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板1个月玩我3次:敏感点被缓慢而有力地反复

2021-12-28 15:23: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马光明不知道两个女生为什么能这么快就聊到一起去,大概同性相斥的规则在她们这里行不通,但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多见。

现在对于马光明而言,别出什么幺蛾子才是王道,至于如

   马光明不知道两个女生为什么能这么快就聊到一起去,大概同性相斥的规则在她们这里行不通,但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多见。

    现在对于马光明而言,别出什么幺蛾子才是王道,至于如何跟唐豆解释,理由也早就想好了,一旦她问到,铁定能够解释的圆满无缺。

    杨江龙依然喝的是白酒,小瓶装的二锅头,这一次马光明陪他喝的白酒,没有跟王云帆郭子江他们一道喝啤酒。

    杨江龙的酒量不错,马光明的酒胆还行,两个人闷头喝酒,也不多说什么。

    郭子江聊了一会新班主任的严格,怀念起吉祥的严而不厉,转而又感叹起来:“真是可惜,褚新颜这会儿不在这里。”

    以往这个小圈子里,褚新颜也是个核心人物,她模样漂亮,身材火爆,男生们自然都喜欢她在场,唐豆跟她见过好几次,彼此也很熟悉,也更谈得来些。

    此刻缺少了她,也的确让人怀念。

    高芸芸插话道:“褚新颜这会儿要是在这里的话,我们大概是出不去了。”

    “为什么?”王云帆问道。

    “你傻呀,”高芸芸笑道,“褚新颜现在的粉丝可疯狂了,她们自称‘颜料’,只要褚新颜在哪里出现,她们铁定能及时跟过来,你们没看到报道吗,上次褚新颜在临省省会开演唱会,造成了交通堵塞,还引发了两起车祸。她这会儿如果在这里的话,我们这不也要被堵住了?”

    “哎,可惜!”郭子江摇头叹息道。

    “谁能想到,我们一中居然出了一个大明星呢?你们更可惜,当时要是问她要点照片,或者跟她合个影什么的,现在就有得说了,她的粉丝能花大价钱来买她的照片。”高芸芸继续说道。

    郭子江耸耸肩:“这个话我之前应该说过,你们应该记得吧。”

    其他人都是摇摇头,表示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郭子江很无语,但他没有证据,人证都不利于他。很快他就又找到了话题:“要说谁能想到,马哥肯定是想到的,我记得当初褚新颜去参加这个节目,还是马哥建议的呢。”

    高芸芸疑惑地看了马光明一眼:“还有这事?”

    马光明心想,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郭子江见漂亮女孩感兴趣,立马摇身一变,成为讲解员,差不多要从开学军训的时候,马光明是唯一的一个有先见之明,识别出当时还模样一般、看不出身材好坏的褚新颜是个美人胚子说起,一直到褚新颜去参加超级女声的比赛。

    马光明嫌弃地冲他投去鄙夷的目光,继续跟杨江龙喝着酒。

    散场后,郭子江也没闹着要去网吧什么的,毕竟阳江一中的传统是,十一放了三天假期之后,回来就开始第一次的月考。

    之所以不在假期之前考试,也是有目的性的,目的就是让人在这三天的假期中不敢掉以轻心,以便将时间效果发挥到极致——内卷化严重到这个程度,真让人欲哭无泪。

    男生们散去倒无所谓,两个女生怎么走,就成了大问题。偏偏唐豆跟高芸芸所住的地方,一个在城西,一个偏向城东,完全不在一个线路上。如果马光明早知道高芸芸也会来参加这个活动,他很有可能会改变聚会地点。

    唐豆像往常那样,抬头看着马光明,等着他送自己回去,但一抬头,却瞥见另一旁的高芸芸,也期盼地看着马光明。唐豆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她怕马光明为难,主动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二哥说来接我的。”

    听唐豆这么一说,除马光明之外的几个男生都放下心来,毕竟唐虎的高大形象在他们严重是极具威严的存在,在阳江县城里面,唐虎护着唐豆,谁还敢造次?

    马光明却阻拦道:“等等,这样,其他人可以散了,老杨,你跟高芸芸一路,你正好送她一下。”

    杨江龙一愣:“高芸芸,你家住哪儿?”

    在得到了准确信息后,杨江龙更加疑惑,这也不同路啊,待看到马光明示意的眼神之后,才点点头:“好的。”

    马光明才懒得例会老杨是不是跟高芸芸同路不同路,既然祸事是老杨惹出来的,自然要他去背这个锅,让他以后还多嘴!

    然后冲着唐豆说道:“你这么瘦小,坏人就喜欢你一个人走路,我送你直到你二哥出现。”

    说完不由分说,拉了拉唐豆的衣服,就往前走去。

    背后高芸芸张了张嘴,一番话却说不出口,心里想着,果然什么吃完之后去浴室洗澡,纯粹就是骗她,但她也不能说什么,只得哀怨地看着杨江龙,轻声说道:“那谢谢你了。”

    杨江龙面无表情:“应该的。”

    他这话一语双关,既说明自己晚上送女生回家是分内的事情,又是对马光明说着,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惹的事自己会去承担。

    唐豆倒是很高兴,两只眼睛笑得完成了月牙,脸上也露出了小梨涡,让原本就有了一丝醉意的马光明,更加醉了。

    走了几十步之后,马光明顺势拉起唐豆的小手,唐豆微微颤抖了一下,也不挣扎,顺从地跟着他走着。

    “你二哥应该不会来接你吧。”马光明问道。

    唐豆笑笑:“你怎么知道的?”

    “你二哥真来接你,肯定早到了,或者你肯定是在饭店等着他,没理由先自己走着,然后去等在路上碰到他,你黑灯瞎火的,万一两个人走散了,也不知道啊。”马光明分析道。

    “算你聪明!”唐豆笑道。

    “有奖励吗?”马光明坏笑起来,手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唐豆软滑滑的小手上摸来蹭去。

    唐豆终于忍不住了,用力挣脱他的手:“你要什么奖励?”

    “要来的不香。”马光明说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唐豆大约猜到他的意思,但坚决不肯自己说出口,姑娘家的,这点矜持还是必须有的。

    马光明也不强求,把手伸过去:“就握住你的手,这次我不乱摸,只是牵着。”

    唐豆犹豫了一下——也不是真的犹豫,而是必要的迟疑也是一种矜持,这样之后,才把手伸过去,任由他握住。

    路灯下,两个人影忽长忽短,变化个不停。

    多么希望一直这么走下去!

    唐豆感受到马光明手掌心传来的体温,心里暖洋洋的。

    马光明等着她问高芸芸为什么会一起过来,参加这个原本没有她的聚会,但唐豆一直没有说,马光明刚才让别人去送高芸芸,而自己坚决选择送她的时候,唐豆就明白了,在马光明的心目中,自己的分量绝对比高芸芸要重。

 文学


    有这个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就旁枝末节问来问去?

    聪明的女孩总是能够抓住问题的重点,并且做出准确的判断。

    憨厚的男人却未能预判对手的预判。

    “三天假期你都在阳江吗?”唐豆发问了,却问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跟高芸芸为什么来,完全不搭边。

    “应该都在,我跟家里人说好了,因为三天后要月考,所以干脆留在这里复习。”马光明听她这样问,想都没想,径直说道,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样安排,但却并不算为了考试,而是想前两天的时候,去安州一趟,那边公司十一要搬进茂盛大厦,必要的庆典,他这个幕后总裁还是要参加的。

    这是大明外卖以崭新的形象示人,从某个角度来讲,也是大明外卖踏出关键的一步,而且,他还要去跟青松资本派来的人商量第二轮融资的事情。

    “那我明天去帮你辅导辅导?”唐豆说道。

    她知道马光明在学科上有所欠缺,尤其是数学上问题较多,上次虽然帮助解决了一些,但也不可能一次讲解就能让他全部弄清楚所有问题,所以想着趁这个机会多去讲解讲解——马光明最好将来也能考个985,这样跟她也就差不多了。

    马光明“额”了一声,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一号二号这两天不在,要去安州办点事情,二号晚上回来,三号你过来帮我辅导行不行?”

    唐豆有些奇怪,她不知道马光明要去安州做什么,但她相信马光明不会是去玩耍,或者做其他不好的事情,于是点点头:“那我就三号过去。”

    又走了几分钟,眼见着就要到目的地了,唐豆还是默不作声,没有提出那个疑问,马光明想了想,还是说道:“今天,高芸芸之所以也跟了过来,完全是杨江龙多嘴。”

    “杨江龙这人平时话不多,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三两句话就透露了我们要去聚餐活动,高芸芸于是自己就要跟过来,她之前跟我还闹过不愉快,现在主动要来,我也就不太好拒绝。”

    唐豆停下脚步,一双明媚的眼睛看着马光明:“你不用说的,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

    马光明涌起一丝感动,想伸手拥抱一下唐豆。

    却没想到唐豆踮起脚尖,在他的左侧面颊下轻轻亲了一下,然后扭身往家跑去。

    那软糯的触感,以及唐豆嘴唇的温度,还停留在马光明的脸上,久久不能散去。

本文标签:敏感点被缓慢而有力地反复

上一篇:说说都是怎么日媳妇的*父母儿女一家狂月录

下一篇:公交车上少妇迎合我摩擦*茅草屋里和老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