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皇上给堵着不让生*宝宝楼梯间做好刺激视频

2021-12-31 09:57: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他不允许。   他不悦道,“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快点给我滚蛋。”   沈奕宸:“...”这么无情?   还是不是好兄弟啊,他默默的为他做了一切好吧。   陆

 他不允许。

 

  他不悦道,“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快点给我滚蛋。”

 

  沈奕宸:“...”这么无情?

 

  还是不是好兄弟啊,他默默的为他做了一切好吧。

 

  陆宴不肯松口,沈奕宸怎么可能会轻易离开,“那我妹妹呢?”

 

  “看我心情。”陆宴拉长着脸,恨不得沈奕宸快点消失。

 

  纠结点还在季夏怎么能觉得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有意思。

 

  那绝对不行。

 

  他不同意。

 

  沈奕宸很是为难,也怕陆宴一时不高兴拿他妹妹出气,他索性把注意打到季夏身上去。

 

  他看了一眼陷入沉思的季夏,“季小姐,阿宴他失忆了,不记得上次在B市的宴会中发生的事,季小姐,我想你应该还记得,不会轻易忘记吧。”

 

  季夏恍然回过神来,错愕道,“难道这其中也不乏你的手笔?”

 

  陆宴意外的看向两人:“...”这其中还有他不知道的事?

 

  他突然觉得失忆真特喵的难受。

 

  他为什么要失忆。

 

  害得他还有他不知道的事。

 

  好气哦。

 

  沈奕宸笑了笑,故意忽略点陆宴郁闷的表情,默认道,“没错,是我刻意将房间内的所有人给提前置换了,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季小姐比我更清楚。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妹妹,我也不能任由她犯下大错误,到无法弥补的地步。”

 

  他也是没想到,他做的这事最后会成为救沈奕歆的筹码。

 

  原本他还担心陆宴为此找他算账呢。

 

  季夏愣了愣。

 

  《原来这些都是他做的。》

 

  《原来我还奇怪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原来是他在背后搞的鬼啊。》

 

  陆宴:“!!!”什么鬼?

 

  他为什么要失忆?

 

  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心情好像更气了。

 

  季夏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他那句他提前置换了房间内的所有人,她心里就跟明镜一样,他是在刻意提醒她。

 

  原本那些流氓是在她房间的,可他刻意将人提前置换到陆屿深的房间内,又通知陆宴来房间找她,所以她才会一夜起来看到和她睡得人是陆宴。

 

 文学

  而不是陆屿深,也不是那帮流氓。

 

  要不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季夏现在也恍然明白过来,韩雅雯怎么会在陆屿深房间内,为什么和她睡得不是陆屿深,而是被那帮流氓重创了。

 

  敢情这些都是沈奕宸的手笔啊。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因为陆宴改变了剧情。

 

  尽管和陆宴也脱不开关系。

 

  的确是因为他,却也是因为他。

 

  要不然沈奕歆不会和韩雅雯联手一起来对付她的。

 

  季夏点了点头。

 

  《沈奕宸,果真是一个中国好哥哥啊。》

 

  《如果我想的没错,他想要用这事让我求陆宴了。》

 

  《这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啊。》

 

  《还打的框框响啊。》

 

  《哇,为什么最后受伤的总是我。》

 

  求他?

 

  陆宴好看的桃花眼内忽然绽放着别样的光芒,整个人宛如鲜活过来了一般,气也不气了,也没主动开口说话。

 

  什么他不知道的事统统抛掷脑后去了。

 

  他现在只想看看季夏会怎么求他。

 

  他最喜欢姐姐求他了。

 

  心情突然就舒爽了不少。

 

  季夏没往陆宴身上看,因背对着想看也看不了。

 

  她只是看着对面的沈奕宸明知故问道,“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沈奕宸能把这些事说出来,意思已经很明显,他知道季夏心里有气,肯定不会主动提起。

 

  为了他这个不省心的妹妹,沈奕宸也算是豁出去了,“我当然希望季小姐能为我妹妹,在阿宴面前替她求求情,反正季小姐你最后也没什么事不是么。”

 

  这话瞬间让满是期待的陆宴感觉不满,也不顾只要他不开腔季夏就会求她的事,护犊子般的道,“什么叫没事不是么,要是有事你觉得还来得及?”

 

  姐姐的安全可不是开玩笑的。

 

  沈奕宸也察觉他的话说的不对,就立马又说道,“是是是,是我口误,只是最近我们沈家要举办宴会,那样一来歆歆肯定是要出席的,要不让两家的长辈知道这些,闹得不好看也不好。

 

  所以季小姐,我在这诚心邀请你下周末和阿宴一块来参加我们沈家的宴会,也希望你能替我妹妹跟阿宴求求情,你看可以吗?”

 

  沈奕宸末了还补充道,“要是季小姐觉得还是不行,那这样,等这次沈家宴会过后,我会和我父母商量把歆歆送到国外去,那样一来就对季小姐构不成任何的伤害了。”

 

  这是沈奕宸的诚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季夏要是再拒绝就是她不识抬举,是她斤斤计较了。

 

  只是这不是重点。

 

  原本下周末沈家的宴会是陆宴和沈奕歆的订婚宴。

 

  现在竟然变成了单纯的宴会。

 

  这剧情已经偏离的不行了啊。

 

  《那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他竟然还邀请我参加沈家的宴会,沈奕歆看到我不会气疯掉吗?》

 

  《而且我要去吗?》

 

  《万一又有什么坑在等着埋我。》

 

  《可不答应好像又说不过去,毕竟多多少少沈奕宸还是间接救了我的。》

 

  《要不然我可真的惨了。》

 

  季夏一边想一边抬头看向陆宴,视线划过他棱角分明的脸,突然又想着。

 

  《这小奶狗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他倒是说话啊。》

 

  《他一说话我不就不用求他了吗。》

 

  《他该不是故意不说话的吧。》

 

  《就等着我去求他?》

 

  《丧尽天良啊。》

 

  陆宴:“...”哎呀,心思被看穿了,好尴尬啊。

 

  可丧尽天良也不至于吧。

 

  他只是希望季夏能求求他而已。

 

  他就这点小心思罢了。

 

  这边的沈奕宸见陆宴和季夏都不表态。

 

  他又看向季夏道,“季小姐,麻烦你了,就体谅一下我这个做哥哥为妹妹的心吧。”

 

  季夏多多少少想丑拒。

 

  《不,我不要。》

 

  《他干嘛不找陆宴,干嘛盯着我不放呀。》

 

  《求他不是更直接么。》

 

  《我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狗男人已经站成一条线。》

 

  《为的就是让我妥协,让我去求陆宴这个狗男人。》

 

  《他就是在卖人情给陆宴。》

 

  季夏这么随意一想,还越想越真就像那么回事啊。

 

  那她该怎么办?

 

  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本文标签:宝宝楼梯间做好刺激视频

上一篇:一篇关于高情商的暖心句子唯美语录精选

下一篇:丞相大人的小通房:一受2攻双腿大开狠狠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