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下面好紧 我受不了(少妇跪着)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7 09:24: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是苏娆分明看见他眼底有什么东西碎裂开,一晃而过的绝望,浓重到叫人心生沉重。 她觉得不忍,刷黑化值是必要的,可是却不见得要用这种方式。 她几乎没有犹豫,在下一刻扑进他

可是苏娆分明看见他眼底有什么东西碎裂开,一晃而过的绝望,浓重到叫人心生沉重。
    她觉得不忍,刷黑化值是必要的,可是却不见得要用这种方式。
    她几乎没有犹豫,在下一刻扑进他的怀中。
    宋沉衍听见她说:“阿衍,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傅驰在一起,从来没有。你这么好,他怎么比得上你?”
    宋沉衍显然没有想过发生了昨天的事,苏娆还能对自己这般温柔以待。
    他眼中划过一丝恍惚,之后闭上眼,将她死死抱在怀里:“就算你想也不许!娆娆,我不会放你走的。”
    苏娆有些难过地想:白月光黑化了,连情话都不会说了。
    她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在他的怀中沉默着。
    这天夜里,宋沉衍当着苏娆的面,派人将小苑所有的房间装上了防盗窗。
    他扣着她的肩膀,语气很满足:“这样我就安心许多了,娆娆总是不乖,一声不吭的跑出去。有了这些,我不在家也不用担心你会乱跑了。”
    苏娆对于防盗窗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她的视线落在大厅上方的摄像头上,眸光动了动,开口时嗓音艰涩:“阿衍连房间里都要装监控吗?”
    宋沉衍亲亲她的发顶,笑意温柔模糊:“不这样的话,娆娆乱跑怎么办?”
    苏娆无言以对。
    她觉得,这样互相折磨的日子,还是早些结束比较好。
    于是她开口,语调多了几分倦怠:“如果我出去呢?”
    宋沉衍显然没有想到苏娆会说这样的话,毕竟白天的时候,她还是那样的温柔小意。
    他捏着她肩膀的微微收力,之后哑声道:“娆娆,不要惹我生气。”
    已经有了警告的意味。
    泥人还有三分脾气,更何况苏娆原本也是要攒黑化值的。
    一个周全的计划,在她脑海中成型。
    与其在日常的相处中慢慢消磨折腾,一星半点的积攒,倒不如……
    苏娆没有多犹豫,她轻轻挣开他的,笑笑,话语尖刻地说:“这样的人身监控,你还不如将我关在笼子里,你岂不是更放心?”
    苏娆见他隐忍的皱了皱眉,唇线微抿,显而易见在压抑脾气。
    他做足了不为所动的姿态,不想同她争执。
    可是苏娆却不依不饶:“怎么不说话?你觉得你这样把我监视起来,我会觉得幸福吗?”
    宋沉衍的面色变了又变,到最后,还是克制下来,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苏娆对于他没有被自己激怒,黑化值没有任何增加这件事,并不意外。
    只要自己不激烈的反抗,没有要离开他的意思,宋沉衍就能够包容她所有的恶语相向。
    他困住了她,同时也困住了自己。
    “娆娆,你不能生我的气……”他的语调偏执又沙哑,那样低洌好听的声音,可此刻苏娆却无心欣赏。
    她听见他接着道:“是你先想要离开的,而我,我只是在争取本就属于我的一切。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苏娆心头思绪复杂,他这般红着眼看着自己,执着专注的样子,让她的心狠狠一抽。
    为了避免自己心软,她转身离开,这一次,没有任何停留。
    小苑里的一切终究是按照宋沉衍的要求布置了。
    苏娆蜷缩在床上,听见他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他将自己捞进怀中,吻着自己的后颈。
    她的后颈敏感,几乎是在一瞬间被卸了力。
    苏娆听见他哑声说:“这就生气了?我原本还想将你拴在床上的,如果这样做了,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理我?”
    苏娆觉得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悬念,按照自己现在表现出来的举止,如果宋沉衍这么做了,她必定是会按照他所说的,一辈子都不理他。
    可是为什么心软的感觉来得猛烈?就好像两个人之间处于弱势的人,是宋沉衍而并非自己。
    她不说话,宋沉衍便轻轻吻她的侧颈。
    她的身体,他比她更熟稔。
    苏娆在彻底沉溺之前,推开他。
    她维持着面容上的冷淡,一字一句:“我累了,不想做。”
    宋沉衍维持着被她推开的姿势,沉默不语的注视着他。
    就在苏娆以为他放弃的时候,他将她的臂扣在枕头上,慢条斯理地笑笑:“可是我想。”
    苏娆没有反抗。
    当力量悬殊的时候,反抗不如享受。
    ……
    苏娆的乐观主义在此刻发挥了巨大作用,一切结束,她用光裸柔软的足踢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语气慵懒:“让开,你好重。”
    她显然是被他惯坏了。
    宋沉衍捏住她的脚踝,低下头亲吻,他的眼神中是浓稠到化不开的墨色:“还有力气踢我,娆娆不累,想再来一次吗?”
    你馋我身子就馋我身子,不要甩锅给我!
    苏娆在内心咆哮,面容上却是眼泪汪汪:“阿衍,你不要这样和我说话,我会害怕的。”
    宋沉衍亲吻她的动作微微一僵,他将她整个人捞回怀里,亲吻她汗湿的脸。
    他终究还是心软了,哑声说:“那就乖一些,娆娆,不要让我又有失去你的担忧。”
    苏娆听着他翻身下床,整理衣裳的声音。
    他的西装上有清淡的沉香味道,木质调的香味,后调温和中透着一丝丝辛甜,稳重而充斥着蛊惑性。
    苏娆感觉到他微凉的流连在她的面容上,他的嗓音很温柔,带着哄诱:“娆娆在房间里等我,好不好?”
    苏娆眼睫颤了颤,用丝丝哑意的乖巧声音说:“好啊,我等阿衍回来。”
    宋沉衍离开房间以后,苏娆才缓缓起身。
    柔滑冰凉的绸缎从她身上滑下,灯光照在她雪腻白皙的身体上。
    宋沉衍命人,将房间里所有的衣裳都拿出去了,她只能裹着被子,一步步走到窗台。
    他正在准备出门,苏娆看见他黑色的西装外套的一角在幻影的车门处隐匿,之后就是车门关上,引擎发动的声音。
    苏娆看着,缓缓眯了眯眸。

本文标签:你下面好紧 我受不了

上一篇:打动人心的情感语录;元宵节经典短语

下一篇:双子男对喜欢的人很污,双子座吊着你的表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