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给老师下春药然后强了(解开老师)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7 10:13: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江夏王当年叱咤风云,是大魏头一号的权臣,故而府邸也建造得十分气派。 朱红的墙,绿色的瓦,白玉石铺满地。 府邸前的街道宽阔平整,左右种着苍郁茂密的柏树,一棵棵整整齐齐,如

老江夏王当年叱咤风云,是大魏头一号的权臣,故而府邸也建造得十分气派。
    朱红的墙,绿色的瓦,白玉石铺满地。
    府邸前的街道宽阔平整,左右种着苍郁茂密的柏树,一棵棵整整齐齐,如列队的士兵一般,威武而肃穆地挺立在长街两道上。
    两扇钉着铜钉子的大门,门口立着两个石狮子,目光炯炯地看着来人。
    锦绣扶着赵昔微下了马车,就有持着兵器的侍卫向前喝道:“王府禁地,不得靠近!”
    锦绣哪见过这种架势,吓得腿肚子都有些发软了:“小姐,我们……”
    “没事。”赵昔微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然后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名帖递了过去。
    侍卫打开扫了一眼,然后就换上了一副笑脸:“原来是丞相府的小姐,失敬失敬,您稍等。”
    太阳西斜,余晖渺渺,赵昔微从容地立在王府门外,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场战斗。
    赵昔微被门房领着进了王府内宅,一抬头,就愣在了原地。
    庭前挖了一口清澈见底的泉水池,数十条精巧可爱的锦鲤在水底恣意地游来游去。
    又栽了一丛碧绿的新竹,枝节挺拔,竹叶修长,每当有微风穿堂而过,绿竹被吹得此起彼伏,叶子发出飒飒的声响,让人如同置身林海松涛一般的悠闲自在。
    院落正对面是一个十分古朴的花厅。
    而此时花厅四面的门窗都敞开着,有两名男子坐在案前,执黑白棋子,正在对弈。
    左边的那个一身红衣,细长眉,桃花眼,尖下巴,额前一颗朱砂痣,是一种明艳又英武的美。
    该如何形容呢?
    单看他的五官,是一种女子才有的明艳动人。
    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唇红齿白,璀璨生辉,若说是京城第一美人也不为过。
    可再看他通身的气派,却是一种男子才有的英姿勃发。
    不,说是普通男子还不够,这是属于常年征战的武将才有的威武不凡。
    即便是浑身威压的李玄夜坐在他对面,也没影响他半分,反倒让他更加显得潇洒磊落。
    李玄夜……
    赵昔微怔怔的念着这个名字,突然回过神来——
    红衣男子对面,那个穿着黑底金纹衣袍的,不是李玄夜是谁!
    怎么在这里也能遇到他!
    赵昔微突然好想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
    而李玄夜此时也转头看了过来。
    他两根修长的指夹着一颗白色的棋子,用一种波澜不惊的口吻,十分平淡地吐出一个字:“巧。”
    赵昔微一个激灵,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命令自己来王府了。
    原来早就在这里等着她呢!
    他嘴角浮起一丝浅淡笑意,像是一把冷冽的长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让她立马六神归位,屈膝见礼:“臣女见过太子殿下。”
    红衣男子有些诧异地看了过来,问:“你是谁?”
    听到他的声音,赵昔微又是一愣。
    这声音轻柔而明亮,倒不像是个男人……
    像是女人。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她就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瞥了一下他的脖子。
    有喉结。
    奇怪……
    为什么一个男人,会有这样温柔的嗓音。
    她一边思忖,一边恭敬回禀道:“小女赵昔微,乃是赵府三小姐,前来拜见王妃娘娘的。”
    “哦?”听见她的名字,红衣男子目光微微一凝,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后才露出一抹笑意:“这可是不巧了,因太后召见,我母妃去宫里了,估计要到晚上才回来。”
    称呼王妃为母妃……
    这位就是江夏王世子!?
    饶是赵昔微心理素质再好,也免不了有些尴尬,她忙垂下头去,不敢再看他:“见过世子殿下。”
    “既然王妃娘娘不在,小女就改日再来拜访……”她正想告辞,就听见李玄夜悠悠道:“急什么,来都来了,不如喝杯茶再走。”
    “……”赵昔微这下真想直接原地消失。
    世子李凤仪十分体贴地为她解了围:“赵姑娘不必紧张,常听母妃提起过你,一直想见见,却没有会。”
    他这么一说,赵昔微就感觉更尴尬了。
    有侍女搬来了一个松软的锦垫,又捧上了一杯热热的茶水,赵昔微低声道了谢,就只好在一旁跪坐了下来。
    李玄夜和李凤仪继续对弈。
    一室静默,只有棋子落在棋盘的声音。
    赵昔微观棋半局,就已看出了端倪。
    这是一场高相逢的局。
    李玄夜心思深沉,且情绪平稳,擅长纵览全局,出干净利落,落子时从不犹豫,虽然气势磅礴,却并无杀戮之气,更像是恩泽万物的骄阳,强势、威严、却给人希望。
    李凤仪心思细腻,思维开阔不拘泥于任何招式,出时往往喜欢布下长线,引诱对方入局。
    他的风格飘忽不定,却招招致命,只要对有一丁点的疏忽,便要落下个满盘皆输。
    然而李玄夜却每次都有意无意的在陷阱边缘落下一子,待对方滚滚而来时,却又四两拨千斤一般,瞬间扭转局势。
    这种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招式,要换作是普通人,早就累得筋疲力尽,举投降了。
    可李凤仪不是普通人,他不仅没有半点气馁,反而勾起了强烈的胜负欲。
    于是乎更加全情投入了棋局之中。
    而李玄夜却总是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个破绽,勾得李凤仪乘胜追击之时,却又发现自己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赵昔微不一会儿就看懂了,李玄夜其实在逗李凤仪玩……
    从水平上来看,显然李玄夜更高一招。
    单凭他这样游刃有余的段,就足以吊着对让人欲生欲死,想要胜出还不是易如反掌。
    只是……
    现在冀州灾情迫在眉睫,太子殿下不去调配赈灾粮食,怎么坐在这里逗世子爷玩?
    赵昔微正在腹诽,就听李玄夜的声音淡淡响起:“凤仪,这是最后一局,若你输了,则要兑现你的承诺。”

本文标签:我给老师下春药然后强了

上一篇:哪种婚外情永远断不了,已婚男人动了真情迹象

下一篇:把我拉到公交最后一排(在车里)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