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紧是不是欠C(粗大强行撑开紧窄np虐)最新章节列表

2021-12-31 15:52: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的,怎么说也是国际顶级的科学奖项,如果类比,大概怎么也可以算作跟诺贝尔奖齐名的奖项。

  尤其是计算机在这个时代已经发展为了跟所有人息息相关的产业链,自然值得大书特书。

的,怎么说也是国际顶级的科学奖项,如果类比,大概怎么也可以算作跟诺贝尔奖齐名的奖项。

  尤其是计算机在这个时代已经发展为了跟所有人息息相关的产业链,自然值得大书特书。比如华夏最知名的三大门户网站上,同时将这条新闻放到了头版头条,许多官媒更是开始纷纷转载这条消息,不管跟科普沾不沾边的网络大V们也开始跟公众讲解图灵奖的由来,从图灵这个人开始,再到图灵机,再到图灵测试,最后是华夏科学家能拿这个奖有多难得……

  就连华夏人民网都通过官方微博发声。

  “恭喜华夏优秀青年科学家@燕北大学的@宁为教授在斩获沃尔夫奖之后又拿到了图灵奖,希望所有华夏的青年科学家都能以宁为为榜样,为华夏争取到更多荣誉。”

  这大概算是官方给宁为再次定了性质,华夏优秀青年科学家。

  也就在这个问题被网络上炒得最为热乎的时候,招生办这边派出了阵容庞大的团队,来给宁为录制视频。

  打铁要趁热,比如宁为在江大的时候,好几次都因为学术上了热搜后,连带着江大也被带热了。即便每次宁为上热搜都因为不是招生季,热度的转化率不太够,但也让江大这两年分数线“嗖嗖”的往上涨。

  现在录取分数线已经比江城另一所一直在跟江大别苗头的学校高出了25分,要知道两年前这两所学校的分数线差距还从没超过二位数。尤其是江大数学与统计学院的分数,已经开始直追华科大跟明交大。当然这也是应该的,因为在宁为被发掘出来之前,江大的数学院评价为A-,现在已经上调到A了。

  这还只是本科,现在江大数院的考研分数线也开始水涨船高,因为据说现在江大的论文投一些国际期刊都比较更受重视。真正做项目跟搞研究的都知道,虽然说很多时候发了多少论文并不能代表水平,但很多时候要评职称,要出类拔萃,发了多少论文,在哪里发的,都是评定标准。

  所以招生办把主意打到宁为身上其实也不是一、两天了。去年就想过是不是让宁为来专门做几期视频来为燕北大学招生做宣传。只不过那时候到了田言真那里便被婉拒了。

  田言真当然也是为了宁为好,到不完全是怕耽误了宁为学习跟研究的时间,主要是一直以来宁为给田言真的感觉都是不太会说话,而且那个时候宁为只是崭露头角,他怕宁为面对镜头不自觉的又蹦出什么惊人之语,得罪人了之后影响了宁为未来的发展。

  但是现在无所谓了。

  到不是宁为的嘴巴开始柔和了,不喜欢得罪人了。而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从去年到今年,宁为在国内拿到了陈省身奖,国外拿到了沃尔夫奖跟图灵奖,最重要的是开发出了三月这样的强人工智能平台,还做出三维硅通管芯片技术,所以现在宁为的地位也不一样了。
 

 文学

  换句话说,地位不一样了,口无遮拦也不怕得罪人了。半点不夸张的说,在田言真这样的大佬看来,他这个学生只要不去碰一个学者本就不该碰的领域,在街上横着走都能有人保驾护航的,至于得罪一些人,那都不叫事,所以也能放出去了。

  如果让田言真知道宁为给自己的定位,大概会更放心。有小人物的自觉,那是再好不过了。只是这样的小人物,说出去能吓死人咧。

  当然对于招生办派来的团队来说,可绝没人把宁为当成小人物。

  时间是提前一天约好的,团队还专门提前了一个小时来到了研究中心,布置等会拍摄视频的场地。当然团队组成更多的是学生,有一位招生办的老师带队,录制视频的计划也早早商量好了,来之前也给宁为发了信息看过。

  宁为对于自家的学弟跟学妹也没什么架子,到了时间便按照之前的计划,放了摄像人跟今天做主采访的学妹到办公室先拍摄了一段他平时工作时的视频片段,还专门让镜头拍摄了他正在研究的课题,无穷维流体数学结构问题……

  当然那些对一般人来说鬼画符般的符号跟数字排列,大概只会让人觉得不明觉厉,不过这也就够了。

  接着又拍摄了些宁为日常生活的视频,重点则是最后关于宁班招生的内容,当然最重要的部分还是通过简单对话的方式录下宁为说的一些话。

  “宁教授,对于今年新开的宁班,您有什么对我们未来的新生说吗?”

  “哦,这个还真有,宁班我们只招收最优秀的学生,为什么说是最优秀呢?因为宁班的同学未来是要教毕业于华清姚班、智班的那些学生们,以及那些MIT、伯克利分校、普林斯顿、哈佛这些大学学习人工智能乃至计算机的学生们该怎么干活的。所以不是最优秀的,又想从事这个行业的同学们,你们还是选择报考其他学校吧。”

  “另外,大家都知道我应该下学期就会有导师资格,能带研究生跟博士生了。这么说吧,未来我的研究生跟博士生会重点从宁班中间选拔,到不是对其他学校有什么偏见,因为未来宁班有几门课是别的学校没有的。比如由我主导的人工智能理论课。”

  ……

  “对了,宁教授,恭喜你拿到了今年的图灵奖。作为图灵奖获得者这个身份您是否有些别的话想对未来我们宁班的学弟学妹们说呢?”

  “这么说吧,如果在宁班好好学习,未来只想拿个图灵奖、菲尔兹奖或者沃尔夫奖什么的,那我觉得是不合格的。因为等到他们毕业的时候我希望他们的抱负是能将成为一个个新理论的奠基人,以他们的名字开辟一个个新的奖项,来替代曾经那些大洋彼岸的科学家们所认可的奖项。”

  “年轻人首先要敢想。外界一直有种说法,燕北大学的数学院是燕北大学四大疯人院之首,那么未来我们的宁班就是让疯人院的疯子们看到都要退避三舍的存在。如果连这样的抱负跟骄傲都没有,我直接说吧,未来在宁班肯定是坚持不下去的,还是考虑去对面或者出国吧,毕竟这辈子也不可能有什么太大出息了。”

  “啊……宁教授,看来你真是对宁班寄予了厚望啊。那进入到宁班真的就是人生赢家了啊?”

  “嗯,可以这么说吧。另外能成功进入宁班之后的学员,是不需要去考虑除了自身兴趣之外一切事情的。不止如此,我个人会拿出一笔钱来,作为宁班的特别奖学金,目前准备给前三期的宁班学生发放,看效果如何决定后续是否保留。这个奖学金只要能保证一直留在宁班不被分流就能拿到,也就是说只要能达到宁班最低成绩要求就能拿到。”

  “初步计划是分三个档次,第一档是班上前十名的同学,学期末成绩出来后有十万元奖励;第二档,从第十一名到第二十五名,每学期八万元奖励;第三档,二十六名之后每学期五万元奖励。换句话说,如果宁班能保持在前十名,四年下来总计能拿到八十万元的奖学金。而且宁班特别奖学金跟学校其他奖学金并不冲突。”

  “除此之外,宁班优秀学员寒、暑假都有在我们的核心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学习的机会,这个机会非常难得。这么说吧,包括刚刚加入到我们团队的助教,来自于哈佛高等研究院的露西·罗恩教授,目前也没资格去观摩我们的实验室。哪怕是在伯克利,也没有这种机会,因为大家都知道强人工智能技术目前只掌握在我们的华夏前沿人工智能实验室手中。起码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哪家高校或者研究机构公布能跟我们作为对手的技术。”

  “天啊,宁教授,真的太可惜了,您说得这些条件让我都想到宁班学习了。那么第一期宁班打算招多少人呢?”

  “我们预计是招40人,另外还有五个浮动名额,视报考生源情况而定。当然,如果40人招不满的话,也不会强求。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是要跟大家说一下,在宁班想顺利毕业是有极大难度的。这么说吧,四年后这四十人中能有二十人顺利毕业,对于宁班的教授们来说,就已经达标,如果这个数字能达到二十五人,那就是大胜利!”

  “毕竟我们不是为了培养普通人才设立的这个班,宁班的培养目标是让学生成为真正能影响世界影响未来的大科学家。嗯,这个目标可能空泛了些,这么说吧,我的目标是四年后宁班在世界范围内的认可度达到这样一种境地,就是哪怕只在宁班呆了半年就被淘汰,毕业后只要把自己有在宁班学习的经历写在简历上,那些世界前五十强科技公司也会争抢那种。”

  ……

  视频拍摄的很顺利,宁为的发言一如既往的没让人失望,尤其是对宁班的宣传。这其中也充斥着浓郁的宁为风格。从宁班的立意上,就已经跟其他院校所有类似的特别班都做了切割。其实重点命题就是一个,宁班就是未来世界第一班,不接受反驳那种。

  如果换了位教授,哪怕宁为的导师田言真来说这些话,估么着都会招致一堆的批评跟嘲笑。毕竟这牛逼吹得有些大了,显得不自量力。因为哪怕是田言真,也不敢说自己的学术水平,能排在世界同类研究的前十名。

  但是宁为在镜头前这么说话还真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他是真有资格对着全世界喊话,没人比他更懂强人工智能的数学理论,而且他说出这番话后,除了民科,大概没有正儿八经研究人工智能的大佬们敢跳出来反驳。道理很简单,因为科学有两个最为重要的特性,一是可预见性,二是可证伪性。

  要向大众证明自己比宁为更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展示出智能水平超过三月的程序,或者硬、软件结合体。这种技术拿出来之前,写再多论文,用再多高深的术语来展现的博学对于大众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

  当然这里还是要把民科排除在外,毕竟民科们大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超能力三个字就能用来解释如何用煮熟的鸡蛋孵化出小鸡来,中间可以省略大概百万字的科学分析论证过程,堪称无敌。

  但好在这些给宁为拍摄的这些招生宣传视频,跟民科们没啥关系。事实上,民科们也很难培养出入得了燕北大学招生老师法眼的学子们。

  所以在拿到这些宝贵的招生宣传视频之后,燕北大学的招生老师们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动作。

  此时距离新一年的高考已经不足两个月,但对于燕北大学这样的华夏超级学府来说,招生的工作早早已经开始,甚至可以这么说,绝大部分有资格能进宁班学习的学生,其实已经不太需要高考来进行成色检验,都是很早就已经落入到各个省份招生老师法眼的那一小撮优秀学生。

  现在要发力攻克的就是那一小撮表现极为优秀,但还在犹豫中,并没有跟任何一家院校签订合同的那批优秀学生。这其中既包括了一部分竞赛生,也不包括了早早已经展露天赋的学生。

  提前把关系都拉好,混个脸熟,这样等到高考成绩出来,基本上全省前十名还未签约的考生,大概率是没有自己来填写志愿的资格了,燕北跟华清的招生小哥哥、小姐姐们都死死的盯着呢,甚至有些人自己还不知道成绩的时候就已经被接到了酒店里,有专门的小哥哥小姐姐陪着谈人生,谈理想,根据你的爱好陪你下棋,玩狼人杀,甚至直接帮你买张高铁票,被“押送”到燕北或者华清的校园里,让你提前体验美好的大学校园……

  除此之外,甚至暑假还有人免费带你去旅游,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总之,只要学习成绩足够好,名牌大学招生办抢人的招术只有普通人想不到,没有人家做不到的。

  现在拿到了宁为的视频之后,燕北大学招生办的老师们,尤其是那些负责理学方面的老师们底气更壮了。

  真的,如果说宁为对着镜头把吹牛逼的话已经说到十分的话,私下里招生老生绝对不介意把这种吹捧自己,贬低另一家的话再乘以个十倍。

  陈典诚大概就是其中之一,作为明珠中学今年毕业生中最为耀眼的存在,他也是周边同学家长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比如初一开始他就已经在数学竞赛中崭露头角,初二直接参加了全国高中数学联合竞赛,并以前五十名的好成绩顺利入选到了华夏数学奥林匹克竞赛。

  人家还在初三准备中考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入选国家队开始集训,同时自己开始自学大学数学课程。虽然初三那年他并没有被国家队选中,成为那六名代表华夏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学子,但真不完全是他不够优秀,毕竟他还是初中生,还有机会。

  就这样,高一的时候其实华清跟燕北大学都已经开始给他投递橄榄枝,比如如果他点头就能进入华清丘老新领军计划预科班,选择本硕博连读,又或者选择燕北大学博雅计划进入燕北大学数学院。

  但学习好的孩子无疑更有主见,他没有选择跟两家高等院校签合同,而是选择了在高中阶段想明白自己真正喜欢的方向,他没有将视角一直盯在数学上,甚至没有再报名参加数学竞赛,开始将目光投向计算机,大部分时间开始自学,并参加了谷歌全球编程挑战赛,顺利拿到了一万美元的奖金。

  顺手还参加了一个国内的科创杯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以个人身份参赛那了一个一等奖。更可怕的是,高中生参赛本可以是有一位导师的,但是陈典诚就硬是一个人参加,然后拿了奖。编程、论文,都是个人独立完成。

  就这样一个学生履历放到宁为面前,宁为大概都得拜服。毕竟他读高中的时候真没这么优秀。

  陈典诚本来高三定下目标是直接申请MIT,为此他之前还专门报名了MITBattlecode。这个麻省理工举办的竞赛如果拿了奖,申请的时候会有加分,这样可以弥补他其他方面的一些不足。

  只是很不巧的是,竞赛开始的时候他恰好生了场病,这也让这位别人家的孩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跟MIT没啥缘分,所以一直很犹豫到底应该怎么规划自己的未来。

  其实他也想过要不就入读燕北大学或者华清大学,不过想到这样白白浪费了两年又觉得有些不甘心。毕竟他本来24岁就能博士毕业的……

  当然他被燕北跟华清的招生老师盯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负责明珠这块地的招生老师拿到了宁为为今年宁班招生的视频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么个人,于是在自习课上,陈典诚便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里跟燕北大学的招生老师见面。

  本来陈典诚以为又是老套路,但没想到的是,这次侯老师没跟他开口就说燕北大学的诚意在哪,而是直接拿出手机递了过去:“陈同学啊,你看看,这是我们燕北大学的宁为教授对宁班学生的寄语,你看了之后要是对我们即将成立的宁班也没什么兴趣,我就一个字废话都不说了。”

  “哦?”陈典诚点了点头,然后接过手机,点开便看到宁为在散步时说的那些话……

  “……我们只招收最优秀的学生……因为我们的学生是要教……那些学生们怎么干活的。”

  “……未来只想拿个图灵奖、菲尔兹奖或者沃尔夫奖什么的,那我觉得是不合格的……”

  安静的办公室里,宁为清晰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传入他的耳中,似乎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艹……这话说得太牛逼了,真让他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当视频接近尾声,招生老师的话也开始传入他的耳中……

  “宁教授学术研究界的水准我就不多说了吧?国内的陈省身奖,国外的沃尔夫奖、图灵奖,这些对于宁教授而言,那都是锦上添花。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你很适合宁班的录取标准,同时宁班也属于我们的博雅强基招生计划之中,只要你愿意来,高考之后我们就安排你去宁班面试。”

  “这么说吧,我们宁教授可是有野心的人,而且也是能力支撑得起野心的人。不说别的,就拿华清来说,你看看华清哪位教授敢对着镜头说这些话?所以真去了你就毁了!至于这个时候出国?哪个国家的高校能弄出一个三月给你研究?什么叫人工智能?我们燕北大学的三月才叫人工智能,其他标榜人工智能研究的都是在研究人工菜鸡!”

  “真的,能被宁班录取的机会真不多,宁教授也说了,第一期他只要40个人就够了。华夏三十多个省、直辖市,平均下来每个省能录取不到两个人,这机会有多难得,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真的,机会就这一次,我手上也就三个宁班的推荐名额,如果你对自己足够自信,今天能定下来,咱们今天就把合同签了,我给你推荐上去,要是你今天还拿不定主意,我也只能把手上的名额给别人了。但是先说好,我推荐上去了,并不代表你一定能读宁班,只是给你个能争取读宁班的机会,要不要这个机会你考虑清楚。”

  “是去燕北大学成为人上人,还是去其他大学蹉跎一生,你一念之间。”

  “候老师,别说了,合同呢,我签了……”

本文标签:粗大强行撑开紧窄np虐

上一篇:贫僧不吃肉把你胸前*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撞一撞gif

下一篇:大佬塞玩具无法走路:叶无道办公室肉杨凝冰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