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要~~不要吃哪里*原来你的敏感点在这

2021-12-29 09:34: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难道都不用上班了吗?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快回去准备运输材料。”

  张鹤年厉声说道,众多工人看到张鹤年这副模样哪里还敢停留在这里,纷纷

“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难道都不用上班了吗?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快回去准备运输材料。”

  张鹤年厉声说道,众多工人看到张鹤年这副模样哪里还敢停留在这里,纷纷四散而走。

  工人们离开之后,我走到张鹤年的面前,一脸笑容的对他说道:“张老,这里的事情确实已经解决了,但你身上的厄运还在,所以我想去你的庄园里查探一番,想来是我之前漏掉了什么。”

  听了我的话,张鹤年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不过他随后就立即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次真是多谢你了周小友,要是没有你的话这事我还真不知该如何解决呢,去家里吃个便饭吧。”

  张鹤年的声音很大,我知道他是故意想让张诺安和徐媛媛听到。

  在他说话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已经渐渐走到两女面前,果不其然,两女在听到张鹤年的话之后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

  “爷爷,彻底解决了吗。”张诺安一脸的期待。

 文学


  “恩,解决了,放心吧诺安。”张鹤年回答道。

  我看着张诺安,心中也不由得感叹,因为我的出现,这个女孩的命运轨迹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

  当时在看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变化。

  正所谓的时也命也!

  因果之存于世间,无处不在。

  有时候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都会沾上因果,故此是世间最难纠缠之物。

  而且因果之间利弊不同,有些因果沾上了是弊大于利,有些却是利大于弊。

  所以我们这一门最讲究的便是因果,不过一念起而一念生,种种缘由怎生无奈!

  当时既然做了选择我就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咳咳。”见我一直将目光都放在张诺安的身上,徐媛媛直接咳嗽了一嗓子。

  我回过神来,只见张诺安满脸通红,徐媛媛则是一脸怒容。

  我低着头,尴尬的挠了挠。“其实我这身体还没恢复,注意力容易不集中啊。”我讪讪地说道。

  “哼!”徐媛媛也不多说话,只是剐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见状,张鹤年哈哈大笑起来,我咂咂嘴,想要追上去,但张鹤年却把我带进了他坐的那辆车。

  张鹤年的车安装了特殊玻璃,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也听不到里面的谈话。

  在这里,张鹤年的神色一下恢复严肃,他满脸凝重的问道:“周小友啊,你老实告诉我,这次的事情有多严重。”

  “张老,对方具体有什么本事我还不清楚,不过从现在表现的来看,我还是有能力解决,具体的还是得道庄园里看了才行,到时候媛媛和诺安就拜托张老了。”

  我不敢和张鹤年打包票,这阵法破起来虽然容易,但是按照李子明的说法,这阵法的用途显然不止是破坏当地的风水。

  对方到底在图谋些什么我现在还不得而知,要是他收集这些能量是为了作恶,那恐怕这次事情就真的不简单了。

  收起自己的心思,我和张鹤年都没有在说话了。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之后,我们终于回到张家庄园。

  车还没到我就先一步开启了青眼,因为我现在体内阴气过盛的原因,在我青眼开启的那一刹那,我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

  在我旁边的张鹤年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张鹤年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也不多说话,也不离开。

  我皱着眉头一一看去,张家庄园的每个角落都被我尽收眼底。植物的气息是绿色的,也有一部分是土黄色的,河流的气息是纯白色的。

  一切都很正常,看起来没有问题,但开启青眼的我感知能力比之前提高了一倍有余。

  随着我渐渐深入,终于被我发现了。

  我指着一处冒黑气的地方说道:“张老,这个地方是?”

  张鹤年顺着我的手指看去,瞬间他就表现的愤怒了,不过听到身后汽车的轰鸣声,张鹤年又忍了下来。

  “周小友,那是我的卧室所在的位置。”听到这话,我了然的点点头,这样的话就说得通了。

  那个冒黑气的地方和张鹤年身上的黑雾的气息几乎一模一样,定然就是让张鹤年沾染上这么多霉气的源头了。

  这时我也能理解为什么张鹤年会突然变的这么愤怒了。

  自己的卧室之下遭了毒手,那这件事会是外人干的吗?张家的守卫可比徐家严密不知道几倍。

  徐家我尚且还能潜入,但张家那可真就说不准了。

  张鹤年这一次是内忧外患了啊,这时张诺安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爷爷,周鹤,你们在干什么呢?”

  一瞬间,我们两都换上了满脸的的笑容。张鹤年首当其冲对张诺安说道:“诺安,我们家这段时间总是遭遇这些事情,周小友说是因为我们家风水不对,所以我准备让周小友给我们家换换风水。”

  张鹤年微微笑着,一副慈祥的模样。

  而张诺安也就把目光放向我了。我也点了点头,随后又立即对张鹤年说道:“张老,你看这里缺土,需要栽种一些土元素的植被,最好是再弄一座假山,拜个土地公,这就可以镇妖邪。”

  这个张鹤年可真是个老狐狸,他这样一开口,无论如何我都要帮他们家改改风水了。

  我不自觉地瘪瘪嘴巴,但这一幕却被徐媛媛看到了。

  她皱起了眉头,正要上前,我立即便拉着张鹤年往里走。

  “张老,你看这间卧室下面...”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快两女就听不见了。

  我竖起耳朵暗中观察,只听见张诺安对徐媛媛说:“媛媛,既然周鹤在看风水我们就等一等吧。”

  “嗯,好吧。”徐媛媛沉吟了一番说道。

  我能听出她语气之中的疑惑,看来她已经是在怀疑我了。

  “周小友,该怎么做?”张鹤年突然发出了声。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走到了张鹤年的卧室下方。

本文标签:原来你的敏感点在这

上一篇:一篇关于2022早安的正能量句子分享*心情不好委屈想哭的说说

下一篇:朋友销魂的人妻:艳妇肥臀快速耸动着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