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芭蕾舞 肉 bl(他强硬的冲破那层阻碍视频)最新章节列表

2021-12-28 08:13: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记也展露出来。

  凌兮手指微微颤抖,不敢相信的走上前,看向闫宸的衣领。

  她眼眶发红:“闫先生,这件衣服,你能脱了让我看看吗?”

  闫宸听她说话的语气不太对

记也展露出来。

  凌兮手指微微颤抖,不敢相信的走上前,看向闫宸的衣领。

  她眼眶发红:“闫先生,这件衣服,你能脱了让我看看吗?”

  闫宸听她说话的语气不太对,一颗心提起,“怎么哭了。”

  凌兮抿抿唇,神色执着,继续道:“我想看看你的上衣。”如果没有看错,闫先生的衣服上应该是宸这个字,虽然他也叫闫宸,衣服做了标记不奇怪。

  但为什么,这个字,和当初她在小师叔衣服上绣的,一模一样。

  当时,因为她刚学刺绣不久,还不是很熟练,宸字最下面的一撇,和弯钩的地方连在一起,与最后一笔,形成了一个×字。

  而以闫先生的家世来看,即便找人绣了这个字,应该也不会出这种纰漏。

  闫宸看她这副不看不罢休的模样,只道:“我去隔壁换件衣服。”

  隔壁房间,闫宸看着手里的上衣,神色复杂,不过一件普普通通的练功服,为何让小姑娘都变了脸色?

  “闫先生,换好了吗?”

  门外,传来凌兮急切的询问声。

  闫宸一出来,她立刻上前,目光紧紧盯着他手上的衣服,心跳加速,想上前看个仔细,又怕不是自己期待的结果。

  两人相对而立,谁也没有先开口。

  最终,凌兮还是接过衣服,缓缓打开。

  看着上面熟悉的字眼,眼泪瞬间流下。

  “凌兮。”闫宸看见她竟然哭了,一时懵了。

  “呜呜……”凌兮靠在墙上,猛地大哭出声,嘴里呜咽着“小师叔”三个字。

 文学


  看见“宸”这个字,凌兮就回想到和小师叔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十三岁去后山历练,小师叔为了救她,衣服被魂兽弄脏,她就试着做了一件衣服。而小师叔也很喜欢,她之后就会经常做一些衣服送给小师叔。

  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师叔,可现在,她在闫先生的衣服上,也看到了曾经的痕迹。

  而且,闫先生和小师叔长相太相似了。

  想到什么,她猛地抬头,目光灼灼地看向闫宸。

  闫宸很担心她的状态,想安慰又无从下口,看到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睛,不由问道:“怎么了?”

  凌兮深呼吸,起身擦干眼泪,试探问道:“闫先生,你知道昆仑吗?”

  闫宸神色不变,微微点头。

  凌兮还来不及高兴,只听他又说道:“传说中的神山。”

  凌兮小脸一僵,不死心又问:“那你知道天辰道君吗?”这个可是小师叔在修仙界的尊称,如果闫先生知道,那是不是……

  可很快,闫宸又让她失望了,他摇摇头,不禁握紧了拳头,试探问道:“这个,对你很重要吗?”

  凌兮泪光闪闪,微微抿唇,沉默不语。

  半晌后,一颗颗泪珠从眼角落下,她也不哭出声,小小的一个人站在那里,仿佛丢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再也无法挽回。

  孤独、寂寞。

  无论此生多少锦绣繁华,可缺少了最想要的那个人,这一生的山长水阔,都将独自一人走过。

  闫宸心脏莫名一紧,不想看到她如此低沉的模样,摸摸她的脑袋说道:“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呢。”

  凌兮摇摇头,泪珠沾湿了她的衣领,哽咽道:“你不是他。”

  他?

  闫宸神色复杂,难道是小姑娘喜欢的人?!

  还不待他想清楚,凌兮便道:“我先回房间了。”

  闫宸看着她的背影,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神。

  房间内,凌兮钻进被子里,嚎啕大哭,半个枕头都湿透了。

  呜呜……

  小师叔,兮兮真的好想你。

  你想兮兮吗。

  如果想的话,能不能给兮兮托个梦,只要能再见你一面,让兮兮知道你过的好不好,此生也无憾了。

  凌兮手指抓紧被褥,将自己紧紧缩成一团,仿佛那个初入修仙界被人欺负的小女孩儿,只能自己给自己加油打气。

  时间缓缓过去,凌兮眼皮沉重下来,睡着前还在想:那个字,可能真的是巧合吧。

  *

  另一边,闫宸返回房间的路上,遇到了闫曜。

  看他神色不是很好,闫曜也不敢提答应爷爷的事,笑哈哈的打个招呼,又原路折回了。

  “爷爷。”

  小花园里,闫老爷子坐在凉亭内,闲适的拿着鱼竿钓鱼。

  听到喊声,他回头看来一眼,“怎么又回来了?”

  闫曜一屁股坐在石墩上,一挑眉问道:“你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

  闫老爷子不敢兴趣,“别打扰我钓鱼。”

  “和二哥有关。”

  闫老爷子:“哦?”

  “二哥刚才好像哭了。”

  啪——

  鱼竿掉了。

  “你说啥?”一着急,闫老爷子话都说不利索了。

  闫曜:“就刚才和二哥打了个照面,我看他眼眶有点发红。”也不知道什么事,竟然让他这泰山崩于顶都面不改色的二哥都变了神色。

  闫老爷子立刻起身,向孙子的房间走去。

  “等等我啊。”闫曜也跟着过去,这么重要的时刻,怎么能少了他。

  *

  外面敲门声不断,闫宸烦躁的皱眉,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房门猛地被打开,闫老爷子还来不及说话,就听见闫宸说道:“我没事。”

  “诶,不是……”房门又被关上,闫老爷子愣住了,心想这绝对有事!

  闫曜也觉得不对劲儿,突然脑袋被拍了下,他揉了揉后脑勺:“干什么啊,爷爷。”

  “还不赶紧去打听打听,看看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不是陪着小兮去书房练字吗,怎么这突然间就……

  对了,小兮。

  闫老爷子又转身去了凌兮的房间,敲了敲门,没人应。

  凌妈从隔壁房间出来,“老爷子,找兮兮有事啊。”

  闫老爷子呵呵一笑,“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她。”

  客厅里,闫老爷子打开电视,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凌妈,又想到凌兮,他不由问道:“兮兮妈妈,你们就是安平县人吗?”

本文标签:他强硬的冲破那层阻碍视频

上一篇: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双飞皇后和公主

下一篇:客人吃了药日了几个小时:学长被迫高H双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