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像狗一样尿出来叫我看——像狗一样尿出来给我看看

2021-05-03 15:27: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第1章 惹了院长夫人 “哎呦喂!”一声女人的尖叫,引起卫生院一楼大厅一阵骚乱。 一楼门诊的几个医生,还有药房负责拿药的胖姐张贵晴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


 
 
 
第1章 惹了院长夫人
 
 
 

 

“哎呦喂!”一声女人的尖叫,引起卫生院一楼大厅一阵骚乱。

 

一楼门诊的几个医生,还有药房负责拿药的胖姐张贵晴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因为他们听出了这是院长老婆柳金花的声音。

 

“怎么回事?”张贵晴第一个冲到事发点,整个人瞬间傻掉了。

 

“哎呀,庞风,你小子要干什么?”张贵晴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吓得手都有些发抖。

 

地上两个人,一男一女摔到了一起,贴得还很紧似的,下面是柳金花,上面……上面是实习医生庞风呢!看这两个人,那姿势真让人不敢直视,两人的身体贴得很紧那也罢了,关键是庞风的脑袋一头放得不是地方,这么热的天,柳金花穿着低胸雪纺衫呢,柳金花前面的敏感部位,无巧不巧,正和庞风亲密接触呢!几名坐门诊的医生随后赶到,看到这一幕也是面面相觑,胆子最小的牙科医生冯少军更是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个身位。

 

中医内科的唐志坚大声道:“快,快,把人扶起来,快扶起来!”他嘴上说扶人,手上却没有任何动作,这样子怎么扶嘛,两个人都缠在一块儿去了,柳金花可是院长的老婆,这要是扶得不好,回头被院长收拾,这个月奖金又要泡汤了。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庞风心里很慌,这是怎么搞的嘛,谁他娘的在楼梯口乱扔香蕉皮?这一跤跌下去,真是一切都完蛋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的情况,自己怎么和刘姐摔在了一起呢?他感受到了对方身体传递过来的敏感,内心忍不住蠢蠢欲动,身体不受控制的想爆发,他第一个念头是想爬起来,立刻爬起来,可是爬不起来啊……说来也怪了,他现在觉得浑身懒洋洋的,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就像在热水中泡过一样。

 

他狠狠的咬牙努力了几次,不仅没爬起来,反倒因为身体起伏,心火被撩拨得愈来愈旺了,他小腹部位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难受得很。

 

该有力气的四肢没力气,可是不该发力的地方偏偏又出丑,柳金枝这个女人竭力的挣扎,鼻子里却发出低沉的声音,满脸通红。

 

“快,帮把手啊!”柳金花终于喊出了一句话。

 

张贵晴总算反应了过来,上前拉着庞风的一条胳膊就拽,刚刚把庞风的头拽起来,张贵晴直愣愣的盯着庞风的脸大声惊叫:“流血了!”她这一喊,手上的劲儿一松,庞风竟然又狠狠的摔了下去……卫生院大厅霎时一片大乱。

 

……庞风终于清醒了,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院里的病床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先前发生的事情他渐渐回忆起来了,不由得苦笑摇头。

 

人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本来庞风得罪了业务副院长文学兵转正的希望就渺茫,今天又惹了院长的老婆柳金枝……“完蛋了,绝对完蛋了!”庞风感到很无奈,五盖镇卫生院金院长善妒的毛病全镇有名,他老婆柳金枝,私下里大家都叫她“******金枝”,这女人前挺后翘,在镇卫生院就数她穿戴最火爆,平时举止也风骚泼辣,庞风这帮小鲜肉都特怕她。

 

女人是够带劲,这种尤物型熟女对庞风这种还处在青春期,血气方刚的小年轻有致命的吸引力,只可惜人家是院长的禁脔,在院里别说谁敢对柳金枝有什么非分之想,平常男医生和她多说两句话,回头都得被穿小鞋,像庞风这样的实习生哪里会不怕她?可是现在这事儿弄得……该怎么办?庞风脑子里飞快的运转,一方面他很悲观,另一方面刚才的情形还在放电影似的在他脑海里面浮现。

 

柳金枝那满脸通红的模样,还有那让人难忘的温热,两人身体相隔很近的时候,庞风身体感受到的那种愉悦至今还没有安全消退……至于想办法,好像一切都是束手无策,庞风觉得自己完蛋了,转不了正,庞风实习期过了就没工作了,他上学欠的债怎么还?“嘘,我跟你说芳芳,当时那场面真是劲爆啊,庞风流了好多鼻血,下面那个地方出了大丑呢,唐医生他们一帮人就在旁边看着呢,嘻嘻,我听说当时柳姐可是双颊绯红,神情荡漾呢!”“欧姐,谁问你这个了?我是问庞风这次转正是不是彻底没希望了,你怎么说这些,羞死人呢!”“嘿嘿,羞什么羞?男人和女人就那点事儿,有什么好羞的?庞风完蛋了,得罪了文副院长本来就够呛,现在她还压了柳姐,金院长知道了他还能不死?”“庞风不是故意的吧,他好像是踩到了别人扔的香蕉皮了……”“芳芳,你太幼稚,故意不故意重要么?这事已经传出去了,院里大家都知道了,以金院长的脾气,他能放过庞风?要说关键还是庞风没背景也没钱,现在这年头,也就你这么单纯的小丫头还跟庞风这样的人打交道,换做稍微成熟一点的姑娘,谁鸟他这种穷吊丝……”庞风隐隐听到有人在议论刚才的事儿,听声音好像是护士办公室丁芳和欧娇娇,这两女中丁芳和庞风是一起进卫生院实习的,平常关系很不错,欧娇娇则是院里的老人,也是市卫校生,算是庞风的师姐,这女人平常在庞风面前傲气得很呢!“什么鬼人!”庞风嘀咕了一句:“咦,不对啊,护士办公室在四楼,我这里……这里好像是一楼病房,这直线距离得好几十米远,还隔了几层墙面,她们在那里说话,我怎么能听见?”庞风忽然感到不对劲,他一下从床上竖起来,他感觉自己浑身轻飘飘的,耳朵的听力敏锐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眼睛的视力也强到有些离谱,透过病房的窗户,两百米外有个加油站,加油站墙壁上贴了一张告示,用a4纸打印的,上面的字庞风竟然看得清清楚楚:“通缉令,犯罪嫌疑人赵志,身份证号……”“****,见鬼了!这么远都能看见?”庞风下意识的伸手摸自己的前胸,他脖子上自小就挂有一枚铜钱状的吊坠,他这一摸却摸了一个空。

 

“这是什么情况啊?”庞风仔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好像是自己真流了很多鼻血,对了,自己胸前吊坠好像也沾了血,然后庞风才感到四肢发软……“轰!”他一想到这里,脑子里“轰”一声,一瞬间,很多信息涌入他的脑海。

 

 

 
 
 
 
 
 
 
第2章 石拱桥下的激情!
 
 
 

 

庞风脑海中突然多了很多信息,他理顺了这些信息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从小就戴在身上,跟了他十多年的那一枚铜钱吊坠,竟然蕴含有这么大的秘密,铜钱之中赫然是一门修真传承。

 

今天他的血沾在了吊坠上,传承被激活,这些传承信息便如潮水一般的涌入了庞风的脑海,让庞风突然懂得了很多知识。

 

“修真传承?自己竟然得到了传说中的修真传承?这传承果然名不虚传啊,传承仅仅被激活而已,我就感到身体好像脱胎换骨了!”庞风心中暗道。

 

庞风现在六识无比的敏锐,而且他感觉自己的体质明显强悍了很多,他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力量,他觉得自己的力量比之前大了好几倍,这不是脱胎换骨是什么?这一切都拜这一枚铜钱吊坠所赐?庞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张爷爷临死前说这吊坠是我出生时候就戴在身上的,看来丢下自己不管的老爹老娘可能也是有来历的。

 

嘿,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天无绝人之路,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得到了这么牛逼的传承,我还翻不了身么?”庞风忽然觉得自信爆蹦,心中的忐忑和沮丧一下烟消云散了……他脱掉工作服走出病房,这时候恰好是晚饭点,除了住院部之外其他人都下班了,一楼空空荡荡没什么人。

 

庞风从卫生院大门口走出来,心潮澎湃,他索性走到了五盖镇镇上,五盖镇是雍平县最大的一个镇,但是街上人也并不多,庞风顺着穿镇而过的莹阳河的堤岸走了一个来回,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问题,把心思就放在一个问题上,那就是如何利用自己身上的传承改变现在的死局,现在庞风真的很困难。

 

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想吃顿快餐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在卫生院实习只管饭,是没有工资的呢!“******,这个局面必须扭转!文学兵这个鬼人,真当老子好欺负么?人善被人欺,老子就拿你开刀!”“庞风!”庞风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他微微一顿,扭头便看到了丁芳。

 

丁芳身材高挑,鹅蛋脸,五官清秀,肌肤如凝脂一般白,姿色很是不俗,庞风对她真动过心呢。

 

“是丁芳啊!怎么了?你今晚上不上班么?”庞风微笑道。

 

丁芳皱皱眉头,有些奇怪的看了庞风一眼,道:“庞风,你还真是气定神闲啊,惹了这么大的事儿,还有心情瞎逛?”庞风哈哈一笑,道:“发昏当不了死,再说了,我行得正,坐得稳,真要是被小人算计,也活该我时运不济。

 

我还真不相信,这么大一天下,我庞风有手有脚,还养活不了自己!”丁芳瞪大眼睛盯着庞风,眼神中闪过一道异彩,她感觉庞风今天和平常不一样了,平常庞风说话虽然幽默,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有些自卑,但是今天庞风所表现出来的气势,那种自信给人的感觉很震动。

 

然而丁芳一想到那事儿,心情一下变得阴翳,她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道:“庞风,你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饺子去!”五盖镇桥头饺子店很好吃,一碗只要五块钱,丁芳和庞风一人点了一碗,庞风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也不客气一口气把一碗饺子就扫光了。

 

“丁芳,咋的了?你怎么不吃啊?”丁芳盯着庞风,嘴角微微抽动,露出一抹颇有意味的笑容,道:“看你吃我就觉得饱了!”“走吧,陪我逛逛好不好?”“这么大一碗饺子不吃多浪费了,你帮你解决了!”庞风的确饿了,他三下五除二把丁芳的一碗饺子吃完才终于感觉肚子踏实。

 

吃了东西,庞风跟着丁芳,两人在河边慢慢走,丁芳悠悠的道:“庞风,我跟你不一样,我……我必须要拿下这一份工作。

 

”“呃……”庞风微微愣了一下,扭头看向丁芳,道:“丁芳,你应该没问题吧,现在缺的就是护士,你肯定能转正的。

 

”丁芳苦笑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凄然,旋即话锋一转道:“庞风,你觉得我怎么样?”“你很好啊,很真诚,也很仗义。

 

”“谁问你这个了?你是问你觉得我人长得怎么样?”庞风有些怪异的看向丁芳,他上下打量身边的女人,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又浮现出柳金枝那前挺后翘的弹力惊人的身体,丁芳没有柳金枝那样风骚,却更有青春活力,目测胸前那一对双峰,也绝对大有分量。

 

感受到庞风的眼神,丁芳脸微微一红,然而旋即,她傲然的挺了挺胸,摆出一副傲娇的神色。

 

庞风不敢再看,将头侧到一边,道:“你很漂亮,咱院里你是最漂亮的,比那欧娇娇强多了。

 

”“是么?”丁芳轻轻的呢喃了一声,庞风忽然感到一股热流在自己后背上撩起一丝瘙痒,很快,那种销|魂的柔软便传递到他的大脑。

 

他大惊失色,一扭头丁芳竟然一头扎在了自己的怀里:“丁芳,你……你要干什么?”庞风觉得自己唇舌有些发干,丁芳的富有活力的身体太有诱惑力了,他下身敏感部位不受控制的觉醒,而且来得特猛,有一种强烈的爆发的**。

 

另一方面,丁芳突然的动作也让庞风惊呆了,他平常和丁芳关系的确不错,但是远远还没到这种程度。

 

庞风环顾周围,这里恰是石拱桥下面的阴影处,小镇上人本就不多,这里晚上黑灯瞎火的更是没有人光顾,两人就算在这里立刻开战也不会有人看到。

 

丁芳很快似乎感受到了庞风的热情,呼吸一下变得急促起来,道:“庞风,你要了我,快要了我,快!快!”庞风本来就热情本就攀升到了很高的位置,丁芳这么一叫,他更是一下攀升到了巅峰,他的手顺势而下,手无巧不巧搭在了丁芳的臀部,感受着丁芳臀部惊人的反弹之力,庞风意识几乎就要迷失。

 

**,眼看就要成燎原之势,可是一瞬间,所有的火焰像是触碰到了冰,庞风心中的**瞬间消退,因为庞风看到丁芳的侧脸,丁芳正泪流满面。

 

“丁芳,你……你今天怎么了?”庞风脑子一个激灵,瞬间变得清醒,他用力的推开怀中的丁芳,眼睛死死的盯着丁芳的脸。

 

丁芳眼眶中泪痕涟涟,过了好久,她再一次扑进庞风的怀里,道:“文学兵让我陪他睡一晚,否则他不给我转正……”

 

 

 
 
 
 
 
 
 
第3章 我一定有办法!
 
 
 

 

“狗|日的文学兵!”庞风用力的将拳头紧握,双眼变得通红。

 

“我以为这狗|日的只是刻薄贪财,没想到******还是一头衣冠禽兽!”“丁芳,这件事交给我,我来解决!”庞风冷冷的道。

 

“你……你要干什么,庞风,你不要乱来,如果因为冲动铤而走险,你这一辈子都完蛋了!不值得!”丁芳担忧的盯着庞风道。

 

庞风冷笑一声,道:“跟他铤而走险?他也配么?你放心吧,我会有办法的。

 

”丁芳轻轻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没用的,就算你有办法也来不及了,他给我的最后期限就是后天,后天他去卫生局开会,他让我跟着一起去县城……”“****!”庞风狠狠的甩了甩拳头,内心的愤怒攀升到了顶点,而丁芳抱着庞风的手也更用力了,她呢喃的道:“庞风,我今天就把身子给你,我……我绝不让那个鬼得到我的第一次!”庞风再一次感受到了丁芳的热情,可是此时他心中已经没有一丝的**了。

 

他轻轻掰开丁芳的手,帮她理了理额前凌乱的头发,认真的道:“丁芳,相信我,会有办法的!”丁芳盯着庞风,不知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不那么慌乱了,庞风简单的一句话让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很奇怪,甚至好像有些荒谬。

 

因为她了解庞风的情况,庞风是孤儿,从小到大穷困潦倒,他连上卫校的学费都全是借的,完全是一穷二白。

 

他卫校毕业就是指望着这一份镇卫生院的工作还钱,可是他得罪文学兵在前,今天又压了金院长的老婆柳金枝,完全失去了转正的机会,可以说走上了绝路。

 

不夸张的说,庞风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这样的男孩能给女孩安全感么?答案是出乎意料的,现在丁芳就觉得很安心,庞风流露出的那种自信真诚的气质让她内心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小镇的夜晚有些凉,和丁芳告别之后,庞风却感到很燥热。

 

“后天,后天,后天……”他嘀嘀咕咕念叨,“这狗|日的文学兵,老子和你势不两立!”庞风突然神经紧绷,因为现在时间真的很紧迫了。

 

今天庞风本来信心很足,因为他得了传承,他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和文学兵斗法从而扭转自己现在所处的绝境。

 

可是,后天文学兵就要对丁芳出手,时间如此紧迫,一下让庞风感到紧张了。

 

丁芳的这件事庞风倘若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他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丁芳被文学兵这狗东西推下火坑?只有两天时间,庞风只是一个普通实习生,一穷二白,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怎么能对付在五盖镇卫生院经营了二十年的文学兵文副院长?如果是今天之前,庞风这个念头动都不能动,因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和文学兵斗,就是鸡蛋碰石头。

 

本小说的最新章节将会优先更新在app上,请访问shu5。

 

cc下载继续无广告免费阅读。

 

但是现在,庞风得到了铜钱吊坠中的修真传承,传承激活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得到了不可思议的改造,已经具备了超越一般常人的能力,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现在对我来说唯一利好的消息是金院长还在县人民医院搞学习,今天的事情他还不知道……”庞风的情绪慢慢的平静,思维也变得活跃起来。

 

“文学兵早就对我恨之入骨,今天恰又发生了自己压柳金枝的事情,明天这老小子肯定要主动向我发难!”“这老小子很阴险,柳金枝的身份又特殊,文学兵肯定要找其他的借口……”庞风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这老小子一切谋划都会在今晚,老子现在六识敏锐,只要我愿意,文学兵一举一动都瞒不过老子的耳目。

 

”一念及此,庞风握了握拳头,内心豁然开朗。

 

……清晨,乡卫生院综合办公室一众人叽叽喳喳议论八卦。

 

“嘘,安静,别说话了,柳姐从那边走过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综合办公室所有的医生护士齐齐闭嘴。

 

走廊上,柳金枝上身穿着紧身polo衫,下身穿着黑马裤紧紧的裹着丰满的臀部,身体玲珑的曲线凸显,脚下银色的高跟凉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叮叮”声,配合她扭动的腰肢,这绝对是一个骨子里面都能散发出成熟气息的绝美尤物。

 

柳金枝不是医生,但是她天天都在医院上班,她的职责就是一件事——管钱。

 

卫生院每天进出的钱都要经过她的手,乡村医院是集体制单位,工资奖金都是医院发的,所以柳金枝手中的实权其实很大。

 

而更关键的是她是院长的老婆,因而院里老的少的,甭管是谁都叫她一声柳姐,“姐”不代表年龄,代表的是地位。

 

“哎呦,你们这么多人挤在这里干什么?又开会么?”柳金枝面带笑容,眼睛扫过综合办公室。

 

“柳姐,柳姐……”大家都客客气气的过来跟她打招呼,柳金枝目光扫过所有人,微微蹙了蹙眉:“开什么会啊?人好像都没到齐哦!”“柳姐,文副院长通知开会,会议内容我们也不大清楚。

 

”“文副院长来了!”牙科医生冯少军道。

 

走廊拐角处,文选兵穿着白大褂,头发往上梳着,一丝不苟,踱着四方步,派头十足的走了过来。

 

他走到综合办公室门口,装模作样的咳了咳,一眼看到了柳金枝,态度立刻出现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他一脸谄媚的道:“哎呦,嫂子,今天您来指导工作啊,欢迎,欢迎!”柳金枝咯咯的笑道:“老文,行了,我能指导什么工作?我过来拿昨天晚上住院部的账本,你们开会呗,我不叨扰你们……”柳金枝一笑起来,满脸桃花,文选兵看得不由得一呆,明显有些失神,柳金枝笑声更大了,就在这时,唐志坚道:“哇,庞风来了!”唐志坚轻飘飘一句话,全场瞬间肃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走廊的拐角处,一袭白大褂,大摇大摆走过来的年轻小伙不是庞风又是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本文标签:

上一篇:每天肚子里都是主人的尿肉*全文

下一篇: 肚子里装的是尿上学_肚子里面都是同学们的米青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