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离婚了忍不住和儿子*危险期被流浪汉开宫受孕

2021-12-27 15:17: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对,老项才是冤大头。”秦东竟笑着喊过服务员,“我们是青木啤酒厂的,这一餐别忘了记在项总的账上。”

“老苒,四家啤酒厂,一家有一家的想法,漫

   “对,老项才是冤大头。”秦东竟笑着喊过服务员,“我们是青木啤酒厂的,这一餐别忘了记在项总的账上。”

    “老苒,四家啤酒厂,一家有一家的想法,漫天要价怎么谈?”走出饭店,秦东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也是朱全忠迟迟不能拿下来的原因,“我们要立足于打,打完了可以再谈嘛,先立规矩,后谈判。”

    “你怎么打?在人家地盘上!”这是老苒最为担心的。

    “想当年,在嵘啤,上海,天津,北京,河北,哪一个是我们的地盘?”秦东豪气大发的空当,华尔文就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

    老苒明白,“你有后手!”

    “不,是先招。”秦东大笑。他的先招就是当地一位叫作焦守志的批发商,原来供销社出去的,做啤酒批发,做得很好。

    秦啤的牌子往这里一立,多余的话不用多说,他答应当唐朝的经销商。

    左翎已经派人把啤酒运了过来,这已经脱离了啤酒二百五十公里的销售半径。

    老苒很不高兴,秦东却笑着安慰道,“你是栈道,我是陈仓,我们就要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唐朝2000?

    看着唐朝公司新运过来的啤酒,老苒很新奇,“2000年?好嘛,2000都安排上了,打就打呗……”

    唐朝成功地复制了扬州2000的成功,也复制了唐朝公司在西安的打法,汉中市民哪见过这阵势,加上汉中的口味秦东这几天也摸透了,正是喜欢清淡爽口的啤酒。

    不出一个礼拜,唐朝2000竟然占领了汉中市百分之二十五的市场!

    “再这样下去,我们完了。”项怀亮忧心忡忡,“金鸡都被撵出西安市场了,何况我们!”

    怎么办?

    项怀亮很后悔自己狮子大开口,秦东明显不是凯子,任由他来钓鱼,“金鸡,秦啤,还是跟着秦啤有前途,我找秦东去。”

    “项总。”厂办主任匆匆进来,“金鸡的朱总来了,就在厂门口了。”

    ……

    汉中人的早餐,往往就从一碗热面皮开始,但最佳搭档无疑是一碗菜豆腐。

    菜豆腐并非是“菜+豆腐”的简单组合,而是用浆水代替卤子制成的豆腐,口感微酸香浓,与面皮的热辣相得益彰。

    另一味早餐则是独特的汉中锅贴。

    与大多数人印象中的锅贴不同,汉中的锅贴没有馅料,长相上更似油条。

    煎炸前用苦豆粉、花生、芝麻、花椒粉和菜籽油制成配料,刷在面团上调味,再炸至金黄酥脆,香气四溢。

    “好吃,好吃,”秦东的理想真简单,喝遍全国的啤酒,吃遍全国的小吃,如果眼前的锅贴是青木啤酒,他真的有信心在一个月内吃下他。

    “秦总……”

    小吃摊上人来人往,一个中年人笑着坐在了秦东的对面,老苒抬起头来,惊喜道,“陆总!”

    陆园,望江啤酒总经理,此时的望江啤酒,风头正盛,把汉中啤酒压得抬不起头来。

    “听说秦总说话喜欢直来直去,那我也不藏着掖着,我今天来,是想跟秦总谈合作……”

    合作,直接说就是兼并。

    望江啤酒直接找上门来,很出乎秦东的意料。

    “陆总,为什么选择我们秦啤?”秦东放下手中的筷子,也是直来直去。

    “我听说秦总喜欢读三国,我也很喜欢,三国中不是说嘛,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全国八百多家啤酒厂,现在也到了改朝换代的地步了,合嘛,大势所趋。”

    “中国的啤酒业太分散了,眼下洋啤长驱直入,就是看我们的啤酒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我们是时候联合起来……”

    哦,秦东动容。

    想不到在汉中这样的地方,还有一位目光长远的啤酒英雄,天下英雄出汉中,果然名不虚传。

    “陆总,正式自我介绍一下,秦啤,秦东。”

    “望江啤酒,陆园。”

    英雄惜英雄,两人吃着锅贴,相谈正欢,唐朝在汉中的经销商焦守志跑了过来,“秦总,金鸡啤酒有大动作!”

    仿佛一夜之间,汉中的商店里和饭店里就摆上了金鸡新推出的啤酒——千禧啤酒。

    秦啤主打千禧年的概念,秦啤取名唐朝2000,朱全忠则更直接,直接叫千禧啤酒了。

    两家啤酒一上来就碰撞出激烈的火花来!

    望江啤酒的陆园选择追随唐朝,而青木啤酒则与金鸡结盟,一时间,在这个并不寒冷的汉中,一场啤酒大战骤然爆发。

    而同城的汉中啤酒和汉中兄弟啤酒则选择观望,勿庸讳言,不论是金鸡还是唐朝,谁在汉中取得胜利,他们的天平就会倒向谁。
 

 文学

    “天时,地利,人和,上次在西安,我们吃了地利和人和的亏,但现在,这是在汉中,我们跟唐朝都是客场作战,”朱全忠也在跑市场,“都主打新千年,新世纪的概念,我看到底谁能赢!”

    秦东让马国强到金鸡,被朱全忠识破,朱全忠起全厂之兵攻入汉中,并且他们已经在汉中经营一年,唐朝是刚刚进入汉中,两家竟打了个平手。

    “秦总,我们得调集更多的人手。”既然朱全忠识破了秦东的计策,姜维也就不装了,他从金鸡赶到汉中,看到街头到处是金鸡啤酒的人,他有些着急。

    “哪来的人手?”秦东笑了,一年快结束了,他让姜维组织有贡献的销售带着家属,到扬州休假。

    说是休假,其实侯勇在接待的时候,也能让扬州的销售学到经验,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秦东现在真的拿不出人来。

    “就这些人手,先顶住他们的攻势,这里就交给你了,”秦东一时间也没有好主意,“我得去趟大连,有点私事。”

    啤酒业跑马圈地,秦东除了入股秦啤,拥有龙城和石城啤酒,还拥有包装箱厂和大法寺汽水厂。

    现在大法寺汽水厂打来电话,大连的一家啤酒厂经营不善,准备出售。

本文标签:危险期被流浪汉开宫受孕

上一篇:一篇关于2022早安的正能量句子分享:经典语录现实人生感悟

下一篇:AV经典动态高潮GIF动图:老师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