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露脸熟女叫床(熟女啪啪)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7 09:05: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日……” 读到最后的时候,李言已经颤了起来。 “樊老师回来了,我们的樊老师回来了,而且……变燃了?!” “呜呜

“我日……”

    读到最后的时候,李言已经颤了起来。

    “樊老师回来了,我们的樊老师回来了,而且……变燃了?!”

    “呜呜呜樊老师……”林珊璞捂着嘴道,“明明是对手,但为什么我在替他高兴……”

    “是啊,好奇怪啊。”李言抓耳挠腮道,“我也好像燃起来了,好想码字拼他妈的……”

    “那就码起来吧,犬宝儿!”

    “仔细想想……今天已经写4000了,该休息了。”

    “狗都比你有出息!”林珊璞边骂边划动屏幕,“希特勒就希特勒,为啥连这都要□□,这不是伏地魔才有的待遇吗?”

    “我猜是编辑改的,他大概觉得改改比较爽。”

    “这么说,他最近语句也顺畅些了,不会也是编辑改的吧?”

    “很有可能。”李言正色道,“安西告诉我,樊清峰换了个新编辑,那个逼正在不择手段硬拉他。”

    “可恶,怎么会有这么坏的编辑!”林珊璞更是恨恨咬牙,“作者不该各凭本事吗。”

    “区区编辑,也不过就是改改皮毛的本事。”李言哼笑声,“怎能与传我内力的教练相提并论。”

    “就是就是!安西是天!野犬老师无限突破!”林珊璞挥着拳头骂道,“现在《恶少》引出了这么大的情节,上架前都不可能疲软的,就算有坏编辑,樊老师也无啦!”

    “喂,不要插旗啊,要拔旗,像伊藤那样拔旗。”

    “哎呀哎呀,不用的不用的,差距这么大,怎么可能输嘛。”

    “我要生气了。”

    “生气了咋样,绝食?不吃饭饭?”

    “我……我……我祝福你,你物理竞赛必全国金牌!”

    “随你便~能保送就好”

    “啊啊啊,可恶!信不信我敲你脑袋?”

    “敲不到。”

    “我敲。”

    “我躲,我反敲。”

    “疼……你死了……”

    “哇哈哈~”

    正闹着。

    忽然。

    咣嗤。

    门开了。

    个长头发长腿的女人拉着两个大黑行李箱走了进来,放下后才舒了口气,理了把头发。

    她转头。

    正看见李言跟林珊璞已经追闹到了床上。

    紧跟着就是惊。

    至于床头的李言和林珊璞,大脑已经空了。

    就这么对视了几秒后。

    女人原地往后退了步。

    见二人没反应,又退了步。

    见二人依旧没反应,这才说道:“言言,我……我落了些东西,10分钟……哦不,半小时后再来哦。”

    然后关门就跑了。

    听到关门声后,林珊璞才反应过来,脸点点胀了起来。

    李言毕竟是个猛男,更沉稳些。

    此时他已经冷冽地坐在床边,双掌交织在起,支着下巴道。

    “嗯,刚刚,似乎,是我妈。”

    “这还用说!!”林珊璞胀红着脸已语无伦次,“长得跟你模样啊。”

    “有么?”

    “不说了不说了……我赶快回去……”

    “好……我也赶紧收拾下屋子。”

    结果……

    就真的过了半个小时,妈妈才回来。

    不仅如此,还边敲着门边问道:“现在方便了吗?”

    “随时都方便。”李言无奈开门。

    妈妈却没直接进,而是鬼头鬼脑地探头打量着悄声道:“走了是吧?”

    “嗯。”李言这便拿来了拖鞋,“刚刚只是追跑打闹下,身为学生,偶尔追跑打闹是合情合理的。”

    “嗯,合情合理。”

    妈妈这才换了鞋走进了屋,而后像是找猫猫样,开始在屋里四处寻摸,衣柜就不说了,恨不得都要把抽屉打开看看。

    李言也只是叹。

    这就是真正的妈妈,吴欣瑶。

    李言自己虽然完全不觉得,但确实有很多人都说他跟妈妈长得像。

    照理说这个年龄的妇女都会开始麻木,妈妈的脸上却仍然充满了好奇……

    风韵犹存不敢当。

    大约就是……

    童心未泯吧。

    就这么搜索过圈后,吴欣瑶方才拉着李言坐回床头,充满喜气地问道。

    “住起多久了?”

    “???”

    “哈哈,跟你妈瞒什么瞒啊。”

    吴欣瑶当即起身,在光滑的地面上行走起来。

    “首先,这个地面的清洁程度,就定不是你能维持的。”

    “其次,衣服竟然都叠好放衣柜了,打死我也不信是你干的。”

    “第三,床具很有品味,你这么糙,不可能选这种,而且你要换床具的话,定会找我要钱,但你没有。”

    “第四,厨房竟然有使用过的痕迹。”

    “第五,……”

    “您搁这举证呢?”李言抱头说道,“那您倒是说说,真同居的话,为什么柜子里没有件女孩子的衣服,洗手池为什么只有套牙具?”

    “啊这……”吴欣瑶揉着下巴思索起来,“虽然有听说现在的风气很怪,但在儿子的衣柜里发现女装,真的很有必要么?”

    “您这是什么脑回路,怎么就扯到这里了?”

    “这不重要,儿子。”吴欣瑶转而又坐回床头,认认真真说道,“刚才我全都看到了,也问过陈老师具体情况,怎么说呢……你还记得小时候,妈妈问你想娶什么样的新娘么?”

    李言脸红:“不要再说下去了。”

    “哎呀,这有什么可害羞的。”吴欣瑶仰头缅怀着叹道,“你当时说要娶妈妈这样的新娘……我怎么回答的来着?”

    “够了……”

    “嗯,我当时回答说不能娶妈妈,但并没有说为什么。”吴欣瑶说着,突然个转头,神色也跟着严肃起来,“现在你长大了,也该认识到世界的残酷了,妈妈可以跟你说实话了。”

    “……”

    “来,问我,为什么不能娶妈妈这样的女人。”

    “……不问。”

    “问次嘛。”

    “太无聊了……”李言只好跟着童心未泯起来,“为什么不能娶妈妈这样的女人?”

    话音未落,吴欣瑶突然就是个瞪眼。

    “因为你配不上妈妈这样的女人!”

    “???”

    “憋了好多年了,终于舒服了。”吴欣瑶如释重负,“这也是我对你和那位女生的看法。”

    “你大老远赶过来就这????”

    “别急,还没说完呢。”吴欣瑶手扬说道,“但看法和行为完全是可以背道而驰的,比如人人都骂领导,可有机会又都上赶着当领导,我们的策略也是样,既要看清事实,更要立场坚定。”

    “格局太大了,我听不懂了。”

    “好,那我说人话。”吴欣瑶神色震,“你配不上那位女生,趁着人家女孩子涉世未深,还只谈感情不论其它的时候,这坑务必先占上。”

    “???”

    就是这样,真妈妈的脑回路总是如此的清奇。

    不知是大道至简,还是命运使然。

    她竟与刘渐彪异曲同工了。

    ……

    说到底,吴欣瑶小半年没见到儿子,她想吗?

    她不想。

    她当然不想,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手游都肝儿不过来呢。

    但现在,情况变了。

    李言谎报女友妙计平母,说是妙计,其实更是毒计。

    他只是没想到,第波毒劲儿来得这么快,这么猛。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想想看,你有个上高的儿子,邋里邋遢的,你有兴趣进他的房间么?

    当然没有。

    如果换个情境,是个美少女高生呢?

    那踏马当然有。

    进,天天进,进爆。

    就是这样,人类对高美少女的喜爱,早已超越了性别与种族。

    当李言意识到自己在电话里吹过头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妈妈已经拉着自己半个卧室的东西过来了。

    更多的冬装,暖宝,未开封的具,装逼的艺……

    除此之外,还有些爸爸没来得及用的东西。

    包括但不限于皮带、皮鞋、皮夹克、皮包、钱包……

    李言被迫个个接过,然后随便找个地方安置。

    拿到这个黑皮钱包的时候,他实在有些忍不了了。

    “现在谁还用钱包啊?”

    “孩子,你还不懂,男人掏钱的时候才是最帅的,扫码什么的,点气势也没有。”

    “那皮鞋呢?有人上学穿皮鞋?”

    “周末约会用。”

    “约会?我周末只……只学习!”

    “别装了,周末学习能学到200多名?”

    “……”

    “还有这个,你爸单位工会发的电影票。”

    “这个可以有。”

    你言我语,二十多分钟才算收拾完。

    吴欣瑶这才屁股倒在沙发上,摇晃着说道:“这沙发弹簧不行了,不得劲,要不要换个?”

本文标签:露脸熟女叫床

上一篇:电梯揉捏不要h(办公室)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下一篇:口述又粗又硬又爽(粗大猛烈)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