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百合: 趴在美妇雪白翘臀撞击

2021-12-28 16:23: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梁先生的意思是,林伯是被人传染的?”苏锦问到。

梁先生点点头,“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林伯是接触过尸体,事情还不算复杂,如果是被人传染,我们就必须找到

 “梁先生的意思是,林伯是被人传染的?”苏锦问到。

    梁先生点点头,“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林伯是接触过尸体,事情还不算复杂,如果是被人传染,我们就必须找到那个人了,而且越快越好,时间一久,村子里会出大事。”

    四天过去,林伯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苏锦和苏绣兄妹两人住在梁先生家,每天将捣碎的糯米敷在林伯的淤痕上,苏绣看着林伯身上的一块块淤痕,总是心悸地问苏锦:“你说林伯会死吗?”

    苏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想梁先生是不会让他死的。”

    “可是梁先生这几天什么也没做,我怕……”苏绣看着哥哥。

    苏锦说:“别担心了,梁先生自有分寸。”

    嘴上虽然说不担心,但是苏锦心里也有七八分的惧怕,林伯身上的尸毒,是他从来也没听说过的东西。而按照梁先生的猜测,还有一个碰过尸体的人没有找到,林伯晚一天醒过来,村里的人就多一天的危险。

    给林伯敷完糯米后,苏锦拿着用过的碎糯米来到医馆前厅,看见捣药的余钟,便问:“怎么今天又没见到梁先生?”

    余钟说:“师傅去给村里的沈大户看风水去了,下午才能回来呢。”

    苏锦点了点头,“原来梁先生还精通这些。”

    “那当然,五行阴阳,我师傅没有不通的。”余钟说着笑了笑。

    这天一大早,春洋村的大户沈家就派人来到医馆请走了梁先生,正如余钟说的,梁先生不只是会行医救人,阴阳两届的事情,他也懂得不少,看风水更是不在话下。沈存彬知道梁先生精通异术,便专程请他到了沈家。

    中午的时候,沈存彬和几个下人带着梁先生上了回音山。山上一棵树下有一座老坟,沈存彬和梁先生走到坟前,沈存彬说:“这是我爷爷的坟墓,早年有风水师说应当借荫而葬,才能保证子孙后代的强盛,可是这几年家中一年不及一年,我怕风水有变,所以请梁先生你来看一看。”

    梁先生看了看坟边的情况,对沈存彬说:“看来是那风水师在戏弄你。”

    “这怎么说?”

    梁先生指着回音山周围的情况,说:“这座坟的位置的确处在龙睛之地,保证子孙强盛是没有错,但是这棵树因为受光不均,恰恰使得坟墓面阴背阳,导致龙睛之地塌陷,这样一来,树长得越大,风水就会越来越差。”

    沈存彬问:“那现在将树拔走不就可以了?”

    梁先生笑着说:“龙睛之地,一树一花都会影响坟墓的风水,你拔了这棵树,龙睛就移位了,拔树是可以,但是必须改葬。”

    沈存彬抱拳对梁先生说:“那就麻烦先生了。”

    梁先生摆摆手,“你把坟墓打开,我看看里面的情况。”

    打开坟墓的时候,沈存彬和梁先生都惊呆了,沈存彬走到坟墓前,满脸诧异地说:“这……坟墓……坟墓被人动过……”

    梁先生说:“快打开棺木看看!”

    下人们打开棺木后,沈存彬顿时跪在了地上,梁先生摇摇头,说:“果然是这样,坟墓被人盗过……”

    一股浓重的尸味从棺材中涌起的时候,梁先生忽然想起了什么,让沈家的下人把坟墓还原,将沈存彬扶下山去,自己一人匆匆赶回到了医馆。

    回到医馆后,梁先生才知道,自己已经来晚一步了。

 文学


    方家堡的刘屠夫死了,脖子像是被利器刺穿,梁先生赶到医馆停尸房查看了一下尸体,对苏锦苏绣和余钟说:“是人为。”

    “人为?”余钟大惊失色。

    梁先生点点头,“是有人杀了刘屠夫,我想,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方家堡的那个小偷。今天我去给沈家看风水,现沈家的坟墓被盗了,而坟墓里尸体的尸气很重,尸体上出现了很深的斑毒,由于尸毒的原因,尸体没有彻底腐烂,这么重的尸毒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依照我的推测,我想是那个方家堡的小偷在盗墓时染上了沈家坟墓里的尸毒。而后来,这个小偷不知道什么原因遇到了林伯。”

    苏锦说:“梁先生是说,林伯的尸毒是被那个小偷传染的。”

    梁先生点点头。

    “那林伯呢?”苏绣问,“林伯会怎么样?”

    梁先生说:“林伯现在暂时没有危险,但是尸毒一旦扩散开来,林伯的身体大部分都会变得僵硬,到时候就是一刀砍下去他也不会觉得疼,如果展到那个地步,林伯离死就不远了。”

    余钟问梁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师傅?”

    梁先生吩咐苏锦苏绣:“你们一定要照看好林伯,等他醒来就来找我,明天我和余钟先去方家堡。”

    兄妹两人点点头,说:“放心吧,梁先生。”

    夜晚降临后,冷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林伯的脸上,林伯苍白的脸上一块又一块尸毒印迹像是一只只爬虫爬过后留下的足迹。苏绣看着死去一般的林伯,眼中的光被月光雕琢得惶惶不安,她问哥哥苏锦:“哥,你说那个人会不会出现把我们都杀了?”

    苏锦笑了笑:“别说傻话了,你要是困了,就先去睡觉吧。”

    苏绣摇头:“没有你陪着我,我一个人睡不着。”

    “其实,苏绣,我也很害怕。”

    苏绣看看苏锦,握住哥哥的手,说:“别害怕,有我在。”

    苏绣从记忆里抽回,看着躺在床上的苏锦,几日前哥哥去了月律昕的府上一趟,回来便收了很重的内伤,那内伤颇为蹊跷,不论如何调养都未见起色,苏锦一直咯血不止,苏绣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眼中一派恨恨。

    昨天本想为哥哥报仇解恨,没想到那个月律昕看上去无害,身边的高手还挺多,最可恶的是居然让那个女子跑了!

    三皇子下达的命令是在三月之内必须将那女子带回府上,否则……苏绣抬手抚上哥哥的脸,眼中浮现担忧,她们都是拿生命来做事的,任务之前都有吃毒药,如果不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那么必死无疑。

    当年他们兄妹俩的命是三皇子救下的,此生必定鞠躬尽瘁的为三皇子办事。

    “哥,你放心养伤,苏绣定将任务完成!”苏绣对着沉睡的苏锦保证,眼中尽是阴毒的神色,和当年那个懵懂的少女完全不同。

    梨夕慕已经在水帘洞天修炼了好多天了,洞里不见天光,只凭着一盏油灯照明,洞内空旷万分,也不见其他的物舍,要不是紫金仙座的仙光照着,她一人在这洞里待着多少会有些害怕。

    平日里修炼累了就休息,说实在的她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少个日月。不过她的心境到还是平和的很,也不担心娘那里会怎样,她只知道这一切师父都会解决的,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修炼好就行了。

    有时候梨夕慕还是回想起萧夙祁,这一切由心不由她,很多少时候她都不能接受,那些日子里他所表现出来的甜颜蜜意难道都是假的吗?她爹虽然抛弃她和她娘,但是她爹好歹是为了考取功名,功利熏心好歹有个由头,萧夙祁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不理解,也不能理解,她想起月律昕所说的话,将她带离锦州的是萧夙祁,将她抛与青楼的也是萧夙祁,这段时间所生的一切都拜萧夙祁所赐,那一也亲眼所见,那个原本万分爱她的男子,手执利刃与她刀兵相见,心里隐隐是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而这样做,只是她不愿去相信而已。手不由自主的抚上肩头,那里有自出生起就伴随她的梨花印记,她原以那是她独一无二的珍宝,现在看来全是祸害,眼角缓缓流下一滴泪,沿着脸颊流淌,最后跌落在衣衫上,留下一滴暗色泪痕,梨花带雨我自尤怜。

    抬手抹去脸上的泪,她起身从紫金仙座上下来,在洞内闲逛,她这段时间每天都是这样,大部分时候都是修炼,完成了当天的修炼课程之后,她便会在洞内活动一下,也许师父是为了让她专心修炼,除了那本紫金仙座的手诀口诀书,连本可以翻阅的书籍都没有,好在梨夕慕的性子本就安静,也能待得住,要是换了别的师兄师姐们定是安不下心来修炼这些的,她想也许这就是师父独独选她来连这些的原因吧。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仙法练了有何用。

    落丹此刻却早已不在紫云山上了,那日将梨夕慕送入水帘洞天后,她便施了法将洞口封住,有在水帘洞天外布了结界,除了她没人可以进入,如果有人强行攻破结界,她也是能感觉到的,她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护梨夕慕,这段时日她已然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朝堂上和江湖上寻找梨夕慕的人太多,那则消息不论真假,相信的大大有人在,加上有人之人在背后的操控,这消息传播的异常的广,甚至连东面的龙傲国都隐隐传出风声要重金悬赏梨夕慕。

    这金钱使然,为其办事的人多的很,前仆后继的江湖人士全都涌入紫竹国,紫竹国君李誉在窃喜这梨夕慕在本国境内外,也在朝堂之上正式下达了旨意,说不论身份贵贱,只要帮他找到这名肩头有梨花印记的女子,定赏良田十亩黄金千两。

    好在这寻找的线索只是肩头有梨花印记,确切的姓甚名谁却无人透露,这是最让落丹欣慰的,好在她还能再护她一段时日,不然国君下了命令,她一个修仙之人却也无力与朝廷抗战。

    所以她寻了一个理由将梨夕慕禁在紫云观的水帘洞天内,一方面是希望她能学有所成,另一方面便是想将她仔仔细细的藏好,减少在外抛头露面的机会。她这次下山只要是为了去贝云楼找她们楼主楼濋寻一记良方隐去梨夕慕肩头的梨花印记,她不能一直窝藏在紫云山,那梨花印记太过惹眼,隐去的话能省下不少麻烦。

    当年她四海云游的时候,机缘巧合曾救过那贝云楼主楼濋一次,多年未见,不知道她能否记得她。落丹心里也不敢确定,毕竟那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之后那楼濋曾允诺他日如有她能帮上忙的,她定当在所不辞的帮,还特地流下了一块腰牌为信物,说只要带着这块腰牌来贝云楼,便能找到她。

    落丹原本是不想收得,毕竟救人是修炼的一段,修仙之人万不能见死不救,没想着救完人之后寻人要报仇,只是那楼濋也是个固执的人,一定要她提出一个要求,说钱财地契甚至帮她做某件事,落丹当时没辙,只好说了一句这一时半会儿定然是想不到的,那楼濋闻言沉默半响,道了句也是,然后便从腰间卸下腰牌递与她,说他日有需要便可以来找她。

    落丹当时只是随便应了一声,接过那腰牌的是也没存着将来真的要来寻她的想法,现在看来,这机缘巧合一说还真是妙的很啊。

    贝云楼位于锦州南城门边,是家住宿的客栈,平日里也负责买些酒菜,不过做的却不是寻常人的生意,来这里的都是些江湖上有名的人士。

    这贝云楼还有一项营生,却是他们最为主要的经济来源,那就是:制造毒药。

    据传闻,这贝云楼的楼主楼濋是江湖上早已隐匿的毒医楼霖的女儿,那制毒的本事与她爹相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和她爹一样也是害人也医人,不过这医人还是毒人却是看心情。

    她还听闻,这楼濋的性格不定,也许前一秒与你客客气气,后一秒却可能翻脸不认人,于是江湖上对她的评价褒贬不一,偏偏那楼濋是个我行我素的性子,对这些外界评价丝毫不在乎

本文标签: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百合

上一篇:插着睡觉可以吗:咬着小娇乳H春透海棠

下一篇:宝宝那么多水还说不要动图:高H公交车粗暴强j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