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阿宾正传*仙子双腿被拉成一字形

2021-12-30 16:38: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院长?

  李老?

  医药局的办事人员、祁远山和苏钦守不约而同低喊了一声。

  医药局的办事人员赶紧站起来,谄媚着迎了上去。

  “严局长,你老怎么来了?”

 院长?

  李老?

  医药局的办事人员、祁远山和苏钦守不约而同低喊了一声。

  医药局的办事人员赶紧站起来,谄媚着迎了上去。

  “严局长,你老怎么来了?”

  严立峻冷哼一声,把对方吓了一哆嗦,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祁远山和苏钦守也迎了上来,只是董光耀和李淳峰似乎并不怎么想搭理俩人。

  直到一抹火红飞扑到董光耀身上,老头子才放开脸笑起来。

  “丫头,好久都不去看我,早把伯伯忘到九霄云外了吧?”

  “怎么会呢,忘了我亲爸,也不会忘了您啊,这不下午又想您了。”杜晓晓搂着董光耀的脖子撒娇说,哄得老家伙哈哈哈大笑。

  李淳峰冷冷看了苏钦守一眼,目光就停留在没有开口说话的墨羽身上。

  这小子不会就是墨羽吧?也太年轻了。

  杜晓晓撒完娇,一把拉过墨羽,给董光耀介绍道:“伯伯,这就是我的好朋友墨羽。”

  他就是墨羽?

  三个老头的目光全都投射向墨羽身上,像X光线一样从头发丝扫射到脚后跟。

  这么年轻!

  不可能吧!

  太年轻了!能是他治好的?

  三个老头心底的感受一模一样,实在是难以把这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和神医划上等号。

  看着三人精彩纷呈的脸色,和肆无忌惮的目光,墨羽觉得自己就像只即将任人宰割的小鸡。

  和杜晓晓对视了一眼,然后清清嗓子说:“各位长辈们好。”

  三个老头彼此交换一个眼色,然后董光耀先开口道:“墨羽,萧家老太太是你治好的?”

  墨羽点点头。

  “你师傅是谁?用的可是古老的针灸之法?”李淳峰上前两步,盯着墨羽的眼睛问。

  师傅是谁?

 文学



  当然是药神了。但是说出来谁信呢?连自己都不信。

  “唉,师傅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老人家生前极为淡泊名利,行事异常低调,曾不以己名示人,也是这么教导我的。

  在授业的时候,让我今后不管发展的如何,都要时刻铭记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要义,其他都是浮云。”墨羽一脸哀寂和伤感,似乎还沉浸在师傅仙逝时候的悲痛之中。

  果然是高人子弟!境界就是不一般。

  救死扶伤,悬壶救世,医者必当如此!李淳峰和董光耀相视一眼,深以为然。

  祁远山指着墨羽大声讥讽说:“董院长,严局长,你们别听这小子忽悠,他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根本不会治病,他连行医的资格都没有。”

  苏钦守也阴恻恻的说:“李老,这个人连行医证都没有,怎么可能会看病,他是赤大的学生,也不是医药相关专业的。”

  严立峻走过来盯着墨羽说:“你无证帮人看病,可知后果?”

  “医者父母心,我做不到见死不救!任何一个合格的医者,怀揣医术,看到病患和家属痛苦的时候,都做不到无动于衷!我救人只求问心,不求财帛。

  学生也希望可以正大光明的行医天下,而不被小人诬陷利用,但炎国行医证只有成年后方能考取,在此之前若遇到伤患病痛者,难道让学生罔顾人命,置若不闻吗?”

  墨羽一番激扬慷慨的言辞,说得众人哑口无言。

  杜晓晓拉拉董光耀的衣袖,嘟着嘴,对三个老头一起欺负墨羽,表示非常不满。

  董光耀咳嗽一声说:“这样吧,你和我们去一个地方。”

  祁远山赶紧出口阻拦道:“院长,你可不能被这小子骗了。”

  董光耀不悦的说:“祁副院长,难道我和局长做事还需要你指点吗?”

  苏钦守不甘心的喊:“他还没有交罚款呢。”

  “够了!这里有你插话的份吗?”李淳峰黑着脸呵斥道。

  呵斥完苏钦守,李淳峰转脸换了一副面孔说:“小子,跟我们走一趟吧。”

  墨羽望向杜晓晓,杜晓晓冲他点点头。

  “好,我跟你们走。”

  祁远山和苏钦守虽心有不甘,但是在三个老头的强势之下,也只有眼睁睁看着墨羽走出医药局,上了局长严立峻的车。

  杜晓晓和董光耀也上了同一辆车,两人是熟识难免有些话要说,李淳峰的车在后面跟着。

  严家。

  如植物人般躺着的严波,面色发青,嘴唇惨白,表面看像个正常人,其实眉宇间那缕隐隐缠绕的黑气,已经说明他时日无多。

  在车里董光耀院长已经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遍,此时一见,果然不出所料,墨羽心中有数,转过头看向三个老头和严波的母亲。

  严波的母亲在看到墨羽的第一眼就质疑不断,这么年轻的人乳毛未褪,医术能高到哪里去!董大师和李老先生都看不好的病,他能看好!?瞬间心情跌到谷底,再也不愿多看墨羽一眼。

  严立峻对此也不抱什么希望,碍于董院长的面子,只好让墨羽看看。

  同样,董光耀和李淳峰作为炎医的代表人物,深知古老的炎医术博大精深,有的人倾其一生也钻研不过一二,成果甚微。

  所以,对眼前对这个年轻人的医术也抱着怀疑的态度,没法子,实在是太年轻了,如果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众人心里也会有个希翼。

  “墨羽,病人你也看过了,可有什么发现?”董光耀问。

  “你们可相信我?”墨羽也不多说,看着众人道。

  “小子,你莫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李淳峰眯起一双老眼狐疑的问。

  其他人,包括杜晓晓也都看向墨羽。

  “我实话告诉各位,如果再不及时治疗的话,他也没几天活头了。”墨羽沉思下,说出一句让大家非常震惊的话。

  “怎么可能!波儿他明明好好的,只是昏迷不醒而已。”作为父亲的严立峻立马出口反驳,孩子的身体已经做过多次检查,数据可都是很正常的。

  严波的母亲更是竭斯底里的嚷嚷:“你胡说八道什么,不许诅咒我的孩子。”

  杜晓晓不禁皱起眉头,不悦的说:“既然你们不相信他说的,又何必让他来呢,董伯伯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留下来,这就告辞。”

  杜晓晓对墨羽的话深信不疑,也无法忍受别人对他的围攻和质疑。

  “晓晓,墨羽,先等一下。”董光耀出声拦下被杜晓晓拉着要离开的墨羽,然后转身对严氏夫妇说:“严局长,小波的病情拖至今日也有十几天了,各家名医也看了不少,结果我们都清楚,孩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实在是未知,不如让墨羽试试?”

  “这……”严立峻犹豫不决,把眼光投向老妻,再看向李淳峰。

  李淳峰摸摸花白的胡子问:“小子,你给我们说说,严波是怎么个病症,为何是这样?”

  墨羽环视下众人道:“他半月前肯定去了一处荒僻之地,被一毒物咬伤,身上的毒现在已经去了,但肯定也耗费不少功夫,这里面一定有董大师的功劳。”

  说到这里停顿下来,众人面面相觑,事实确实如此。

  当严波那天被同伴发现后,已经是昏迷不醒,因为不知是被何物所咬伤,解毒颇耗费了一番功夫,最后经过董大师和众多医药师的参与,才把毒彻底解了,脱离生命危险。

  “现在他虽然毒被解了,身体各机能表面看似正常,但是已经病入膏肓,这也是他一直昏迷的原因,而且……”说到这里墨羽停顿了一下。

  “而且什么?”董光耀追问。

  众人因为墨羽对病情说的一字不差,也紧张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下面要说出什么。

  “你们听说过叫魂吗?在民间,常有一些古老的法子,针对一些疑难杂症,寻常看不好的病,被一些有经验的老人用民间的土法子医后,睡一觉就能好了。”墨羽也不着急,转身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拿起盘子里的水果擦擦干净咬了一口。

  众人表情各异,彼此对视一眼后,不觉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小子,莫要胡说八道,现在是讲究科学的时代,可不玩迷信那些。”李淳峰先开口斥道。

  杜晓晓只觉一阵冷风吹过,不自觉打个冷战,脚下更不由自主往墨羽身边靠了靠。

  严立峻和董光耀脸色冷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反而是严波的母亲似乎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的样子,她看向墨羽,迟疑的问:“你是说波儿可能……”

  墨羽点点头。

  这妇人得到确认后,反而似乎松口气,侧脸看向严立峻,眼神似在征求什么,开口说道:“听说老家的村上有个婆子擅于此道……”

  后面的话也没说出来,但是大家都已经明白了。

  其实三个老人也听闻过许多类似的事情,毕竟拥有千万年历史文明的炎国,民间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秘闻轶事,奇谈怪论。

  身在炎国,多数人从小耳听目染,所以面对一些奇怪说不清的怪事,宁愿信其有不信其无,而生敬畏之心。

  墨羽对她摆摆手说:“行不通。你儿子的这个病症一般的婆子解不了,反而会加剧病情,千万千万不要贸然请人。”

  众人面色又是一凛,周身漫起一股寒气。

  “那该怎么办?”那妇人心头噗通一跳,抢步走到墨羽面前着急的问。

  杜晓晓更是不由自主坐了下来,抱紧墨羽的胳膊。

  众人的表现,墨羽尽收眼底,心中一阵暗笑。

  啃完最后一口水果后,把果核丢进垃圾桶,望着众人道:“我现在只说两点,至于你们信不信,听不听,那是你们的事,说完我就走。一、这病还有三天可治,过了三天找谁都没用,我也无法。二、千万别去找你刚才说的那些人。”

  墨羽说完,拉起杜晓晓头也不回的走出客厅。

  那妇人只觉头晕目眩,噗通一声摔倒地上,把严立峻惊出一身冷汗。

本文标签:仙子双腿被拉成一字形

上一篇:少妇人妻系列长篇白洁*调教失禁共妻

下一篇:快穿之被各种男人啪H:二指探洞感觉要喷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