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粉嫩的花缝h(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过程)最新章节列表

2021-12-28 09:21: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房,苏橙跟她说明来意。

  原来媒体发出报道过后,很快就有没有孩子的夫妻找到杂志社,而这对夫妻,正是苏橙经过反复调查认为最靠谱的领养人,夫妻二人都是重点高中的高级教师,结婚

房,苏橙跟她说明来意。

  原来媒体发出报道过后,很快就有没有孩子的夫妻找到杂志社,而这对夫妻,正是苏橙经过反复调查认为最靠谱的领养人,夫妻二人都是重点高中的高级教师,结婚后没多久女人就被查出子宫癌,不得已摘除子宫,人到中年,膝下无子,两人时常会觉得寂寞,就想领养一个孩子,刚巧看到报纸上刊登的新闻。

  孩子父亲的最终判决还没出来,加上叶臻的姐姐经过媒体和法院的调节,终于松口表示这周末会回国,出席法庭,顾尔没资格做这个决定,只表示夫妻二人可以时常来探望孩子,培养感情,等到法庭判决出来,办理好领养手续,再说其他的也不迟。

  晚上回到家,顾尔打开电脑,登上QQ打算上传一些照片到空间相册。

  刚登录QQ,她就看到QQ上那位许久没露面的网友发来的消息。

  【南宫若羽】:你好久没登QQ了?最近很忙吗?

  十万一跃跳到桌上,顾尔担心它再打翻手边的咖啡,忙抓住它抱在怀里,十万有些急躁地叫了两声,似乎对顾尔限制它活动的举动很不满意,安抚地摸了摸它的脑袋,等它完全平复下情绪,顾尔才抽出手来回复对方的消息。

  在此期间,对方又发过来两条信息。
 

 文学

  【南宫若羽】:???在

  【南宫若羽】:是网络不好吗?

  【顾尔】:没。

  【顾尔】:家里的猫有些调皮,刚跳上桌来撒娇,有什么事吗?

  【南宫若羽】:就是好久没跟你聊天了,最近心情不太好,想找人说说心里话。

  心情不好?

  顾尔微囧。对方这话说得,感觉她好像是个树洞,又觉得自己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半个小时前她才刚刚安慰过情绪崩溃的姜南笙,以及考试失利的林曦月。

  再这样下去,她都可以转行去做心理咨询师了。

  【顾尔】:那你说。

  【南宫若羽】:今天有人来训练基地找我,自称是我的亲生母亲,可从我记事开始,我就一直生活在孤儿院,突然冒出来一个亲生母亲,我有些不能接受。

  孤儿院……亲生母亲……

  没想到对面竟然也是个孤儿,跟林澄的身世真的很像呢,只是对方的亲生母亲还会来找他,林澄的亲生母亲却不会,不过这种事情,如果换做是林澄,按照他的性格,他大概是会接受亲生母亲的吧。

  毕竟,他的性格不是一般的小白花。就连林夫人对他那么差劲,他都可以忍受。

  可对方并不是林澄……撇开林澄的性格,换做是其他任何人面对一个遗弃过自己的人,估计都不会那么容易接受,怨恨在所难免,而遗弃自己的孩子,在她看来也不值得被宽恕,不过具体怎么做,还是要看对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顾尔】:你可以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你接受她,你会变得更开心吗?你的生活会变得更好吗?如果可以,你可以给自己也对方一个机会,如果不能,也没必要勉强。

  这段话发过去之后,对方很长时间都没回复。

  顾尔把手机相册里的照片传进空间相册,同时设置成仅自己可见,妥善保存着自己去日本拍的照片,完成后,她再点开跟“南宫若羽”的聊天框,对方还是没有回复,又等了两分钟,不见回复顾尔没多想,退出QQ登录。

  连接上数位板,将上色上了一半的线稿完善后压缩成文件,发到苏橙邮箱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后的事情。

  隔天,顾尔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踩着毛茸茸的拖鞋走进洗手间。

  顾尔正洗漱,满嘴泡沫,洗手池上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她抽了一截洗脸巾擦干手,垂下眼帘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屏幕,不急不换地滑动屏幕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姜南笙用十万火急的语气说话:“尔尔,不好了,墨辉不见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顾尔连忙漱口,清洗干净后握着手机走出洗手间,电话里说不清楚,叮嘱姜南笙赶快报警,顾尔小跑进衣帽间,穿好衣服,拎着包急匆匆地出门。

  想了一下,她走楼梯来到楼下,按林澄家的门铃。

  门开了。

  开门的人是睡眼惺忪的桥本环奈,他揉着眼,看清楚来人后,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顾尔?一大早的你来干什么?”

  都十点多了还早?

  事出紧急,顾尔没心思跟他掰扯,探着脑袋往里面看,环奈故意挡住不让她看,一连几次,绕是顾尔脾气再好,这一刻也忍不住发了脾气:“你别跟我闹!林澄呢?”

  环奈被她吼得一愣。

  要知道,之前在国外即便是他再怎么恶劣,也没见顾尔像现在一样发这么大的火气过。

  “……不知道。”环奈如实说:“一大早就出去了,手机都忘记没带,估计是有什么急事。”

  手机也没带。

  顾尔眉头皱得很深,但眼下丁墨辉还不知道在哪里,她也没心思顾及这么多,眼神在面前穿着印有哆啦A梦图案睡衣的环奈身上打量一番,话不多说,直接揪住他的领口,将人拖了出来。

  环奈不可思议地瞪圆眼睛,仿佛白日撞鬼般瞪着她看。

  这人……该不会是中邪了吧?怎么这么反常?

  ……

  四十分钟后,顾尔在环奈的陪同下赶到医院附近的警察局,她到的时候,蓬头垢面的姜南笙正坐在椅子上掩面痛哭,察觉到有人来,她抬头看到顾尔,红彤彤的眼睛看上去格外委屈,她张开双臂熊抱住顾尔的腰,哭诉道:“尔尔,对不起……是我把孩子给弄丢了呜呜呜……”

  顾尔心急如焚,没心思安慰她:“到底怎么回事?孩子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说他想吃包子,我就去给他买,尔尔,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姜南笙情绪激动,边哭边说,顾尔听得心烦意乱,眉目间也不由添了几分烦躁。

本文标签: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过程

上一篇:2022(两个男人一上一下玩弄我)全目录阅读

下一篇:2022霸气高冷励志的话简短:激励自己奋斗的网名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