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儿子弄了一天没说话:不要戴玉势好不好

2021-12-28 08:28: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其它五大势力正在将人员装备迅速调集到矿区重要的位置,以便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利用军事优势获得更多的好处。而从后半夜开始,马克除了留下一些军事人员之外,便悄无声息的将


  其它五大势力正在将人员装备迅速调集到矿区重要的位置,以便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利用军事优势获得更多的好处。而从后半夜开始,马克除了留下一些军事人员之外,便悄无声息的将主力部队撤离了矿区。这么大的军事行动,不可能瞒过身旁几个互相提防的武装势力。但是马克并没有给出解释,也没有对其它武装力量占领的矿区进行威胁和驱赶,所以几大势力虽然对此有些迷惑,却也并没有追着马克问个究竟。

  第二天一整天都风平浪静,几大武装势力终于达成了一系列的平衡,再加上华夏国方面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这些人纷纷开始幻想得到丰厚的金钱。一方面开始联系国际买家,另一方面开始构建自己的防御圈。那些嗅到了味道想来分一杯羹的其它佣兵机构和反政府武装,被这几个类似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几大势力威胁劝退。

  周天的凌晨两点,寂静的矿区忽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闪光D如同在暗夜中绽放的精灵,在漆黑的夜空中爆发出一连串夺目的光点。远处火箭D划出一条条死神镰刀一般的弧线,它们划过夜空落在矿区,又爆发出一团团耀眼的光芒。

  大地在震颤,坦克组成的地面部队从遥远地平线高速插入,粗壮的炮管向矿区发射出无差别攻击。

  几大佣兵势力直接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两个尼日利亚政府最头疼的反政府武装头目被火箭D直接轰成了碎块。天亮之后,地面部队开始乘坐装甲车进入到已经被轰得面目全非的矿区。

  还有一部分躲在矿区里负隅顽抗的佣兵,在天亮之后看到高高飘扬的旗帜之后,便立刻放下武器举手投降了。那面旗帜,是这些年横行非洲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顶级掠食者——猎人军团的旗帜。

  非洲时间周一的早上九点,尼日利亚国家电视台忽然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总统授权博尔诺州州长维索根彻查清理尼日利亚国家境内不合法的全部武装力量并予以剿灭。紧接着,维索根那张严肃的脸便出现在电视画面上,他先是宣布尼日利亚国家境内所有的武装力量都必须受到尼日利亚国家政府的管控,否则全部将被视为非法武装力量,紧接着维索根又宣布将全面委托与尼日利亚政府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猎人军团进行深度合作,清缴负隅顽抗的非法武装。

  这条爆炸性的新闻炸得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可是两个小时之后,更加劲爆的新闻又将这条新闻顶替了下去:猎人军团已经在乍得、尼日尔、尼日利亚三国交界处的小镇库卡瓦附近区域,歼灭了尼日利亚境内五个最大的反政府武装和佣兵军团。

 文学



  “这些武装力量常年占据着尼日利亚国有石油资源和矿产资源,并把持大量阿帕帕港、天坎港进出口计划资源,破坏尼日利亚国家经济发展建设和国家安全。此次在维索根州长与猎人军团商定好的秘密战斗中,这些武装势力被一举歼灭。”电视台主持人面对着镜头,向尼日利亚全国人民宣读了这个好消息。

  画面上,一辆辆坦克整齐的排列在矿区,不远处还在燃烧的车辆残骸冒着浓烟,狼狈的反政府武装势力高举双手,在猎人军团士兵的监视下走出矿区。整个矿区可以说是被炸得面目全非了,之前的基建成果和留在矿区没来得及运走的工程机械全部被毁。

  马克和叶天都在电视上看到了这一切,只不过马克的脸色苍白,而叶天则眉开眼笑。马克虽然得到了情报及时将主力撤离,但是这次行动对他的打击是十分巨大的。

  猎人军团的闪击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矿区居然有这么一个狠角色在盯着。现在将整个事件串联起来看,就是尼日利亚政府秘密与猎人军团达成协议,利用这次机会彻底清缴境内大的反政府武装和佣兵军团。可笑大家还以为铜矿是一块肥肉,现在看来,这就是一块致命的诱饵。尼日利亚政府居然将国家州防务交给佣兵军团,这在之前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在马克庆幸自己得到了情报保存了佣兵主力部队的时候,他佣兵大本营所在地忽然遭到来自不明武装势力的猛烈攻击,双方在距离阿帕帕港港口附近三十公里的地方发生了激烈的交火。对方部队没有标识,也拒绝跟马克的佣兵进行无线电沟通。一直到马克紧接求助法国在尼日利亚的情报机构,情报机构从截获的无线电代码才知道,对方居然是在矿区已经被猎人军团歼灭的一支反政府武装力量的分支。这支力量在看到马克悄悄撤离了主力部队之后心生疑窦,也悄悄分出一支装备精良的力量以防万一。

  现在看到马克全身而退,这支幸存的武装力量自然认为是马克在中间捣鬼,将全部的仇恨都化作火力向马克的佣兵机构倾泻。

  在这场乱战中,马克被对方的一名狙击手打穿了胸膛死在了他一直盘踞的阿帕帕港港口附近,而对方的部队也在这场战斗中被打残。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却最符合尼日利亚政府的利益。

  宋金华打来电话时,叶天正在跟两个悍匪玩斗地主。耳朵听到叶天一边拿着电话一边喊‘炸’,宋金华在电话那边气得浑身发抖。

  “叶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不是以为你离得山高皇帝远没有人能管得了你?”宋金华压着脾气低声说道。

  “领导,首先您要搞清楚一点,我仅仅是安普公司的雇员。安普公司是个什么机构您也清楚。当初叶总长和庞副总长都去视察过,当时我记得叶总长身体刚刚痊愈复出准备住持工作,庞副总长在他复出之前还去安普检查了工作。”叶天将电话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忽然哈哈笑着说了一声王炸,气得宋金华差点摔了电话。

  “后来安普公司整个人员建制都归到了国安,归沈部长管了,虽然我是安普公司的员工,但是您跟我说的尼日利亚这些东西,我也插不上手啊。我跟猎人军团的首脑算是认识,还有一点私人之间的友谊。跟维索根州长也算是老相识,不过您不能凭着这点关系就以为我能干涉人家猎人军团的事务吧。”

  “叶天,如果你还是这个态度的话,我将召开会议提请暂停你在非洲的活动。”宋金华冷笑道:“那样你就等着回国接受审查吧!”

  “领导,要不您还是先跟郭副ZL沟通一下吧。关于尼日利亚局势我做了精细的预测,都汇报给了郭副ZL。嗯,现在看来我的预测还是挺准的。要是郭副ZL没跟您说的话,那可能就是您跟他沟通出现了问题。”

  叶天的这句话,让宋金华心中一惊。他再想继续问叶天,就听见叶天在那边笑嘻嘻的说了一句我赢了,然后电话便挂断了。再打过去,便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真他妈是个棒槌。”叶天笑嘻嘻的将桌子上的钱划拉进自己的口袋,见两个悍匪一脸的不服气,叶天笑嘻嘻的问道:“你俩咋的?”

  “老板,你这总出老千赢我俩也没啥意思吧?”

  叶天摇摇头笑嘻嘻的说道:“你俩这话不对,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说这话,那就跟这个宋金华一样,是个棒槌。”

  “老板,这个GW委员好像对你有点成见啊。”

  “何止成见。”叶天一边发牌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之前主管非洲事务的GW委员郭昆,我们合作的还算很愉快,我给他出力,他就给我政策。这是不是公平合理?这些老家伙都是老奸巨猾,想占我便宜没问题,但是人家郭昆该给我争取的一样不少。”叶天十分麻利的发完牌,纤细的手指捋开扑克:“大家有商有量,骂骂咧咧嘻嘻哈哈办事。但是他妈的他要是想用所谓的GW委员身份来压我,我他妈玩不死他。”

  “就是,军团跟老大你没关系,只要他没有证据,咱们就不用鸟他。”

  叶天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可是GW委员啊。整个华夏国GW委员也就那么些个人,想要祸害你有太多方法了。不过我也没想到郭昆那个老狐狸居然没跟他说我报备的计划,这个我也没太搞懂,可能涉及到站队派系的问题了。总之啊,有郭副ZL罩着咱们,他宋金华都不用我搬出师父师兄来收拾。”

  宋金华给郭昆的秘书打电话,被告知副ZL正在燕京西郊调研,暂时无法接听电话。挂了电话,心高气傲的宋金华脸上一层寒霜。他知道这次被叶天算计了,但是他却没想到郭昆居然也暗地里配合叶天。他刚刚放下电话没多久,秘书敲门走进来告诉他一个消息:GW院和外交部组成一个十五人的非洲考察团今晚飞往尼日利亚首府阿布贾。尼日利亚总统将率领内阁成员亲自迎接。带队的,正是国副ZL郭昆。

  听到这个消息的宋金华在秘书离开之后,狠狠摔碎了办公桌上的花瓶

本文标签:和儿子弄了一天没说话

上一篇:一篇关于2022早安的正能量句子分享*精辟人生感悟句子

下一篇:儿子的东西特别大*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小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