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短裙公车被直接高潮完整版:娇妻老外交换群

2021-12-29 09:11: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微微抬头,喃喃自语:“那里到底有什么?申仪不惜将自己搞得像个疯婆子,也非要诱我进去……”

  是的,她当然看出,申仪公主此举不过只是为了引她进去。

她微微抬头,喃喃自语:“那里到底有什么?申仪不惜将自己搞得像个疯婆子,也非要诱我进去……”

  是的,她当然看出,申仪公主此举不过只是为了引她进去。

  现在的问题来了,明知山有虎,要偏向虎山行吗?

  其实,要查清楚害死庆阳郡主的人并不急于一时,事情已然发生,她也有了防范,徐徐图之,或许是最安全可行的办法。

  但时景知道,殷行的时间不多了。

  他迫切地希望能在离开之前将这个心腹大患拔除,这已成了他的一个执念,为此,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想必也付出良多。

  所以,明明知道前面是一个陷阱,但为了要摸到周温婉背后的人,还是得一脚踏进去啊!

  时景下定了决心,终于迈开了步伐。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略带惊讶的疑问:“郡主,宴会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回过头,看到了一个极俊美好看的男子,笑意盈盈站在她身后。

  “江九公子?”

  江麓笑着说道:“郡主叫我阿麓就是了。”

  他抬手指了指前方的道路:“我比郡主早到一些,别庄里的小厮说,这条道是通往汤池的。”

 文学



  时景皱皱眉:“汤池?”

  江麓点点头:“郡主该不会不知道吧?这座别庄最大的价值,并不是美轮美奂的亭台楼阁,也不是占幅辽阔的山间猎场,而是这一汪京都城独一无二的温泉。”

  他淡淡一笑:“这股温泉本是东山的源,宁远大将军在这里盖了个别庄,将势一掐,整座东山便就只有了这股温泉。”

  平淡几句话道尽了这事实原委。

  时景小声说道:“原来如此。”

  申仪引她去汤池做什么?难不成又想要像上次那样将她溺死在池水之中吗?

  时景猛然想到了点什么,忽然面色肃穆起来:“不好!”

  应该早就有人设好了天罗地网,就在汤池那边等着了,刀剑没有眼睛,杀手也不认得谁是谁。

  她没去,申仪公主去了,那有危险的人便就变成了申仪!

  虽然这一番苦处都是申仪自己作的,是她自己的问题,但若是以生命为代价的话,是否也太沉重了?

  与普通人不同,时景是一名人民警察,在人命关天的事上,她总是用更高的道德感去约束自己。

  此刻,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救人,这跟要救的是不是申仪没有任何关系!

  时景满脸焦色地回头对着江麓说道:“申仪公主有危险!我现在先去救人,江九公子,麻烦你赶紧去叫人过来。多谢了!”

  说罢,也不等回答,她便撩起了裙摆飞奔而去。

  江麓的眼眸闪了又闪,半晌低声说道:“飞白说得还真的不错,庆阳郡主……是个侠女,还是个不计前嫌的傻乎乎的……侠女……”

  他沉声对着林中拍了拍手:“去通知人过来救人。”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一声“是”,然后便再无声响了。

  江麓抿了抿唇:“周家这计粗糙得很,恐怕是有人想要甩锅了。如此的话,猎物和诱饵都要糟糕……”

  他目光一深:“我的猎物,可绝不能折在别人的手中。”

  下一刻,他身影一动,如同离弦之箭般飞速地跟了上去:“郡主,等等我!”

  ……

  申仪公主发了疯一般一路狂奔,好不容易跑到了周温婉指定的地点:汤池。

  她没有一丝犹豫便就推门进了“男汤”。

  这会儿宴花厅中应该已经差不多要开始了,整个别庄的男宾都该去了花厅,这男汤里不会有人的。

  温婉说,隔壁的女汤早就准备好了对付庆阳的好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温婉行事向来不拖泥带水。

  这一回,庆阳怕是凶多吉少了。

  一想到很可能有人要因她而死,哪怕要死的那个人是她恨之入骨的庆阳,申仪公主的心里难免还是五味陈杂的。

  不安,害怕,担心,忐忑,种种情绪像摆锤,将她整颗心抛上去又跌下来,折磨得她不行。

  “庆阳不会真的会死吧?”

  “隔壁的女汤里到底藏了什么?”

  “该不会是穷凶极恶的野男人吧?”

  “天,我在想什么!”

  这时,外面传来焦急的脚步声,她听出来了,是庆阳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申仪公主忽然想到了周温婉递到她掌心里的那颗糖。

  “对!温婉让我事成之后把糖吃下,这样我就昏了过去,不论隔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知道了。”

  不知道,就不会不忍心。

  等到她醒来,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申仪公主撕开了糖纸,像是一个马上就要赴死的战士一般:“从此刻起,我就闭上了我的眼睛,堵住了我的耳朵,使我的神识昏睡。一切残忍的事情都与我无关,等我醒来,我要看见一个没有庆阳存在的不一样的世界!”

  她举起糖丸刚要放入嘴中,猛然有人一脚照着她的手腕踹了过来:“疼!”

  时景耳聪目明地将掉落在地上的糖丸踢入了汤池:“申仪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好歹也是堂堂庆国的大公主,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也敢随随便便吃尽自己的肚子里吗?”

  她这一脚踢得十分不客气,申仪公主的手腕此刻还又麻又疼,像是要断了一般。

  到底是娇弱女子不吃痛,她“哇”一声哭了出来:“你干什么!”

  周温婉是她最好的姐妹,她给的药自然就是安全的,难道温婉还会害她不成?

  时景似是听明白了她的腹语,冷冷地对申仪公主说道:“你手中这颗糖,是五步醉吧?我曾见过它还未被提纯时候的样子,认识它的气味。”

  她冷笑一声:“你知道五步醉是什么样的东西吗?”

  申仪现在根本来不及懊恼,甚至也有点为庆阳没有去女汤而感到微小的庆幸。

  她犟嘴说道:“当然知道,五步醉是迷药,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当然懂的。”

  时景嗤笑一声:“既然知道迷药,你怎么敢就此吃进肚子?你就不怕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事吗?”

本文标签:短裙公车被直接高潮完整版

上一篇:听了让人想上的声音*女主快穿含婴交h玉势

下一篇:男女XXOO后进式真人动态图*我解开岳内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