。

  张虎想出些钱财买下,掌柜把沾了灰的部分挖走,用个小木盒装着给他。

  “不要钱,你拿走就是了。”掌柜的说道。

  那香膏的厂房里每日要浪费不少的香膏,县主告诉他们,成品得好好做,不能有丝毫污染,否则都要丢掉。

  这香膏丢了实在可惜,不如顺手给这车夫,拿去给家中的妻儿长辈也行。

  张虎高高兴兴把香膏揣在兜里,然后去布坊里扯了半匹布。

  他扯的是暗红色的布料,稍微带些鲜亮,店里的掌柜们说了这是妇人们常穿的颜色。

  原先染色的布料贵的很,但听说这些是县主的弄出的香膏坊里产出的布料,颜色经久不褪,且比寻常的白麻粗布只贵上几文。

  张虎今年难得挣了些钱,想买点儿好的回去给奶奶,算是置办年货。

  张虎拿着这些东西回去后,老妇人小心翼翼握着木盒子的香膏和这染了花色的布匹,两眼盯着挪不开,嘴里却是抱怨个不停。“这些东西得多贵啊!”

  “我当年跟你爷爷成亲的时候都没穿过红衣裳,都这个年纪了,拿这布做衣服多不合适啊。”

  “村里的小姑娘都不擦香膏,老婆子擦香膏出去,肯定是要被人笑话的!”

  老妇人不停抱怨道,“虎儿啊,奶奶知道你心疼奶奶,这些都拿去退了吧,换点儿银子实在。”

  张虎往桌前的板凳一坐,把腰上的葫芦一搁,有点儿无奈。

  “奶奶,我都说了,这香膏是今天送货的掌柜给我的,原来装香膏的盒子摔坏了沾了灰,客人不要,我就拿过来。”

  “这布也不贵,是我买给你的,是我的一份心意。您把我养这么大,我还没给你买什么像样的东西,给你买点儿布料怎么了?”张虎叹气道。

  “你这孩子,浪费这个钱干什么?我一个老婆子穿什么都行,这钱你省着早日娶媳妇多好啊!”老妇人争辩道,语气里带着丝幸福笑意。

 文学



  “要不,我把这些给你放着。留着等你以后说媳妇的时候,当聘礼给人家姑娘送过去。”

  说着老妇人在昏暗的屋子里翻找起来,腾出柜子,准备把这些东西装进去。

  张虎则是打开了香膏盒子,乘着他奶奶走上前的时候拽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香膏擦在他奶奶手上。

  如今已入冬了,南边的冬天虽算不上冷,但每日务农洗衣做饭都要接触冷水,手上脸上会长冻疮。

  张虎的奶奶手上便生了不少冻疮。

  “奶奶,我听那掌柜的说了,这香膏里面加了药,冬天能治冻疮。贵的香膏我买不起,这是捡人家掉在地上的,等我以后有钱了,我肯定给你买那些好的香膏,买那些装在瓷盒子里的!”张虎说道。

  “那掌柜的说了,这香膏只能放半年,半年就会坏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媳妇!还是你先用吧。”

  “你这孩子!”老妇人握着香膏,眼角的笑怎么都收不住。

  “那这布留着吧,留着以后给你媳妇穿,我这个老婆子就不穿什么新衣服了……”说着,她又从衣柜里拿出一块破麻布。

  把这块暗红色的布料仔细包好,妥帖放在衣柜里。

  对于自己奶奶口中说的成亲的话张虎没往心里放。

  他心里一直偷偷藏着一个人……

  自打在街上见过一次县主后,张虎第一次知道世上还有长得像仙女一般的人。

  他们村里好最好看的姑娘,还有他在街上偶尔瞧见过的大家小姐,完全不能跟县主比较。

  县主对自己而言就像居住在云端上的神仙。

  县主不仅人美,还心地善良,一直未百姓着想。自己能吃饱穿暖有活干,全是因为县主。

  这些恩情,张虎铭记于心。但他也很清楚自己跟县主之间的身份差距,他只求能远远看县主一眼就好。

  县主偶尔会出城,虽然是坐在车里,但只要知道车里坐的是县主他就非常安心。

  眼馋云桃的不止一人,但云桃定亲的消息还在京城未传出。

  不知荔安里的男儿会心碎多少。

  岁末年关,云桃的贡品慢悠悠抵达京城之际,她爹在空间里跟她反馈了陛下的良好反应,顺带问她为什么胶鞋变成了佩奇鞋。

  云桃也很无奈,自己随口说了那些纨绔像佩奇一般,谁知道人家还这么开心,当真是误会大了。

  但这丝毫不影响佩奇鞋在京城的火热……

  陛下都穿上了,听说荔安那边不少人家都买了,他们怎么就不能拥有了呢?

  本着对陛下的尊重,云桃把其他的鞋子都延后半个月卖。

  陛下的是最先送往京城的,哪怕京城里的铺子开卖,也是半个月以后。

  所以佩奇鞋一开卖,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佩奇鞋虽卖的好,但也有不少被人诟病的地方。

  鞋子就那些,鞋码也少,很容易就断码。

  脚小一点的还好说,能在鞋里塞点儿东西,脚大的一点可就难办了,想塞到塞不进去。

  而且这次,荔安运来的货里只送了大人的鞋码,一点儿小孩的鞋码都没。

  不少爱子心切的妇人想给家中的小子买一双都没机会。

本文标签: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

上一篇:老师的小兔子好软视频: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下一篇:马车上的欢乐(下) 小燕子:做错了题就让学长c一次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