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好爽(快点)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7 14:09: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公司剧组在郑建阳的农庄和橙子林里拍了一个多星期的戏,郑建阳承包了所有人员的食宿,还提供场地,分文未取,帮林轩的公司省下一大笔开销。 郑建阳和柳伊梅如此仗义,林轩和姬若希

公司剧组在郑建阳的农庄和橙子林里拍了一个多星期的戏,郑建阳承包了所有人员的食宿,还提供场地,分文未取,帮林轩的公司省下一大笔开销。
    郑建阳和柳伊梅如此仗义,林轩和姬若希没理由不帮他们给郑瑶瑶诊治。
    林轩帮着郑建阳把丰盛的晚餐做好,柳伊梅也开车载着女儿郑瑶瑶回来了。
    郑瑶瑶比她妈妈柳伊梅还要瘦,真担心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都有些吃力的样子。
    姬若希迎上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禁微微蹙了一下眉。
    “咦?”郑瑶瑶下车之后,一眼就看见了姬若希,并且认出来了,“你是……姬若希?”
    姬若希轻轻地点点头,说:“嗯,我和轩哥要在你家住几家,以后……”
    郑瑶瑶太激动了,没等姬若希把话说完,便兴奋地喊着:“太好了,我能跟你们合个影吗?我是你们的粉丝,今年春节我熬了几个晚上,一口气把你们的网剧追完了,太好看了,没想到竟然能在家里见到你,太激动了。”
    姬若希有些意外,没想到郑瑶瑶竟然是她和林轩的粉丝。
    “合影和签名都可以。”
    “太好了,肯定会有很多同学羡慕我,哈哈!”
    这时,林轩和郑建阳把饭菜都摆上餐桌了。
    郑建阳冲他们喊着:“赶紧洗过来吃饭吧!”
    柳伊梅眼神宠爱地望着女儿,说:“若希要在咱家住些日子,有的是会拍合影,不用着急,先去吃饭。”
    “嗯!”
    郑瑶瑶点点头,然后朝餐桌方向移动,两条腿似乎有些僵硬,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
    姬若希看出来了,郑瑶瑶的病已经比较严重了,至少从走路的姿态看,两条腿的关节已经出现问题,活动受限。
    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郑瑶瑶没有跟其他同学一起住校,这种情况,确实不方便住在学校的宿舍里。
    郑瑶瑶的病已经发展到这样了,居然还能如此开朗,太坚强了。
    姬若希等郑瑶瑶坐下来之后,提议道:“趁着开饭之前,我先给你把脉看看吧,吃饭之后,对脉象和舌象都会有一些影响,所以饭前看诊比较好一些。”
    “你真的会中医?”郑瑶瑶一脸崇拜地望着姬若希。
    “嗯,我是因为精通中医,当初才想到要拍一部有关中医的网剧。”姬若希解释道。
    “我追剧的时候,心里还想着,如果在现实生活中,也能遇见你这样的神医就好了,没想到今天真的要梦想成真了。”郑瑶瑶非常激动。
    “别激动,淡定一些,如果情绪波动比较大,也会影响脉象。”姬若希故作轻松地说道。
    “好,我平复一下情绪。”郑瑶瑶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伸出胳膊,配合姬若希诊脉。
    这里也没有脉枕,姬若希拿来一条干爽的毛巾,折叠成块儿,垫在郑瑶瑶腕下方充当脉枕,然后开始给她诊脉。
    姬若希的三指指,轻轻搭在郑瑶瑶左寸口脉,几乎感觉不到脉搏。
    她又稍稍用力往下按压,终于稍微能感觉到一点了。
    左寸、关两部脉,沉细而迟,脉体太细了,堪比头发丝。
    不仅脉体过于纤细,尺脉弱得几乎感知不到。
    右脉候气,左脉候血,既然左三部脉都如此细弱,可见血虚到极限了。
    姬若希诊完左脉,又让郑瑶瑶换右,结果右脉也是如此,寸脉短而细微,关脉沉细而迟,尺脉跟左尺脉一样,都弱得摸不到。
    “让我看看舌头。”姬若希说着,同时拿出,打开里的电筒功能,然后照向郑瑶瑶的舌头。
    郑瑶瑶的舌头整体比较瘦薄,舌质淡白得没有一丁点儿血色。
    “让我看看舌下静脉。”姬若希说道。
    郑瑶瑶并不是第一次找中医大夫看病,非常娴熟地卷起舌头,方便姬若希观察舌下静脉的形态。
    两条舌下静脉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青筋暴起,但是也有明显的淤青色,而且粗大的静脉两侧,有几根红鲜或者暗红的细络浮现,不是正常毛细血管的形态。
    情况不容乐观啊!
    郑瑶瑶还是个初三学生,那么年轻,就已经是这样的脉象。
    由此可以推知,郑瑶瑶左尺和右尺两部脉都弱得摸不到,那说明她从娘胎里出生的时候,身体就比较虚弱,肾阴肾阳都虚得厉害。
    气血也虚得严重,久而久之,又出现气血淤滞的现象。
    郑瑶瑶的双腿活动受限,肯定也是因为常年气血太虚,骶髂关节和膝关节就像长年得不到雨水滋润的树木,无法获得正常血液的供养,慢慢地开始退化。
    关节软骨磨损,关节面毛糙,关节腔狭窄,关节融合……等等,一系列的症状,也就随之而来。
    姬若希有些心疼郑瑶瑶,这种情况,越早治越好,如果姬若希能在十年前遇见郑瑶瑶,从那个时候开始给郑瑶瑶调养身体,郑瑶瑶也不用像现在这样遭罪了。
    郑建阳和柳伊梅,看到姬若希给他们的女儿诊过脉之后陷入沉思,他们想问诊断结果,又不敢问,怕问出来的结果会让女儿伤心。
    郑瑶瑶倒是比较淡定,因为她早就在网上查了很多遍自己的病了,虽然爸妈一直刻意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真实的病名,但是她也对照着猜出来了,肯定是传说中的渐冻症。
    这几年,她已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了,所以哪怕遇见偶像姬若希,也没敢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
    毕竟,渐冻症是全球医学界公认的不治之症,根本没有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与方案。
    她已经不再有任何期望了,没有期望,自然也不会失望。
    郑瑶瑶若无其事的对姬若希说:“我知道我的病无药可治,你尽管实话实说,我扛得住。”
    林轩第一次见到姬若希诊脉之后,陷入沉思如此之久,可见郑瑶瑶的病情有多复杂。
    姬若希终于开口了,说:“你的病并非无药可医,我只是一直在思索和筛选出最佳治疗方案,只要治疗思路和方向正确,坚持服用中药,仍然可以逆转,只是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一些。”

本文标签:使劲别停好大好深好爽

上一篇: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在楼梯)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下一篇: 形容甜点精致的句子/我的心一直在流浪/只因你是我的距离

相关内容

推荐