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互换玩着娇妻完整版:宝贝乖腿张开一点深一点更好

2021-12-28 15:29: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里头一片寂静,半晌都没人说一句话了。

陆怀安走了进去,看到地面一片狼籍。

院落不大,崔二拎着个扫把站在角落里,一副气极了的样子。

老三蹲在地上,眉头皱得死

    里头一片寂静,半晌都没人说一句话了。

    陆怀安走了进去,看到地面一片狼籍。

    院落不大,崔二拎着个扫把站在角落里,一副气极了的样子。

    老三蹲在地上,眉头皱得死紧。

    倒是好久不见的老大,坐在椅子上,抽着烟,还挺惬意。

    看到他们来,打量了几下才笑道:“原来是陆厂长,倒真是好久不见。”

    “嗯,确实很久没见了。”

    地上没血,也没人出什么事,陆怀安放松不少。

    他缓缓踱过去,扫了他两眼:“混得不过嘛。”

    这皮夹衣可不便宜,至少得大几百了。

    今年特别流行这个款式,可是他觉得挺丑的,又热,沈如芸还想过给他买一件,他坚决不要。

    也亏得老大厉害,这天气都敢上身,也不怕中暑喽。

    “哈哈,托福,托福啊。”看到他过来,老大也没起身的打算,抬抬下巴:“你坐。”

    他居然敢这样对待陆厂长!

    围观的人群都受不了了,对着他怒目而视。

    更别提崔二了,他提起扫把:“你赶紧把钱还给老三,你也知道他这钱攒的多不容易,人家指着这钱买房子过日子的,你这样拿了,叫他一家子怎么活?”

    往日情分,就别往嘴上搁了。

    闹到这个地步,他情愿当初一别即是永恒。

    好歹等到老了老了,还能念当初一句好。

    “钱?”陆怀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什么钱?”

    老大哼一声,扭头不屑地点了支烟:“不过几万块钱罢了,算什么的,回头哥哥赚了钱,给你们一人起个小楼房!”

    几万块!

    村里人这几年也算赚了些钱,但真的,都是辛苦钱来的。

    种菜卖菜养猪卖肉,但真的也攒不到几万块。

    小红气得又哭了,直跺脚:“你看不上这钱你就把钱还给我们呀!我不要你的小楼房,我就要自己起!”

    “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老大板起脸,不悦地斥道:“大老爷们说话呢,没你插话的份,滚边去!”

    哎哟!

    龚皓是真的不乐意了,村民们也来了火气:“你怎么说话呢!”

    “小伙子,做人不兴这样的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

    他们人多,老大却一点不怵,他慢条斯理地抽了口烟,夹着烟很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可没借钱,这钱是他心甘情愿给我的。”

    “我没有!”老三抱住头,痛苦地道:“是你说,你要动手术……”

    求他借点救命钱,而且马上就有工程要结账,只是周转一下。

    到底这么多年的情分,他都要动手术了,钱财乃身外之物……

    崔二真是被他的猪脑子气得狠了,提起扫把抽了他一下:“你还信他的鬼话!当初豆子……”

    “别给我提豆子。”老大眉头紧皱,瞥了他一眼:“说起他都晦气!当初要是他肯听我的,我他妈早发财了!”

    “豆,豆哥……”老三脸色惨白,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大哥……你,你怎么成这样了?”

    老大神色一僵,忽地变了神色,眼神阴狠地盯着他:“我说错了吗?都怪他,也都怪你,你们!通通都是你们的错!”

    这几年,他在外头摸爬滚打,却根本没混出什么名堂。

    “你们在这吃香的喝辣的,房子住着媳妇娶着,有想过我没有!?”他冷笑一声:“还说我不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呢?”

    陆怀安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所以,你没发财。”

    “……”

    “不仅没发财,而且没房子,没车子,没媳妇。”

    真要有的话,也不至于是现在这德行了。

    当年他走的时候,可是许下了鸿鹏大志的。

    说自己一定会发大财,到时拿钱来扇肿他们的脸。

    老大捏着烟的手都发了白,恶狠狠地盯着他。

    陆怀安一点都不担心,悠哉悠哉点了支烟,眯起眼睛轻轻吐出来:“还没钱。”

    要有钱,也不至于拿自己的身体来骗老三了。

    “……你什么意思。”老大咬着牙道。

    “能有什么意思。”陆怀安弹了弹烟灰,很平静地:“还钱,滚蛋。”

    在他们村里,居然也敢耍横。

    也不看看这十里八乡是谁的地盘。

    “就是!”

    乡亲们挥着拳头,骂了起来:“滚出去!”

    “还钱!还钱!”

    老大缓缓望过去,再看看一脸愤怒的崔二,再看看痛苦的老三。

    他深吸一口气:“我没有骗他。”

    嗯?

    老大捂住肚子,痛苦地道:“我真的要开刀了,可是我不想开,我想拿这笔钱,去做家具生意。”

    他寻着一条门路,搞家具真的能赚到钱的。

    “几万块,做家具生意?”陆怀安真的笑了。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呢!

    “怎么,做倒爷?”龚皓抱胸而立,真不是他看不起人,实在是这说出来徒惹人发笑。

    一套家具,如果是现在流行的这些木式家具,漆稍微好点,不那么容易起壳的,都绝对便宜不起来。

    几万块给自己家置办几套还行,想做生意,开什么玩笑呢。

    “也是也不是。”老大显然不想多说,只是神色软了下来:“我是真有门路,也不是想骗老三的钱,我把他当亲弟弟,我哪能害他呢?我就是想翻个本,我这次肯定能赚到钱的!真的!”

    赚了钱,他就会把老三的钱还上,然后去做手术。

    手术可以等,时机可不会等他。

    “但你要知道,这钱就是他所有的资产了,你拿去做了生意,他媳妇都要跟他离婚。”崔二冷冷地道。

    老三一震,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

    “不可能的。”老大手一抖,却又恢复了平静:“几万块钱罢了,现在看着多,以后真的不值多少的,我做个半年就回来了。”

    只要能真正入了行,这点子钱真不算什么。

 文学


    “哦?”陆怀安听他这说的这么满,倒来了兴致:“谁牵的线,搭的桥?你货从哪来?”

    老大闭上嘴,显然不愿意说。

    可这副态度,自然是火上浇油。

    崔二气得狠了,拿扫把往他身上抽了几扫把:“你就是个害人精!你害死了豆子不说,还想来害死老三!你自己折腾就行了,干啥非得拉上别人!”

    “我说了!我没骗人!也没害人!”老大实在受不了了,狠狠将烟头摁在扶手上:“张正奇!我说出来你们也不认识的!知道不!?我搭上了张总的线!他可是定州那边的大老板,你们屁都不知道,光会在这里瞎叫唤!”

    张正奇?

    这名字确实没听过,村民们面面相觑。

    陆怀安也是微微一怔。

    见他们都被唬住了,老大哼了一声,又得意起来了:“这位张总,可不是一般人物!”

    他说张总跟他关系可好了,不仅答应给他一批家具,而且价格极为优惠。

    只要他在商河盘下一个门面,到时一开张,张总提供货物,他负责卖。

    那还不是财源滚滚来?

    “区区几万块,有什么大不了的!”

    陆怀安哦了一声,明白了:“所以你跟这位张正奇张总搭上了线,他答应给你一批家具,你觉得有搞头,就来骗老三的钱。”

    “不,不是骗!”老大涨红了脸,纠正:“生意上的事,怎么能是骗呢?”

    他也不敢朝陆怀安嚷嚷,毕竟今时不同往日。

    他已经不是那时候呼风唤雨的老大,陆怀安也不是那时候畏首畏尾的小商家。

    陆怀安点了点头,含笑和龚皓对视了一眼。

    “张总……你见过么?”

    “见过啊。”说起这个事,老大都颇为得意:“人可热情了。”

    那肯定,对待送财童子,那肯定得热情。

    陆怀安笑笑,弹了弹烟灰:“可巧,我也认识一位张总,巧的是,他也叫张正奇。”

    “嗯?”他惊疑不定地看着陆怀安,有些狐疑:“你,你真认识?”

    “不过可能只是同名同姓。”陆怀安想了想,建议道:“这样,我们分别打个电话,把人叫过来看看?”

    正好,北边过来一批货,许经业明天要过来签收,张正奇也要过来送缝纫机,会跟船一起到港口。

    老大沉思片刻,也明白陆怀安这是在怀疑他了。

    为了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诚意,他一拍胸膛:“可以!”

    于是,俩人分开打了电话。

    陆怀安特意扫了一眼,号码不一样的。

    “行。”陆怀安挂了电话,起了身:“今天就先到这。”

    他瞥了眼崔二,让他把扫把放下:“既然你大哥来都来了,就先留下,啊,吃个饭,等明天张总来了,再好好详谈。”

    如果确实是好生意,那就干。

    如果不是好事儿,就把钱留下。

    老三还没反应过来,崔二一把将扫把扔了。

    脸上挤出抹笑来,揽住老大:“大哥,刚才是我错了,来,咱进去喝茶。”

    刚才的家伙什,又全都收起来。

    院子里一派气氛祥和。

    只是,不管老大干什么,崔二都跟着。

    陆怀安说的对啊,跟他怼什么?人来了才是真的。

    不管怎么着,不能让人给跑了。

    那张总,如果是个骗子,来了他们村里还想跑?

    陆怀安处理完,也没留下来吃饭了。

    回去的路上,龚皓说着这事,都颇为感慨:“当初那豆子的事,我倒听崔二说过两句。”

    跟着他们一块出来的,还在他们之前跟的老大。

    可惜当年严打,他们干的又都不是什么好勾当,被毙掉了。

    后面才找了崔二他们,但还是嫌他们胆子太小了。

    “胆大的都没了。”陆怀安笑了笑:“找人盯着点。”

    别让人半夜偷偷给跑了。

    “那必须的。”龚皓笑了。

    俩人刚到院门口,就看到了郭鸣的车子。

    “哟!”陆怀安这下是真的笑了,大步踏进去,一拳头捶在郭鸣肩头:“今天怎么有空了?”

    郭鸣回过头,冲着他笑:“有事找你,不行啊?”

    “行,怎么不行!”陆怀安把他往里头推,一边让上茶,一边说他傻:“你站院儿里干啥,进来吹风扇不,外头多热啊!”

本文标签:宝贝乖腿张开一点深一点更好

上一篇:父母啪啪声太响:猎户嗯啊好猛H共妻

下一篇:2021最好看(忘穿胸罩被同学玩奶头的作文)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