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儿子的东西特别大*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小

2021-12-28 08:30: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艾赫曼可怜的脑容量可想不到叶天和维索根庞大的阴谋,作为尼日利亚最大的港口,阿帕帕港和天坎港承担了整个尼日利亚七成的其出口吞吐量。也正是因为如此,港务局州政府无权过问

 艾赫曼可怜的脑容量可想不到叶天和维索根庞大的阴谋,作为尼日利亚最大的港口,阿帕帕港和天坎港承担了整个尼日利亚七成的其出口吞吐量。也正是因为如此,港务局州政府无权过问,而是直接归尼日利亚政府内阁管理。

  艾赫曼的保镖是英国老牌能源公司壳牌免费给他配备的,艾赫曼对外宣称是自己雇佣的司机,实际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他手中大权在握,给张三大开绿灯优先进出口的同时,必定得罪也等着货运计划的李四。能在国际上玩能源的玩家,哪个都不是心慈手软的好人。

  接到马克的电话,艾赫曼就将叶天的事忘在了脑后。他已经从州电视台的报道里看到了华夏国基建地区被不明武装势力占领的消息,而华夏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却没有任何反应。这个软弱的反应,让马克和艾赫曼错误的认为华夏国不会为了这种投资而大费周章。

  几乎在相同的时间,主管非洲事务的GW委员宋金华乘车直接开进了海子里。他怒气冲冲的找到已经升任为副ZL的郭昆,将自己的想法和对叶天的质疑说给郭昆听。

  郭昆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他什么都没有跟这位年轻的GW委员说,仅仅是安抚他说这件事他会关注。等宋金华走了,郭昆拿起宋金华留下来的文件随意翻了翻,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郭昆在担任负责非洲事务的GW委员时,要不是叶天力挽狂澜,就仅仅一个迈杜古里事件,国家几百亿美元的投资就化为了泡影。他郭昆别说能升任国ZL,就连GW委员这个职位都保不住。

  现在,叶天另外一个庞大的计划已经报给了郭昆,而现在已经是GW院副总理的郭昆将这个秘密计划递给智囊团分析,得到的结论是完全可行。这种事,郭昆自然会秘密支持叶天。但是郭昆也知道,必须得给叶天足够的好处,这小子才能使劲往前冲。你跟他讲所谓的道德所谓的高度,那些都是建立在给他足够好处的基础上。

  宋金华的失误就在于,他把自己当做高高在上手握生杀大权的GW委员了。却不知道叶天的手段、能力和背景,并不是一个GW委员就能够掌控的。

  宋金华不仅将国内默许的一些东西收了回来,还计划给叶天下一些绊子。郭昆了解叶天的风格,叶天的这次计划一旦实施顺利,宋金华在政治上就铁定失分严重。有人希望看到叶天失败,自然就有人希望看到叶天成功。宋金华失分,自然就有人得分。

  完整的资源已经全盘交给宋金华了,至于他没有维护好,跟郭昆没有关系。想到这,郭昆拿起电话打了个越洋电话。

  周末的夜晚,位于乍得尼日尔和尼日利亚交界处的小镇库卡瓦忽然传来了隆隆的枪炮声。照明弹升空下的二期铜矿基建区亮如白昼,工地上停工的大型工程机械在炮火无情的轰击下被炸成一团废铁。坦克和装甲车轰轰前进,升空的武装直升机不断在库卡瓦漆黑的夜空上不断盘旋。虽然早已经接到了撤离的命令,但是工地上还是留了少部分负责看护的工人。他们惊恐的被一群佣兵连踢带打的从休息营地赶到空地上,在黑洞洞的枪口下颤抖。

  马克叼着烟斗,如同一只骄傲的公鸡一般从装甲车上走下来。果然如他所料,华夏国的工程建筑大军早已经接到警告撤离了该区域。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本地雇佣的看护工程机械人员,这就直接证明了华夏国对这块没有多大工业开采价值的铜矿没有势在必得的决心。马克在尼日利亚混了这么多年,这种骗国家投资的行为见了很多。无论是神秘遥远的东方,还是号称民主灯塔的美国,这种投资行为一直都存在。他们会利用背后的大人物手中的资源和权力,将海外的一些公司进行投资上市,然后套现撤离,留下国家投资的烂摊子和一地鸡毛给不明就里的投资人。所以见到整个矿区除了华夏国大量的工程机械居然没有一个华夏人在现场,马克一直有些担忧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文学


  “这里已经被我们占领,收拾你们的东西立刻滚蛋。”马克像哄苍蝇一般将几十个黑叔叔赶走,开始指挥手下的佣兵进行大规模布防。他还特意利用美国的卫星定位系统,将自己佣兵的布防范围定位在乍得和尼日尔境内。至于尼日利亚地区的一期铜矿矿脉,马克主动撤出了十公里。

  “如果遇到乍得和尼日尔的政府军,不要跟他们客气。”马克对手下的副官说道。

  周六的清晨,马克没有迎来想象中的乍得和尼日尔政府军过来交涉,而是迎来了尼日利亚博尔诺州州长维索根。

  马克依然叼着他那根泛黄的烟斗,懒洋洋的走出临时搭建的指挥部跟维索根握了握手。

  “马克先生,您这么做是要负很严重的风险的。”维索根神情严肃开门见山的说道。

  “维索根先生,我想你是搞错了。”马克似笑非笑的指了指脚下的这块土地:“这里不是尼日利亚的土地,作为一名指挥官,我非常尊重尼日利亚的主权领土完整,更珍视我和您之间的友谊。”

  维索根冷冷一笑:“马克先生,这片土地是私有财产,是经过上帝和各个国家的合法机构公证的。您现在的行为,就属于违法行为。”

  “私有财产?”马克耸耸肩:“那我需要跟这位财产的拥有者对话,而不是您。”

  “马克先生,这位先生是位华夏人,在这块铜矿上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还聘请了华夏国国内最好的专业施工基建团队。”维索根将助手递过来的复印件递给马克:“这是那位先生的地契和各类合同,手续合法齐全,马克先生,我有必要提醒您,您这是在犯罪。”

  马克并没有接维索根手中的复印件,他依旧那副懒洋洋的神情,挥挥手对维索根说道:“那就让上帝来审判我吧。”

  “那好吧,既然您坚持这样。”维索根将复印件放在马克悍马车的车头机器盖上:“祝您好运。”

  大排量的福特皮卡扬起一片尘土消失在蜿蜒的非洲地平线上,马克将烟斗磕了磕重新填好烟丝,扭头对副官说道:“去找维奇先生,让他问问维索根最近有什么动向。”

  与此同时,艾赫曼的办公室迎来了几个一脸怒气的越南人。因为艾赫曼变更了船运计划,导致越南国内生产计划的变更,这个损失和责任,必须有人来承担。

  “很抱歉先生们。”艾赫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情平静的说道:“阿帕帕港计划进行检修,所以不得不按照检修计划将原计划进行删减。”

  “艾赫曼局长,据我们所知,您把我们的计划取消之后,将计划给了一家法国能源公司。”

  “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艾赫曼一张黑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他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电话,秘书走进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艾赫曼局长,我希望您能立刻恢复我们的船运计划。”几个越南人在走的时候最后对艾赫曼说道。

  艾赫曼完全不理会这句威胁的话,他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马克的身上。马克成功将铜矿手续合法变更之后,日本新日矿公司就会收购铜矿,自己也会获得丰厚的好处。尤其是新日矿公司还提出计划建立一个新的能源公司,将铜矿和其它几处矿产合并,在合适的机会上市。这些对于脑容量比较小的艾赫曼来说,都是巨大的诱惑。尤其是当他听到三国边境地带的铜矿已经传来的枪声的消息,心中更是激动无比。这件事虽然最后变成了不是他主导而是马克主导,但只要有好处,艾赫曼这个贪婪的黑鬼才不在乎是谁主导的。

  几个越南人一脸怒气离开港务局指挥中心的照片,也被忠实的记录了下来。

  叶天的计划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去执行,铜矿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糖果,诱惑着一群不明真相的蚁群纷沓而来。

  马克刚刚宣布占领铜矿没多久,就与赶来的尼日尔政府军和乍得政府军发生了摩擦。面对连膛线都磨平了的AK,马克麾下的雇佣军120毫米榴弹炮就如同终极武器一般。赶走了政府方面军,马克终于迎来了宿命中的强劲对手。

  被放出消息引来的佣兵在短短一天时间里,一共来了五个。这些佣兵有的占据着油田、有的占据着矿脉,都具备一定的军事实力。更重要的是,这些佣兵背后都有财团在暗地里支持。面对纷沓而至的强敌,马克也开始变得谨慎。

  临时搭建的指挥部里,坐着几个一脸凶悍的佣兵头子。他们分别代表着尼日利亚境内的反政府武装势力和佣兵势力。这些人平日里占据着一些重要的能源和矿产基地,手中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就连尼日利亚政府都对他们无可奈何。这么多年,双方也形成了一定的默契。政府军不提围剿,反政府武装和佣兵也都各自在自己的势力地盘安稳的经营。

  包括马克在内,指挥部里一共坐了六伙人。这些人基本就代表了尼日利亚境内有规模的佣兵和反政府武装,他们都是嗅到了金钱的味道准备来分一杯羹的。

  马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可以无视维索根的警告,也可以用自己强大的武力驱逐乍得和尼日尔政府军,但是面对跟自己同样武力强大的对手们,马克可不敢使用那些手段。

  “马克,你的手下被人杀死了,我们表示遗憾。”坐在坐边的一个黑人面无表情的说道。“乍得的治安是全非洲最差的。”

  马克占据了二期已经开始基建的铜矿,就立刻差遣自己的心腹手下兵分两路,带着装备精良的佣兵分别前往乍得首都恩贾梅纳和尼日尔首都尼美亚。马克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利用自己强硬的手段将铜矿变更所有人,成为他合法的私有财产。只有在法理和法律层面站住脚,日本新日矿才会跟马克进行铜矿的收购交易。

  但是却没想到两队佣兵刚刚过境便被一队神秘的武装势力全部歼灭,等到马克受到救援信号派兵赶往坐标地点的时候,除了满地已经被苍蝇和秃鹫占领的尸体和浓烈的烟火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这些坐在指挥部里的反政府武装势力和佣兵势力,都有可能对这两队人下黑手。

  “马克,我们不如直接谈吧。”一个同样叼着烟斗的胖男人对马克说道。他有着中美洲人标志性的宽大下颌和茂盛而卷曲的毛发,深邃浓密的眉毛下,一双大眼睛闪烁着贪婪的光芒。“我要三成。”

  顿时,整个临时指挥部里,响起了如同菜市场小贩与顾客讨价还价的声音。

  “先生们,你们难道没有觉得有些奇怪吗?”马克压着心头的怒火问道:“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些消息的呢?”

  “我不管你们怎么分配。”一个黑人佣兵头子举起四根手指:“我要四成铜矿的收益。”于是马克的问题又一次被淹没在贪婪的无休无止的争吵当中。

  这时候,马克的副官走进来在马克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马克有些惊讶的站起来,这个动作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都不要吵了,有人来了。”马克低声对大家说道。他现在越来越感觉这似乎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所有人的阴谋。

  维索根带着助手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位曾经挫败过曼巴将军和图鲁市长阴谋的博尔诺州州长,没有任何一个佣兵组织不认识他。

  “先生们,我来这里是想再次提醒大家一下。”维索根神情严肃的指了指脚下的土地:“这片土地是私有财产,你们在这里聚会讨论的这些内容,实际上是违法的。”

  “维索根先生,我们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们现在的位置,并不是尼日利亚的土地。”一个佣兵头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嗯,我只是来尽我的告知义务。”维索根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微微一笑便带着助手转身离开了。

本文标签: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小

上一篇:和儿子弄了一天没说话:不要戴玉势好不好

下一篇:宝宝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大明星贵妇夹得好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