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好看(趁老师睡着破了她的处)全章节阅读

2021-12-29 08:53: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公子呀!我给你唱曲听吧!”扈十娘含情脉脉地看着白展堂道。

  老白可高兴了:“好!好!好!”

  这可是扬州城第一歌姬,能白听可真真的赚到了!

  &ldq

“白公子呀!我给你唱曲听吧!”扈十娘含情脉脉地看着白展堂道。

  老白可高兴了:“好!好!好!”

  这可是扬州城第一歌姬,能白听可真真的赚到了!

  “郎君呀~”

  “你是不是饿的慌呀~呀呼咦呼嗨~”

  “你要是饿的慌呀~请你就对十娘讲~”

  “十娘给你下面汤~”

  武林外传传奇歌曲之一的“十娘给你下面汤(湘玉给你溜肥肠)”正式出现,杨鸿儒一直蹲在房梁上看现场直播呢!

  老白听得贼乐呵:“好!真好!”

  “是吗?”扈十娘更高兴了:“那我再给你唱一遍!郎君呀~”

  老白:······

  大姐你能不能换一曲?光这一首再好听也听腻歪了!

  最终,十娘最后连唱了几十遍,听得老白差点七窍流血,筋脉寸断。

  杨鸿儒在扈十娘唱第二遍的时候就溜了!留在这干嘛?听噪声污染吗?这玩意就跟单曲循环似的,一遍两遍还阔以,多了可就上头了!

  扈十娘的种种行为,最终惹怒了同福客栈的众人--尤其是在她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理由带歪小贝之后,佟湘玉更坚定起了赶走扈十娘的决心。

  不就是五十两银子吗?赔!

  终于,佟湘玉鼓起勇气和力量和扈十娘谈判,一帮人等了半天才等到扈十娘带着莫小贝回来。

  莫小贝一进门,佟湘玉就瞪大了眼睛:“你咋搞成这个样子?”

  “是十娘买给我的!”莫小贝说道。

  佟湘玉拔出了莫小贝头上的发钗:“哪来地钗子?还给人家!”

  扈十娘淡定地道:“也就是五十两银子,如果小贝喜欢的话,明天再买一个!”

  佟湘玉脸色立刻就变得谄媚起来:“你说什么?五十两?”

  佟湘玉亲昵地搂着小贝道:“这怎么好意思嘛!你看看···”

  “小贝!去给他们看看!什么叫天生丽质难自弃!”扈十娘吩咐道。

  小贝听话的往后院跑,去向伙计们显摆自己的新衣服和新发钗。

  扈十娘看向佟湘玉问道:“你不是有事情找我吗?”

  佟湘玉正色道:“你看···你来这也两天了,把这个地方一占···我们也没有办法做生意了。我们这还有个说书先生,现在连书摊都支不开了。现在只能去乡下赶庙会了!”

  扈十娘腼腆一笑:“一百两银子还够啊?”

  佟湘玉脸上自信的笑容顿时一僵:“哈···”

  伙计们掀开门帘子不住的往里边张望,希望用坚定的眼神给佟湘玉力量。扈十娘看佟湘玉呆住了,催促着问道:“够不够啊?”

  接着,佟湘玉浑浑噩噩地来到了后院。她要接受伙计们的谴责。

  “你呀你呀!”

  “一百两银子就把你打发了?”小郭质问道。

  佟湘玉捂脸趴在石磨上争辩:“我本来没有想拿!可是我这个人一见到银子脑子就糊涂···等我反应过来,你们就把我包围了!你们说我是见钱眼开的人吗?”

  众人异口同声,正在撸熊猫的杨鸿儒都一起出声谴责:“你太是了!”

  老白补刀道:“你就是个钱串子!”

  “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秀才灵魂拷问道。

  “羞~”佟湘玉道。

  众人点头:“知道羞就好!”

  “羞~并快乐着~”佟湘玉荡漾地道。
 

 文学

  众人怒视,佟湘玉低头认怂。

  “现在钱已经拿了,再想往外赶人是不太可能了!”佟湘玉坦然道--退钱肯定是不可能退钱的!绝对不可能退钱!

  小郭反问道:“怎么不可能?世上无难事,只怕狠心人!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

  大嘴暴躁:“咋地?怎么还有抢行的呢?”

  小郭一把把佟湘玉推开,然后拉过大嘴开始商量计策。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小郭和大嘴偷偷来到大堂里边说话:

  “十娘的百宝箱少说值三千两银子!家伙准备好了吗?”

  “两把刀够不够?”

  “足够了!”

  “对了!麻袋带了吗?”

  “妥妥的!”

  “对了!她要是喊咋办?”

  “昨天不是买了迷魂香吗?只要熏一熏,绝对跟死猪一样!”

  “香在哪呢?”

  “厨房!”

  “跟我去拿!”

  人声消失,躺在榻上的扈十娘都快吓哭了。人声刚刚离开,扈十娘就起身逃跑。

  “白公子!”

  “白公子!”

  “白公子!”

  扈十娘急迫地喊道,老白迈开大腿就往屋里跑:“怎么了?”

  “白公子!我们私奔吧!”扈十娘拉住老白的手道。

  老白:???

  你不对劲!

  “你把我送回扬州!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扈十娘急吼吼地说道。

  老白刚准备跑:“我还有事儿,你自己先回吧!”

  “哎呀!白公子!”扈十娘突然想起老白有一只“贼不听话”的手,然后机智地打开百宝箱。老白的贼手果然不受控制地追着百宝箱就跑。

  于是一人领路,一人跟着就来到了西凉河···

  第二天清早,佟湘玉发现白展堂不在顿时慌了神,她瘫坐在太师椅上无语凝噎:“我错了,我真的错咧···”

  “你错哪了?”老白满头大汗地从外边跑回来。

  佟湘玉激动地道:“展堂!”

  佟湘玉擦擦眼泪,按捺住迫切的心情言不由衷地质问道:“你还知道回来?”

  老白笑了:“我咋不知道回来呢?我把她送上船我就回来了!”

  佟湘玉斜眼看着老白:“她咋这么快就让你回来了?”

  老白贱兮兮地用胳膊肘子碰碰佟湘玉:“我把她送上船以后啊,就跟船夫讨价还价。好不容易从五两银子讲到了二两银子···哎?她冲过来把我一顿骂!”

  佟湘玉纳闷:“骂你啥?”

  “白朗!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为何这样待我?”老白模仿道。

  佟湘玉继续纳闷:“你咋待她了?”

  “我也纳闷呢!”老白无语:“她说你就这样把我卖了?难道我就值这区区二两银子?话还没说完呢,就打开百宝箱···”

  佟湘玉呆:“然后捏?”

  “然后···就怒沉了一下···”老白说道。

  “啊?”

  “全沉了?”

  老白笑着道:“总共也没几样,就上面一层···下面都是些散碎银两。”

  “沉完了之后呢?”佟湘玉问道。

  “她就回扬州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回西凉河了。”老白说道。

  话音未落,扈十娘惨兮兮地趴上了门口:“还没有···”

本文标签:趁老师睡着破了她的处

上一篇:2022(快让我吃一下你的小扇贝视频)全目录阅读

下一篇:2022简单的一句话发朋友圈:一个微笑走过一千年,几次才认识天下之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