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放松宝贝要被你夹断了(宝贝)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7 09:25: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朱拂晓盗了柴家的祖坟,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有多大? 各大家族纷纷将藏匿在祖坟中的宝物给刨了出来,然后暗中转移地方,生怕被人给盯上。 祖坟还是太过于显眼,各大家族的祖坟,只

朱拂晓盗了柴家的祖坟,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有多大?
    各大家族纷纷将藏匿在祖坟中的宝物给刨了出来,然后暗中转移地方,生怕被人给盯上。
    祖坟还是太过于显眼,各大家族的祖坟,只要有心人稍微打听,便可知道祖坟的下落。
    还需另外塑造一个秘藏之所在,将自家宝物偷偷暗中藏匿起来,叫谁也找不到。
    朱拂晓挖了柴家祖坟,将柴家几代人的累积给一窝端了,直接敲响了各大家族的警钟。
    各大家族太安逸了,自以为大权在握,无人敢掠虎须,除了三国时期的摸金校尉外,在无人敢挖各大家族的祖坟。
    可朱拂晓却给众人狠狠的上了一课。
    这一课上的众人头皮发麻。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少亡命之徒,更不缺少怕死的。
    朱拂晓在城内溜达一会,然后买了一些食物,回到客栈内休息。
    昨夜折腾了一晚上,朱拂晓虽是魔法师,但也依旧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朱拂晓一觉睡到黑夜,看着街头三三两两的零星人影,还有不断穿梭的巡逻侍卫,整个城关县如今风声鹤唳,柴家祖坟被盗,逼得柴绍发疯,封锁了所有通往城关县外的去路。
    柴家新建的大院内
    柴绍背负双,面色阴冷,整个人周身气场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势。
    “查出来了吗?”柴绍声音沙哑,透漏着一种难以言述的冰寒。
    “回禀大公子,所有医馆都有咱们的探子盯着,并没有公子所述那般症状之人。”跪倒在地的侍卫回了句。
    “不可能!对方打开棺木,一定是中了含沙射影,按理说现在该发作了才对。”柴绍深吸一口气:“确定所有医馆都有人看着?”
    “小人确定,所有医馆都有人盯着。这等大事,下面的人绝不敢玩忽职守,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侍卫深吸一口气,目光里充满了凝重。
    “看来对方并没有进城关县,或许直接去了荥阳城,亦或者直接去了周边的城池。”柴绍眯起眼睛:“给周边各大城池之人传信,叫其严密盯着所有医馆,对方中了含沙射影,必定会去求医。我等现在对那盗墓贼一无所知,但对方能在三叔公眼皮底下搬空我柴家宝藏,此事绝不简单。”
    说到这里,柴绍眯起眼睛:“含沙射影是我等追寻那盗墓贼的唯一线索,决不可有半分疏忽。”
    侍卫恭敬一礼,然后退了下去,庭院内唯有柴绍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看着金桂树,眼神里露出一抹思索:“究竟是谁干的?竟然能直接找寻到我柴家的藏宝之地。莫非我柴家出现了叛徒?是柴家内部人干的?”
    “不管是谁,对方中了含沙射影,想要活命只能来求饶。就算他将我柴家都搬空了又能如何?有命赚钱,还要有命去花才行。”柴绍道了句。
    “三叔公,那人武道修为当真有那般高?”柴绍转过身看向那老者。
    三叔公闻言沉吟不定:“很诡异!那人很诡异!”
    想起朱拂晓飞檐走壁,身子犹若柳絮般灵动飘舞,三叔公低声道:“不曾交,我也不知那人实力如何,但轻身段不可思议。我如今纵使是突破宗师之境,也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再叫我看到他的身法,我必定一眼便能认出他。”三叔公道。
    “亏得我柴家先祖聪明,提前布置了段,否则只怕这回我柴家当真要血亏到极点。”柴绍看向老者:
    “那八口金棺要不要运出来?”
    “不必!”三叔公摇了摇头:“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柴家祖坟被盗,所有宝物丢失一空,谁还会再去打主意?”
    柴绍点点头,三叔公所言未尝没有道理,随即转移话题:“叔公,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能不能追回宝物,全都凭天意了。现在线索有两条,一条是对方中了含沙射影,另外一条就是那无数古董。对方将我柴家古董收入中,接下来必定想尽办法出。咱们盯紧市场,能买得起那些古董的,唯有门阀世家之人。咱们与五姓七宗倒也还有几分交情,此人挖人祖坟明显是犯了众怒,各大家族也绝容不得他。他现在敢挖我柴家祖坟,日后就敢挖他五姓七宗的祖坟。”
    听闻三叔公的话,柴绍面色阴沉:“也只能如此了。千万莫要叫我知道是谁干的,否则定要将其千刀万剐不可。”
    一夜无话
    朱拂晓在酒楼内吃过早点,看着天空中蒙蒙云头,双插在袖子里露出一抹思索:“倒是奇怪,自从涿郡那蛟龙作乱,天下为之大旱。想不到今日竟然积蓄起几分云气,降下了雨水。”
    说到这里,向着远处走去走去:“还要看看城中的动静,老爹这回可是将天都给捅破了。”
    朱拂晓站在街头买了一把油纸伞,然后一路上闲逛,忽然只听远处锣鼓声响,一阵叫好之声传来。
    朱拂晓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远处叫好声不断,众人围成一团,密密麻麻形成一道肉墙,当真是密不透风。
    魔咒念诵,耳边风声里传来一道戏曲声响,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唱戏声、耍猴声交错。
    “怪哉,唱戏的声音怎么和耍猴的声音混在一起了?”朱拂晓心中诧异:“李家班莫非还有耍猴的?”
    朱拂晓凑上前去,身前魔力波动,所过之处人群纷纷不由自主东倒西歪的让开,然后朱拂晓围了上去,不由得一愣。
    在前方,一个戏台,戏台旁边还有一个玩杂耍的。
    戏台上方画着脸谱的婀娜人影,朱拂晓识得,正是那李纨。
    在旁边耍猴的众人,却是一个走江湖的汉子,此时拿着长鞭不断抽打那猴子,叫猴子卖弄着记忆。
    此地虽然人群围得密不透风,但全都是聚在那耍猴的人身前,将那耍猴的人层层围住。
    至于说李家班前,虽然也挤满了人,但都是一些想看耍猴,却挤不过去的老叟。
    唯有几个老掉牙的老叟,此时站在戏台下,看着身姿妙曼的李纨,眼神里露出一抹色眯眯的光彩。
    一段戏唱罢,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此时端着托盘走出,口中不断吆喝:“各位看官,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哎呦~”
    话未说完便见一个汉子推了那丫头一把:“去去去,别拦着我看猴戏。”
    小丫头一个踉跄,眼神里满是委屈,却不敢发作,只能低下头继续端着托盘行走。
    走江湖求的就是一个安稳、和气生财,别人欺负她要受着,只要人家没有砸了他的饭碗,就要忍着陪好。
    偶尔有人看那小丫头可怜,心生不忍几个铜钱落在那盘子上,余者皆忙着看猴戏,那小丫头来到身前,还不待其开口,便被人家赶走。
    那丫头走了一圈,只有七八枚铜钱,可怜兮兮的摆在托盘上。
    “小姐、老爷!”小丫头面色难看的来到一个中年男子身前。
    中年男子身穿麻衣,麻衣虽然没有补丁,但却碱洗的发白,一双眼睛看着托盘中的铜钱,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就在此时,一边耍猴戏的矮瘦男子端着箩筐开始吆喝:“诸位老少爷们,有钱的捧个钱场……”
    “哗啦~”
    话未说完,满天铜钱飘洒,只听得撞击声响,不多时那箩筐就已经被覆盖。
    看到这一幕,老班主顿时面色难看,一双眼睛盯着场中人群,然后深吸一口气:“今日收摊不演了,明日再来。”
    话语落下,开始招呼众人收摊,然后站在一边跟着看猴戏。
    朱拂晓看着那走到一边垂泪的小丫头,目光里露出一抹莫名之色,然后也不多想,只是看着李纨面色难看的下了戏台,去了后台不见了踪迹。
    朱拂晓看了一会猴戏,在街头转悠了一圈便往回走,回到客栈内继续打坐修行。
    第二日
    朱拂晓起床,继续去街头打探消息,只见街头烈马奔驰,惊得鸡飞狗跳。有老江湖在一边低声议论:“独孤阀的宗师到了。”
    “独孤阀的宗师?”朱拂晓看着那浩浩荡荡的马队,睁开法眼看着队伍中一道气冲霄的中年男子,眼神里露出一抹莫名之色。
    “请教前辈,不知独孤阀的宗师是哪位?”朱拂晓对着那须发皆白的老江湖问了声。
    “独孤阀有宗师独孤盛,乃是我朝一等一的强者,平日里镇压大内,为天子看守皇城,不晓得今日为何来此。”老者抚摸着胡须,吃着碗中的混沌。
    “独孤阀的宗师独孤盛?”朱拂晓面色诧异。
    “听人说,宇文阀的宗师也来了!”老者又神神秘秘的道了句。
    “宇文阀的宗师?”朱拂晓愕然:“为何不曾看见?”

本文标签:放松宝贝要被你夹断了

上一篇:秋天来临的句子;秋天来了起风了的唯美句子

下一篇:男人有外遇的症状`老公出轨怎么套出话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