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真乖,冒牌大相师

2021-05-03 15:25: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第1章 重金求子········ “陆大师,里

········
第1章 重金求子
········
 
 
 

“陆大师,里面请!”

 

李香莲开了门,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把陆均迎进了屋。

 

“我说,你这房子风水有很大问题啊!我看搞不好你怀不上孩子的问题就出在这房子的问题上!”陆均一进门就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四下望了望道。

 

李香莲一脸颓败地叹了口气,“哎,这么多年我跟我丈夫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的大医院都看了不少,检查结果都是正常,可我们偏偏就是怀不上”

 

李香莲的丈夫在南滨市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富豪,按理说嫁在这样一个家庭已经是难得的福分了,可生活的富足却丝毫不能满足李香莲内心的空虚。

 

李香莲今年已经快四十了,她丈夫比他还要大几岁,两人结婚十几年,想着法的想弄个结果出来,可不管两人怎么努力,李香莲的肚子从来都没起过反应。

 

“我也是听我一姐妹跟我提起陆大师你,她可对你是赞不绝口啊!所以我想请陆大师你帮帮忙,至于报酬绝对不是问题!”李香莲一脸的希冀。

 

听李香莲这么一说,陆均的脸皮抖了抖,看李香莲这身穿着打扮,以及接自己过来的那辆路虎,包括现在这栋半山复式别墅,这分明是说这李香莲家有钱啊!

 

只要有钱,哪有办不成的事?

 

哪像自己,这一身玄色对襟长褂子还是淘宝上花八十块买的,不就为了衬托自己仙风道骨的气质么?

 

不是陆均贪财,实在是没办法啊!

 

自从半年前老神棍留下那本比他命还重要的无极相世经莫名其妙消失之后,陆均的噩梦就开始了。

 

老神棍是陆均的养父,陆均从小就跟着他学那一套神神道道的东西,到处坑蒙拐骗。

 

搞来的钱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一家半死不活的跟陆均年纪差不多大的宠物收容所!

 

老神棍几乎把所有的家当都压在了宠物收容所上,当年他言之凿凿,就算是去偷去抢,也不能让这家收容所垮掉!

 

“如果垮了,会出大事!”老神棍虽然神神叨叨的,可他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陆均看老神棍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现如今,老神棍跑了,陆均理所当然地就接下了收容所,并为其无私奉献。

 

可问题是,所谓的宠物收容所其实跟义务救助站没区别。

 

陆均不仅要承受房租水电,手下还请了一个宠物医师一个小护士,包括每天的宠物口粮消耗陆均心很累,不得不重操旧业。

 

以前老神棍在,接了业务老神棍都带着陆均一起,可老神棍一走,陆均不得不硬着头皮一个人单干了。

 

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陆均毫无专业技能,唯一对口的,大概也就只有无极相世经里那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了,反正,只有靠骗钱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

 

其实,说是骗,无极相世经也并没表面上神棍那一套那么简单。

 

很多时候陆均发现经书里面的东西都是言之有物的,即便他只是个半吊子。

 

早在李香莲找上陆均的时候陆均就简单给李香莲看了一下面相。

 

柳眉凤眼,主百理通达,宜子。

 

印堂光洁,人中分明,主阴阳协调,宜子。

 

山根饱满,鼻挺朱唇,地阁方圆,主命理康泰,宜子。

 

就单论面相来讲,这李香莲绝对是一个旺夫宜子的女人。

 

可事实上,两个人的结合,孕育下一代只看一个人是不行的。

 

如果不是她丈夫有问题的话,那问题的根源就很有可能出在她家祖坟阴宅风水或者说是阳宅风水上。

 

“李小姐,你确定你丈夫身体是没毛病的吧?”陆均心头虽然在念叨着“报酬”,可他还是知道要先做事。

 

能不能解决问题是次要,先表现出自己的专业素养,能唬则唬,唬不了捞一把走人。

 

听陆均忽然这么一问,李香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认真地点了点头。

 

得了李香莲的肯定,陆均开始在房子里转起了圈。

 

“东灵玄光照明堂,对轴大气拂千里。阴者阳之极,阳者阴之续”陆均一边踏着天罡步,一边掐着手指有模有样地念叨。

 

整个屋子里装潢是偏欧式的,基本的风水格局是没乱,坐北朝南,里外通透,可早先陆均刚进门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

 

李香莲家是实实在在的一座半山别墅,在南滨市西北郊,一条蜿蜒的盘山公路直通山顶。

 

房子在山的阳面,配合整个山体的态势来说,形成了风水中的一个很好的福局,“盘龙局”。

 

无极相世经中有云:“盘龙之大势,上可吞吐日月星辉,下可福泽卧伏苍生”

 

按道理来讲,这半山别墅占尽地利,位置极佳,该是阖泽子嗣旺及事业之所。

 

可问题是,大格局是好,这房子偏偏冲了煞!

 

风水八大煞中,枪煞、角煞、土煞、火煞、树煞、色煞、数煞、格局煞任犯其一都会有难以预料的后果。

 

而李香莲家,就是犯了火煞!

 

所谓火煞,在风水上指的是屋外或者窗外有三角形物体、配电室、加油站、高压塔、信号塔等带有电磁干扰功能的建筑对风水气场产生的破坏作用而产生的煞气。

 

不仅如此,屋外的池塘、河流或者反光的如玻璃、镜面造成的反射光影投入室内,也会产生强大的煞气。

 

煞气不仅会影响人的身体健康,阻挡前程运势,更会迷乱人的心情,导致易躁、家庭不和睦等严重后果!

 

李香莲家所犯的火煞,就是在距离房子不远处有一座信号塔,这座信号塔就是冲煞的来源!

 

“李小姐,我想问一下,那边那座信号塔是什么时候建成的?”陆均站在窗口,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指着不远处问道。

 

“挺久了,应该是五六年前吧!”李香莲摸不准陆均在卖什么关子,“陆大师,你的意思是那座信号塔有问题?”

 

看李香莲一副疑惑的样子,陆均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反而又问了起来,“如我所料不错的话,近些年你家生意应该是每况愈下吧?还有,你跟你丈夫的感情是不是开始出问题了?”

 

李香莲听到陆均的头半句有些惊异,可在听到陆均说完后半句之后,她瘪了瘪嘴。

 

意思不明显吗,都说孩子是爱情的结晶,这么多年了都没怀上孩子,她丈夫又是事业上有一定成就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感情能维系这么多年已经不容易了。

 

陆均摇了摇头,摆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脸,接着道:“李小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孩子的问题是一方面。这样说吧,你好好回忆一下,这几年你有没有发现不管是你还是你的丈夫,脾气都越来越火爆了?可以为一丁点小事大闹一场”

 

陆均虽然是在这样说着,可他的心里却是在打着小算盘。

 

火煞虽然厉害,可实际上,两夫妻去医院检查过,身体都正常,并不影响生孩子。

 

意思就是说,这火煞并没有影响到孩子的问题上,它只是在另一方面表现了出来。

 

而陆均半吊子水平,在屋子里兜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因此,他不得不使出了业界神棍的转移视线**。

 

 
 
 
 
········
第2章 同行捣乱
········
 
 
 

不管你生不了孩子是不是因为火煞引起的,反正这玩意儿是切切实实存在的,把一切都推到火煞上面,再叨念点玄乎的东西给李香莲听,让她深信生不出来孩子跟生意滑坡、脾气变的暴躁都是因为火煞,因为后面那座信号塔引起的就成了!

 

果然,在听了陆均的话之后,李香莲开始皱起了眉头,“听大师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些年我们家生意是越来越差,而且,我丈夫对我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好了”

 

“至于我,我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很多时候心里像是窝了一团火,就是想撒气,控都控制不住。我还一直以为是我更年期提前了”

 

陆均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耸了耸肩,“那李小姐劳烦你再想想,事情是不是从五六年前开始的”陆均开始循循善诱。

 

李香莲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陆均的话像是一把重锤敲在了她的心头!

 

在这一点上,陆均说的话与她家发生的事基本是完全契合的!

 

她丈夫生意开始滑坡是发生在五六年前,而自己跟丈夫的感情出现裂痕也是差不多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难道

 

“陆大师,您您的意思是,就是因为那座信号塔引起的?”李香莲脸上藏不住的惊愕。

 

“这么说吧,你家就是冲了这信号塔的‘火煞’!风水上讲的火煞就是这些带火气磁场的东西影响人的身体、心情和运势。科学地说,就拿这信号塔为例,长期住在这种高强度的磁场环境下,对人的身体也是很不好的!”

 

李香莲听了陆均这话丝毫没有怀疑地瞪大了眼睛望着陆均,“那依大师的意思,该怎么办啊?”

 

多年来,李香莲和她的丈夫寻遍了办法,别说是生孩子了,连生不出来的原因都找不到。

 

现在,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年轻的“大师”,只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哪由得李香莲不信服?

 

她就像是溺水者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没了去分辨真伪的能力,反正,陆均说的也都确有其事!

 

“办法很简单,搬家!”看李香莲如此模样,陆均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可陆均话音刚落,一道有些苍老却又带着轻蔑语气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简直是一派胡言!”

 

门开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儿从门外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恭敬的中年人。

 

不用说,看中年人的穿着和走路的态势,定是这李香莲的丈夫,也就是这房子的男主人无疑。

 

“完蛋!遇到同行了!”陆均心头一阵心虚。

 

“小莲,这位是?”中年男子有些疑惑地走到了李香莲面前,看了看陆均问道。

 

“噢这位是陆大师,我听兰姐说起陆大师法力高强,所以我请大师来”李香莲话说到一半转头看向了陆均,“陆大师,这是我丈夫王东河。”

 

听了李香莲的话,王东河皱了皱眉头,“这么年轻的先生”

 

陆均很清楚地知道王东河的意思,在华夏传统职业当中,基本都有着老而为师的说法。

 

比如眼前这个穿着泛黄太极道袍,手拿罗盘的老头儿,这身行头可是比陆均抻头多了。

 

再加上他那一脸的红光,标准的鹤发童颜,乍一看还真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只是陆均心头着实对这老头儿不感冒,不说刚刚他在门外怼自己那一句,就单论这身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是什么得道高人呢!

 

这是来看风水,接的是“重金求子”的业务,可不是来抓鬼驱邪的!

 

“东河,陆大师虽然年轻,可他”李香莲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冷哼给打断了。

 

“哼!年纪轻轻的居然敢自称大师,小子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老头儿背负着双手,拿鼻孔瞪着陆均。

 

陆均心头虽然不爽,可一时间也没找到好的由头去反驳老头儿。

 

“既然两位都是来帮我王东河处理事情的,不期而遇也算是一种缘分。这位陆大师,这位老先生是柳世元柳大师。”看老头儿对陆均似乎很有成见的样子,即便王东河心头也着实不信任陆均,可精明如王东河,他自然有着自己的打算。

 

王东河话刚说完,柳世元抖了抖眉头,“‘大师’这个名头我可不敢当!老夫可不像某些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学了两天皮毛就敢出来自称大师!”

 

说完,柳世元再也不理会陆均,端着罗盘兀自在房间里转了起来。

 

见柳世元如此模样,王东河歉意地对着陆均笑了笑,都说同行是冤家,这种相轻属于常态,毕竟是饭碗之争。

 

陆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他也懒得跟这老梆子计较这些。

 

一说陆均心头确实是没有底气,二来,他也很想看看这老东西到底有什么能耐,看他能瞧出个什么来。

 

三人不语,柳世元端着罗盘口头也是念念叨叨个不停,一会儿客厅一会儿厨房到处乱窜。

 

一盏茶的功夫,柳世元皱着眉头从厨房走了过来,“这屋子煞气很重,王老板近些年生意可有不顺畅,家庭关系可有恙?”

 

听闻柳世元这么一问,王东河脸上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刚想竖着大拇指对柳世元说些什么,李香莲连忙开口道:“老先生道行高深,跟陆大师一样,居然都能一眼看出我们家的问题。”

 

李香莲这么一说,王东河跟柳世元都向陆均投来了惊异的目光,只是柳世元眼中的那一抹惊异来的也快,散的也快。

 

干这行几十年了,柳世元自然是晓得里头的道道的。跟现在绝大多数医生奉行的“保守治疗”一个道理,往大方向上蒙头抓,不管最终能不能解决问题,瞎猫碰死耗子也总能碰到一两个吧?

 

在柳世元看来,陆均能看出这些东西来,有多半是蒙的。

 

他实在不相信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有什么本事,最多也是靠嘴巴上那点功夫,出来骗骗这些不懂行的老板。

 

柳世元没有多话,他抚了抚下巴的山羊须,“这煞气虽重,可依老夫看来,王老板家绝子嗣的问题并不是出在这煞气上面!”

 

说着,柳世元还转头瞟了一眼陆均。

 

听柳世元这么一说,不仅陆均心头微漾,王东河夫妇也一副好奇的样子瞪大了眼睛。

 

“早先我替王老板看过面相,王老板耳垂肥厚,颧骨饱满,自是富贵福态之相。可问题是,王老板的命纹似乎有些问题啊!”柳世元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陆均本来的打算是把这一切的问题都推到火煞上面,反正实有火煞,怀孕这个问题是个长时间的东西。

 

柳世元不来,只要忽悠李香莲搬了家,就说问题解决了,到时候真能怀上孩子,那就证明自己当得起大师这个称谓。管他什么原因,自己蒙对了。

 

要怀不上孩子,那也简单,你不是搬了一个地方吗,到时候再给你看出个影响怀孕的问题出来不就得了?

 

关键的问题还是,你这怀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等王东河夫妇发现一两年还是怀不上的时候,那时候的陆均早已骗了钱不知道在哪儿了!

 

早先陆均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李香莲怀不上的原因他分析过,如果王东河没有问题,那问题的根源基本上就只有他家和和他祖上坟地了。

 

 
 
 
 
········
第3章 斜十字命纹
········
 
 
 

现在,听柳世元说王东河的面相有问题,陆均不由得有些好奇地朝着王东河望去。

 

诚如柳世元所说,王东河是一个富贵福态的面相,可眉心命纹却是不像柳世元所说的那样,不是有问题,而是有很大问题!

 

人的眉心又叫命宫,生有七七四十九条命纹,它们就跟人的指纹一样,是一个人的专属。不同的命纹形状定有不同的运道命格,也只有在风水看相上有一定造诣的人才看得出来,不懂行的人估计也就只能看到抬头纹和平常的肌肉纹路。

 

命纹多为波浪起伏状,平滑者运道通坦,只要面相不是差的很离谱,基本上一生也就顺风顺水,无大灾大难。

 

反之,起伏较大者,如惊涛、似高山起落者,就算面相再好,此人的一生也是大风大浪,崎岖不平。

 

可王东河这种命纹跟以上这种常见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无极相世经中记载了很几道特殊命纹。

 

如平势纹,这种命纹没有一丁点起伏,完全呈一条直线。从人的面部构造上来讲,这种命纹会直接拉扯人的眉间距,导致双眉岔开,瞳孔游离,目光无神,眼睛呈倒三角型。

 

此命纹者并不像这种命纹的名字那样“平”,反而,男的克母,运势极差,颓败一生。女的克夫克子,一生难有好归宿。可以说,这是一种很悲催的命纹。

 

又如螺旋纹,这种命纹可不得了!顾名思义,就是命纹呈螺旋形盘在命宫上,与正常的波浪形完全不一样。

 

道家以此称之为“天眼”,如二郎神杨戬,法力通天。

 

佛家以此称之为“智慧之眼”,佛祖释迦牟尼眉间也生有这种命纹,代表大智慧。

 

现实虽不像神话传说中那样,可实实在在的这种命纹乃是主大吉大利福寿双全的。

 

可以说,生有这种命纹的人,一生高歌猛进,万事皆顺,入政高官,入商巨富,情爱财色兼收。

 

再如十字纹,这种命纹还有一个直白的名字叫“十字凶纹”!

 

十字凶纹没别的讲究,上克父母下克子女,运道虽是不差,可注定与亲眷无缘,一生鳏独。

 

而王东河的命纹,恰恰就是这要命的十字纹!

 

不过好在,他这十字纹并不周正,只是一般意义上的斜十字命纹,没有正统“十字凶纹”那么厉害。

 

可即便是斜十字纹,也注定他是难逃厄运的。

 

王东河命宫斜十字纹偏左东方位,八卦上属震卦,震卦代表的是子女,这也就是说,王东河注定是克子女的面相!

 

看到这种情况,陆均自知如果再不想办法补救,那自己早先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了。

 

于是,他轻轻笑了笑,抱着膀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道:“果然如我所料,王老板你这斜十字命纹可真是天克子女啊!”

 

“啊!”陆均这突然一句着实把王东河夫妇给吓的不轻。

 

“早先我就怀疑那火煞并不是真正影响你们夫妇生不出来孩子的罪魁祸首,王老板命纹凶厉,克子女,偏东位。而这栋房子偏偏方位正南,震离相生,如此长住下去,能生出孩子就怪了!”陆均连忙扯了个幌子忽悠道。

 

李香莲早先就听了陆均说搬家能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再一听陆均这么说,她直接抱住了王东河的手,带着哭腔道:“东河,要不我们搬家吧?”

 

“这房子我们住十几年了,说搬就搬我这心里也舍不得啊,要不看看柳大师怎么说?”王东河摆明了还是不太相信陆均这个小神棍,他转头看向了柳世元。

 

柳世元早在陆均说完话的时候就瞪上了他,不为别的,这小子也忒不要脸了!

 

早先还在屋外的时候柳世元就听到了陆均跟李香莲的对话,这小兔崽子分明是想拿火煞随便抵包骗钱,现在经自己一提醒,他立马改了口。

 

还口口声声什么“果然如我所料”,柳世元自诩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可话又说回来,说到搬家这个问题柳世元还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陆均的。

 

王东河斜十字命纹偏东,命宫主震卦,这房子又确实是在正南位,属离卦。震离相生,这也确实不好,搬家也许能缓和一些斜十字纹的戾气。

 

“搬家自是一个不错的法子,王老板如果要搬家房屋多以西北为宜,乾震相克,或许能把斜十字命纹给冲淡一些”柳世元瘪着嘴一副很不爽陆均的样子。

 

在柳世元看来,这小神棍能看出火煞、斜十字命纹证明他还是有点本事的,这点上,柳世元心头渐渐已经有了底色。

 

只是,他实在是对陆均这种“万事如我所料”的样子很反感,你陆均明明就是一个火候不到位的小骗子好吧!

 

听了柳世元的话,王东河有些犯难的样子,“柳大师,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补救了吗?老实说这房子我住了十几年了,这也是当初我做生意捞下第一桶金买下的,我实在有些舍不得啊!”

 

“王老板,你可要想清楚啊!这个方位本来就是助长了斜十字纹的气焰,屋外高塔对此更是加成。还有,这常年冲着火煞,我怕你生意、家庭会出大问题啊!”柳世元话没说出口,被陆均给一口抢了过去,气的他胡子都翘起来了。

 

不过,柳世元也确实拿陆均这小无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小子滴水不漏,偏偏脸皮比城墙还厚,自己一介老夫真要跟他计较,以他那嘴皮子,柳世元怕自己会自取其辱。

 

于是,柳世元转了转手中的罗盘,幽幽道:“搬家不搬家另说,我实在是很好奇,好好的一个面相怎么会生出斜十字纹这种命纹来。”

 

“王老板,请问你们的卧室在哪个地方?”

 

柳世元话音刚落,还未等王东河开口,陆均轻笑了一声,“离火傩盛,继水为益。坎属水,正北。如我没说错,王老板你们的卧室应该是这间”说着,陆均转头指向了楼上正北方位的一间屋子。

 

“陆大师厉害!”王东河言不由衷地称了陆均一句,“两位大师请跟我来。”

 

身后,柳世元瞪了陆均一眼,哼了一声拂袖跟了上去。

 

到了王东河夫妇卧室之后,陆均就站在门口,也没进去的意思。

 

反观柳世元,拿着罗盘煞有介事地在屋子里转了几圈,这才道:“卧室也没什么问题,阳宅基本无臾,现在,真要找问题的话,恐怕只有去王老板家祖坟看看究竟了!”

 

说着,柳世元转头就朝着门外走去。

 

陆均心头也在琢磨这个问题,如果说整个屋子最能影响生育的地方,也只有这卧室了。可诚如柳世元说的那样,王东河夫妇这卧室风水布置都没有问题,难道问题真的是出在王东河祖坟的问题上?

 

一瞬间,陆均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他直接冲到了屋子里,趴到了王东河夫妇的床下扫了一眼。

 

这一眼可看出大问题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本文标签:

上一篇:宝宝那么多水还说不要/宝宝那么多水还说不要男男

下一篇:高质量糙汉公路文*极品透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